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凛然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凛然

    作品:《遮天

        姬家兴师动众,铁骑纵横天穹,大旗猎猎作响,人喊兽嘶,杀气冲霄汉,寒光照铁衣。www.00ksw.org

        这根本不像人间的力量,像是天兵天将杀至,异兽踏虚空,奔行云巅上,苍宇都在颤栗。

        姬家圣主,这一次没有与虚空相合,整个人立身在高天上,被无尽的光环笼罩,如东荒的神王在再生。

        以他为中心,震动出一股汪洋般的波动,强横无匹的神力上卷九天,下荡九幽,在这一刻,姬家圣主成为了天地的中心。

        神风浩荡数十里,姬家圣主横空而过,直接降落在第六层火域,紫气冲天,但却无法靠近的他的躯体,他所过之处,焰火无声的湮灭。

        可以说,在这一刻他不是神王,堪比神王,威势慑天。在其身后,有六七名老者,跟随降落。

        地上,血液早已干涸,头颅与躯干分开,没有残灵留下,灭杀的非常彻底,纵然他们法力逆天,也无从相救。

        十几根乌黑透亮的羽毛,无规则的插在地上,将尸体包围,这是骸骨没有被紫焰焚毁原因所在。

        “这是……”一位年岁极大的老人,白色的寿眉长达半尺,当时就皱起了眉头,道:“火鸦神羽,坚如精铁,烈焰难熔,这些……是修行超过千年的老鸦蜕下的羽毛。”

        在场几位老者面面相觑,其中一人思索了一会儿,道:“一千五百年前,南域有一个乌鸦道人,法力深不可测,后来莫名失踪,至今未现。”

        姬家圣主捻住一根乌羽,在手中弹了弹,顿时发出锵锵之音,如神铁在震颤。

        一位太上长老顿时变色,道:“这个老妖魔寿元将尽,但修为却越发的恐怖了。”

        “不管他是谁,无论他多么强大,只要寻到,都要诛杀!”姬家圣主语声冰寒,杀气弥漫四野,双眸开阖,两道光束,绚烂夺目,如绝世利剑横扫火域。

        不过半年而已,姬家连续折损两位太上长老,这对荒古世家来说,是奇耻大辱,本应君临天下,气吞山河,然而如今却被人连连挑衅。

        到了现在,孔雀王依然逍遥尘世间,没有被斩灭,现在又出了这样的状况,若不能立威,姬家何以面对天下?

        这一日,南域震动,姬家昭告天下,必杀名单上再添乌鸦道人这一名号。

        东荒南域,所有修士皆惊,这半年多来,风波不断,从来没有真正平静,如今风云再起。

        对于很多人来说,根本没有听说过乌鸦道人这个名字,但是各派的太上长老得悉后,莫不变色。

        一股巨大的风暴席卷南域,姬家动了真怒,誓要立威,让很多门派都战战兢兢,生怕被席卷进去。

        狂澜怒起,南域大动荡,比上次还要甚!

        叶凡远离火域后,在这段时间里,听到不少消息。

        半年前,青铜仙殿沉入东荒大地下,就此失去影迹。与它共消失的,还有数十位老人,都是寿元将尽、再无法续命的强者。

        这预示着,又一个时代落幕,东荒一下子少了数十位绝顶人物,青铜仙殿是名副其实的强者坟墓。

        不过,这并不能说明东荒经历了浩劫,生老病死是常态,要不然这些人在最近几年内也会相继坐化。

        东荒实在太浩瀚了,连有多少国度都数之不尽,少了几十人而已,根本无多大影响。

        另一则重要消息是,孔雀王法力滔天,当日摇光圣主与姬家圣主联手,也未能将他与青蛟王留下,他们带着妖帝后人已前往东荒北域。

        此外,这半年来,姬家、摇光圣地等也在遣强者,分批去北域,那里神源惊世,自荒古传承时代传承下来的大势力都想分一杯美羹。

        北域的太初古矿,本是枯寂之地,可是最近这一年来,越发的不平静了,据说有人形生物出没,天籁之音让人为之沉醉。

        半个月后,叶凡重回火域,外面大动荡,唯有这里最安全。

        姬家人退走后,这里又成为了宁静之地,除非摇光圣主亲来,不然相信没有几个人可以闯进第七层火域。

        这半个月来,他在某一大国的古籍室翻看了很多史籍,了解火域的一切。

        关于火域,有诸多传说,许多记载近乎荒诞。

        是的,无法确定为史实,只能归为传说,因为记载太过匪夷所思。

        如,有一本古籍中记载,火域最深处,烧死过一位仙人。另一本古籍则有记,荒塔曾在此出现过,沉浮了数千年。

        还有记载,九层火域共有十种火焰,不过第十种无根无源,古来总共不过出现过数次而已。

        这让叶凡心中很激动,火域竟然涉及到了仙,还有荒塔,虽然不过寥寥几笔,言语模糊,但却让他难以平静。

        叶凡重返第七层火域,准备想办法淬炼自己的鼎。

        五彩云焰温度炽热,可将大人物烧成灰烬,端的是恐怖。古籍中,称这种彩雾为火中稀珍,世所罕见,整片南域,唯有此地未绝,是炼器的极品火源。

        叶凡经过小心的尝试,以鼎收取五彩云焰,送进轮海,以金色汪洋阻隔,初步成功。

        可是,仅仅一瞬间他就便了颜色。

        这种火焰太可怕了,金色汪洋都难以彻底隔绝那种热量,让他的形体有干枯的危险。

        总的来说,他修为远远不够,纵然体质特殊也难以支撑,毕竟他的圣体还没有修成。

        连姬家的大人物,都选择第六层火域炼器,不敢轻易进入第七层,可想而知五彩云焰的恐怖。

        关键时刻,苦海中的那株青莲轻轻摇颤,雾气迷蒙,一下子将轮海淹没了,清凉的感觉弥漫在身。

        叶凡长出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太冒险了,若不是有这样一株神秘的青莲,他恐怕真的有些危险。

        “既然已经开始,就要做到最好。”他不断汲取五色云焰入体,借助青莲护住轮海。最终,五彩云焰翻腾,熊熊燃烧,足够淬炼鼎后,他才住手。

        就这样,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叶凡都在淬炼自己的鼎。

        五彩云焰,熄灭了很多次,他也不知道汲取了多少火精,直到又过去两个月他才停下来。

        鼎更加凝练了,越发的古朴,经过五彩云焰的淬炼,鼎内一片迷蒙,万物母气生生不息,重新出现。

        这是万物母气的源根,永远不会枯竭,源源不绝,经过一番淬炼后,母气重新溢出,鼎不在死寂,像是有了生命。

        至此,炼器告了一个段落,他不打算进入第八层火域了,利用五彩云焰已经是他的极限,只能等日后修为精进再来此地了。

        而后,他在地默默修行,准备等外界彻底风平浪静后,远离南域。

        又过了一个月,就在这一日,叶凡忽然听到火域外传来兽吼声。

        “难道又有大人物来来此炼器?”他潜行而出,向远方打量。

        火域外,是一片不毛之地,大地干裂,寸草不生。

        此刻,有数十头蛮兽,立在虚空中,鳞甲狰狞,充满了肃杀之气,每一个骑士都强大无匹,铁衣闪烁,寒气森森。

        叶凡有些惊讶,竟见到了姬紫月,她眸蕴诗菁,空灵自然,紫衣飘飘,如凌波仙子,自空中降落在地,默默向火域内望来。

        天空中,一个蓝衣男子丰神如玉,衣袂猎猎,如拈花之神祗,随她一起落在地上,正是太玄门的华云飞。

        “叶小弟,我们来看你了,你若泉下有知,就安息吧。”华云飞嗓音带着磁性。

        叶凡真的无语了,明明活着,却被人这样诅咒。

        “华表兄,你去别处转一转,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姬紫月平静的开口。

        “好。”华云飞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绕火域而行。

        姬紫月静立了片刻,而后动手,以手中长剑在地上掘土。后方的骑士见状,想要上前帮忙,被她阻止,她亲自掘出一个深坑,将叶凡遗落在拙峰的衣物放了进去。随后将土填上,形成一个坟头,在前面立了一块碑,有玉指在上刻了一行字迹。

        叶凡无言苦笑,明明活着,却连坟墓都有了。

        姬紫月站在衣冠冢前,默默无语,与平日活泼的性格截然不同,很安静,久久都没有移动一步。

        就在这时,叶凡发现华云飞进入火域,像是一片蓝色的云朵轻灵无声。

        “这个家伙想做什么?”叶凡与他相距很远,静静的观察。

        突然,他神情一滞,眸子一下子凌厉了起来,他见到了一个熟人,一个身材高挑的老者,出现在火域中,向华云飞施礼。

        当初,一个麻衣人手持五层银塔,追杀他与姬紫月,险些让他饮恨而终。

        数月前,麻衣人在火域被他斩杀,他曾经见到这个老人前来探寻。

        “华云飞!”

        叶凡万万没有想到,真正的幕后指使者竟然是华云飞,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在他的印象中,华云飞超尘脱俗,一曲仙音,接近道境,自然灵动,连百鸟都来朝,百花都为其绽放,宛若谪仙临尘。

        这样一个丰神如玉的男子,有出尘之姿,有灵慧之气韵,心机却如对此深沉,手段这样狠辣,实在让他心中凛然。

        由于距离太远,且那两人以神识传音,根本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叶凡只能静静观察。

        不久后,那个身材高挑的老人远去。

        华云飞静立了很久,自语道:“奇异神体,有非凡伟力,我若得之,必取其源……”他慢慢向火域外走去。

        “这个人隐藏的太深了,纵然我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叶凡略微思索,道:“不行,我需要提醒姬紫月,华云飞明显包藏祸心。”

        同时,他决定离开火域,离开南域,哪怕是飞行,也不能在这片地域呆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