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95章 后夏想时代的齐省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95章 后夏想时代的齐省

    作品:《官神

        其实在齐省人大会议刚开始的时候,夏想就已经不是齐省的一员了,所以如果非要较真的话,整个人大会议期间和其后发生的种种,真的和夏想没有任何关系。www.00ksw.org

        孙习民的辞职,李荣升的上任,何江海的挖墙角,还有齐省本土势力在程在顺的鼓动之下,经过一次意义重大的选举之后,埋下了分裂和瓦解的隐患,等等。

        甚至包括厚厚的两叠材料在其中所起到的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夏想也可以完全矢口否认,不会承认任何指责,当然,也不会有人指责他什么,因为知道他在其中有推手的人不会说,不知道的人,都不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两叠材料,一叠是根据宫小菁提供的各种材料汇总而成,另一叠,则是朱振波的杰作。宫小菁已经远赴国外,一切平安,她遗留的宝贵的政治资产,却落到了夏想手中,汇总成册,被当成了关键时刻决战之时的杀手锏!

        而朱振波虽然已经身死,但他当年担任公安局副局长之时,精心搜集的齐省本土势力或大或小的官员的幸福生活的材料,在他被市纪委双规期间,在他将材料通过网络转移到国外之后,被夏想利用正面的笼络和侧面的技术手段,也全部据为己有。

        两个无足轻重早就被人遗忘的小人物,他们在暗中所做的事情,或许是受人指使或许是为了自保,但却没有想到,落到夏想手中,竟然成为撬动齐省本土势力之间联合的最强有力的秘密武器。

        如果朱振波同志泉下有知,或许也会欣慰他的努力总算没有白废,至少在夏想的手中,终于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尽管或许他并不愿意看到齐省本土势力之间的自相残杀。

        本来之前,夏想并没有想对齐省本土势力出手,本着和平共处的五项基本原则,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商量,但在人大会议召开之后,在孙习民提出辞职之时,他改变了主意,不仅仅是因为机会来了,还因为齐省本土势力在狂热分子的鼓动之下,敢和中央叫板,就过了界越了线。

        再加上他此去岭南,必然要和岭南的本土势力或正面冲突或侧面合作,所以就非常有必要巧手推动齐省本土势力之间的决裂,再者他正好已经不再是齐省一员,有了置身事外的烟雾弹,再心慈面软就不是政治家所为了。

        ……飞机上,夏想和谢信才并肩而坐,小声说话。

        说来夏想和谢信才已经是老朋友了,有吴才洋的一层关系在,又有在齐省刚刚经历的选举风波为基础,他现在和谢信才之间的关系更进一层,说话也比以前随意了许多。

        主要是谢信才将齐省的选举结果上报中央之后,得到了中央的表扬,心情大好,就知道他来齐省正好遇到的选举风波,用夏想的话来形容还真的很对,真是恰逢其时。

        “夏书记,齐省的事情算是告一个段落了,祝你的岭南之行,扶摇之上!”谢信才现在对夏想越来越大有好感。

        “谢谢谢部长的吉言。”夏想客气了一句,忽然就莫名其妙地问道,“谢部长今年56岁了?”

        谢信才一愣:“对,我属鸡,比你整整大了20岁。”

        夏想点头,不理会谢信才眼中的疑问,笑道:“谢部长一直在京城,有没有想过到地方上做做具体工作?”

        谢信才摇头一笑:“谈何容易!京官都想外放,但地方上哪有那么多好位置?我也是和你熟了,才敢多说几句,要不,我还怕你到吴部长面前告我一状,说我不安心在中组部的工作,呵呵。”

        谢信才有过地方上的从政经历,不过很短暂,大部分时间他一直在部委之中,担任中组部副部长也有好几年了,而且年纪也不大,如果出京的话,肯定要谋一个好位置才行,毕竟中组部副部长之位,可是位高权重。

        但也诚如他所言,地方上的好位置十分有限,他步出京城,肯定不想还在副部级别上打转,但一步迈入正部,除非省长之位。省长之位,向来都是留给各大势力的嫡系和重点培养对象,以谢信才的资历,还差了几分。

        所以如果地方上有一个级别合适的副部级的好位置,哪怕多干一届,熬些资历,再伺机升至正部,相信谢信才也愿意。总好过在京城部委继续担任副部长,或是调任到其他不重要的部委担任部长,然后就平稳退休了。

        夏想笑笑,没再接谢信才的话。

        夏想意外发问,又突然结束对话的反常举动,让谢信才心思大动,心想难道夏书记有什么内幕消息不成?别看他是中组部副部长,但他更清楚,他和吴才洋关系是不错,却还是比不上夏书记和吴部长之间的关系密切,更比不上夏书记深受各方势力的重用。

        谢信才还忘了一点,他还不如夏想目光长远,也不如夏想对局势的推测和把握准确。他还在想,夏书记的话,到底具体落在哪里,难道是岭南?

        侧身一看,夏想已经闭目养神了。

        其实谢信才并不知道的是,夏想此时在地理位置上虽然正在迅速地远离齐省,已经和齐省隔了遥远的距离,人也飞到了岭南省的上空,即将上任为岭南省委副书记,其实夏想的心思,现在还落在齐省。

        岭南事未至,齐省事未了,齐省最后一个阶段的收尾行动,此时应该开始了第一阶段的推进。

        ……人大会议事了,李荣升走马上任,贾立方替代夏想担任省委副书记,齐省省委班子虽然只调换了两人,但因为两人都是关键位置,相当于是一次不小的换血了。

        夏想刚走,邱仁礼就主持召开了一次常委会,对此次选举之中出现的意外和突发状况,先是做了自我批评,随后又十分严厉地提出,提名事件的背后,是个别人为了一己之私,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故意制造事端,鼓动人大代表公然和中央意图作对的一次严重的政治事件。省委一定会严查幕后黑手,还齐省一个政治清明的气象。

        秦侃告病没有参加会议。

        下午,齐省新一届人大也举行了第一次全体会议,会议增选杨介印、华自语为齐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众所周知,杨介印和华自语是程在顺的老对头,多年来一直不和,二人当选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让程在顺对省人大的掌控力度,进一步减弱。

        是为进一步削减齐省本土势力的影响和团结而采取的第一步措施。

        随后,李荣升上任之后,立刻召开了省政府常务会议,会上,先是照例讲了一通套话,又展望和部署了省政府下一步的工作,提出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相关政策,齐省的经济结构要进行进一步调整……似乎是大而空的一些套话,但明眼人都看了出来,如果省人大增选两名副主任算是秋后算帐第一刀,那么李荣升借经济结构调整架空秦侃的做法,就是第二刀。

        第三刀则由一个出人意料的人砍出——周于渊。

        周于渊现在已经是省委常委、副省长,位列省政府第三号人物,他是谁的嫡系人人心里有数,但他又是齐省土生土长的本土势力,因此,他砍出的一刀,更是引人注目,更耐人寻味,标志着齐省本土势力之间正式决裂的开始!

        周于渊向省政府提议成立老干部离退休生活顾问团,作为老干部活动中心的补充,主要负责老干部生活之外的意识形态的工作,比如思想交流,比如传达中央的指示精神,比如及时向老干部解释省委省政府的新动向新举措,是宽泛意义上的对老干部晚年生活的关心。

        周于渊的提议很有针对性,其实就是加强对离退休老干部的思想控制,做好引导工作,让老干部们在思想上继续团结在省委周围。如果说他的提议只让秦侃感觉如芒在背的话,那么随后周于渊提名的顾问团的首任负责人,就让秦侃立刻感觉头皮发麻,如坐针毡,就知道,周于渊此举,是要将齐省本土势力的团结完全打破。

        齐省本土势力所渴望的是齐人治人,周于渊的策略也是齐人治齐,前者是指治理,后者是指整治。

        因为……周于渊提名的人是——何江海!

        此时,秦侃才恍然大悟,才明白怪不得夏想如臂使指,翻云覆雨间,就破坏了他和程在顺精心筹划的大计,原来除了正面力量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叛徒何江海在背后为夏想鞍前马后,做尽坏事。

        一个周于渊,一个何江海,两个齐省土生土长的齐省干部,胳膊向外拐,帮助夏想整治自己人,真是吃里爬外的败类!秦侃气得七窍生烟,恨得牙根直痒,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因为他知道他已经完全失势了。

        打叶天南电话打不通,向国务院汇报工作,永远只是等候通知,他的眼前除了灰暗就是灰暗。

        和秦侃几近绝望相比,程在顺的处境更加艰难,因为他被何江海逼上了绝路。

        ……后夏想时代的齐省,在夏想在岭南落地的一刻,正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撕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