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跃海登彼岸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跃海登彼岸

    作品:《遮天

        这真的是一尊小鼎,不过一寸高,没有炫目的光芒,没有骇人的神力波动,有的只是自然与大气。www.00ksw.org

        是的,它并不大,甚至很小,但却给人以大气磅礴的感觉,不像是一尊器,很像是一方山河,一片星域,一个道法自然的世界。

        万物母气极其稀少,堪称瑰宝,是炼器的圣物,非常难得。就更不要说万物母气的“源根”了,只有传说,不能得见,如今竟被铸成了鼎。

        叶凡心中难以平静,他内视这尊鼎,越看越是喜欢,玄黄表天地,三足两耳,上廓浑圆,合演道与理。

        他运转玄法,想将鼎祭出,可是他吃惊的发现,小鼎重若河山,竟难以撼动。

        “这……”他真的被惊住了,鼎重如河山。

        “起!”叶凡竭尽所能,一声大喝,将全部神力涌向小鼎,终于将它祭出。

        它古朴无华,静静的悬在空中,像是开天辟地之初的一块磐石,一动不动。

        “镇!”叶凡轻喝,想将它祭向远方。

        不足一寸高的鼎,在空中仅仅一震,旁边的各种巨石,无声无息,一下子化成了齑粉,眼前的这片石林完全消失了。

        “万物母气,锤炼成鼎,果然恐怖!”

        叶凡将鼎收回,先是喜悦,而后蹙眉,这尊鼎太沉重了,他竟难以催动,感觉像是在面对一座大岳。

        如果不是在其体内锤炼出来的,与他有密不可分的联系,以他的真正修为来说,根本无法撼动它!

        此鼎,已初具大器的气象,若是交织出道与理,有朝一日,很有可能会化生成极道武器!

        叶凡没有急于向第七层的五彩云焰前进,想要淬炼鼎的话有的是时间,他想在此之前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上来。

        自身实力强大,才是一切的根本所在,不然空有鼎在身,也不能如臂使指,无法挥洒自如。

        如今,他肉身强横,神力雄浑,如果静下心来苦修,短时间内必有突破。

        叶凡重新选择了一片石林,而后开出一座洞府,手握菩提子盘坐在内,开始默默修行。

        上次,在栖霞山脉深处————孔雀王的空间,叶凡已经有所成就,只需再迈出半步,就可登临神桥绝巅。

        因此,他有信心在此地破入彼岸。

        时间流逝,叶凡一动不动,静心参悟,一个月后他终于登临神桥顶峰,准备炼化那块拳头大的源。

        可是就在这时,他发现了异常,眼前迷迷蒙蒙,竟然看不到东西了,像是迷失了方向。

        “怎么会这样?”他心中一惊,以为被人算计,落入牢网中。

        可是,并无杀气传来,也没有神力波动,周围静悄悄。

        他探出强大的神识,扫视四方,让人惊愕的是,神识发出,看到的依然是朦胧的雾气,别的什么也没有。

        “我的五感,我的灵觉……为什么模糊了,是什么东西伤害了我?”

        叶凡很快平静了下来,默默思索,而后若有所思,自语道:“难道是……”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一种被他忽略的修炼状况,神桥境界有迷失之祸,道经中所提有限,并没有细说,他从来没有在意。

        一直以来,他参悟道经时,都是针对心法,没有在意这些无关的话语,想不到今天竟遇到了。

        人体奥妙无尽,修士不想受困于苦海,想探索到其他人体秘境,必须要强度苦海。

        唯有修出天脉,横于苦海上方,通向彼岸,才是摆脱这一困境的基础所在,这便是神桥境界,一个非常关键的关卡。

        可是,天脉生长,横贯虚空,究竟延伸到那里,才能到达彼岸?有些人终其一生,也无法堪破虚妄,被困于神桥这一端,无法跨过苦海,这就是迷失之祸。

        甚至,最严重时,五感会被剥夺,灵觉尽失,成为无知无觉的废人,最是可怕。

        大多数人结天脉时,都会遇到迷雾挡路,不知该通向何方,不过并不严重,静下心来,便可穿行而过,无法拦阻。

        而叶凡修行到现在,一直都很顺利,可以说无任何波折,在登临神桥绝巅前,根本没有受困受限。

        直至到了这一刻,才彻底发作,无尽迷雾冲出,虚妄遮蔽灵觉,挡住了他的前路,这是严重的迷失之祸。

        “跨海而过,就是彼岸!”一次生死考验摆在眼前,他必须要经历,没有所谓的退路,不然听觉、视觉等五感都要被剥夺,完全迷失。

        叶凡将那块源放在一旁,又将菩提子收入怀中,他想真真正正的面对,不给自己留下倚仗。

        强大的修士,需自己闯过这一关,必须要亲身经历,不然后面的修行要蒙上阴影,灵觉不再敏锐。

        这是一个问心的历程,而非倚仗外物的过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迷失之祸虽然是一种磨难,但如果闯过,身心都将受到洗礼,将开启人的本能直觉,潜意识越发的强大,堪破虚妄,直指本源。

        叶凡闭上双目,一动不动,像是化石一般寂静,直至半个月后他才低语,道:“我不会迷失……”

        此刻,在他的眼中,迷雾深锁四方,他像是被困在牢笼中,心神沉浸轮海,也仅仅看到一段天脉,不知该跨向何方。

        迷失之祸,号称生死考验,绝非虚言,许多天骄人物,回首往昔时,都着重提到过这一关。

        叶凡真的遇到了危险,五感越来越麻木,灵觉即将不存,整个人像是被封闭了一般,听不到,看不到……他如聋子、如盲人。

        “自问我心,彼岸在何方?”

        叶凡没有恐惧,没有惊慌,心中很平静,他认真思索所学,努力望向迷雾,想要看穿。

        “彼岸,彼岸,回头是岸吗?”他不断的自问,道:“修行的道路,曲折而漫长,怎能回头,如何回头,自当勇往直前。”

        迷雾依然封锁,五感越发麻木,他觉得即将失去一切灵觉,这是从未有过之危险,可能会就此止步,成为废人。

        “据记载,潜能越大,越难以摆脱迷失之祸,我不气馁,当自庆幸。”

        叶凡依然平静相对,没有慌乱,反而生出更强大的信心。

        转瞬间,又过去了半个月,他依然没有走出迷雾。

        时间慢慢流逝,整整两个月,叶凡都在经历迷失之祸,当他的五感彻底被剥夺时,什么也觉察不到了。

        “彼岸,彼岸,不是对面的岸,何需寻找,我走向哪里,它就在哪里,我站的这个地方,它就是彼岸。”叶凡平静道来。

        “轰隆隆”

        云雾翻涌,快速溃散,天地清明,一切尽在眼前。

        仅仅一瞬间,迷雾尽散,他的五感复苏了,更胜往昔,无比的敏锐,一种神秘的光辉笼罩在身,像是在接受洗礼。

        他通过了生死考验,堪破迷失之祸,“本能”经受洗礼,神识如匹练般冲出,可感知到的范围越发的广阔了,身心像是被锤炼了一番。

        叶凡将心神沉浸到轮海,此刻那段天脉越发的粗壮,晶莹剔透,如架海紫金梁,通向未知的地方。

        他登临神桥,直接迈步,正如他所说,走向哪里,哪里便是彼岸,他跨海而过。

        天脉璀璨,他横渡苦海,来到了尽头,这是一方净土,云雾飘渺,在高天上,他隐约间看到了一座巨大的道宫。

        白云悠悠,挡住了视线,道宫就此不见,再也无法捕捉,叶凡并不感觉可惜,刚刚登临彼岸,未能圆满,怎能进入道宫秘境?

        传说中的道宫,对应的人体位置为胸廓区域,那里有五尊神祗,修行这一秘境时,会发生种种奇异之事。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为天地根。

        五神孕五行,五气清微,与天通,与地连,绵绵不绝,可衍生出道力。

        达到彼岸境界后,他感觉到了自身的变化,精气神升华,神力澎湃,苦海开辟到了巴掌大,波光粼粼,甚是璀璨。

        他觉得一掌似乎可以拍碎青天,一脚可以蹬裂大地,这是实力变强后的奇异错觉。

        他没有动,而是将那块拳头大的源握在手中,开始慢慢炼化,他需要巩固这一境界。

        他不期达到彼岸大圆满境界,发生破茧化蝶般的蜕变,那不现实,毕竟刚刚登临这一境界而已。

        拳头大的源纯净无暇,流光溢彩,蕴含了无法想象的磅礴精气,叶凡足足炼化了大半日,终于全部汲取完毕。

        而后,他又沉寂了十日,才终于彻底醒转过来,完成了这次的修行。

        “这是……”就在这时,叶凡内视轮海时大吃一惊。

        金色的苦海,波光点点,他感觉多了一些东西,就在海面,生机勃勃,有绿意浮现。

        “那是什么?”

        叶凡瞠目结舌,那里有一株奇异的植物,生长在金色的汪洋中,若隐若现,像是一株青莲,有混沌雾气缭绕!

        “怎么会这样?”他非常震惊,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变化。

        而当他不经意间抬头时,又是一呆,轮海上空不再迷蒙,不再空虚,一片青蓝,犹如青天。

        叶凡真的很吃惊,登临彼岸后,竟发生了一些列变化。

        “天穹……青莲……难道我的异相要出现了?”他难以平静,而后又自语道:“不对,这仅仅是轮海的初步演化,不算是异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