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源术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源术

    作品:《遮天

        “懒得理你。www.00ksw.org”王枢将头转向一边,没有搭理那个人。

        “脾气还不小。”青霞门的那个人笑道:“也是,辛辛苦苦,数代人才积攒了这么多的源,万一输出去怎么办,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你少阴阳怪气,我们不愿跟你一般见识。”二愣子比较实在,瞪了过去。

        “土包子,赌石风险极大,跑这里来撞大运来,到时候哭都不知道怎么哭。”青霞门的随从嘲讽道:“不是我说你们,这里真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采源人就是要本分一些才好。”

        “滚一边呆着去,爷有源,愿意来此,关你屁事,咸吃萝卜淡操心。”二愣子非常直接。

        王枢也笑道:“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别输的倾家荡产,十赌九垮,到最后哭着爬出去。”

        “你们这样的人……没见过世面。”那个随从有些恼羞成怒,道:“矿井才是你们呆的地方,别嘴硬,一会儿进去后,有你们哭的时候。”

        青霞门那个刘公子皱了皱眉头,对那个随从道:“跟他们这样的人计较什么。”说着,他迈步向前走去,他身边的人都跟随前行而去。

        荣祥赌石坊有很多重院落,源石满地,大到数万斤,小到几两,密密麻麻。

        第一重院落,很显然是最次等的,没有几人停留在此。这里,都是最普通的源石,甚至可以说,很多石头都是随便拉回来充数的。

        叶凡并没有急着离去,他将《源天书》的基础篇观完后,就是想出来实践一下,不在于能不能赌到纯净的源,而在于丰富经验。

        他在第一重院中转悠,拍拍这块,又敲敲那块,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

        “叶小哥,这里的源石没有好货,都是蒙人的,我们进里面去吧。”王枢在旁建议。

        “无妨,今天主要为试水,先看看再说,不要急。”叶凡没有移动脚步。

        不远处传来嗤笑,门房紧邻这重院落,之前拦阻他们进来的看门人,抱着膀子在旁看热闹。

        “笑毛啊,去,倒几碗茶水来。”二愣子瞪眼道。

        “还倒茶水,谱到不小!”门房中的一人没好气的回应道。

        “进门是客,懂不懂规矩?”王枢闻言,转过身道:“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让你倒茶就赶紧倒,少废话。”

        顿时,有一人瞪起了眼睛,道:“你个小犊子,不过是采源人而已,居然给我们摆起谱来了!”

        “去,把你们这里的源师傅找来,我要问问他,想关起门来做生意吗?连个看门的也敢胡说八道。”王枢冷笑道。

        “得了,赶紧给他们倒几杯茶,打发了事。”几人不想把事情闹大,要是惊动了一些贵客,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茶叶放少了,这也偷工减料?”二愣子不满的嘟囔道。

        几个看门人脸色铁青,面色不善,恶狠狠的瞪了他几眼。

        叶凡在院中转了一大圈,发现这里的源石有数千块,都真的是充数的,他感觉只有有限的几块内有源。

        “这里的源石怎样估价?”

        几乎没有人在此赌石,因此源师傅都在里面的院落,平日间此地确是门房中的几人负责。其中一人揶揄道:“这里的源石最便宜,一两源可以买千斤石,以你们手中的源来说,可以买下一大堆。”

        “是吗,那你们几个过来,把那块源石给我搬过来。”叶凡指了指前方那个横陈乱石堆中、足有千斤重的巨石。

        荣祥赌石坊的人当时脸就绿了,他们是凡人,搬千斤重的巨石,数人合力要累个半死。

        “我说,你拿钱打水漂呢,这么大块的石头,需要一两珍贵的源,到时候你肯定什么也赌不出来。”其中一个人诅咒道。

        “少废话,让你搬你就搬,不想做生意了吗,要不我去喊源师傅?”王枢在旁道。

        “你们两人也随便选点,不用担心什么。”叶凡对二愣子与王枢两人道。

        “我们……还是算了吧,挖源还行,选源石差远了。”两人连连摆手。

        “让你们选就选,不用多说什么。”

        王枢心思灵活,对二愣子耳语了几句,两人开始指使荣祥赌石坊的几个人。

        “把那块源石给我搬出来。”王枢指了指前方。

        那几人脸色铁青,又是一块千斤巨石,刚才已经累的他们喘不上气来了。

        “行,你们狠,等你们的源都花完了,看你们如何去哭!”几人咬牙,将千斤巨石搬起。

        可是,刚刚走出去几步,王枢就摇头,道:“你们在干吗?我要的是千斤巨石下的这块源石。”

        “我#@¥%……”几人肺都快气炸了。

        王枢手中托着一块四五斤重的源石,在他们身后笑眯眯。

        “我要这块。”二愣子指着一块源石,亦被一块大石压着。

        荣祥赌石坊的人刚升起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了,其中一人道:“欺人太甚!”

        “不是我们欺人太甚,而是你们狗眼看人头。”王枢摇了摇头,道:“你们不搬的话,我就去喊源师傅。”

        “你……”几人点指王枢。

        “你什么你,爷有源,现在就看中那块石头了,赶紧搬起来。”二愣子向来很直接,他早看这几人不顺眼了。

        叶凡在旁笑而不语,觉得这两个家伙还是挺会收拾人的。

        当荣祥坊的人搬起这块大石,累的跟死狗似的后,王枢与二愣子又选好了目标。

        “那块,对,就是被压在下面的那块。”

        “还有这块,赶紧给我弄出来。”

        两人一边喝着清茶,一边指使几人。

        “两位大爷,我们错了,不该狗眼看人低,饶了我们吧。”

        “您大人大量,别跟我们一般见识,高抬贵手吧。”

        这几人被王枢还有二愣子折磨的瘫软在了地上,彻底服软。

        最终,叶凡自己动手,切开他看中的那块千斤巨石,挖出一块一斤多重的源。

        旁边,那累趴在地上的几人,眼睛差点瞪出来,目送他们进入第二重院落。

        这一次,叶凡他们没有多做耽搁,只是转了一圈,就向里走去。

        里面的院落,有专门的妙龄女子负责接待,介绍各种源石,更有源师傅坐镇,负责解石。

        不久后,他们来到了第七重院落,再次相遇青霞门的人。

        “哎呦,这不是三位采源神人吗,怎么也要来这重院落玩两手?”青霞门的那个随从讨厌的声音传来。

        “我说驴脸男,你怎么老是阴魂不散,跟我们过不去?”二愣子翻白眼看他。

        “怎么说话呢?懒的跟你这个土包子一般见识。”他拉下长脸,道:“我们赌石上见高下如何?”

        “你叫什么,怎么跟你赌?”二愣子问道。

        青霞门的长脸男子道:“我名刘胜。我们赌中带赌,一方切出来多少源,另一方便赔多少源,如何?”

        王枢和二愣子都有些犯嘀咕,没有应声。

        长脸男刘胜嘲讽道:“矿井中的泥猴子,这都不敢赌,你们进来干吗?这里很多人都是三倍、五倍、十倍的赌,我劝你们还是早点回矿井去吧,那里才是你们呆的地方。”

        王枢与二愣子愤懑,他们身为采源人,听到这样的话语,心中确实跟扎了根刺一样。

        “跟他赌,问问他有多少源。”叶凡在旁道。

        “哟呵,还真敢赌?”刘胜长脸上露出讥讽之色,道:“就怕你们输的哭爹喊娘,到时候想不开跳井自杀。”

        叶凡直接扔给王枢两斤源,然后看向刘胜道:“先把你的源拿出来吧。”

        几人的话语顿时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不少人都望了过来,就是青霞门的那个刘公子也放下手中的源石,走了过来,丢给长脸男子刘胜两斤源。

        “认赌服输,在场的各位要作证啊,这三个土包子不知天高地厚,真敢跟我赌,别怪我欺负他们。”刘胜虽然这样说,但心中却也不是多么平静。

        “好,我们作证!”旁边的不少人都附和。

        荣祥赌石坊的人最是高兴不过,不管怎样说,双方都会买他们的源石,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那个刘公子拍了拍早已相中的一块源石,对马脸男子刘胜道:“选这一块吧。”

        刘胜恭敬的接过,然后看向叶凡,道:“你们这三个来自矿井中的泥猴子,也赶紧选一块吧。”

        叶凡走了一圈,选了一块西瓜大的源石,扔在前方,道:“就这块了。”

        两人选的源石都不大,但花费却不菲,第七重院落的源石都很贵,因为出源率很高。

        “源师傅请切石。”马脸男子刘胜道。

        “好,老朽要祭刀了。”一个老人走上前来,很有讲究的先拜了拜源石,然后才拿起刀,开始解石。

        “咔嚓”

        石皮被慢慢剥落,青霞门选中的那块石头越来越小,但到了最后也没有源出现。

        “算你们运气,下一块让你们哭爹喊娘。”刘胜有些不甘。青霞门的那个公子也皱了皱眉头。

        “师傅切我这块吧。”叶凡那块源石送了过去。

        “这块破石头一看就是废石,还用解吗?”刘胜一脸不屑的样子。

        旁边也有人摇头,道:“这块石红褐色中带白,明显是大路货色‘红里白’,绝对是废石一块,根本不用解就知道。”

        “太明显了,确实是废石。”几乎所有人都皱眉。

        连那个源师傅也摇了摇头,道:“这块石不解也罢。”

        王枢与二愣子顿时紧张,看向叶凡,道:“反正还没有解,换一块吧。”

        “不换了,不然有些人会赖账的,就这块了。”叶凡没有拜所谓的“源神”,拿起旁边的切刀,直接剁了下去。

        “喀嚓”

        源石裂开的刹那,柔和的光芒映射而出,一块拳头大的源,晶莹通透,嵌在石层里。

        那一刀险些将里面的源劈碎,与它擦边而过。

        “啊,居然出源了,红里白内怎么有源?”

        “这一块恐怕有两斤重,算是大涨啊。”

        ……旁边的人全都惊讶的叫了起来。

        连那个源师傅也有些目瞪口呆,自语道:“那块石头不可能出源啊,居然……”

        王枢美滋滋,将里面的源挖出,小心的捧在掌心。二愣子则大咧咧的走到刘胜近前,瞄向他手中的源袋,道:“拿来吧,我们切出了源,不多不少,正好两斤多,你手里的勉强够。”

        刘胜的脸一下子拉的老长,额头当时就冒出了汗水,两斤源对于他来说,是个很大的数目,虽然是青霞门的公子出的,但肯定要还上的。

        “这……怎么可能,一块废石也赌出了源!”他满脸灰暗,极度不甘。

        “认赌服输,拿来吧。”二愣子一把将源袋夺了过来。

        马脸男子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失魂落魄。

        “驴脸兄,别想不开去跳井啊。”王枢在旁揶揄,道:“我们矿井现在缺少人手,要不跟我去混吧,我是真心实意的在这里招工。”

        二愣子抱着源袋,美滋滋的傻笑,也不忘记打击,道:“是啊,管吃管住,跟我们下井去挖源吧。”

        马脸男子脸色雪白,气的点指二人,道:“你……你们……”

        他肠子都悔青了,暗恨自己没事找事,跟几个矿井出来的泥猴子赌石作甚,此刻真是打碎牙齿往肚里咽,急怒攻心,险些昏死过去。

        “有意思,你们三个敢与我赌几把吗?”青霞门的公子上前,手摇折扇,一派从容自若的样子。

        叶凡笑了笑的,道:“有何不可,不要说几把,几十把都行。”

        他心中很激动,源天书果然是奇书,他觉得已经初步了解源,可以在赌石坊中出入了,若是真将源天书悟透,将来就是去圣城也无需担心。

        可是,叶凡的好运似乎终止了,接下来他连续切了七块石,却连一丝源都没有看到。

        相反,青霞门的公子却切出一块拳头大的源,将刚才的损失补偿了回去。

        “纵然常年在矿井下,也不见得真正懂源,挖源是粗活,辨源是一门学问。”青霞门的公子嘲讽道:“这里确实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

        “矿井中的泥猴子也跑来赌石,真是不务正业,不知天高地厚。”

        “妄想赌出极品宝源,到头来只会倾家荡产,多年攒下的那点可怜的源,都将败出来。”

        ……旁边,不少人摇头,出言讽刺。

        王枢与二愣子感觉很难受,连续赌垮,让他们很紧张,怕叶凡的源都白白浪费出去。

        叶凡蹙眉,他有些不明所以,他从源天书中学到的东西绝对没有错误,为什么连连失误呢。

        他蹲下身来,仔细观察方才切垮的七块源石,用手摩挲。

        “赌傻了,禁不起打击了。”

        “矿井中出来的泥猴子,哪里见过大世面,输了这么多,自然失魂落魄,说不定想不开会跳河呢。”

        “这样的人见多了,赌输后想不开,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尽管有人同情,但更多的人是幸灾乐祸。

        青霞门的公子手摇折扇,居高临下,俯视蹲在地上看碎石的叶凡,道:“还是赶紧回矿井吧,那里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你们这种人来此有些不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