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名传南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名传南域

    作品:《遮天

        叶凡知道,惹下了滔天大祸,南域对他来说极度危险。www.00ksw.org

        姬家何其庞大,传承久远,底蕴深厚,高手如云,绝不会这样放过他。

        这一次,他将老管事姬仁斩杀,更是灭掉了姬惠的一缕印记,并没有解决问题,相反姬家的反应会更剧烈。

        躲!现在唯有这一个字,没有其他办法。

        大虚空术是虚空古经的精华要义之一,姬家绝不能容忍泄露出去,纵然是摇光圣主得到,姬家也要想办法收回,更不要说叶凡这样的小修士了。

        在这几日来,他听到了很多消息,每件事都震动南域。

        孔雀王大战南宫正,落下帷幕,那片山脉一片焦灼,成为了不毛之地。但究竟孰强孰弱,外界并不知晓,当人们赶到那里时,两位大能早已失去了踪影。

        摇光圣主与姬家圣主联袂而出,在整片南域追寻孔雀王,扬言要将其击杀,激起千重大浪,但一时间难以寻到踪迹。

        青铜仙殿若隐若现,玄黄封堵,即将沉入东荒大地下,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绝代强者深入,大人物心有顾虑,在做最后的准备。

        据说,姬家神体姬皓月身受重伤,险些被斩灭,如今下落不明,暗中很多人都在寻找。

        早已尘归尘土归土的天璇圣地,唯一生者————疯老人,在太玄结茧沉睡,有不少强者守护,但破茧而出时,竟无人发现,神秘失踪,让所有人骇然。

        整片南域,暗流涌动,各大势力,都在遣出强者,四处打探着什么。

        叶凡露出苦笑,目前南域有两个人处境最危,一个是姬皓月,另一个人就是他。

        姬皓月神体初成,已算是一名强者,只要不遇到孔雀王,还是有生路的。

        而他,圣体未成,只要被发现,将极度危险。

        东荒南域,非常不平静,随时可能会发生惊人的大事件。

        “自荒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姬家,如果你们想对我赶尽杀绝,别怪我不客气,将大虚空术传遍天下,我不相信你们敢将南域无尽人口杀光!”

        叶凡神色冷漠,准备鱼死网破。

        因为,就在最近这两日,他明显感觉气氛不对劲,姬家名宿在寻找姬皓月,但更多的年轻强者也出动了,疯狂搜寻,直欲掘地三尺。

        当然,那只是最坏的打算,南域何其浩瀚,叶凡不相信,他找个山旮旯隐藏起来,还能够被人发现。

        这几日,他一直在荒郊野岭中潜行匿踪,转换了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他怕没有彻底摆脱追踪。

        这种逃亡的日子很不好过,随时都在戒备,生怕被姬家发现。

        直到第七日,叶凡才停下来,他不知道到了何处地界,进入一片古树蔽日的深山中,他决定在这里默默潜修,等风头彻底平静下去,再彻底远离南域。

        外面实在太危险了,只能暂时隐伏下来。

        叶凡准备静心修行,早日达到岸边境界,眼下他的苦海上空,一条神脉横空,晶莹如虹,直欲贯穿向轮海外。

        天脉生成,神桥横空,达到彼岸境界只是时间的问题,眼下他所需要的是积累。

        他手中有一块纯净的“源”,足有拳头那么大,流光溢彩,不过叶凡并不打算现在用,留作冲击彼岸时,发挥作用。

        这样大的一块源,蕴含的生命精气不可想象,若是以前,足以让他提升一个境界。

        可是,正如吴清风老人所说的那般,修行越到后面越发的艰难,一切都需要初期十倍的代价。

        这块源可以助他破境,若达到神桥巅峰时炼化,定然可以一举进军彼岸境界。

        接下来的几日,叶凡开始体悟所修行过的各种法门。

        《道经》轮海卷是他的根基所在,是他走上修行道路的源头。

        此篇法门,并无秘术,也无杀招,完全是挖掘潜能。虽无大虚空术这样的秘术,但却被尊为修炼轮海的最强篇章,自有其道理,它着重根基!

        如今那页金色的纸张,上面的字迹消失了大半,所剩不多,很多星辰般的古字彻底磨灭了。

        隐约间,这与叶凡的境界相合,消失的字迹,皆是他完全修成的部分,他猜测一旦达至彼岸圆满,这卷道经将再无古字。

        除却金书外,九秘之一、老疯子的步法、大虚空术是他掌握的三种无上秘术,在各自的领域,没有哪一种术法可以超越它们。

        数日来,叶凡不断揣摩三种秘术,他掌握的术法太少,这是他目前保命的绝学。

        鼎,依然未成型,需要时间来锤炼,不过可以想象,万物母气蕴集,一旦鼎成,必将所向披靡。

        叶凡不想给鼎加缀名字,觉得“鼎”之一字足以代表一切,什么玄黄鼎、万物母气鼎……都不如那一字明了。

        叶凡喝了不少神泉,静心潜修,感悟颇多,轮海上空的那段天脉,又生长了一段,通向神秘的彼岸指日可待。

        第九日,叶凡手握菩提子,心中一片空灵,身如琉璃神灯,纤尘不染,晶莹透明,他处在一种奇妙的境界中。

        在这一刻,他与山石相合,与草木相融,与深山共存,心神宁静,聆听到了草木的呼吸,感受到了深山的脉动。

        他似与天地万物交融在一起,神识化形而出,如一缕清风,似一片云朵,在深山中穿行,神魂像是离体而出。

        若是有大人物在此,一定会心惊,强大的修士到了后期,都是要靠悟道才能提升境界,进入那个层次,什么天材地宝都难起作用了。

        叶凡境界不高,但眼下却能这样容身于天地道韵中,长时间空灵,实在难得。

        突然,叶凡心生京兆,他与万物相合,游历在深山间的神识,感应到了危险的气息。

        几乎在一刹那间,他看到了姬家名宿姬惠!

        瞬间,他神识回归,刷的一声睁开了双目,在草木中长身而起。

        “这个老不死的,怎么寻到我了……”

        叶凡化成一缕轻烟,在山林中穿行,快速向远方冲去。

        “此子的灵觉,如此敏锐,实在怪异。”姬惠低声自语,向后挥手道:“传讯,十方围拢,不能让他逃离!”

        叶凡早有准备,在此地刻有很多道纹,那是兽皮古籍所记载的,他不能悟通,完全是照猫画虎。

        到了现在,终于起到了作用,他冲了出去,围拢的人却受到了阻挡。

        “雕虫小技!”

        姬惠冷喝,大手一挥,轰隆一声,前方山崩地裂,乱石穿空,刻有道纹的地域,被她以神力抹除。

        后方,天空中人影密密麻麻,为了追踪叶凡,为了收回大虚空术,他们调动了大量的修士。

        姬惠不是唯一的超级强者,为了叶凡这样一个小修士,居然来了数位名宿,与姬惠身份相当。

        大虚空术,绝不能泄露!

        叶凡冲出去数十里,但是却大吃一惊,他引以为傲的速度,无法摆脱几位老人,实力摆在那里,速度自然恐怖。

        “少年人,今日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再也不可能逃走了!”老妪姬惠神色冰冷,在后方传音。

        “你是怎么寻到我的?”叶凡不解。

        “我的精神印记是可以随便抹杀的吗?”姬惠脸色不是多么好看,强大如她,被一个少年抹去精神烙印,是一种耻辱,她冷声道:“纵然紫月给了你通灵宝玉,但也不是绝对不能跟踪,你胆大包天,将我大罗天网都敢收走!”

        叶凡叹气,他已经将大罗天网反复祭炼,抹去了上面所有痕迹,网丝根根晶莹如玉,已是不染尘埃,不沾神识,居然还是被对方寻到了。

        荒古世家的名宿,果然深不可测,不能以常理度之!

        叶凡如流光、似电芒,山川大地快速倒退,可是依然无法摆脱姬惠四人,他们间的距离竟在慢慢拉近。

        到了现在,真的可谓山穷水尽,没有什么出路了,叶凡思索,只能赌一赌了,冲出山脉,向着人烟密集的地方飞去。

        这是南域一个强大的国度,都城人口不下百万,城池巨大,城内繁华无比,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叶凡冲到这座未知的都城上空,停住身形,转过身来,以神识对四人传音,大喝道:“你们再敢前进一步,我将大虚空术秘诀,传遍这座都城,让百万人尽知。而且,我还会冲向下一座巨城,昭告天下,公布于众,让大虚空术不再是秘密。我不信,你们敢将南域屠戮个干净!”

        老妪姬惠变色,其他三位名宿也一下子止住了脚步,若是大虚空术尽人皆知,这种后果无法想象。

        “你们姬家不是想保密吗,我让南域皆知,反正我已经没有生路了,不如成全天下修士。”

        姬惠脸色阴沉如水,其他三人也是震怒无比,觉得对面的少年真的有些难缠,恨不得一巴掌将其怕死。

        叶凡冷冷的看着他们,而后直接开口大喝道:“滚,立刻给我滚!”

        自荒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姬家,何其超然,没有人敢辱,一个小修士竟然如此!

        姬家几位名宿,尤其是姬惠,脸色铁青,额头青筋蹦跳,但还是忍住了。

        就在这时,姬家其他修士追了上来,大多都是年轻人,天空中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人影。

        “还有你们,都给我一起滚!”叶凡大声传音,不断被追杀,他早已憋了一肚子火,当下没有什么可顾忌的,反正已经撕破脸皮了。

        不能逃生,便鱼死网破!

        他的声音,如天雷在震动,整座巨城都听的清清楚楚,下方不乏修士,全都露出惊色。

        “那些人不是姬家的强者吗?居然有人敢这样对他们说话,真是了得,堪比孔雀王了!”

        “那个少年到底是谁,敢叫姬家名宿滚,镇住了所有人,没有一人敢上前,恐怕也是一位大能吧。”

        叶凡在这片地域,一直默默无闻,但自这一日起,注定将被所有人知晓了。

        敢挑战荒古世家权威,单人面对姬家诸多强者,形成对峙的局面,实在让人吃惊。

        “我说的话,你们没有听到吗?都给我滚!不然后果自负,你们知道会发生什么!”人若不畏生死,什么都不可怕了,什么都不在乎了。

        姬家几位名宿,额头青筋腾腾跳动,黑雾缭绕,眼神吓人。姬家走出的修士,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对待。

        “杀了他!”

        “几位老祖,为何不让我们过去?”

        姬家的年轻子弟,眼睛都快瞪裂了,怒发冲冠,无论走到那里,他们都被视为骄子,今日居然被一个少年这样羞辱,根本无法忍受。

        叶凡第一次在年轻一代扬名,却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的,很显然将成为姬家年轻一代的公敌。

        “叶凡……”姬惠缓缓开口,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淡,道:“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死老婆子,闭上你的嘴,我跟你没什么话可说,再提我的名字,一切都无法挽回!”叶凡彻底豁出去了。

        现在,镇不住这些人,他便连一点生的希望都没有了。

        姬惠的胸膛在剧烈起伏,脖子上一一根根筋脉清晰可见,像是藤条一般粗,在痉挛与颤抖。

        她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有人敢这样对她了,纵然强大如她,活了这么久的岁月,也很难咽下这口气。

        “老祖,还等什么,杀了他!”

        “让我们过去杀了他!”

        姬家年轻一代,全都无法忍受,各个杀气冲天。

        “我只在说最后一句,立刻都给我滚,只给你们十息的时间!”叶凡扫视前方。

        姬家年轻一代,有人长啸,发泄愤怒。

        下方,巨城中的修士皆瞠目结舌。

        很显然,叶凡必将名传南域,成为荒古世家年轻一代的公敌。

        “哈哈哈……”就在这时,有人长笑。

        一条身影眨眼而至,快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像是一直立身在巨城上空,而不是突兀出现的。

        这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清秀绝伦,发丝柔软,眼神清澈,气质脱俗,如花树堆雪一般清新,正是孔雀王。

        “说的好,姬家的人你们听到了吗,还不快滚!”

        孔雀王睥睨南域,所向披靡,是屹立在绝巅的人物。

        他的出现,让所有人都变了颜色,很多人都战战兢兢,要知道孔雀王一声大吼,就直接震碎过姬家名宿,强大的无法揣度!

        孔雀王走了过来,拍了拍叶凡的肩头,看起来如莲花一般脱俗,没有一点大能的威势。

        众人吃惊,叶凡到底与孔雀王是什么关系,难道大有来头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