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男人非少年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男人非少年

    作品:《遮天

        姬家几位名宿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尤其是姬惠,隐藏宽大衣袖中的手指在轻轻的颤抖。www.00ksw.org

        试问南域,遍问东荒,可有人敢如此呼喝姬家?也不知道多少年了,没有人敢这样做。

        可是眼下一个少年,不过十四五岁,却敢这样喝斥,让他们何堪忍受?

        现在,孔雀王又驾临了,与那个少年并排而立,说了同样的话,让所有人都握紧了拳头。

        然而,他们却无法发作,孔雀王何许人也,妖族的大能,傲视南域,姬家圣主不出,谁能与之争锋?

        更为紧要的是,逼急了叶凡,直接将大虚空术传遍天下,对姬家来说那将是一场灾难。

        姬家几位名宿,进退不得,心中愤懑,不知该如何是好。

        后方,姬家的年轻子弟更是怒火中烧,叶凡的面孔深深的烙印进他们的心间,荣登为必杀名单上的头号人物,这将是年轻子弟的公敌。

        这些年轻弟子,虽然很多人冲动与热血,但却没有一人敢逾越雷池半步,一片鸦雀无声。

        下方的巨城中有很多修士,有些人是路过这里,有些人原本就居住于此,他们感觉口干舌燥。

        多少年了,姬家高高在上,矗立在云端,需要让人仰望,无人敢拂逆。放眼东荒,谁敢挑衅,何人敢口出不逊,哪个势力敢招惹?

        今日,居然被人如此对待,让所有人吃惊,感觉不可思议,全都仰天观看。

        “孔雀王八百年前便曾大战摇光圣主,睥睨天下,敢惹姬家情有可原。可是,那个名为叶凡的少年什么来头?居然也敢如此。而且,姬家似心有忌惮,难道也有着非同寻常的来历不成。”

        “又有人敢挑衅姬家的权威了,不知道能否活下来,过去的无尽岁月中,却也有些桀骜之辈,但都以悲剧收场,没有人可以撼动圣地与荒古世家。”

        “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这样恐怕难有生路……”

        “你懂什么,孔雀王这样的人物,向来是我自飞扬临天下,若是退缩,就不是孔雀王了。至于那个少年,恐怕也是同类人,也许是前辈大能也说不定。”

        此刻,叶凡成为了焦点,不光名字被人记住,就是容貌也深深的烙印进所有人的心中。

        到了现在,他想低调、想默默无闻都不行了,自今日后,南域很多人都会知晓。

        此时,他与孔雀王并立,被很多人看作同级人物,除却姬家人外,不了解此中详情的修士,不少人都误以为他是一位不闻名于世的强者。

        “还不滚,我说的话,你们没有听到吗?”

        孔雀王话语并不凌厉,平平淡淡,但却让人心惊肉跳,他纵横南域,八百年前便可慑世,如今自然更加让人惊惧。

        “孔雀王你是前辈大能,我等自知不敌,但你也没有必要这样盛气……”姬惠脸色铁青,缓缓开口道,却不敢说过激的话。

        后方,所有人都在紧咬牙关,荒古世家出行,却如此憋气,古来少有。不过没有人敢发作,惹了眼前的人,很有可能,所有人都要留下性命。

        什么是大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手遮盖天地,屹立在金字塔之巅,俯视一方,一旦出手,山河皆动。

        姬惠向后挥手,所有人都慢慢后退,而后带着不甘、憋着怒火,冲向远方。

        “慢走,不送!”叶凡在远处传音。

        自荒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大势力,存世无尽岁月而不衰,这样被人喝退,确实让所有人倍感愤懑,但却不得不退走。

        不然,等待他们的很有可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全部被屠灭。

        孔雀王若是起杀意后,对他们绝不会留情。

        眼下他不出手,是因为也有顾忌,若是随便大开杀戒,完全不计后果。那么,南域的所有妖族也将危矣,姬家绝对会竭尽全力扫灭,让这片地域血流成河。

        下方的巨城中,所有人皆面面相觑,姬家的人退却了,今日的发生的一切,必将传遍南域。

        “不错,有些胆魄。”孔雀王转身,看向叶凡,大笑出声。

        叶凡却难以笑的出来,他破釜沉舟,准备鱼死网破,想搏出一线生机。

        可是,孔雀王来了,虽然化解了他眼下的危局,但是从长远来看,他的处境却很不妙。

        要知道,对方可是妖族的大能,这样出手,不说姬家,恐怕摇光圣地对他也难以产生善意了。

        “多谢前辈出手!”叶凡上前施礼。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孔雀王笑了笑,道:“我看眼下你也没有去处了,不若跟我走吧。”

        目前,叶凡确实没有选择了,唯有跟孔雀王走,不然姬家掉头而回,又将重蹈覆辙。

        霞光万道,瑞彩千条,一条迷迷蒙蒙的大道,快速铺展向天际,孔雀王带着他登临而上,眨眼间远去。

        在他们走后,下方的巨城,一片喧嚣,不少修士冲天而起,今日所发生之事,太让人吃惊了。

        遥远的天际,姬家众人,将拳头攥的很紧,有人仰天长啸,发泄怒火。

        晋国,栖霞山脉,有一片山岭,已变成焦土,寸草不生。

        不久前,孔雀王在此大战南宫吟,让这里成为了一片不毛之地。

        叶凡没有想到,孔雀王的隐居之地,就在栖霞山脉深处,离开那片焦土,又深入五百余里,便来到了地点。

        前方,山势陡峭,奇峰并起,但却谈不上秀美,多云雾缭绕,有不少水泽,山涧、瀑布随处可见。

        就在不远处,有一座低矮的石山,非常不起眼,看起来光秃秃,上面仅仅有少量藤蔓缠绕。

        孔雀王到了这里,伸手一点,漫天星辰浮现,一片青天压落而下,流转下柔和的光辉,石山上顿时出现一道门户。

        叶凡上前,跟随他迈步而入,走过一条昏暗的通道。

        时间不长,眼前一片光明,清新的草木气息,随风飘漾而来,婉转的鸟鸣声传入耳际。

        别有洞天!

        这是一个花香鸟语的世界,如诗如画,植物翠绿,湖泊清澈,小河如玉带。

        远处,山峦点点,若隐若现,这是一片生动的世界。

        这里自成一方空间,与外界隔绝,方圆能有五十里,一切都很清新自然。

        “可否满意?”孔雀王笑问。

        “前辈肯收留我,已是大恩,非常满意。”

        “这片空间,乃是古之圣贤所留,我发现时已经破损不堪,即将崩溃,后来修复至如此规模。”

        开创空间,这种能力让人吃惊,叶凡向往不已。

        “你便暂居此地吧,这里还有你的一些故人……”

        孔雀王将叶凡安顿下来,便离开了这片空间,言称要去接一位故友。

        这片空间犹如净土,各种动物遇人不惊,五色鹿悠闲的芳草地见走动,仙鹤就盘绕在头顶上方,有只白兔竟窜到了叶凡的怀里,这让他哭笑不得。

        他的居所很安谧,木屋自然而雅致,上面缠绕不少藤蔓,周围没有什么高大的植物,草地嫩绿,很平整。

        在木屋前,有一个湖泊,清澈见底,看起来透亮晶莹。

        可以说,景色非常优美,很适合修行,叶凡在这里心灵宁静,感受到了自然的味道。

        连日来不断遭遇追杀,来到这样一片安宁与祥和的净土,叶凡非常满意,他觉得在此突破境界,指日可待。

        不久后,叶凡便见到了一位熟人,正是妖族尤物秦瑶,可谓故人相见。

        她一如过去,性感而妩媚,风情万种,魔鬼的身材,玲玲起伏,非常具有诱惑力。

        “真是想不到,居然在此见面……”她笑的很甜,眉心一点红痣,晶莹闪闪。

        颜如玉也在此地,不过已经闭关,上一次她们死伤了不少人,只有一些精英逃到了此地。

        秦瑶来到近前,捏住了叶凡的脸颊,嗓音带着磁性,道:“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将妖帝圣心都逼出来了,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叶凡毫不客气的反击,托起其下颌,道:“它自己跑了,关我什么事?”

        “你这个小东西,身上充满了秘密,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秦瑶拨开他的手,笑着问道。

        “我是被孔雀王带回来的……”叶凡没有隐瞒。

        不久后,秦瑶便离去了,直至三日后才再次出现。

        “小东西,你搅出的风波还真不小……”秦瑶带来不少消息。

        叶凡与姬家名宿对峙,果然在这片地域传扬开了。

        有人已经将他与姬皓月、摇光圣女、华云飞、颜如玉、李幽幽这些年轻人杰的名字排在了一起。

        虽然,他修为不明,来历不清,但是名号绝对比不那些人弱,与姬家强者对峙,让很多修士都很吃惊。

        得悉这些消息,叶凡很无言,他知道更加危险了。

        “我真的很好奇,姬家为何兴师动众,这样追杀你……”

        任秦瑶百般追问,叶凡也没有说,全都搪塞了过去,推在他们身上。

        “还不是上次与你们走在一起,被他们忌恨上了,说起来我快被你们害死了。”说到这里,叶凡再次追问庞博的近况。

        “放心吧,他没有任何危险。”秦瑶不想多说这方面的话题。

        连日来,秦瑶不时出现在木屋,可惜并没有能够问出什么。

        这片空间,夜晚并不黑暗,朦朦胧胧,像是有月辉洒落而下。

        “哗啦啦”

        水花溅起,木屋前那个小湖中,秦瑶如美人鱼一般破水而出,青丝甩动,晶莹的水滴飞舞。

        “小屁孩在看什么?”秦瑶轻笑,肤若凝脂,在水中大胆的挑衅。

        叶凡就坐在岸边,感觉赏心悦目,答道:“看妖精洗澡。”

        “呵呵……”秦瑶轻笑,妙体在水中若隐若现,道:“依据可靠消息,你似乎得到了姬家一种秘术,才导致他们追杀,是不是真的?”

        叶凡大吃一惊,若是让外界人知晓,他不光要面对姬家追杀,恐怕其他大势力也要对他虎视眈眈。

        充满诱惑的笑声传来,秦瑶破水而出,雾气迷蒙,洁白如玉的躯体,曼妙多姿,隐约可见,她一个旋身,快速穿上衣裙,踏波而来。

        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孔,天鹅颈项,蛮腰纤细,**笔直,摇曳生姿,袅袅娜娜,乌发轻扬,水珠洒落,此刻堪称一代尤物,风情万种。

        她香肩裸露,纱裙拖地,可谓极具魅惑之态,两条藕臂欺霜赛雪,泛着惑人的晶莹光泽,肌体若隐若现,凌波来到眼前。

        “对我还不说实话吗?”她玉臂轻探,伸出纤柔的玉指,托起叶凡的下颌,舔了舔红润的双唇,显得非常性感,声音柔腻的让人浑身麻酥。

        “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你多想了。另外,别对我使美人计,不然赔了夫人又折兵,什么也得不到……”

        秦瑶身材高挑,蛮腰圆润纤细,双峰高耸,**修长,笑的花枝乱颤,道:“你这样的小东西懂什么?”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也没什么可顾忌了。”

        “你想怎样?”秦瑶大眼中光波流转,挑衅的问道。

        叶凡作为现代人,早已不是害羞与纯情的少年,既然对方挑衅,他自然不怕什么,揽过秦瑶的小蛮腰,感受着那分温润,非常富有侵略性,道:“为了证明我是男人,不是小屁孩,今天只能大开杀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