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帝玉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帝玉

    作品:《遮天

        叶凡已经没有什么选择,必须要成为源天师。www.00ksw.org

        他不想自己脸绿,那么只好让别人去脸绿了,若是成为源天师,数万里外的圣城将是他的天堂。

        “叶小哥,你要是真能赌一个圣女回来,能不能也为我赢一个媳妇回来?”二愣子憨厚的问道。

        叶凡顿时笑了,道:“没问题。”

        “要是能将圣女赌回来,给你赢个仙子老婆也不是问题。”王枢在旁笑话二愣子。

        “石寨中,除了张五爷外,还有谁对源了解比较多?”叶凡想从基础学起,想成为源天师肯定不那么容易。

        “老辈的人物都知道一些,不过要说精通,还只有张五爷一人。”

        叶凡点了点头,来到石寨的这几日,他对源的认知提升了很多,需要继续学习。

        就在当日的下午,石寨外人喊马嘶,寨中的人一阵慌乱。

        “陈大胡子来了,带了好十几号人,要灭我们寨子!”

        “快躲起来,流寇来了,全都拿着家伙,要血洗我们村子。”

        许多青壮年组织老幼躲藏起来,而后拎着尖刀冲到了寨门前。

        “杀千刀的土匪,就知道欺负百姓,怎么不去那些门派劫掠,欺软怕硬的狗东西。”

        “他们很多人都出身于那些门派,都有大势力在背后扶持,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村中的青壮年都很硬气,看到那些流寇闯来,没有惧意,皆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今天不是打生打死,你们老实点。”张五爷与几个老人喝斥这些热血青年。

        在石寨外,尘土冲天,数十骑人马眨眼就到了近前,人喊马嘶,杀气阵阵。

        所有人都骑坐在龙鳞马上,青色鳞甲闪烁,狰狞凶猛,每个人都带着股血腥味。

        很明显是这是一伙凶徒,杀过不少人,比一般的流寇要凶残很多。

        这几日,叶凡在方圆百里内击毙了一些流寇,但一直没有能够寻到这批人,今日终于上门了。

        正中央一头龙鳞马上,端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大胡子,卷曲的须发蓬松着,如同狮子的鬓毛一般,看起来很凶狂。

        “石寨里的人滚出来!”流寇中有不少人大喝……

        “敢拿着刀子等我们,你们真是活腻歪了。”很多流寇面色不善。

        张五爷排众而出,站在石寨内,道:“各位大人息怒,北域男儿谁不带刀,我们向来如此。”

        有流寇冷笑,道:“少废话,该交上来的源准备好了吗?别告诉我,分量不足,还需要时间,我们可没有耐心。”

        “今天如果交不上源,你们寨子将彻底成为过去,我们立刻踏平,让这里成为一片血地。”

        这群匪寇全都在叫嚣,杀气阵阵,弥漫而来。

        张五爷知道,这绝对是一帮刽子手,不是说笑而已。他将一袋源打开,顿时光华闪闪,将所有亡命之徒的眼神都吸引了过来。

        “不错,这些源的品质还说的过去,张老头你本事不小啊,这么短的时间内真凑齐了。”陈大胡子带着数十号流寇上前。

        “各位大人的吩咐,小老儿不敢不从。”张五爷拱手。

        数斤源,五光十色,灵气四溢,彩霞流转。这些都是叶凡的源,正好五斤多一些,他不想在石寨动手,他认为这帮流寇一定有什么门派支持。若是在这里大开杀戒,说不定会连累这个村子,故此让张五爷将这些源先送给他们。

        陈大胡子一把将源抄到了手里,仰天哈哈大笑,如破鼓在擂动,非常难听。

        “还不错,正好五斤多一些,算你们运气,这个寨子免遭一劫。”他拎着马鞭子,在张五爷的头上点了点,道:“早就听说你这个老东西眼力不凡,果然如此,你这老胳膊老腿的,活不了几年了,那就好好在这片地域给我寻源……”

        就在这时,二愣子双眼通红,冲了过来,道:“陈大胡子,我姐姐呢,还我姐姐来。”

        陈大胡子旁边,一个流寇粗俗的大笑道:“你是说一个月前,我们带回去的那个少女,滋味不错,可惜还没尽兴,半个月前已经跳河了。”

        “我跟你们拼了!”二愣子当时就痛哭了出来,人虽然有点愣,但力气很大,石寨中四五个青年合力都按不住他。

        “你这个傻子也敢跟我们叫板?”几名流寇眼神当时就立了起来。

        “再敢顶撞,我们立刻灭了你们的寨子!”这群人杀人不眨眼,全都是亡命之徒,说的出做的到。

        “姐姐……”二愣子大哭,虽然平日有点憨,大大咧咧,但此刻却撕心裂肺,痛哭流涕,在那里挣扎,浑身青筋浮现。

        寨子中的一位老人走过去,在他身上点了一指,顿时让他难以动弹,旁边的青壮年个个握紧刀把,恨不得立刻冲过去。

        “跟一个傻子生什么气。”一个流寇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道:“我记得上次看到,这个傻子还有一个妹妹,也生的很标致,这次带走吧。”

        “傻子,去把你妹妹带来。”一个流寇上前,挥动马鞭,点指二愣子。

        “各位大人,你们不能这样做事,按要求我们已经交上了源,不要再伤害我们寨中的人了。”张五爷上前。

        “老东西,你少管闲事,一会儿还有事情交代你呢,先一边呆着去。”几名流寇将他推搡到一边,用力在二愣子身上抽了几鞭子。

        “起来,去将你妹妹喊来!”其中一人解开了他身上的禁制。

        “我跟你们拼了!”二愣子嘴唇都咬破了,抓起地上的尖刀,就要拼命。

        其他青年见状,也都纷纷举起雪亮的刀刃,大步逼近。

        “真是反了,一群凡人也敢反抗?!”这帮凶徒立起眼睛,其中一人重重的挥动鞭子,将二愣子抽翻在地,吐了一口唾沫,道:“你这个傻子,自己不想活,也别连累你们村子啊。”

        “赶紧去将你妹妹带来,不然的话,我血洗你们这里……”

        这群人极其凶狂,蛮横无比。

        “我说话呢,你没听到吗?赶紧去将你妹妹喊来!”又有人狠狠的抽了二愣子几鞭子。

        石寨中的年轻人,全都热血上涌,恨不得立刻出手。

        “算了,这次不要胡闹了。”后面,陈大胡子摆了摆手,他怕激起民愤,因为他还需要这个寨子的人做事,转头看向张五爷,道:“你这老东西寻源确实有两手,现在我们迫切需要源,再给你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

        “二十天内,再交上五斤源。”

        “什么,我们刚刚交上。”张五爷向前望去。

        陈大胡子一脸假笑,道:“这是最后一次了,因为现阶段,我们确实非常需要,以后有你的好处。”

        “可是,这么短的时间,我们真的寻不到……”

        “哪有那么多废话!”陈大胡子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拨转马头离去,只留下一句冰冷的话语,道:“半个月的时间凑不足五斤源就等着被灭寨吧。”

        “老东西趁着还能活几年多发挥点余热。”一个流寇劈头抽了一鞭子,吐了一口唾沫,驭龙鳞马而去。

        “你这个傻子,便宜你了,下次给我小心点。”另一名流寇抽了二愣子几鞭子,飞身上马离去。

        “这帮杀千刀的王八蛋!”

        “这群吸血虫怎么不被雷劈死!”

        石寨中的人愤怒,看着远去的背影,所有人都攥紧了拳头。

        二愣子如野兽一般长嚎,王枢死死的抱着他,不让他追赶。

        叶凡走了过去,拍了拍二愣子的肩头,道:“跟我走。”

        张五爷等人没有多问什么,他们知道叶凡要去做什么,带上二愣子也好,不然这个孩子非别憋疯不可。

        数十名流寇一路行下去,又去了七八个小绿洲,总共收上来十几斤源,这才纵马离去,冲向远方。

        叶凡带着二愣子,在后不紧不慢的跟着,发现这帮人非常谨慎,走走停停,生怕有人跟踪。

        行出去三百余里,才到达流寇的据点,他们在此地并没有闹出多大的动静,每次都是去远方劫掠。

        “这次收上来这么多的源,老头子应该能够突破了吧。”陈大胡子与旁边的一个流寇低声交谈。

        不多时,他们进入一片山地,尽是石林。这里没有什么植被,仅有一条河流穿行而过。

        “要尽快将这些源给老头子送去……”

        叶凡吃惊,通过他们的交谈,可以得知,真的有一个门派在扶持他们。

        “青霞门在此地很有名吗?”叶凡问二愣子。

        “好像听说过,想起来了,我爷爷他们议论过,方圆五百里内,都是青霞门的势力范围。”二愣子一边说一边死死的盯着石林深处的那条河。

        “人死不能复生,想开一些吧。”叶凡拍了拍他的肩头,而后探出神识,发现共有五十一名凶徒。

        陈大胡子与另外一人达到了神桥境界,还有七八名命泉境界的修士,余者是最低阶的苦海境界。

        他不想放走一人,按照兽皮古卷上的记载,在石林周围刻了一些道纹,将此地封锁。

        “好了,去为你姐姐报仇吧。”叶凡在带着二愣子走进石林中,以手为刀,削了几根石矛。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凶徒大叫起来。

        “噗”

        叶凡直接一指点出,一道金光冲出,一个血洞出现在他的额头,死尸当场栽倒在地。

        “何人擅闯我们的地盘?”

        呼啦一声,那些流寇全都冲了过来。

        “原来是你这个傻子,竟敢送上门来,是不是把你的妹妹带来了?”

        “不对啊,这不是你妹妹,是个少年……”

        一群凶徒还没有看到不远处的死尸,不知死活的走上前来。

        远处,陈大胡子感觉大事不妙,当下没有说什么,直接就想飞遁而去,可是却被道纹所阻,无法逃离。他焦急大喝,道:“兄弟给我杀了他们!”

        “二愣子,你长的憨头憨脑,你的姐妹到是很水灵……”这帮凶徒依然不知死活。

        二愣子咬牙,眼睛都红了。

        “你们恶贯满盈,今天可以结束一切罪恶了。”

        叶凡不断点指,一具又一具尸体倒下,额头皆被神光洞穿。

        “你……”

        流寇慌乱,纵然常年杀人,临到自己身上,也产生了恐惧。

        “噗”、“噗”……叶凡将手中的石矛掷出,接连将五人钉在了地上,这些人与二愣子有杀姐大恨。

        叶凡拍了拍他的肩头,让他自己去动手报仇,不然的话,他非被被这种郁火非憋坏不可。

        “啊……”

        被钉在地上的人发出惨叫,二愣子近乎发疯,刀劈嘴咬,满身都是血迹。

        “你们这帮人渣,掌握了一些力量,就真以为可以无法无天了吗?”叶凡盯住陈大胡子。

        “你是谁,可知道我们的来历?”陈大胡子色厉内荏,他常年在死人堆里滚爬,直觉很敏锐,他知道今日凶多吉少了。

        “你不就是为青霞门的一个老不死的服务吗?”叶凡冷笑,道:“先收拾你们,等我腾出手来,找机会再击毙那个老家伙,为地方除害。身为北域门派,却暗中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真是十恶不赦。”

        “在杀我们前,你可要想清后果,与青霞门为敌,在这片地域你将无法生存。”陈大胡子喝吼,不断后退。

        “我不会满世界大喊,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有谁知?”叶凡冷笑道:“我近期将要突破,正好缺一些磨刀石,不介意那个青霞门派人出来寻我。”

        “哧”

        一道青光从石林中飞出,斩向叶凡的脖子,快如电芒。

        “当”

        叶凡轻轻弹了一指,一把圆月弯刃瞬间崩裂,坠落在地。

        “轰”

        他挥动拳头,向前砸去,轰隆一声巨响,前方的大片石林一下子被粉碎了,那名与大胡子同为神桥境界的修士,惨叫一声,骨断筋折,在地上翻滚。

        “你们无恶不作,手上沾满了鲜血,都上路吧。”叶凡连连弹指,一道道金光射出,像是一颗颗流星迸射。

        “噗噗噗……”响声不绝,不断有死尸栽倒在地。

        “别杀我……”陈大胡子嘶吼,虽为寇首,但最后关头,比旁人还不如。

        叶凡一巴掌拍碎其苦海,而后将其扔到二愣子的身前。

        此刻,二愣子早已将那些被石矛钉住的流寇撕碎,浑身血红,大哭不止。

        “还我姐姐来!”他揪住陈大胡子,猛力撕咬。

        叶凡灭掉了所有流寇,转身走向石林深处,足足搜出来二十多斤源,真不知道这群凶徒祸害了多少村寨,才收集这么多。

        此外,他还发现了一枚古玉,能有半个巴掌那么大,这是残玉,明显是断裂下来的一块。

        握在手中,顿时感觉到了一种古老与苍凉的气息,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

        “地图……”

        叶凡有些吃惊,在这片古玉上,刻着一些山川地脉图,也不知道传承多少代了,这些痕迹都快被磨灭了。

        上面有一个字,让他心中震动,虽然快模糊不清了,但仔细辨认,还是能够认出,竟然为“帝”字。

        “二愣子不要杀他,我还有话问他!”叶凡急忙大喊。

        此刻,陈大胡子惨不忍睹,浑身是血,不过还好没有咽气。

        “这枚古玉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陈大胡子早就怂了,问什么说什么,道:“兄弟们掘源矿时,从源脉中挖出来的。”

        他不断磕头,抱着二愣子的双腿,央求两人,道:“饶了我吧。”

        “怎么可能是封在源矿中的东西,这枚古玉上面有字……”

        “我解释的不清,那是荒古前遗留下来的一座古矿,是掘源时从古矿中捡到的。”

        “那座古矿在哪里?”叶凡喝问。

        荒古前的古玉,让他心中震动,尤其是上面那个“帝”字,令他推想到了很多。

        要知道,就在这片地域,那座紫山与古代的大帝有关,他正想进入寻找《源天书》呢。眼下,得到这样一枚古玉,他不得不做出一些联想。

        “你不要杀我,我带你去寻找。”陈大胡子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叶凡一脚将他踢开,探出强大的神念,直接刺入他的识海,读取他心中的记忆。

        这便是神识强大的好处,对方的心海对其跟不设防一般,直接就破了进去。

        叶凡皱眉,这个家伙果真是无恶不作,伤天害理的事情数之不尽,很快他就寻到了想要的信息。

        那座古矿就在二百里外,并不是多么遥远。

        “好了,二愣子你继续报仇吧。”叶凡站起身来。

        一个时辰之后,陈大胡子的惨叫声才停止。二愣子恸哭,跳进那条河水中,不断呼唤自己姐姐的名字。

        叶凡叹了一口气,这就是真实的北域,是罪恶的天堂,没有实力的话,什么悲惨的事情都可能会发生。

        “走吧。”

        叶凡让他在河水中清洗干净,扔给他一套衣服,而后抹去此地所有的痕迹,带着他冲天而起。

        在即将回到石寨时,叶凡盯着那座数千米高的紫山,反复观看手中的古玉。

        突然,另一条山岭出现在他的视野。

        “是这里……”

        他一下子捕捉到了什么,飞到足够高的天空中,向前望去。

        在那座巨大的紫山周围,有九道山岭,但距离实在太遥远了,九条山脉皆在遥远的地平线上,犹如毛毛虫一般,微不可见。

        若绘在地图上,会清楚的发现,紫山处在九道山岭环绕的中心地域。

        叶凡低头观察古玉,残缺的地图上的山脉,应该就是这片地域的两道山岭。

        “完整的古玉地图一定包括了紫山,想不到,在遥远的地平线尽头,那些山岭也与紫山有关……”叶凡心中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