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两位大能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两位大能

    作品:《遮天

        这样一个美少年,看起来近乎柔弱,但却是名动南域的孔雀王,实在让人吃惊。www.00ksw.org

        面对这样的大能,叶凡根本没有死拼的心思,对方一根指头就可以粉碎虚空,如果想击杀他与姬紫月,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我是为你而来。”孔雀王眸子清澈如水,似不谙世事的少年,静静的看着叶凡。

        后方,姬紫月美眸睁的很大,惊疑不定的问道:“你不是为杀我而来吗?”

        孔雀王没有回应,非常的安静,如堆雪的玉树,让人感觉很清新,不像是一个法力滔天的大能。

        “为我而来,所为何事?”叶凡隐约间猜测到了。

        “妖帝圣心。”孔雀王仅仅说了这四个字,果然如叶凡预料的那般。

        这让他一阵为难,当日萃取圣血,如红宝石般的心脏突然自解封印,恢复生机,腾腾跳动,破空而去。

        “怎么了?”

        “它……自己飞走了。”叶凡硬着头皮答道,这个解释实在有些牵强。

        可是,孔雀王却点了点头。

        “你……相信?”

        “相信,因为我见到它飞回了妖帝后人的手中。”

        叶凡惊讶,那颗老心果然通灵,竟重回颜如玉手里,他忍不住问道:“既然已经飞回,为何还要寻我?”

        “我想弄明白,它为什么会飞走?”孔雀王笑了起来,直视叶凡的轮海,似欲穿透迷雾,看清里面的一切。

        叶凡尽管知道,无法阻挡这样的大能出手,却并不想被人轻易窥视到一切。当下,轮海一片枯寂,没有一点波澜。

        孔雀王脸上带着笑意,缓缓迈步走了过来,没有什么可怕的气势,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是却给人的心理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姬紫月颤声道:“你是传说中的大能,不能这样欺负我们,你应该去找摇光圣主的麻烦,昔年你与他打成平手,毕竟还没有战败他。”

        “我去找你们姬家之主的麻烦如何?”孔雀王露出淡淡的笑意,与他十六七岁的样子有些不相符,给人很怪异的感觉。

        “你刚才施展的那种步法是谁传给你的?”孔雀王收敛笑容,第一次露出郑重之色。

        “疯老人所传。”叶凡如实相告。

        “果然是他,竟传给了你!”孔雀王双目射出两道光束,非常的凌厉迫人,在这一刻才让人感觉到他的恐怖,目光如刀子一般锋锐。

        “前辈应该见过疯老人吧,他现在就在太玄门。”叶凡对老疯子有绝对的信心,活了六千年都依然无恙,孔雀王纵然是大能,多半也不是其对手。

        “可惜,我未能见到,他在数日前就已经消失了。”孔雀王似有些遗憾。

        老疯子被茧所覆盖,陷入沉睡中,竟突然消失了,难道破茧而出了吗,去了哪里?叶凡很想知道。

        “对于你的体质,我很感兴趣,很想研究一番。”说到这里,孔雀王微微一顿,道“不过,既然那个老疯子传法于你,我也不为难你。”

        旁边,姬紫月大眼中光彩闪烁,老疯子那是何等的人物?六千年前就已经难逢抗手了,叶凡竟与他有些关系,这让她非常吃惊。

        “可是,既然相遇,若是就此错过,实在有些遗憾。”孔雀王用手一划,这方天宇当场黑暗了下来。

        原本烈阳当空,一片光明,他翻手就将让夜幕降临了,如此手段让人心中凛然。

        漆黑的夜空中,星辰满天,像是一颗颗钻石镶嵌在夜幕上,不断闪耀。

        “也算不上为难你,无论你能否穿越过这片夜幕,我都任你离去,我只想看看你的体质到底有多么强横。”

        “这是轮海异相……星辰耀青天!”姬紫月非常吃惊。

        孔雀王随手就挥了出来,简单而随意,这是一种传说中的异相,极其强大,他无需通过轮海施展。

        “仅有一些暗淡的小星而已,我说过不会为难你,这不是完整的异相。”孔雀王话语淡然,带着一丝笑意。

        此刻,叶凡仿佛置身于星空下,一颗颗星辰在闪耀,而后放大,竟然向他慢慢压来。

        “隆隆隆”

        天崩地裂,每一颗星辰都在快速放大,重如山岳,璀璨夺目,将整片天穹都被照亮了!

        那已经不像是一颗颗星辰,倒像是一轮轮烈阳。

        叶凡心中骇然,这是怎样的异相啊?每一颗星辰都如此的恐怖,似完全可以击毁大地,具有无以伦比的磅礴压力。

        他心神震动,身体嘎嘣嘎嘣作响,浑身的骨节都在抖动,承受了莫大的压力。

        那些星辰相隔无限远,还没有真正压落下来,就已经如此恐怖,实在不可想象有多么大的威力。

        “人们在谈论异相时,总会提到上古大能开创的异相如何强绝,眼前的孔雀王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大能,他的异相果然可怕……”

        叶凡被深深的震动了,对方显然在无限的压制威力,言明只是一些暗淡的小星而已,更是未将那所谓的“青天”展现而出,就已经这样恐怖了。

        真正的“星辰耀青天”异相,到底有多么可怕?

        漫天星斗摇颤,叶凡艰难的在大地上行走,他的身体发出隆隆海啸声,似乎不甘被压制,更有雷电在交织,像是来到了开天辟地的初始年代,他的轮海中流转出奇异的力量。

        叶凡心中悸动,他现在终于渐渐明白,荒古圣体对异相分外抵触,受到压迫就会有异动。

        无论是上次的海上升明月,还是这次的星辰耀青天,全都让他的体魄有了反应,震动出莫名的异力。

        叶凡在星空下前行,一步一步向着前方走去,在大地上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

        星辰未沉落,在上方流转光华,像是万物母气,又如宇宙星云,向着叶凡汹涌而去。

        “喀嚓”

        叶凡感觉像是在背负着大岳,头顶着青天,脚下的大地在崩裂,浑身骨骼不断震颤,如铿锵的乐章在回响。

        “轰”

        一声猛烈的震动,叶凡发现眼前一片光明,走出了那片夜幕。回首望去,星空消失,只有地上崩出一道道大裂缝,全都是自那些脚印蔓延出去的。

        “不错,这种体质名不虚传。”孔雀王点了点头,眼中闪烁出奇异的神色,露出赞许的笑容。

        “他已经通过考验,可以让他离去了。至于我,要杀你就杀吧,我不怕。”姬紫月昂起头颅,亭亭玉立,眼下她已经平静下来,不再有惧意。

        “你这个小丫头倒是有几分骨气。”孔雀王背负双手,清秀的面容上看不出什么表情,道:“杀了你有些可惜,难得出现你这样的体质,就此杀死等若在做绝灭之事。”

        “这样说,你会放过我?”姬紫月的大眼扑闪出动人的光芒,道:“孔雀王果然胸襟开阔,不愧是传说中的前辈大能,紫月在这里表示感谢。”

        “你这小丫头倒是会顺杆爬,我几时说要放过你了?”孔雀王露出淡淡的笑意。

        “你自己明明说,杀掉我很可惜……”姬紫月小声嘟囔,但却不敢磨牙。

        “前辈,错不在她,要杀就去杀姬家的太上长老好了,她一个小丫头懂什么,没有必要将她牵连进来。”叶凡在旁求情。

        “你自己很大吗?”孔雀王回头看了他一眼,而后望向姬紫月,道:“我会留下你的性命,不过你要和我走,不要再回姬家了,与大帝的后人正好可以互补。”

        姬紫月被吓住了,跟一个妖族大能走,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可怜兮兮的道:“不要呀,我从来没有杀过人,更没有做过坏事,我连蚂蚁都没有踩过……”

        “你们姬家太过分了,杀我族人,追杀大帝的后裔,我自要给些颜色看看,带走你的话,我想他们一定会后悔做了那些事情。”

        “我皓月哥哥怎样了,你没有把他杀死吧?”姬紫月紧张的问道。

        “神体确实不凡,但他逃不掉。”

        “不要杀皓月哥哥,他是神体,随意杀掉的话更可惜……”姬紫月哀求。

        “神体又如何?据说,老疯子当年亲手毙过修至大成的东荒神王,我的寿元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只能杀一个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神体,来一了心愿。”孔雀王漫不经心的说来。

        旁边,叶凡与姬紫月无比震惊,老疯子太逆天了,连修炼到大成境界的东荒神王,都被他毙掉了,这真是骇人听闻。

        “我哥哥到底怎样了?”姬紫月非常不安。

        “我的大弟子已去擒拿他,我坐等你们姬家之主救援。”孔雀王话语平静,但是却让人心惊,果真不愧为妖族大能,具有这样的大气魄,八百年前与摇光圣主大战,今又要硬撼姬家圣主。

        就在这时,孔雀王望向天际,道:“南宫正,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天空中,花瓣飘舞,片片晶莹,一条由鲜花铺成的大道,笔直的自天际冲来,阵阵馨香沁人心脾。

        光华绚烂,鲜花大道绽放瑞彩,快速到达眼前,在上面立身有一个青衣男子,身材挺拔,眸若星辰,白发如雪,昂然而立,甚是英伟。

        传说中的人族大能————南宫正,修炼长生诀,以草木为家,以鲜花充饥,身边从不离植物。

        “一别八百年,孔雀王风采依旧,遥想当年,你大战南域诸雄,决战摇光圣主,英姿勃发,那些惊天动地的画面,似还在眼前。”

        南宫正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身材伟岸,相貌英俊,白发如雪,有着一股极其特别的气质。

        “说那些作甚,南宫正你难道想上插一手吗?”孔雀王负手而立。

        “孔雀王,你这样超然的存在,何必如此大动干戈,不若就此放下,与我联手,进入青铜仙殿如何?”

        “真是没天理!”姬紫月小声嘀咕道:“孔雀王法力滔天,吼动河山,却是一个秀气的少年。南宫正以草木为友,以鲜花为伴,却这样的英姿伟岸。真该将他们都抓起来,让他们去扫地种花,洗菜做饭!”

        “你脑子里都是什么念头……”叶凡就站在她的身边,闻言忍不住敲了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