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联姻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联姻

    作品:《遮天

        “怎么会这样?”姬紫月美眸波光流转,红润的小嘴微张,满脸不相信的神色,她无法理解,玄黄二气为何浮现那对拳头上。www.00ksw.org

        此刻,叶凡的金色拳头,仅仅观看,就给人以强大的感觉,像是可以无坚不摧,万物母气似是熔炼在了上面。

        “玄黄是天地交泰生出的母气,是炼‘器’的圣物,怎么附着在你的拳头上了,你是如何做到的?”姬紫月大眼中闪动着奇异的光彩。

        叶凡松开金色的拳头,玄黄母气顿时消失,流转回苦海内,缭绕在绿铜块周围。他亦很吃惊,生怕自己化成齑粉,这种母气之重,他根本无法承受,一缕就足以压碎一道山岭。

        方才,每个拳头上都浮现一缕,实在让他有些心惊肉跳,还好有绿铜镇压母气,没有意外发生。

        绿铜沉在轮海中,玄黄母气附着在上,连带着他的身体都成为了一个载体,运转轮海,很有可能会引导出玄黄精粹。

        这让他感觉很不妥,若无绿铜块镇压,他随时有化成齑粉的危险,这么多的母气足以让他粉碎无数次。

        不过,危险总是与机遇并存,虽然让人不安,但如果利用好的话,这等若是一件无坚不摧的利器!

        浮现出一缕玄黄精气的拳头,那将有多么可怕?任你法宝万千,任你神通无尽,我自一拳打穿!

        叶凡在考虑,是否真的可以将玄黄母气与己身熔炼在一起。不过细细想来,这太艰难了,眼下他恐怕无法做到。

        真正的玄黄难以炼化,绝顶修士用来炼器,几乎没有听说过有人炼体,因为实在太危险了。

        “路是走出来的,一切都可以慢慢来……”他并不急于求成,有的是时间来慢慢摸索。

        “你的身体很特别……”姬紫月很有灵气,敏锐的捕捉到了什么。

        “你看出了什么?”此刻,叶凡已返璞归真,笑容阳光,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只是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少年,“方才,你肌体晶莹,如琉璃宝灯,无瑕无垢,超越灵宝,根本不应如此……”

        方才叶凡第三次脱胎换骨时,宝体生辉,血肉近乎透明,全部落在了姬紫月的眼中,这样的蜕变过程让她非常吃惊。

        修士达到彼岸境界后,将会发生另类的新生,不断的换血,洗练骨骼,完成破茧化蝶般的变化。

        可是,按姬紫月所说,那种洗练血与骨的新生,远远无法与叶凡这种蜕变相比!

        “你这种升华很不一般,不符合常理。”她睫毛颤动,仔细打量叶凡,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依姬紫月所述,达到彼岸境界后,体质如果说是虫化蝶的变化,那么叶凡简直可以称之为虫化凤凰的新生。

        “纵然你以妖族大帝的圣血淬炼**,也不应如此,这种蜕变简直可与古代大能的脱胎换骨相比了。”

        姬紫月越发惊异,不断推测,自语道:“寻常修士,肉壳蜕变,再怎么不凡,也无法及你一成,难道说……你也是神体?!”

        叶凡没有回应,他这种脱胎换骨的变化,比达到彼岸境界时换血炼骨还要神异,他早已知晓。

        毕竟,他服食的是神药与妖帝圣血,他的荒古圣体一旦蜕变,自然不凡。

        “其他修士的蜕变与你相比,根本算不上脱胎换骨。”姬紫月说到这里,充满灵气的大眼中露出异彩,道:“你难道真的与我哥哥一般……拥有神体?!”

        “别拿我跟他比较,早晚揍他一顿。”

        “你……”姬紫月很不满,皱了皱鼻子,道:“就怕皓月哥哥出现时,你会逃之夭夭。”

        “我暂时不想搭理他,等我修炼有成时,非将他打成个猪头不可。”叶凡满不在乎的说道。

        “哼!”

        姬紫月轻哼,大眼斜瞟,这样说她哥哥,她当然不满,咕哝道:“你再修炼一百年,也打不过我哥哥。”

        “不就是拥有异相————海上升明月吗?到时候,我摘了他的月亮,在他的碧海中种花养草。”

        “我哥哥神体初成,在东荒年轻一代几近无敌。就凭现在的你,连道宫秘境的门槛都没摸到,还想与他为敌,真是……”

        叶凡自然不是起了争胜之心,不过是在轻松调侃而已,捏住姬紫月的琼鼻,道:“等着看吧,不将那个骄傲的月亮痛揍一顿,实在对不起我的拳头。”

        “你等着被打吧!”姬紫月气极,张开小嘴,露出晶莹的牙齿,向着他的手指咬去。

        “属小狗的,居然咬我……”叶凡轻笑了起来,道:“神体有什么了不起,他的妹妹还不是成为了我的阶下囚。”

        话虽然这样说,但叶凡着实很头疼,姬家名震东荒,是一个超然的大势力,如果知晓姬紫月在他手中,不用想也知道会发生什么。

        “怎么处置这个她呢?”

        杀又杀不得,放又不能放,姬紫月知道他很多的秘密,比如说绿铜块等,绝对不能见光。

        “妖族大帝的心脏为何在你身上?”

        “那块绿铜到底怎么回事?”

        “你体质如此奇特,脱胎换骨时,与我哥哥相仿,难道真的是神体?”

        连日来,姬紫月不断追问,叶凡不可能告诉她。

        叶凡在此地隐修期间,出去过一次,为的是了解外面的情况。

        让他感觉无比诡异的是,在地下暗河漂流了一个月,竟依然没有离开魏国,不过是从西部来到了东部而已。

        此地有一个超级大势力,名为太玄,它占地极广,东部无尽仙山都属于该派。绵绵山脉中,足足有一百零八座主峰,每一座都代表一种传承,每种传承都远超灵虚洞天这样的小派。

        在这片广袤的地域,除却姬家与摇光圣地外,没有任何宗门可以稳稳压制此等规模的超级大派。

        东荒,浩瀚无垠,国度无数。

        昔日,太玄门鼎盛时期,实力可以排进东荒前一百名,称得上一个巨无霸。尤其是在这片地域,更是赫赫有名,周围数十、上百个国度内,少有门派可与之并列。

        “超级大势力……”叶凡不想惹上该派。

        此外,他听到最多的是关于姬皓月的消息。

        姬家神体出世,震动东荒,预示着姬家在未来的数千年内,将极度鼎盛。神体活上数千年不成问题,这是人们的共识。

        姬皓月强势崛起,不断攻打妖族,已经挑了数名大妖的洞府,所向披靡。

        两个月以来,若论风头之劲,没有人可与他相比,可谓光环耀眼!

        不少超级大势力都在猜测,姬家为何如此大动干戈。

        叶凡有一种直觉,姬紫月很不简单,不然的话,绝不可能在颜如玉的金莲异相下活下来,姬家对她应该很重视才对。

        可是这段时间,并没有关于姬紫月失踪的消息,像是被人刻意隐瞒了下来。

        叶凡暗暗思量,姬家多半以为姬紫月意外落在了妖族手中,故此四处征伐,这让他冷汗直流。

        在这非常时期,叶凡最好的选择就是隐居下来,若是被人发现他拐走了姬紫月,那定然是天大的祸端。

        数日后,叶凡开始祭“器”,鼎早已粉碎无形,与玄黄二气合一,已经可以重新铸炼了。

        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万物母气最是不凡,与鼎熔炼在一起,想要成型,不说势必登天也差不多了。

        叶凡选择在绿铜块上铸鼎,在其断面上锻造,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竟在半月内令鼎的粗胚成型!

        绿铜块神秘莫测,在其上炼化玄黄,并不是多么艰难。

        玄黄小鼎成型后,古朴自然,道韵天生,极其不凡,让人一眼望去,就看以移开目光。

        可是,刚刚离开绿铜块,小鼎瞬间化成了玄黄二气,一下子分解了,这让叶凡很是无奈。

        天地相合,相生相长,溢出天地之精,万物混而同波,天精地髓弥漫,是为玄黄。

        万物母气,极难定型,想要真正成鼎,实在太艰难了!

        但这也意味着,一旦炼化成功,就会得到无以伦比的“器”。

        这次修行停下来后,叶凡又想到了姬家,感觉有些头痛。

        他靠在一株古树上,嘴中叼着一条草梗,看着不远处的姬紫月,道:“小丫头,我给你找个婆家吧。”

        “去死!”姬紫月气恼,用大眼瞪他。

        “这么激动干嘛,你总归是要嫁人的,保证给你找个好婆家。”叶凡叼着草棍,自顾道:“到时候,我们便算是自己人了,我就不去找你哥哥的麻烦了。”

        “你在乱说什么!”姬紫月气鼓鼓,不拿正眼看他。

        “思来想去,避免将来我一不小心把你哥哥宰掉,唯有和亲这一条路可走了。”叶凡大言不惭,自语道:“说起来,你们姬家也算的上大户人家,与你们家联姻,倒也不算吃亏。”

        “没见过你这么无赖的家伙!”姬紫如玉的双颊皆鼓了起来,很想咬叶凡一口。

        姬皓月拥有神体,横空出世,可谓光芒万丈,绝不是眼下的叶凡可比拟的。姬家在东荒何其强大,地位超然,却被叶凡这样说,娶她的话,似乎还是姬家占了便宜。

        “我给你找的婆家,很是不凡,得到了妖族大能的传承,他的名字叫庞博,绝对配的上你。”

        “要嫁你去嫁吧!”姬紫月螓首扭向一边,嘟着嘴小声诅咒道:“祝你与妖百年好合,到时候生个小妖怪,不,是人妖。”

        “你这小丫头嘴巴倒挺毒。”叶凡哑然失笑,扔掉嘴中的草梗,道:“既然不愿嫁给妖怪,我就勉为其难,自己将你消化掉算了。”

        姬紫月的眸子闪烁着灵气,道:“我其实很想告诉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叶凡靠在古树上,懒洋洋的问道。

        “法不传六耳,你过来……”

        叶凡走到近前,道:“如果是关于古经的秘密,我很乐意倾听。”

        “秘密就是……我想咬你!”姬紫月彻底发飙,咬向叶凡的耳朵,她早已被气坏了。

        “别这么凶巴巴。”叶凡托起她的下颌,笑道:“其实,联姻是为了你好,我想让你恢复自由,不然的话天天将你困在身边,我心中不安。”

        “你是怕我们家族还有我哥哥寻上门来吧?”姬紫月红唇润泽,小虎牙灿灿生光,很想在叶凡身上咬一口,这样才觉得解气。

        “头疼啊……让我想想。”叶凡轻揉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