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都是胸衣惹的祸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都是胸衣惹的祸

    作品:《遮天

        “涂飞你在胡说什么?”摇光圣女虽然在杀敌,但却如仙蝶翩翩,曼妙而高洁,有一种轻灵的美感。www.00ksw.org

        “姚曦你是不是丢了一件衣服,而且还是很贵重的那种?”涂飞立身在天空中,一本正经的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乱说什么。”摇光圣女施展无上秘术,转眼间将两名老者震飞,张口吐出一个翠绿的玉铃。

        悦耳的铃声响彻天际,周围的攻杀他的修士,皆痛苦的捂住了耳朵,纷纷惨叫。

        “你肯定丢了一件东西,你到底怎么丢的?”涂飞较真,继续追问。

        你大爷的!叶凡转身就走,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混账是个大嘴巴,什么都敢说,无所忌惮,还有点放荡不羁,带着一丝调侃。

        “懒得理你!”摇光圣女不再理会他,口中吐出的翠绿玉铃不断变大,铃声震天,悠扬动听,但却威力奇大。

        方圆十丈内,所有攻击向他的武器,全都颤动了起来,而后发出清晰的脆响。

        “轰”

        七八件武器在铃音中破裂,坠下高空,音波如刀,让人生畏。

        “姚曦,你再想想……”大嘴巴涂飞再次毫无顾忌的开口,道:“你丢的那件东西,以神蚕丝编织而成,水火不侵,刀枪不入,被你祭成了重宝,现在想起来了没有?”

        摇光圣女顿时变色,初时她以为对方在胡说八道,但眼下却一下子想到了那件胸衣,当时险些尖叫出来。

        这一个多月来,她动用了一切力量在南域寻找叶凡,恨不得将大地翻过来,可是却根本不见对方的踪影。

        每当想到那日的事情,她都有一种抓狂的感觉,恨不得以优雅的玉手,亲自将叶凡大卸八块。

        “天啊,瞎了我的仙眼!”涂飞大叫,以无比惆怅的语气,道:“我希望看到的不是真的,为什么被别人先得手了?”

        摇光圣女很想抽他一巴掌,冷声道:“莫名其妙!”

        “我看到了你方才失色的表情,一定是真的。我们这行的天才太厉害了,为什么不是我做的?”涂天有些郁闷,问道:“你们间没发生什么吧,你可是我的目标之一啊。”

        “去死!”摇光圣女恨得牙根都痒痒,身前的碧玉铃快速放大,直径达到十丈,铃声震天。

        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道绿光,荡漾而出,如涟漪,似海浪,席卷十方,周围的那些修士莫不惨叫,根本无法挡住。

        摇光圣女满面寒霜,衣袂猎猎,杀向涂飞。

        “你想杀人灭口?”涂飞大叫,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扫视四方的,道:“天才兄弟,你在哪里,把那件衣服借我用一下。”

        摇光圣女如玉的额头,浮现出两道黑丝,杀意弥漫,强大的神识扫视八方。

        “我说,天才兄弟你太不地道了,怎么逃走了?咱们这一行都很讲义气,你怎么不声不响就溜了?”涂飞在天空中大喊。

        你个大嘴巴!叶凡早已冲到了远处,但还是听到了他们的声音。由于四处都在大战,他有时也会遭到攻击,短时间难以离开。

        “我杀了你!”

        摇光圣女平日妖娆多姿,很少动怒,但是叶凡像是有奇异的魔力,每当想到这个少年,她就忍不住想大叫。

        “跟我无关啊,衣服不是我偷的,是天才兄弟干的,你要是生气,赶紧去寻他,跟我一个铜子的关系都没有。”涂飞大叫。

        铃声大作,碧绿的玉铃,非常神妙,荡出的音波,如涛似浪,清晰可见,涌向四方。

        这一刻,摇光圣女风华绝代,立身在巨大的碧玉铃上,冰肌玉骨,面带杀气。

        涂飞逃遁,而后祭出一个陶罐,灰不溜秋,像是从土堆中扒出来的,陈旧不堪。

        不过,这件陶罐威力绝大,罐口如黑洞,具有强大的吞噬之力,周围的天空都因它而扭曲了,像是什么都可以收容进去。

        摇光圣女变色,道:“第七大寇涂天将这件东西传给你了?”

        “放心好了,这是仿制品,我爷爷说了,我若是能够抓到一个圣女为妻,就将那陶罐给我。”

        陶罐虽然陈旧,但并无破损之处,威力骇人,将如涛般的绿色音波都收了进去,挡住了姚曦的攻势。

        摇光圣女变色,道:“这仅仅是一件仿制品而已,就有如此威势,那件真正的陶罐,看来确实是极道武器,真如传说那般,是以荒古前的大帝的血肉炼制成的。”

        所谓极道武器,已经是武器能够达到极致了,在东荒如凤毛麟角一般稀少,自古至今,出现了多少把,完全能够数的过来。

        唯有压盖一个时代,君临东荒的盖世人物,才有机会炼成,需要倾整片东荒之力,才能祭成,古来的大帝数的过来,这样的武器自然数量有限。

        妖族大帝的圣兵,姬家的古镜,摇光圣地的龙纹鼎,涂天偶然得到的陶罐,都是这样的极道武器。

        当然,在东荒有一个器物除外,那就是————荒塔,据说它不是人炼制出来的。

        极道武器,是古代大帝还有圣皇炼制的武器,威力绝伦,如果能够将其真正威力发挥出,简直不可想象。

        涂天能够跻身十三大寇中,就是因为他掌握了一件极道武器,几乎没有人可以杀死他,极道武器加身,根本攻不破。

        关于这个陶罐,有一种记载,荒古前一位大帝,寿元将尽,即将殒落前,以元神为火,以盖世血肉为陶土,辅以东荒传说中的无尽神材,将己身烧铸成了陶罐,给自己的后人留下一件极道武器。

        可以说,持此武器,若是能够有足够的神力支撑,纵横东荒绝无问题,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可惜,再辉煌的家族也要落幕,在伟大的传承也有熄灭之时。荒古前的那位大帝离世后,岁月悠悠,其后人早已泯然众人。

        三百年前,涂天在北域一条干涸的古河道间,无意发现了这个陶罐,半掩沙土中,蒙尘也不知道多少岁月了。

        可惜,陶罐缺少封盖,并不是完整的,等若缺失了一半,不然的话,涂天单以此罐就可以纵横东荒了。

        仿制陶罐,依然恐怖,像是无底洞,将那巨大的碧玉铃将要吸收进去。

        摇光圣女非常吃惊,她知道若是真正的陶罐在此,她肯定被磨灭了,根本不会有任何悬念。

        “涂飞你神力不足,纵然掌握古代大帝圣兵的仿制品又能如何!”摇光圣女眉心绽放光华,菱形印记灿灿生辉,射出一道神光,向前斩去。

        “什么,你的神识如此强大……”涂飞大吃一惊,根本无法躲避。

        不过,他身前他的陶罐救了他,竟无物不吞,连神识都不放过,那道神光顿时磨灭。

        “这……”摇光圣女变色。

        荒古前的那位大帝,以元神为火,铸血肉成罐,自然可以吞噬神识。

        “哈哈……”涂飞大笑,立刻开始飞逃,他修为不及摇光圣女,持久拼斗下去,必然要吃大亏。

        “哪里走!”摇光圣女不想放过他。

        “天才兄弟你在哪,我来找你来了。”涂飞传音,震动这片源区。

        叶凡心中诅咒,这个大嘴巴太混账了,这是给他招祸呢。

        此刻,到处都是喊杀声,他不时被人攻击,艰难的向往冲,若是被姚曦发现,大事不妙。

        “天才兄弟你怕什么,连姚曦的胸衣都偷到手了,如此身手,惊才绝艳,实乃我辈英杰,你我兄弟联手,足以擒拿下此女。”涂飞像是个大喇叭一般,满天空喊话。

        此语一出,整片源区都短暂寂静,这则消息太惊人了,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叶凡真想大骂,这个家伙的嘴巴真该被封上。

        不过细想来,对方说不定真的误以为他是强者,毕竟他的体质特殊,外人很难看出他修为的深浅。

        “不会是真的吧?”

        “冰清玉洁的摇光圣女,胸衣被人偷走了,这不太可能。”

        ……有修士在大战中也不忘议论。

        摇光圣女如银铃般的笑声传遍天宇,道:“涂飞,逞口舌之利,也难以改变败局,我看你向哪里逃!”

        她仅仅这样一番话,所有修士便全都释然了,根本不再相信涂飞的话语。

        “我所说非虚,有一个天才兄弟真的将姚曦的胸衣偷走了,兄弟快出来啊……”涂飞一边逃遁,一边长嚎,道:“干我们这一行的,要讲义气。”

        “我看你胡说八道都能到几时!”摇光圣女暗中咬牙切齿,她很想封住这个大嘴巴,更想寻出叶凡,神识扫视四方,仔细搜索。

        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盗寇冲向姚曦,也有不少摇光圣地的修士杀向涂飞,惨烈的混战,他们这样喝吼,自然更容易引人注意。

        “天才兄弟你别逼我出绝招!”涂飞便战边退,道:“你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容貌清秀……”

        你妈的!叶凡忍不住骂出这三个字,当场从一具死尸的身上扒下一件血衣,缠住了头脸,像是受伤而包扎了一般。

        可是,此时到处都是人影,自然有人注意到他了。

        “不会吧,真的有一个少年,我刚才看到他了。”

        “在那里,就在那边!”

        叶凡脚踩老疯子的步法,撒丫子就逃。

        第四大寇与第七大寇外加孔雀王,携极道武器而来,大战摇光圣主等人,格外的惨烈,天地都快碎裂了,到处都是刀光剑影,到处都是人影,血色飞洒。

        “天才兄弟我终于看到你了,别逃啊,蒙着血衣的那个人就是你。干我们这一行的,讲究过目不忘,你就是将姚曦的圣女战衣穿上,我也能认出你。”涂飞真跟个大喇叭一样,声震长空,长嚎不断。

        “呼啦”一声,很多人望向叶凡,一些摇光弟子向他追去。

        旁边还有不少流寇,冲着叶凡伸大拇指,道:“天才兄弟好样的,干我们这一行的,难得出现你这样的人物,将圣女的胸衣都偷来的。”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我们这一行从来不会没落。”一群大胡子咋咋呼呼。

        “问候你们所有人的大爷!”叶凡自然明白,这帮混蛋是在起哄,想埋汰摇光圣地的人,除了涂飞外,恐怕没有人会相信他拿到了姚曦的胸衣。

        此刻,摇光圣女牙齿都快咬碎了,她也发现了叶凡,想到当日种种,她很想大叫出声。

        一个月前,**相对,她的仙肌玉体对叶凡几乎没有秘密可言,现在想起来,她都感觉脸颊发烫,浑身肌肤发烧。

        姚曦很想冲过去,直接斩杀叶凡,但是怕让人“误会”,这样等于坐实了涂飞的“胡言乱语”。

        不过,她将涂飞向那个方向驱赶,不断接近叶凡,准备必要时出手灭杀。

        “涂飞你这个混蛋,少陷害我。”叶凡高喝,他必须以口舌阻挡摇光圣女,不然的话处境堪忧,道:“姚曦仙子,冰清玉洁,世人皆知,岂能容你这样亵渎。”

        摇光圣女咬牙,真想飞过去将叶凡踩在脚底,这些话语在她听来真是太刺耳了。

        当日,两人**相对,对方的魔手,划过她的肌肤,胡乱动作,现在想起来,还让她浑身起小疙瘩。

        现在,对方居然这样说,想堵她前路,实在可恶到了极点。

        摇光圣女自然不是一般人,反应迅速,刹那间冷笑,道:“涂飞诽我,你也来描黑,你们蛇鼠一窝,今日斩你二人。”

        她将这一切归结为二人在演戏,一个揭发,一个欲盖弥彰,冷声斥责他们唱双簧。

        “天才兄弟看到了吧,姚曦她也要杀你,赶紧过来,我们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拿下她,到时候就不是一件胸衣那么简单了。”涂飞又开始大嘴巴了。

        很多一脸胡子拉碴的盗寇,纷纷怪叫,跟着起哄。

        叶凡心中大骂,这帮混蛋太不是东西了,当下大声道:“涂飞,你个土匪,不要乱说话。姚曦仙子,我对你仰慕久矣,从来没有生出过亵渎之心,你在我心中如那明月高挂,是世间最为圣洁的存在。”

        听到这些话语,摇光圣女真想一刀一刀的刮了他,但面上却依然露出笑颜,道:“我可当不起你这样的仰慕。”

        叶凡不等她再多说什么,又大声喝道:“涂飞你个混蛋,再陷害我的话,当心我祭法宝斩你。”

        他将法宝二字咬的很重,深深的看了一眼摇光圣女,这是**裸的威胁,再追的话,将胸衣祭出去,鱼死网破。

        摇光圣女何等灵慧,自然知道他言有所指,紧咬银牙,恨透了叶凡,但却笑的很灿烂,道:“既然如此,不若我们两人联手,将涂飞斩掉。”

        “对不住,我实力低微,帮不上什么忙。”叶凡总算冲到了源区的边缘。

        当然,自从被人注意后,幸亏那帮胡子拉碴的流寇帮忙,不然的话他恐怕已被摇光圣地的修士拿下了。

        “天才兄弟,干我们这一行的要讲义气……”涂飞见他只顾逃命,根本不过来帮忙,很是不甘,道:“你干脆祭出那件胸衣算了!”

        逃到这里,马上就要远离战场了,叶凡说什么也不会参合进去。

        就在前方,孔雀王与摇光圣主大对决,打的天崩地裂,日月无光,那片苍穹到处都是汪洋般的恐怖能量浪涛。

        一百八个世界沉浮,漫天都是光环,摇光圣主像是要化身成天道。

        孔雀王则如神祗,在诸天世界中穿行,虽是翩翩少年,但是却霸气绝天下。

        第四大寇与第七大寇,合力祭出一个陶罐,将摇光圣地一干老古董定住,想要全部收进去。

        “孔雀王、青蛟王、涂天,要玩大的!”叶凡心中震惊,这些人胆大包天提案,对一个强大的圣地下了狠手。

        “天才兄弟,干我们这一行的……”大喇叭涂飞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