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源天师的可怕晚年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源天师的可怕晚年

    作品:《遮天

        “你的真要进紫山?”张五爷早已明白了叶凡的心思,知道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他,叹了一口气,道:“你等一下。www.00ksw.org”

        他转身走进石屋中,不多时,费力的搬出一个大木箱子,颜色泛黄,一看就是古物,年代久远。

        “这是什么?”叶凡露出疑惑的神色。

        “千年前那位先人在进紫山前,也曾经精心准备过,这是他留下来的一些东西。”

        张五爷拨开铁锁,将大木箱打开,顿时传来一股腐木的气息,也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了,木箱内部都有些腐朽了。

        “这是……”叶凡首先发现了一套石衣。

        没错,这是由石片串在一起组成的石衣,朴实无华,叠的整整齐齐。

        “这是做什么?”这件石片甲胄做工精细,看起来下过一番功夫。

        张五爷将石衣捧出,用手摩挲,道:“这是千年前的那位先人亲手做的,穿走了一件,还留下一件。”

        叶凡将石衣托在手中,并没有感觉到特别之处,这种石头随处可见,正是包裹源的那种特殊石皮。

        这样的石皮可阻挡修士的神识探查,无法穿透,故此任何源石不真正切开,都难以明了里面是否有宝,赌石也是因此而兴起。

        叶凡相信,只要他愿意,可以轻易捏碎这种石皮,这样的甲胄对他没有任何用处。

        “不要小看这件石衣,它可不是凡物,有强大的灵性。”张五爷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

        “它有灵性?”叶凡细心感应,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这可不是普通的石皮。”张五爷用手摩挲,有些爱不释手,道:“这是从神源上剥落下的石皮,是能入源天师法眼的材料。”

        “这是包裹神源的老皮?”叶凡将石衣捧到近前,仔细观察,可还是看不出什么。

        “隔行如隔山,你是修士,但并不能明白这样的石衣有多么的珍贵。”张五爷将石衣展开,道:“每一个寻源人都希望拥有这样一件石衣,要知道整日在地下挖源,总会遇上一些不好的事情,而这样的神源衣,却可以辟邪,躲避过不干净的东西。”

        叶凡点头,他一下子想到了很多,他在摇光圣地的源区呆过一段时间,接连发生诡异事件,自然知道其中的凶险。

        “神源的石皮有奇特的灵性,可以避开不干净的东西……”

        按照张五爷所说,这样的石皮与神源共存,沾染了它的灵性,已然有神,可趋吉避凶。

        大木箱中,还有一个石头盔,将面部都可以遮挡住。

        “你一定要穿上这件石衣,还要带好石头盔,遮去浑身所有气息,也许它不够坚固,但是却可以将你与外界隔绝,或许可以避过紫山中不祥的生物。”张五爷郑重叮嘱。

        叶凡心中直打鼓,道:“太古前的强横生物不是封在神源中吗?”

        “紫山中的事情,谁都很难说清,还是多做打算吧。其实,我还是那句话,真的不希望你去冒险。”

        叶凡心中确实有些犯嘀咕,道:“我并不想进入紫山深处,只要寻到《源天书》就立刻退回,我可不想惊动某个活着的生物。”

        “还有这个石坠你也带着吧。”张五爷自大木箱中取出一个石坠子,道:“这是我张家先人炼制的,若是真的被妖邪盯上,说不定会发挥一些奇妙的作用。”

        “锵”

        张五爷又拔出一把石刀,木质刀鞘早已腐朽,拔出刀的刹那就碎了。

        此刀不过两尺长,上面刻着一些日月星辰,此外还有一些奇异的的纹络。

        “在大地下,你或许会看到一些诡异的东西,光怪陆离,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硬撼。”张五爷神情凝重,道:“无论是鬼还是什么,如果不主动攻击你,都将它当成幻象,可以此刀开路。”

        叶凡被他说的有些发毛,此前张五爷劝说,他没当回事,可眼下他有点拿不准了。

        最终,张五爷又拿出一个星盘,道:“这个星盘传承到我这一代,蕴集了大量的星宿神力。你将它收好,关键时候会派上用场的,若是坠入鬼矿中,它会帮你找到出路的。”

        叶凡真的有些无言了,他有些想打退堂鼓,嘀咕道:“我说老爷子,您这是支援我呢,还是吓唬我呢,怎么越说我越发毛?”

        石衣、石坠、石刀、石星盘都是以神源的老皮雕刻而成,看不出特异之处,但却蕴有灵性。

        “老爷子,您家的那位初祖,最终去了哪里,是在此村安享晚年的吗?”

        张家的初祖是一位源天师,这样的人物堪称奇人,自古至今,北域也不过只出现寥寥数人而已。

        对于那位源天师的去向,叶凡以前就曾经问过张五爷,老人说的模糊,只是说源天师对源之秘了解太多,晚年必会发生不祥之事。

        “他的生死是个谜。”老人摇了摇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那无尽岁月前,北域先后出现过五位源天师,在晚年时,都遭遇了非常诡异的事情,我们张家的初祖也不例外。”

        “什么诡异事件?”叶凡问道。

        “他在晚年时,看到了很多不干净的东西,但别人却见不到,他说那就是源天师的最终命运。”

        “不干净的东西?!”叶凡吃惊。

        “是的,最后他消失了,不知去了哪里。在他离开的那个夜晚,外面刮起了红毛旋风,有莫名可怕生物长嚎不止,整整嘶吼了一夜。”

        “我说老爷子,我可不是吓大的,你想劝阻我就直说,何必这样……”

        “我不是吓你,所说都是真的,张家的初祖确实就这样消失了。瑶池的圣女得知,曾踏遍北域寻他,但都没有结果,最终亲手给他立了一座衣冠冢。”张五爷叹了一口气。

        那可是让各大圣地都脸绿的一代奇人啊,晚年竟死的不明不白,让叶凡心绪复杂。

        “难道就没有一点线索?”

        “在那个夜晚,我张家有个四岁的幼儿,曾陪在初祖身边,被吓成了痴呆。”张五爷摇头,道:“过了多半年才被医治好,据他说……”

        “那个孩子说了什么?”见老人止住话语,叶凡追问。

        “他说在那个夜里,看到祖爷的一只手长满了红毛,还看到窗外有人形生物走动,他只回了一下头,初祖就永远的消失了。”

        “我说老爷子咱不能这样吓人,您明明知道我要进紫山了……”

        “这些都是祖上人口口相传下来的,我从来没有对人说起过。”张五爷摇了摇头。

        叶凡心中凛然,觉得这片血色的大地充满了太多的神秘,有许多事情恐怕都超出了想象。

        “源天师的实力到底如何?”

        “你是说战力吗?”

        “是的。”叶凡点头。

        “我的初祖年轻时,和瑶池的圣女战成了平手。”张五爷平淡的说来。

        叶凡倒吸冷气,这样的人物真是奇人,身为源天师还有这样的实力,难怪最后瑶池圣女会成为他的红颜知己。

        “成为源天师后,可定龙脉、锁神源,想不强大都不行。”张五爷向往。

        最终,叶凡还是上路了。

        “叶小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王枢为他送行,不知道他要去紫山,只是以为他要远行。

        “放心好了,过几天就回来,到时候带你们去赌石,将那些圣地赌到脸绿,赌个圣女回来。”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二愣子憨厚的挥手。

        “我……教你的那些东西,你怎么就记住这句了?”叶凡很无语。

        “我怕你不回来了……”二愣子挠了挠头。

        叶凡感觉跟他没法置气,笑着冲后挥了挥手,快速远去,眨眼消失不见。

        按照张五爷所说,想进入紫山,只能从九条龙脉深入,在地下前行,而后在地底剖开紫山,进入内部。

        不然,直接在紫山外动手,将陷自己于绝地。

        叶凡选择正东的那条龙脉,想从那里深入,因为千年前张家的那位先人就是走的这条道路。

        他在心中默念青铜古棺记载的那篇古经,不时在万物母气铸成的鼎内刻上几个字,这两个月来他一直如此。

        尽管那些字不能长久停留,很快就会消失,他还是不辍的去刻。

        这是万物母气的源根,是他如今最大的倚仗,纵然虚空粉碎,他藏身在鼎中都可以躲过一劫。

        山岭巍峨,气势雄伟,如苍龙盘卧,横亘前方。

        高大的石岭光秃秃,呈红褐色,没有草木,带着有点点紫色,与那座紫色的大山相近。

        依据张五爷说,这条龙脉早就被挖空了,地下有龙道,直达紫山。

        叶凡并没有直接动手,打穿大地,深入进去,他不想这样破坏,免得造成不好的结果。

        他耐心寻找,终于发现了一座古矿,千年前,张家的那位先人就是从这里进去的。

        叶凡将石衣穿上,顿时感觉密不透风,周身的气息都被封住了,无法外泄点滴。

        他背着星盘,握着石刀,挂上石坠子,无声的向古矿内飘落下去。

        叶凡暗暗计量深度,他心中吃惊无比,足足坠落了三千米,才达到矿井底部。

        漆黑的古矿,乃是十几万年前开凿出来的,充满了岁月的气息,这里安静到了极点。

        叶凡轻轻移动脚步,没有动用神力,而是一步一步的前进,细细感应周围的一切。

        这里的一切,与古代的大帝有关,带给他以沉重的压力,从来没有这样谨慎过。

        就这样,叶凡无声的走出去数里,古矿内越发的黑暗了。

        “什么东西?!”突然,他心中一惊,前方有传来振翼的声响,隐约间见到一个人形生物,振翼冲来。

        “我刚进来而已,就遇到了太古前的种族?!”叶凡大呼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