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温柔乡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温柔乡

    作品:《遮天

        “你得不到绿铜,跟我有什么关系,说明你实力不济,被人捷足先登了。www.00ksw.org”叶凡盯着他,道:“道长你不感谢我,到头来却这样对我。”

        “小子你真是嘴硬,我最先冲向妖帝阴坟,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怎么可能会被别人捷足先登,到现在你还在忽悠我,道爷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你。”说到这里,他露出惊异的神色,道:“这么短的时间内,竟达到了神桥境界,真是不可思议,比道爷我当年也差不了多少。”胖道士围绕着他转了两圈,道:“莫非是因为绿铜块的缘故?”

        “我身上有没有绿铜,你难道感应不到吗?”叶凡沉着镇定的说道。

        “你这个小子太混账了,将道爷我给你的玉佩扔在深山老林中,害得道爷遍寻你不到,直到今日才发现你。”无良道士盯着他的双眸,问道:“绿铜块到底在哪里?”

        叶凡顿时想到了那块破玉佩,不仅缺角,还有裂纹,跟块破石头一般,看来真是扔对了,这个家伙想要以此跟踪他。

        “道长咱们既然能够再相见,足以说明有缘,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就实话告诉你吧。”叶凡一脸郑重的神色,道:“当日绿铜块确实被我扔掉了,但却不是扔在深潭中。”

        “我自然知道没有在深潭下!”

        “我后来想去寻找,结果发现一个疯疯癫癫的老人将绿铜块捡走了,他又哭又笑,状若疯狂,根本追不上……”叶凡直接将老疯子的形象说了出来。

        胖道士顿时倒吸冷气,自语道:“一年前,有人在燕地见到过这样一个老人,传说很有可能是……”说到这里,他打住话语不再向下说了,而后盯住叶凡,道:“你这个小子很不厚道,枉道爷我当日与你推心置腹。”

        “道长说话要讲良心,当日你抢了我三件通灵武器,到底谁不厚道?”

        无良道士盯着他,双眸突然空洞了起来,像是无尽深渊,黑洞洞,没有一丝光彩,他话语低沉,道:“真的是被一个疯疯癫癫的老人夺去的吗,他到底什么样子?”

        叶凡感觉昏昏欲睡,对方似要强行破入他的心海,但他并不惧怕,如今他神识化形成金色的小湖,不比任何人差,当下没有反击,而是在心海中浮现出老疯子的形象,答道:“是的,被一个疯老人捡走了,我无法追上他。”

        当无良道士探索到老疯子的形象后,他身体剧震,空洞的双眸一下子恢复了神采,露出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道:“真的是那个人……”

        旁边那个额头生有红痣的妖娆女子轻笑道:“到底是何人,将段道长惊吓成这个样子?”

        “一年前的事情,你们妖族没有耳闻吗?”段德沉声道:“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上的人,在燕地闪现过踪影。”

        “多少听到过一些,我觉得未必是真,过去那么多年了,还有谁能够认出他。”

        段德摇了摇头,道:“不会有错,那个人当年是盖代高手,有不少画像遗存在世,我便有幸见到过。”

        “咝”

        眉心生有红痣的靓丽女子,倒吸了一口冷气,道:“昔年就是绝代高手,如今过去六千年了,居然还活在世上,你说他是否快成仙了?”

        无良道士摇了摇头,道:“不太可能,有人见到他神志不清,疯疯癫癫,精神出了问题,这样怎能成仙。”

        “这个世上真的有仙?”叶凡在旁问道。

        “是否有仙存在,谁也说不定,不过绝代高手活上几千年是不成问题的。”妖族的女子妩媚的冲着他笑了笑,而后捏了捏他的脸颊,道:“好好努力,说不定以后你也可也做到。”

        “你们……不会害我?”

        这个神态惑人的妖精红润柔润,向他吹了一口气,甚是诱人,娇笑道:“放心好了,你不会有生命危险。”

        无良道士双眸再次空洞,他依然不死心,继续凝视叶凡的双眼,道:“他是怎样发现绿铜的……”

        叶凡非常配合,以能够化形而出的强大精神力在心中构建出老疯子捡起绿铜,而后又哭又笑,最后飘然远去的景象。

        见到这样的画面,无良道士满脸颓然,像是被抽去了一身的力气,仰天长叹,道:“名动中州的至宝啊,当日被我托在掌心,结果却弃之如敝履,未曾认出,失之交臂,我恨啊!”

        叶凡听到这样的话语,非常不厚道的说道:“下次注意吧。”

        无良道士段德满脸的不甘与遗憾,道:“落入那个人手里,我是没有机会讨要了,这个老疯子还活着,太让人吃惊了。”

        “不知妖帝精血是否已经准备好?”他抬起头来,望向为首那个极具魅惑之姿的妖精。

        “道长请放心,说给你一滴妖帝精血,绝对不会食言。”那名女子笑的甚是性感与妩媚,她轻轻拍了拍玉手。桃花林深处,一个裸露双臂,身穿五色纱衣的美丽女子缓缓走来,手中托着一个玉盘,上面有锦帕覆盖。

        眉心生有红痣的女子轻盈的接了过来,皓腕轻扬,将锦帕揭开,顿时露出一抹晶莹的光泽,一块拳头大的水晶浮现而出,在玉盘上灿灿生辉。

        水晶的中心有一滴鲜红的血液,闪烁着金色的光泽,被封在里面,流转出无比旺盛的生机,隐约间有一股磅礴的生命气息在震动。

        无良道士一扫萎靡之色,精神顿时一振,道:“妖帝精血!”

        “不错,这就是道长你所需的妖帝圣血,你虽然没有将我们所说的那件禁器寻来,但是引来的这个少年确实可称为宝体,用以交换也勉强可以了。”

        拳头大的水晶中,那滴血液似凝聚有无尽的力量,当无良道士段德握在手中时,竟然绽放出璀璨血光,将他的手掌都映衬的一片鲜红,闪烁出道道金丝。

        叶凡心中波澜起伏,难以平静,这滴妖帝精血多半源自妖帝之心,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庞博。

        那颗从妖帝坟冢飞出去的心脏,光是正常的跳动,就让彼岸或者超越彼岸境界的强者承受不住,当日灵墟洞天的掌门与太上长老等人根本无法靠近,眼睁睁的看着它飞天而去,最终落在了妖族的手中。

        难道说眼前这些女子掌握有妖帝之心,与在妖帝坟冢前那个完美的女子有什么关系不成,这样说来庞博岂不是就在附近?叶凡心中一阵激动。

        “小子你好自为之。”无良道士段德拍了拍他的肩头,语重心长的说道。

        “死胖子你真将我卖在这里了?”

        段德脸上带着淡淡的笑,道:“现在别骂我,将来说不定乐不思蜀,会感谢我。”

        “你什么意思?”

        段德别有深意的说道:“这是别人求之不得的福分,小子你知足吧,道爷我要是再年轻几岁,说不定没有你的机会。”

        那名眉心生有红痣的女子,巧笑嫣然,眼中光波流转,瞟了一眼段德,道:“道长若愿留下,我等会好生招待。”

        “免了,我这老胳膊老腿承受不起,咱们后会有期。”说到这里,段德头也不回的远去。

        叶凡在后大喊道:“我知道老疯子身在何方……”

        可是段德根本没有理会,快速消失不见,彻底将他扔在了这里。

        “缺德道士你给我等着……”

        “小女子姓秦名瑶,小兄弟不用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眉心生有红痣的女子,轻轻捏了捏他的脸颊,笑道:“你无需担心。”

        秦瑶?该不会是异禽化成的妖精吧,叶凡心中直犯嘀咕。

        “我想请问,妖帝坟冢飞出的那颗心脏是否在你们的手中?”

        秦瑶肌体如暖玉,身上轻纱飘动,曼妙的仙躯若隐若现,曲线朦胧,她笑的很甜,道:“你知道的倒是不少,不错,大帝的心脏确实在我们手中。”

        叶凡心中顿时一震,道:“这样说来,有一个非常美丽、近乎完美的女子坐镇在此?”

        秦瑶露出异色,道:“你竟然连这也知晓,那是大帝的后人,身份高高在上,你是怎么得悉的?”

        叶凡心中非常激动,道:“那是否还有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少年也在此处?”

        秦瑶有些惊讶,满头乌黑的发丝轻舞,将如玉的肌肤承托的更加白皙细腻,周围花雨纷飞,晶莹闪闪,馨香扑鼻,但是她却人比花娇,浅笑道:“你知道的还真是不少。”她并没有细说什么。

        “我想见那个年龄与我相仿的少年!”

        “对不起,他在闭关,恐怕无法与你相见。”秦瑶虽然妖娆性感,始终带着笑容,但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我想见妖帝的后人。”无法与庞博相见,叶凡退而求其次,想要见那个完美的女子。

        秦瑶的声音带着磁性,很是动听,道:“当然可以见到,本就是要将你送到她那里。”

        “原本就是要将我送到她那里,这是为什么?”叶凡感觉有些不对劲。

        “对于你来说是好事,若是被选中,将高高在上,你这个小男人福气可真是不小啊。”

        周围的女子全都轻笑了起来,她们妖娆多姿,天生具有魅惑的气质,容颜如花,肤若凝脂,颈项纤秀,粉臂如玉,晶莹富有光泽,雪白的**修长而笔直,透明轻纱根本不能遮挡,蛮腰不盈一握,笑的花枝乱颤。

        叶凡被带向桃花林深处,这是玄元派的后山,格外的安谧,非常宁静,有阵阵圣洁的气息弥漫而出,前方有一些美丽的女子把手。

        当走过一条峡谷,来到一片翠绿如玉的山峦前时,点点圣光荡漾而来,所有草木如同玉雕一般,烁烁放光,流转出奇异的光彩,这里显得与众不同。

        就在前方一座流光溢彩山峦上,那里雾气弥漫,霞光点点,一座亭台高悬在上,亭中一个完美无瑕的女子,立身在那里,双眸如水,雾气迷蒙,向下望来。

        她冰肌玉骨,没有一点瑕疵,仙躯挺秀,像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白衣胜雪,黑发轻舞,似是广寒仙子临尘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