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祥之地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祥之地

    作品:《遮天

        太古往事随岁月而逝,历史的尘埃尽埋大地下,这就是北域最真实的写照。www.00ksw.org

        岁月悠悠,生机勃勃的大地变的一片萧索,昔日的种族成为历史云烟。

        如今,北域只剩下无尽的空旷与苍凉,放眼望去,无垠的大地什么也没有,只有单调的红褐色。

        十几骑快速奔行,张五爷他们的村寨在二百里外,按照这个速度,太阳落山前可以赶回去。

        叶凡也骑在一匹马上,与张五爷并骑而行,认真请教关于源的种种秘辛。

        千年前《源天书》遗失,很多寻源秘法就此失传,张五爷很遗憾,谈到这件事他就叹息。

        叶凡也有些失望,那绝对是一部奇书,他很想一窥究竟,寻源之龙脉,定绝世神源,这种的手段惊世骇俗。

        一旦掌握在手,必将成为圣地的座上宾,这部奇书具有难以估量的价值。

        十几骑奔行,留下十几道烟尘。

        一个多时辰后,马速越来越慢,不过奔行了七八十里而已,并不是什么良驹骏马,体力很一般。

        “驾!”

        突然,地平线上出现七八骑,速度极快,如一股旋风,激起冲天烟尘,眨眼便到了眼前。

        这些人的坐骑不是凡马,皆鳞光闪闪,身高体长,很魁硕,这是龙鳞马,形体似马,身覆青鳞,日行四五千里,不知疲倦。

        “不好,是流寇!”十几人中那个很机灵、名为王枢的少年变色。

        “都给老子停下!”一个很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喝道。

        八皮龙鳞马围了上来,挡住叶凡等人,坐骑上的人皆喝道:“将你们采掘到的源都交出来,不然这里便是你们的埋骨之地。”

        叶凡总算亲身经历了这片乱地的复杂,光天化日之下,流寇横行,动辄就要杀人越货。

        “这位大人,我们今天没有采集到一粒源,没有任何收获。”王枢陪笑解释。

        “少废话,你们这样的采源人向来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赶紧交出来,任你们离去,不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祭日。”正中那个黑脸中年男子斥道。

        “大人,我们真的没有任何收获,不信的话,你们尽可以搜身,我们不会有任何反抗。”张五爷拱手道。

        叶凡拍了拍张五爷的肩头,让他不用担心,打量这些人。

        “老东西一边呆着去!”一个流寇上前,盯住了叶凡,感觉他身上似有源的气息。

        “还说没有源,这个细皮嫩肉的少年,身上肯定藏有不少源。”一个流寇一挥马鞭,重重的向着叶凡抽来,骂道:“在我们面前,还敢说谎!”

        “砰”

        叶凡一把攥住马鞭,对张五爷等人道:“你们去前面等我吧。”

        “小兔崽子你以为是谁啊,一个采源人也敢如此?”这名流寇扫视四方,道:“我看你们谁敢走,都给我乖乖的等在这里!”

        “噗通”

        叶凡一把将其扯下了龙鳞马,不过没有毙掉他的性命,他有很多话想问这些流寇。

        张五爷等人见状,冲向远方,没有停留。

        为首的那名流寇,整天劫掠,自然看出了不妥,直接舍弃龙鳞马,冲天而起,想要遁走。

        “还想走?”叶凡弹指,八道指风,如八柄锤子,敲在他们的躯体上,八人顿时翻倒在地。

        为首的流寇不过是命泉境界的修士而已,对叶凡来说,不堪一击,这些人全都脸色苍白,知道踢到铁板了。

        “你们到底是不是流寇,身上的源加在一起都不足半斤。”叶凡相当的不满,道:“详细告诉我,附近都有哪些流寇团伙。”

        半刻钟后,叶凡牵着八匹龙鳞马追上了张五爷等人,道:“将这些龙鳞马带回去,会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十几名青壮年很眼热,但张五爷却摇了摇头,道:“让它们自生自灭吧,流寇才能骑,我们村寨有这些异兽的话,太扎眼了。”

        “流寇横行,此地的门派不管吗?”叶凡问道。

        “怎么管,流寇如蝗虫,走了一批又来一批,没办法管。”

        “他们不同流合污就差不多了,我可是听说,有不少门派都扶持流寇,暗中劫掠。”

        叶凡进一步了解到,北域的乱与血腥,这简直就是罪恶的天堂。

        “难怪其他地域的修士要来北域冒险,这里无法无天,只要有实力,就可以在一方当土皇帝。”

        叶凡觉得,这很适合他,不必为源而愁。

        日落前,终于行完了二百余里路。

        前方,有一个由石头堆砌成的寨子,不过几十户而已,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二百余人。

        当来到近前时,叶凡发现果然是民风彪悍,无论男女老幼,所有村民都是握着尖刀,看到是张五爷等人回来,才长出一口气放下利刃。

        “陈大胡子又来了,他说还有最后五日了,再交不上源,灭我们全寨。”

        那些村人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出去的其他几队人马,也同样都没有收获,无功而返。”

        “这些年采源过度,附近的地域,源都枯竭了,短时间怎能采到。”

        叶凡住了下来,北域多是石屋,他的居处倒也洁净,被仔细收拾过。

        当晚,张五爷等热情的招待他,专门杀了一只羊,众人围坐在火堆前,烤的金黄油亮的整羊,从火架子上取下后,众人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北域男人大多粗犷,甚至带着匪气,少不了拼酒,叶凡吃的很尽兴,这段日子来总是逃亡,这样的感觉,让他很放松。

        在席间,他向张五爷请教了几个地名,询问在何方位。

        张五爷让人拿来牛皮地图,一一指给他看,皆在方圆百里内,这是他从几名流寇口中得知的据点。

        如今,叶凡迫切需要源来提升实力,就在当夜他便行动了起来,接连奔袭三处流寇据点。

        结果让他大失所望,每处贼窝都不过十几人而已,三个地方总共才寻到两斤多的源。

        “不够我用,需要找个大盗开刀。”到了现在,叶凡无比怀念摇光圣地的源区,那里真是一片宝地,外面的区域,非常贫瘠,根本没有办法与那里相比。

        这片石寨,地处一片方圆十几里的绿洲中,在地平线上有一座孤零零的大山,高达数千米。

        没有泥土,没有植被,完全是一座石山。

        清晨,阳光洒落,巨大的石山,给人无比沉凝的感觉。

        叶凡走出石屋时,正好看到张五爷迎着朝霞向那座大山叩拜,这让他感觉相当的奇怪。

        那个名为二愣子的青年憨厚的解释道:“张五爷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拜那座大山。”

        叶凡心中一动,那座大山多半不简单,恐怕有隐情。

        就在这时,张五爷走了过来,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招呼他去吃早饭。

        “二愣子我问你,那座山到底有什么古怪?”待到无人时,叶凡询问。

        “不知道,张五爷不让我们靠近,说那里是不祥之地。”二愣子摇了摇头。

        吃过早晚后,叶凡迈开脚步,如一缕轻烟,不多时就赶到了那座大山前。

        它通体呈紫褐色,犹如暗淡的紫金打磨而成,厚重而沉凝,高达四千米,非常陡峭,凡人根本无法攀爬上去。

        叶凡惊异的发觉,在它的上面有很多刀痕剑孔,都近乎风化与磨灭了,唯有仔细辨认,才能够看清。

        他尝试在石壁上划了一指,发现非常坚硬,堪比精铁,这种紫色的岩石很特别。

        叶凡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样坚硬的大山,都已经风化成这个样子,上面的刀斧痕迹,到底是何年代留下的?无法估量!

        他缓缓腾空而上,越来越吃惊,不仅仅是山脚下的石壁上有刀痕,兵刃所留下的孔痕遍布山体,一直到半山腰都有。

        到了半山腰后,紫色的大山立上立下,跟一把大剑一般,插入天空,气势磅礴。

        叶凡吃惊的发现,除了各种兵刃留下的痕迹外,还有不少掌印与指洞,近乎风化,模模糊糊,依稀可辨。

        “这肯定是荒古前留下的痕迹,不然如此坚硬的紫石,上面的孔痕根本不可能近乎磨灭。”

        叶凡飞到山顶上后,眺望远方,发现各个方位都有一道山岭。

        “共有九道山岭,在极遥远的地平线上,微不可见,而此座紫山似处在中心地域。”

        叶凡对山川地貌没有什么研究,发现不了特别之处,最终只盯住了这座紫山。

        山顶光秃秃,什么也没有,朝霞洒落过来,让整座大山更显雄伟。

        “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难道里面有源?”叶凡祭出金书,在开阔的山顶上劈斩。

        紫山非常坚硬,尤其是山顶,不过还是被金书切开了,火星四射,乱石穿空,不多时山顶出现一个大抗。

        叶凡皱了皱眉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根本不是包裹源的那种石材,不应出源才对。

        最终,他无功而返,回到了石寨。

        第二日,他早早醒来,在远处观看,果然见张五爷出屋后第一件事就是拜那座大山。

        吃早饭时他实在忍不住,问道:“老爷子,那座大山很特别吗,您为何要每日都要叩拜?”

        张五爷神色一凝,然后叹了一口气,道:“那里是不祥之地,你千万不要去,我的祖上曾说过,在整片北域,没有人可以招惹它。”

        “招惹……”叶凡更加吃惊了,问道“那座紫山到底有什么?”

        “我也不知道有什么,我只知道那里是一处不祥之地。”

        叶凡没有问出什么,在山寨中转悠,随后将二愣子找来,再次细问,可是他也说不上所以然来。

        那个很机灵的少年王枢正好路过,对叶凡很有好感,知道他留下来是为了帮助村寨,道:“我知道一些,张五爷有一次喝醉时,痛哭流泪,说那里是不祥之地,与什么古代的大帝有关。”

        叶凡当时就被惊住了,自古以来,整片东荒总共才出了几位大帝?!

        不过寥寥数人而已,君临天下,震古烁今,几乎没有人可以超越他们的成就。

        东荒的几件恐怖的极道武器,皆是出自那几人之手,其他人根本祭炼不出。

        在这一刻,叶凡感觉热血沸腾,差点大叫出来,与古代的大帝有关?他一下子联想到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