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秘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秘

    作品:《遮天

        血色残阳下,枯藤绕青石,林鸟归巢,落叶飘零,一片凄静。www.00ksw.org

        老疯子躺在大青石上,面对夕阳,老眼中有着无限的眷恋,同时有伤感的神色,两行泪水在老脸上显得格外醒目。

        这本是一个惊天动地的盖世强者,六千年前便已经在东荒难寻对手,而此刻却蜷缩在这里,枯瘦的身躯瑟瑟发抖,让人心生同情与怜悯。

        “前辈……”叶凡走上前来,在大青石前蹲下身,凝望老疯子,他心有同情,但却不知道如何帮助这个老人。

        老疯子抬头看了他一眼,而后又转头看向即将沉下去的红日,世间一切似乎都难以引起他的注意,唯有那轮血色的红日,才能吸引他全部的心神。

        “那一年,夕阳如血,天璇染血。那一天,万物凋零,天璇殒落……”老疯子活了这么大的年岁,却不断的淌泪,一双老眼如都浑浊了。

        “前辈,过去的事情已无法挽回,死者已矣,还是想开一些吧。”叶凡相劝。

        忽然,夕阳彻底消失,沉下山峰。

        就在血色残阳消失的刹那,老疯子的双眸中突然射出两道夺目的光华,一下子洞穿了虚空,伤感之色尽敛,他腾的一下子坐了起来。

        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如绝世利剑出鞘,锋芒毕露,让山岭上一片寂静,所有鸟兽都战战兢兢。

        叶凡感觉到了强大的压迫,如果不是他拥有超越灵宝的肉身,此刻恐怕已经骨断筋折。近在咫尺,老疯子如山岳一般,流转出的庞大压力,无法想象。

        “他们的气息……”他凝望叶凡,而后一把抓住了叶凡的手臂,双目一下子深邃了起来。

        叶凡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这个疯老人太可怕了,这种压力,让他无法挣动一下,远超越所见到的任何修士。

        他一下子想到了荒古禁地,想到了天璇圣女,想到了九座圣山上的无尽白骨,想到了那些荒奴,老疯子所说的“他们”,多半是指这些。

        可是,早已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了,他身上的气息已被涤荡干净了才对,老疯子居然还能够感应到,这种恐怖的灵觉让人惊悚。

        老疯子在他的身上一拂,刹那间天璇圣女的影迹浮现而出,活生生的立在半空中,明眸皓齿,体态轻灵,风姿如玉,绝美无双,活灵活现,近乎完美。

        叶凡瞠目结舌,这是怎样的一种神通?轻轻一拂,就拘禁出活生生的影迹,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老疯子再拂,无尽白骨,密密麻麻,出现在山岭上,当日在九座圣山上所见到的骸骨,全都呈现了出来。

        突然,老疯子抱住自己的头颅,痛苦的长嚎了起来,如孤狼悲啼。

        “哈哈哈……”最终,他又仰天大笑了起来,状若疯狂。

        不成仙,便疯魔!

        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如昔日初次相遇时一般,情绪失控,让人觉得可怜复可叹。

        天璇圣女端庄秀丽,冠绝群芳,让星月都要黯然失色,立身在空中。

        无尽白骨阴气森森,像是真实的降临在此,围绕着老疯子转动,场面非常的诡异,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旁边,叶凡误以为来到了荒古禁地,重新相遇了风华绝代的天璇圣女以及那些骸骨。

        老疯子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而后霍的抬起头来,正视天璇圣女还有那些白骨,眸子中射出两道璀璨的光芒,竟在天空中刻下一个“道”字。

        随后,他昂首而立,双手缓慢而有力的划动,所有人影都被刻印在虚空中,成为一幅巨大的图案。

        里面,白骨无尽,尸山血海,正中央天璇圣女白衣胜雪,黑发如瀑,栩栩如生,像是有灵魂一般。

        “这……”后方,叶凡心中吃惊,以虚空为图,烙印灵韵,这种手段,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今日亲眼所见,实在让人震撼。

        老疯子双手划动,竟有道的气息在流转,“锵”的一声震音发出,他在那幅图案上刻下一个“仙”字。

        光华灿灿!

        那个“仙”字像是有着奇异的魔力,将图案内的人影全都照耀的暗淡了下去,到最后仿佛只剩了一个“仙”,周围只有一些影影绰绰的虚影,连最中央的天璇圣女都模糊了。

        图案流转出迷蒙的气息,“仙”字道韵无尽,竟给人以大道无边,道法自然的感觉。

        老疯子伸出一指,点在自己的额头上。

        天空中的巨大图案,化成一道烙印,冲进他的头颅,他脸上露出喜怒哀乐等各种不同的表情。

        叶凡心中凛然,老疯子这是在做什么?

        “锵”

        老疯子的额头,那道烙印浮现,内部的影迹越来越暗淡,只留下一个光华灿灿的“仙”字。

        “他这是在斩灭过去,还是在更深刻的记忆?”叶凡暗暗吃惊,老疯子这种手段,让人难以揣度。

        直至过去很久,老疯子才平静下来。

        “啪”

        这时,他在大青石上轻轻拍了一巴掌,顿时有朦胧光晕闪现,浮现出一幅神秘的图案。

        毫无疑问,这一刻他是清醒的,并不是胡乱拍打青石。

        叶凡心中一惊,凝神观看,双目蕴集神光,朦胧的光晕,在青石上闪耀,像是鬼画符一般艰涩。

        似曾相识,看着非常眼熟,他有极其熟悉的感觉。

        “神秘的步法!”

        叶凡大吃一惊,这幅图案乃是繁复的道纹,非常的深奥与艰涩。他曾经默记过老疯子的步法,但是与这完整的道纹相比,差的实在太远了,这才是真正的神秘步法。

        叶凡心中惊疑不定,老疯子从他这里取走一图,又还给他一图,似是想两不相欠。

        此刻,容不得他多想,集中全部精神,默记这幅神秘的刻图,光晕迷蒙,冲入他的双眸,化成图案,刻在他的心间。

        这幅秘图异常深奥与复杂,叶凡不过演化了一遍,立刻感觉天旋地转,他的境界太低,根本无法参悟最深奥的道纹。

        “这种步法一定是一种无上秘术!”他暗自吃惊。

        就在这时,青石粉碎,化成了齑粉,什么也没有留下。

        老疯子长身而起,向山岭深处走去,叶凡惊疑不定,在后面跟随,这个老人虽然疯疯癫癫,但是也有清醒的时候,他来到太玄一定有道理。

        这是一片荒山野岭,比拙峰还有过之,但却不是主峰,并没有任何太玄门人在此。

        前行了大约了十几里,老疯子突然一脚跺下,前方一座百米高的矮山一下子裂开了,犹如被天神以巨斧立劈过一般。

        后方,叶凡瞠目结舌,一脚之威,让人悚然。

        矮山裂为两半,犹如敞开的两扇大门,老疯子径直走了进去。

        里面迷迷蒙蒙,犹如玄境,竟然别有洞天,像是一片独立的空间。

        “什么人,敢闯我太玄重地?”喝喊声突然传出。

        叶凡在此止步,不敢前进了,数条人影从那迷蒙的空间中飞出,阻拦老疯子。

        一道道绚烂的光芒冲起,向着老疯子冲去,可以清晰的看到,有强大的铁印,遮天的大网……各种强大的灵宝,全都散发着恐怖的波动。

        但是,老疯子大袖一挥,所有宝物全都化成了齑粉,根本没有一点悬念,所有光华全部溃灭,简单而随意,可以说没有费一点力气,胜似闲庭信步。

        刚从迷雾中冲出来的七八道人影,见状全都骇然,可是没有等他们再做任何反应,老疯子轻叱一声,这些人全部被震昏,坠落在地。

        这几人皆是白发白须的老者,绝对是太玄门的长老,但是在老疯子面前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叶凡心中凛然,老疯子如果想杀人,强大如太玄门也将变成尸山血海,东荒恐怕没有人挡的住。

        老疯子大步前行,径直进入前方的迷雾中。叶凡感觉很惊异,见那些老人全都昏死了过去,他没有顾虑,大步向前冲去。

        迷雾散尽,漫天星辰浮现,竟来都了一座山谷中。

        在这里,有一座巨大的祭台,上面刻印有很多道纹,更有很多古字,标明有东荒的各部分区域。

        域门!

        叶凡心中吃惊,他一下子想到了域门二字,这里一定是太玄门的重地————域门!

        “如果能够提供足够的源,激活道纹,便可以可以从此地横渡虚空!”叶凡想到这里,大步向前冲去,若是能够从这里横渡到东荒的另一端,将了却他一大心愿。

        太玄门、姬家、摇光圣地所在的区域属于东荒的南部,而瑶池圣地却在东荒的北端,南北相距到底有多远,没有人能够说清。

        如此距离,修士纵然能够驭虹而行,也需要数年苦功,着实让人头疼,如果没有域门,整片东荒根本无法互通,地域实在太大了。

        在这片地域,除却姬家与摇光圣地外,当属太玄门最为势大。

        可是,他们毕竟不是圣地,刻下的道纹,最远也只能达到东荒中部,并不能到达最北端。

        老疯子登上祭台后,并没有利用上面的道纹,而是自己动手,快速刻印上无比繁复的纹络,整座祭台咔嚓喀嚓作响。

        他不过是想利用这里海量的“源”而已,道纹他完全可以自己刻印,老疯子来太玄门竟是想横渡虚空!

        他究竟要去哪里?叶凡非常惊讶,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我该离开太玄门了,但是否与老疯子一起横渡虚空呢?”

        叶凡心中惴惴,这样一位盖代人物,着实让他有了跟随的念头。但是,天知道老疯子要去什么地方,万一出现在荒古禁地,或者太初古矿这样的生命禁区,那后果不堪设想。

        这样的活化石,所出没的地方,绝对不能以常理度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