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圣子圣女
  •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圣子圣女

    作品:《遮天

        叶凡不愿与青霞门的人纠缠,带着王枢与二愣子向旁边走去,站在远处。www.00ksw.org

        湖畔,绿树成荫,亭台点缀,富有诗情画意,没有嘈杂的议论声,到了这里人们心灵宁静,都在低语。

        平岩城周围有身份的人都来了,如荣祥赌石坊以及一些门派皆有强者亲至。

        叶凡注意观察,惊讶的发下了大嘴巴————涂飞。

        “他跑来凑热闹肯定没好事。”叶凡不禁蹙眉,这个家伙是个大喇叭,什么都敢说,什么都能说。

        涂飞与几个年轻人站在一起,一个个或气质彪悍,或匪气十足,跟幽雅绝缘,一看就像流寇。

        “那几个老人说的小土匪肯定就是他们。”叶凡挪动脚步,离开那个方位,他可不想被那个大嘴巴发现,不然的话肯定会生出很多事端。有那几个家伙在,多半要出乱子,最起码,涂飞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

        “瑶池圣女驾临平岩城,不知所为何事,真的是巡游那么简单吗?”

        “很难说,瑶池向来低调,外人很难了解她们的事情。”

        众人纷纷猜测,目不转睛,凝望临湖的阁楼。

        瑶池圣女被霞雾缭绕,看不清真容,但越是这样越发让人希冀,欲一睹仙颜。

        她仙肌玉体,身材按黄金比例生成,怎么看都绝美,不过最动人的还是那种朦胧,看不真切,才更引人。她的声音平缓,如天籁般动听,似暖风吹进人的心田,打动人的心弦,有一股奇异的魔力。

        直到她话语落毕,很多人才如梦方醒,明晓她已说过话,瑶池要展出几块石料,让众人点评,若是眼光独到,瑶池将有重酬。

        “这个女子好厉害!”叶凡心中惊讶,对方的话语如涟漪一般散开,蕴含道力,让人不由自主生出好感。至于,她的声音究竟怎样,竟渐渐被遗忘了,会被忽略掉,只记得无比优美动听。

        “很不一般的感觉,这就是那几个老人所说的仙韵吗?”叶凡自语。

        瑶池圣女给人的感觉非常特别,无论的仙躯还是声音等都很朦胧,有些不真实,像远在云端的天阙中。

        是的,总的来说,就是“朦胧”二字。

        在她的示意下,几名白衣少女如翩翩蝴蝶,踏波而来,从蓝宝石般的小湖中取出九块石料,一字排开,摆在岸边。

        九块石料,最大的能有两千斤重,最小的不过巴掌大,看起来很普通,并没有出奇之处。

        “诸位可上前,细看这些源石有何特异之处。”瑶池圣女真的太飘渺了,几近虚幻,声如仙音。

        “光听声音就醉人,要是能娶回家中,这辈子便再无憾事了。”大嘴巴涂飞咕哝,附近的人都听到了。

        不远处,叶凡早先看到的那几名老人轻笑,小声议论道。

        “这几个小土匪果然想来搞事。”

        “他们不敢,不过是来凑热闹而已,瑶池的太上长老可是跟着呢。”

        “这一代的代瑶池圣女天赋超绝,同辈难逢敌手,就是没有人守护,也足以纵横北域。”

        很多人向前挤去,观察那些石料,都想看个明白。

        叶凡站着没动,他怕姬家与摇光圣地的人也在现场,若是被发现,吃不了兜着走。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二愣子有些犯迷糊。

        “我也一种错觉,身体不舒服,血流加速,前方似乎有特别的魔力。”王枢也露出不解的神色。

        叶凡心中吃惊,道:“你们有特别的感觉?”

        “是的,像是很熟悉,又像是很陌生,非常怪异。”王枢细心描述。

        “跟前方那九块石头有关。”二愣子瞪着牛眼,望着湖畔的石料。

        “别声张!”叶凡心中一动,他听张五爷隐约的说起过,王枢与二愣子的祖上的血脉很不一般,恐怕这是天赋灵觉使然。

        在石寨总共有三个姓,一是姓张,为源天师的后人,另外两种姓分别为王姓与雷姓。相传,王姓与雷姓的先祖,是源天师晚年时抱养回来的幼童,血脉特别,具体怎样,张五爷没有说。

        叶凡修习《源天书》,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应,这两人却坐卧不安,觉得浑身不自在,让他深感吃惊。

        “不行,得想个办法上前去看看,《源天书》中的改天换地**,我虽然还没有精通,但也得到了一些皮毛。”

        叶凡退后,而后运转妙术,周身骨骼作响,最终他的肩膀宽了一些,脸上的颧骨等处也隆了起来。他的容貌由清秀变得阳刚了起来,脸如刀削,多了一股凌厉的气质,与以前大不相同。

        “保持不了多长时间,但应该能够暂时瞒过去。”

        旁边,二愣子与王枢目瞪口呆,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却被叶凡阻止了,道:“你们一会儿也上前去,不管发现了什么都不要出声,我们回来再谈。”

        两人点了点头,分别挤进人群中。

        大嘴巴涂飞也来到了近前,围绕着九块石料观察良久,问道:“瑶池的仙子,我若是说出个所以然来,你们有什么奖励吗?”

        “会请你去瑶池小住,满足你一些愿望。”瑶池圣地的一位女弟子回应道。

        “我爷爷念念不忘,总是叨咕瑶池是个好地方,但是我却不敢去,我怕到了那里的话,会成为囚徒,永远也出不来了。”

        “你这个小土匪是来捣乱的吗?”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从阁楼内传出。

        “我没捣乱,我只是来看看而已。”涂飞退后几步,道:“我爷爷说了,让我向您请安。”

        “那就老实本分一些。”楼内传出这样的声音后,便再无声息了。

        叶凡心中一动,请去瑶池小住,这可是大好的机会,他正在为为道宫秘境的心法头疼呢。不过,眼下的时机有些不太合适,他没有彻底学会改天换地**,出行很不便。

        九块石料颜色暗淡,虽然是从湖泊中捞上来的,但却带着一些土气,像是刚刚采掘出没多久。

        叶凡用手摩挲,有些特别的感应,这几块源石好像真的有奇异的力量,让他心神不宁。

        蓦地,他心中一动,这是太初古矿的气息,他在荣祥赌石坊的第九重院落内,曾切过这种石头。不过,眼前的九块石料,气息比那些要浓烈太多了,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我感觉到了,这些石料是从那片生命禁区运出来的。”大嘴巴涂飞开口,道:“不知道是否如此?”

        瑶池圣女已回返阁楼内,旁边一名女弟子点头,道:“你还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没有。”涂飞上前几步,大嘴巴的毛病又犯了,道:“瑶池的弟子真的不能嫁人吗?我怎么听说,在那遥远的过去,有那么一两个圣女成为了他人妇。”

        后方,众人哗然,平日间几乎没有人敢说这个禁忌话题,这个家伙口无遮拦,什么都敢问。

        瑶池的女弟子并未动怒,含笑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

        “涂飞你少在这里装疯卖傻,身为十三大寇的子孙,居然敢现身此地,当心走不出平岩城。”有人冷笑道。

        “哪一头在乱说话?”涂飞四顾,在人群中搜索。

        “你污言秽语,不要在此亵渎瑶池的仙子。”声音再次传来,忽左忽右,明显是个年轻高手,难以判别出其真正方位。

        “伪君子,我替很多人说出了心里的话,这有什么不对,姜家的圣主都说过。”涂飞满不在乎。

        “满嘴胡言,姜家的圣主怎么会说那样的话语。”有人在暗中斥责道。

        这是另外一个人,不是刚才的声音,许多人猜测,多半是姜家的青年俊杰。

        “我记错了,是摇光圣主说的。”涂飞拍了拍额头,道:“摇光圣主说过,不想推倒圣女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此语一出,满场哗然,这个涂飞也太胆大包天了,这种话也能说出的口……很多人笑的前仰后合,这个家伙太混账了。

        摇光圣地来了不止一人,闻言皆大怒,这个混蛋也太损了,扣屎盆子也不能这样乱扣啊。

        那几人都有冲过去抽他打耳光的冲动,这个大嘴巴信口雌黄,实在惹人想杀生。

        “你少要胡言乱语!”如果不是不能在瑶池的仙石坊动手,恐怕一场大战已经不可避免。

        “难道我说错了吗?”涂飞振振有词,道:“你看你们摇光圣地,有圣女也就罢了,还要弄出个圣子来,纵观过去,几乎都嫁给了圣子,也就是未来的圣主。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不能推倒圣女的圣子不是好圣子,将来当不了圣主。”

        众人彻底晕菜,这个大嘴巴真是百无禁忌,连这种事情都能这样理解,很多人都忍着笑声,怕得罪摇光圣地。

        “涂飞你真是嫌命长!”人群中走出两个年轻的男子,皆容貌俊朗,飘逸若仙。

        “你们的圣子来了,都默不做声,你们两个出什么头?”涂飞摆明要跟摇光圣地的人过不去,摇头叹息道:“还是你们的圣主睿智,说的话太有道理了,不想推倒圣女的男人不是好男人,你们为他人出头,注定当不了圣子,因为你们不是好男人。”

        在场的人啼笑皆非,这个大嘴巴实在太缺德了。

        “涂飞休要乱语,不然立刻驱逐你。”瑶池的太上长老发话。

        “好吧,我不多说了。”涂飞悻悻的闭上了嘴巴。

        叶凡有些奇怪,涂飞对瑶池避让,对摇光圣地却连损带讽,明显态度不同。

        此刻,二愣子与王枢已经分别触摸过九块石料,从他们的眼底深处可以看到,两人很不平静。不过,他们什么也没有说,按照叶凡吩咐的那样,默默的退了出去。

        叶凡并没有离开,就站在石料前,继续认真观察。

        忽然,人群分开,一男一女走了过来,男子玉树临风,英俊非凡,女子袅娜若仙,让明珠美玉都是要黯然失色。

        他们纤尘不染,可净化凡尘,步履轻盈,带出一道道仙气,真如神祗一般。

        “摇光圣子与摇光圣女!”有人惊呼。

        叶凡皱眉,相逢姚曦,可不是什么好事,他不动声色,向后退了几步,被人群所挡。

        “涂飞,我知你带来了不少人,想要对我们不利,恐怕你会失望的。”摇光圣子笑容灿烂,如一轮太阳当空而照。

        有些人不刻意去表现,随意一个动作,就可以看出他的不凡,毫无疑问,摇光圣子就是这种人,头角峥嵘,如鹤立鸡群,超凡脱俗。

        而姚曦则美的让人窒息,更加的风采绝尘,如一轮神月悬空,流光溢彩,让周围的人自惭形秽,她的每寸肌肤都仿佛不属于凡尘,晶莹点点,带着仙界的气息。

        涂飞满不在乎,道:“摇光圣子,我说你什么好?你远没有你们的圣主睿智,你真的不是一个好男人,以后没机会了,还是我们这行的那个天才犀利。”

        摇光圣地的不少人都有想殴打他一顿、然后再杀掉的冲动。摇光圣子却笑意不减,静静的看着他,什么也没有说。

        “我说的明白一点吧。”涂飞咳嗽了一声,道:“你成不了摇光圣地的圣主,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娶不了圣女为妻,她早已不属于你。”

        旁边,数名摇光的年轻弟子都想冲过去,将他按在地上狂踩。

        “我说的是实话,你们别不爱听,干我们这一行的人,眼睛最毒辣,看人最准。”涂飞一本正经,道:“姚曦仙子不属于摇光,早晚有一天会入我们这一行。”

        “你可真会开玩笑。”摇光圣子笑了笑,而后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的目的。凭你带的那些人杀不了我们,不信的话,等我们离开平岩城时你尽管出手。”

        “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涂飞大嘴巴本色再现,道:“难道你没听说吗,姚曦仙子把香衣赠予我们这一行的天才……”

        姚曦娥眉微挑,如薄烟掩明月,似流光伴月华,整个人像是身在仙界中,红唇轻启,道:“涂飞看来你命不久远了!”

        熟悉的人都知道,摇光圣女的杀机到了极致,若不是在瑶池仙石坊中,恐怕早已挥动神剑。

        “真是奇怪了,你与我们这行的天才叶凡小兄弟不早就已经‘乱七八糟’了吗,我们已经是同路人,可是我怎么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