•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五千年攻击第一(上)
  •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五千年攻击第一(上)

    作品:《遮天

        青霞门有十八座碧山,每座都有薄雾缭绕,流泉飞瀑,朦朦胧胧。www.00ksw.org

        绿峰下,溪水淙淙,蜿蜒而过,草木吐瑞,淡淡的绿霞流溢。

        叶凡站在青山绿水间,感受着这种自然,面对十大强者并无一丝紧张之色。

        “就是你,想让我挪个地方,要在此开宗立派?”青霞门的掌教发丝乌黑,长髯飘飘,眼神如电,看起来不过四十岁左右,气血格外旺盛,如一个火炉般迫人。

        “不错,我正有此意,此地山清水秀,正合我意。”叶凡站在水潭前,波光粼粼,水中映出一道道颀长的身影。

        “小小年纪,却如此蛮横,看青霞明秀,便想据为己有,这是你的师长教给你的做人的道理吗?”旁边,一名太上长老冷斥道。

        叶凡哑然一笑,道:“你们是在给我讲道理吗?那些死去的挖源人,该找谁去诉苦,是该对流寇仇恨,还是该对你们咬牙切齿?我所行之事,不正是你们一直在做的吗,既然觉得蛮横,为何施于人?比起你们来,我这可真是小巫见大巫。堂堂一个门派,无论大小,代表了一种传承,你们却扶持流寇,十方劫掠,烧杀无辜,简直就是此地的毒瘤与恶源!”

        “你休要胡言乱语!”另一名太上长老喝斥。

        叶凡冷声长笑,道:“我都打上门来了,并无别人在此,你无需虚伪的掩饰,你们的颜面在我看来,还不如地上的土尘干净。”

        “一个门派的发展,总需要一些强硬手段,不然很难壮大起来。”青霞门的掌教沉声道。

        “哈哈哈……”叶凡放声大笑,而后面色渐渐沉了下来,道:“好冠冕堂皇的理由,好义正言辞的口吻。”

        “或许有些过激,但不会伤到此地的根本。”青霞的掌教并没有翻脸,而是平静对答,他隐约间觉得不对劲,唯恐叶凡是某个大势力的传人。

        “仅仅是或许过激吗?”叶凡霍的转身,指向不远处的二愣子,道:“他本来有一个姐姐,年轻貌美,清丽端庄,一家和睦快乐。结果呢,你们扶持弟子做流寇,行畜生之事,让一个少女屈辱而死,让这一家人悲云笼罩。”

        不远处,雷勃揪住自己的头发,蹲在地上,痛苦不堪。

        “你们的弟子肆无忌惮,掳走各村寻源人,但有不从,便拳脚相加,连六七十岁的老人都不放过,想要活活打死。”

        “仅仅是个别事件而已。”

        “个别事件?”叶凡摇头,道:“一个石寨不过几十户人家,就有一个妙龄少女被辱,一个老人被险些打死,更有数人被杀。放眼方圆五百里,你说会有多少惨剧?你们还是修士吗,立这个门派,只是为了合理烧杀劫掠吗?”

        “叶小哥你要替我姐姐报仇啊!”二愣子在远处哭叫。

        “张五爷被毒打,毕竟活了下来。”王枢也情绪激动,道:“可是,我与二愣子从儿时玩到大的伙伴,却有三人被活活打死……”

        “你们还有何话可说?”叶凡逼视这些人。

        “只有我们强大起来,才能维护这片地域的稳定,时间一到,所有流寇自然都消失。”青霞门一位年岁很大的太上长老开口。

        “说这些话,你们不觉得良心难安吗?”叶凡扫视他们,道:“我觉得,只有将你们全部抹杀,才能永绝后患,还这片地域一片安宁!”

        “好狂妄的口气,你真以为单人就可灭掉我们一个门派吗?”一个暴躁的太上长老眼眉倒立。

        “你到底是哪家的传人?”有人喝问,这是他们最大的顾忌,万一是某个大势力的子弟,在此杀掉,恐怕会惹来大祸。

        “我一介散修,你们无需忌惮。”叶凡轻盈迈步,向着青霞的掌教逼去。

        青霞门的诸多太上长老,相互看了一眼,脸上杀机显露,其中一人道:“杀了他,只能如此了。”

        青霞的掌教更是沉下脸,冲着远处的弟子喝道:“封锁山门,绝不能让这三人逃掉。”

        他们已经看出,叶凡与他们境界相同,纵然战力惊人,也不可能同时抗住十人围杀,恐怕就是各大圣主年少时,也不见得能做到。

        “本来想留你一命,但你不给自己留退路,那就不要怪我们心狠手辣,在此灭口了!”

        “不管你有什么来历,眼下只能把你当做散修击毙了!”

        这些人冷笑连连,摆明了是想击杀叶凡于此,不给他活命的机会。

        “听了你们的话,我心无愧了,青霞从此成为历史,将永不复存在!”叶凡衣袂飘舞,立身水潭边,周围的花草馥郁芬芳,将他衬托的纤尘不染,没有杀机,却让人心悸。

        远处,青霞的弟子胆寒,飞快后退,他们忘不了不久前的场面,这是一个少年魔王,看起来清秀无害,但动起手来却慑人心魄,威势无以伦比。

        “动手斩了他,绝不能放他离开!”

        十位道宫秘境的修士同时出手,尽管都只修了一尊神祗,可是十人联手,也足够恐怖了。

        他们祭出的武器并在一起,同时向叶凡攻杀。

        叶凡到了现在的境界才明白,道宫修士的恐怖,武器中有神祗在推动,威力大了很多倍。

        比如,青霞门的掌教,他祭出的铜灯,其心之神藏化成一轮太阳,沉入铜灯中,两者合一,照烛长空。

        犹如一盏天灯,从世界外飞来,悬挂高空,洒落下一道道火焰,焚烧向叶凡,灼热的温度,将旁边的一条瀑布都蒸干了,水汽迷蒙,仿若仙境。

        “轰”

        叶凡挥动拳头,向着那盏铜灯打去,战力如涛,卷动残云,让青峰间的水雾一下子破灭,显出朗朗乾坤。

        他的金色拳头划空而过,像是一辆古战车隆隆碾压过天穹,让长空都不断抖动。

        这种强大的神力如汪洋在汹涌,让青霞门的掌教与太上长老全都变色,这简直太恐怖了。

        这样一个少年,这样的年纪,居然有如此雄浑的战力,不是罕世天才,就是圣地培养出的精英传人。

        “已经交手,无法善了,将他拿下,究竟是炼化还是击毙,摸清他的来历再做决定。”这些人心中忌惮不已。

        十大强者的武器并在一起,挡住了叶凡的金色拳头,火焰滔天,电芒裂空,铿锵神音响彻天宇。

        “此子太强大了,必须要除去!”青霞掌教心中凛然,他深深忧虑,若是让叶凡成长起来,只需再过一两年,他们便没有任何机会了。

        一名太上长老一声清啸,口中吐出一道乌光,双手结印,拍出九九八十一朵黑莲,护送那道乌光,向着叶凡劈去。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出手,攻杀向前。

        “黑莲灼魂,斩形灭神。”那名太上长老大喝。

        八十一朵黑莲绽放,黑瓣片片,与正中那道人形的乌光交织在一起,化成一具天鬼,向着叶凡扑去。

        这是强大的秘术,想要裂开叶凡的灵魂,可吞噬神力,撕破护体光幕,直接作用在人的神识本源上。

        “不过萤火之光!”叶凡并不惊惧,口中轻喝,双手划动,九秘的攻杀大术再次展出。

        大海无量!

        在他的身后出现一片汪洋,海水完全是金色的,卷起千重大浪。

        随着他一拳轰出,万顷金洋,化成一条苍龙,横在空中,随着叶凡出拳而腾起,冲向前方。

        这是一股惊天动地的杀意,具有不可思量之攻击力,沧海升龙,龙吟绕九天,整片青霞门都可闻。

        摧枯拉朽!

        九九八十一朵黑莲,被金色的龙拳打的粉碎,至于正中的那道人形天鬼,更是四分五裂,被碾压成了齑粉。

        “哪里走!”叶凡前冲,不想放过对方。

        所有人都吃惊,叶凡攻击力太强大了,其他人阻止不了,最前方的那名太上长老被彻底锁定了。

        他一下子就冲了过来,沧海升龙,腾跃长空,卷动风云,如神主临世!

        “噗”

        叶凡一拳打出,将那名太上长老震的肌体寸寸碎裂,而后如幻花泡影,眨眼消失。

        一名强大的太上长老,被他一拳活活的打死了!

        其余九人无比吃惊,这样的攻杀大术,让他们心中颤抖。

        刚才,那名太上长老被当做刀锋,冲在最前,而他们则是刀身,虽然不是十人合力,但也差不多了。

        对方居然直接打碎刀锋,干净而利落的击毙,让每一个人心中都悸动。

        远处,青霞的弟子更是胆寒,十大强者联手围杀一人,却被反毙一名太上长老!

        “你到底是哪个圣地的传人?”青霞的掌教沉声问道。

        “非圣地传人就不能有这样的实力吗?”叶凡身后的大海消失,他如一片白云,悠悠迈步前行,飘逸而灵动。

        “我们炼化他!”

        九大强者,道宫中的神祗全部冲了出来,十八道人影结成天罗地网,将叶凡封锁在当中。

        可是,叶凡神色平静,挥洒自如,左手捏月印,右手捏日印,像是在推动日月而行。

        是的,恐怖的景象发生了!

        一轮明月大如磨盘,在他左手前缓缓旋动,一轮天日亦大如磨盘,在其右手前慢慢轮转。

        无上威压弥漫出,天人合一,他像是一尊神明,推动日月而行!

        纵然躲的很远,青霞门的那些弟子还是忍不住颤抖,这样的攻伐秘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强大的杀意笼罩而下,让他们感受到了发自骨子中的寒冷。

        “这样的战力太恐怖了!”青霞门的太上长老们变色,艰难的与叶凡对抗。

        “各大圣主年少时也不过如此吧。”

        “难道真的是一个少年圣主,不然怎么会有如此战力!”

        “若不是圣地的传人,那他的潜力就更可怕了,难道是传说中的神体不成?!”

        叶凡左手捏月印,右手捏日印,推动磨盘大的明月与天日,碾压过天穹,震动高空,勇不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