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暴风雨(上)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暴风雨(上)

    作品:《遮天

        上方的天穹,一片青碧,深邃而悠远,叶凡看不出什么,无法推测。www.00ksw.org

        苦海中,一株青莲独立,生机旺盛,若衍生出一个生动的世界。在其周围,混沌雾气缭绕,神秘而朦胧。

        此刻,叶凡平静了下来,心中一片空灵,仔细观察。它才破水而出,仅生三片碧叶,有一种自然的道性,仿若在诠释天地之始,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万物之宗,象帝之先。”叶凡想到了古籍中的这几句话。

        这株青莲与轮海合一,有一种奇异的神韵,如深不可测的道渊,湛然安静,似可长存不亡。

        叶凡横渡苦海,登临彼岸,轮海初步演化,玄而又玄,难以说清。

        不足寸高的鼎,在天穹之下,在青莲之上,沉沉浮浮,越发的大气。

        叶凡心中一动,他已经是彼岸境界的修士,实力提升了一大截,当下尝试将鼎祭出。

        “刷”

        鼎出现在体外,沉静无声,悬在身前,依然感觉到了大岳般的压力,但是这一次可以催动了。

        “砰”

        鼎没有光华冲天,直接飞向不远处,当触碰到一块高达十几米的巨石时,那里飞灰漫天,巨石无声湮灭。

        它轻轻一震,石林亦如此,周围的大石,全都粉碎,成为尘埃,鼎之威力可见一斑!

        不过,叶凡的身体也是一颤,这尊鼎还没有衍生道纹,就已经像个无底洞了,强大如他的体质,竟被抽去了三分之一的力量。

        也就是说,眼下他只能祭出三次,这尊鼎威力强大,却不能如臂指使,让他又是高兴又是蹙眉。

        叶凡再次催动,鼎放大到一米高,这已经是他所能够控制的极限,再的大的话他就无法承受了。

        鼎悬在天空,犹如无底洞,似可以吞天,前方一片石林,如卧牛、似青笋的巨石全都被收来,没入鼎中。

        叶凡将鼎收回,向内观望,只见堆满了石块,轻轻一震,里面的一切顿时化成齑粉。慢慢倒转,飞灰离去,里面纤尘不染,洁净如新。

        神力虽然快被抽空了,但他非常满意,这尊鼎让他甚是喜欢,这样的威势实在强大。没有波澜,没有神芒,鼎无声的消失,回归他的轮海中。

        如今鼎已炼成,又达彼岸境界,他信心增加,在此地修行了数月有余,他很想了解外面的情况如何了。

        “不知姬家的人是否已经离去……”叶凡恢复神力后,迈步向外走去。

        火域外,地表干裂,焦土广袤,一望无垠,是一片不毛之地,已经过去大半年,姬家子弟早已离去。

        “这样也好,他们认为我已灰飞烟灭,到时候给他们一个惊喜!”

        叶凡重返火域,准备引动第七层的五彩云焰,来淬炼自己的鼎,使之更见凝练。

        五彩云焰比紫气更加炽热,刚刚接近,还没有进入,就有阵阵灼热传来,这让叶凡心中凛然,这还是手握菩提子的结果,如果没有这枚种子,他恐怕都无法接近。

        “这样强大的火焰,我能够驾驭吗?”他心中无底。

        他小心的汲取到一丝五彩雾丝,顿时传来哧哧的声响,将他的一团神力燃烧了个干干净净。

        叶凡倒吸冷气,这种火焰太强大了,可以活活烧死大人物,地上的人形灰烬证明了这一切,如何安全汲取到轮海中,用来淬炼鼎,他没有好的办法。

        在接下来的数日里,他一直在尝试,想要稳妥的进行,而没有贸然行事。

        忽然,他听到一些奇异的声响,来自外部地域,如果不是他神识强大,根本无法感应到。

        “难道有人来了?”叶凡潜行匿踪,向外行去。

        第四重火域,黑色的冥火跳动,一个中年男子盘坐在巨石上一动不动,在他的头顶上方有一座半人高的古塔,沉沉浮浮。

        乌光闪闪的火焰,不断向着塔身聚集而去,让它发出阵阵铿锵之音,古塔在慢慢变形。

        “他怎么在体外炼器,并不怎么看重自己的武器,为何又跑到火域来呢?”叶凡有些不解。

        就在这时,他神色一变,那座塔他并不陌生,曾经见到过!

        五层古塔,通体呈银白色,虽然有些光亮,但却有陈旧的痕迹,所以给人古意盎然的感觉。

        “麻衣中年人!”

        叶凡一下子就想到了追杀他与姬紫月的那群人,当中一个中年修士身穿麻衣,手托五层古塔,险些将他击杀。

        此刻,这个男子身穿黑衣,静静盘坐,但是他头顶上方的银塔却在不断变形,他想要熔化,重新祭炼。

        “五层古塔,算的上一件强大的武器,他竟要化开……”

        当塔内一缕玄黄之气冲出时,叶凡更加确定,绝对是麻衣人,尽管当日没有见到其容貌,但这座塔绝对错不了。

        “他怕姬家人追寻到线索,想要抹去最后的痕迹!”叶凡很想弄清楚这个人的来历,暗中的敌人实在让他难以心安。

        “看来他并不怎么在意这件武器,也许真如姬紫月所说,这个人是被控制的一具傀儡。”

        叶凡注意观察,确实觉得这个人有些呆板,盘坐在那里像是一段木头一般。

        “我要将他拿下,弄明白这一切!”

        他略微思索了一下,感觉这个人很强大,在境界上绝对超过他,最起码是道宫境界的修士。

        “需要万无一失才行,不然杀不了他,我却暴露出来,那可是天大的祸事。”

        叶凡无声的回到第六重火域,祭出自己的鼎,让其如鲸吸牛饮一般,吸收了大量的紫火,而后赶紧打坐,快速恢复神力。

        半刻钟后,他重新回到第四重冥火区域,静静等待。

        两个时辰之后,黑衣人将银塔完全化开,重新塑型,慢慢向一口银钟演变,就在最后的紧要关头,银钟将要成型之际,叶凡终于出手了。

        此刻,黑衣人精神高度集中,心神全部沉浸在银钟上,进行最后的锤炼。

        鼎,无声无息,逼了过去,猛力翻转,大量的紫焰铺天盖地而下,熊熊燃烧!

        这种温度,连大人物都可以烧死,更不要说其他境界的修士了。

        可是,不曾想这个人无比的谨慎,他竟然在周围刻有道纹,光华冲起,挡向紫火。

        名宿的宝物都无法承受紫火,会寸寸断裂,纵然此地有道纹,也无法阻挡,唯一起到的作用是,为这个人争取到了时间,他快如鬼魅,向旁横移而去。

        “哧”

        叶凡早有准备,金书已等待多时,祭出后正好迎上他。

        “噗”

        血光一闪,黑衣人遭受重创!他身形顿时一僵,与此同时,紫色的烈焰落下,他纵然再迅疾,还是被擦碰到了,半边身子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左半部躯体当场化成了灰烬。

        “嗡”

        天空轻颤,鼎化生一米高,像是有吞天之力,将肉身半毁的中年人一下子吸收了进去,镇封在里面。

        直到这时叶凡才长出一口气,将玉净瓶取出,快速喝了一口神泉,神力瞬间恢复,而后望向鼎内。

        黑衣人肉身半毁,连连颤动,挣扎着坐起,仰头向上看来,见到叶凡的刹那,顿时露出惊色,道:“是你……还活着!”

        叶凡心中一动,对方失声惊叫,似乎对他很熟悉,不仅仅像是追杀过那么简单,他顿时笑了起来,道:“你到底有什么来历?”

        “真是没有想到,你的命这么硬……”黑衣人叹息,而后突然抬头,眉心射出一道光华,想要冲出鼎,但是却以失败而告终,摆脱不了这尊鼎。

        “果然是行尸走肉,不过是被人控制而已。”叶凡探出神识,就要将其禁锢。

        可是,黑衣人非常果断,那道光华犹如烟花绽放,自行崩碎,留下点点光辉,最终消散在鼎中。

        叶凡变色,但却已经来不及阻止,他在原地仔细搜索,黑衣人身上空空如也,除了那个被紫火彻底烧碎的银钟外,什么也没有留下。

        他将这具半毁的肉身扔在冥火中,刹那化成了灰烬,自语道:“究竟是谁,似乎是熟人。”

        叶凡处理好现场的痕迹,退入第五重金焰中躲藏了起来,静静等候,想要观察,看看是否有人现身。

        直至三天后,一个身材高挑的老人才出现于此,在那堆灰烬前观察了片刻,自语道:“竟死在了这里……”

        “这个死老头子是谁,并没有见过。”叶凡暗自狐疑。

        “刷”

        光影一闪,那个老人冲出火域,很快就消失在了远方。

        两日后,叶凡走进第七层火域,有菩提子护身,都让他感觉阵阵灼痛,五彩云焰的温度无法想象。

        修士苦炼出的神力,可以直接被点燃,无法抗衡,这种五色火焰像是有一股魔性,什么都可以吞噬。

        叶凡虽然成功进入了里面,但却不如如何将火焰引入体内,五彩云焰太恐怖了。

        数日后,人喊兽嘶,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大地隆隆颤抖,数不清的异兽向火域冲来。

        当中一些强大的蛮兽,咆哮可以声传数十里,叶凡神识何其敏锐,一下子就被惊动了。

        他赶紧观探,而后露出惊色,道:“姬家的人来了!”

        就在火域外,足足有上百头蛮兽,各个神骏非凡,踏空而来,隆隆作响,让大地与天空都在震动,所有骑士都身穿黑色的铁甲,充满了肃杀之气。

        一杆大旗猎猎作响,上面写有一个姬字。

        叶凡见到了姬惠,见到了姬碧月,还有数位名宿,此外还有一辆辇车,被九只神犼拉着,悬在火域外。

        神犼咆哮震天,个个巨大如象,且鳞甲森森,有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辇车晶莹闪闪,绽放瑞彩,很明显有姬家重要人物到来。

        “不会是为我而来吧,不应该如此,都过去半年了……他们所谓何事而来?”叶凡惊疑不定。

        辇车中走出一个老者,姬惠急忙上前,态度非常恭敬,扶他下车。

        “你爷爷的!”

        叶凡不敢再窥视,直接向火域深处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