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92章 最关键的环节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92章 最关键的环节

    作品:《官神

        就在邱仁礼召开常委会宣布中央决定的同时,中组部副部长谢信才也没闲着,正在下榻的房间接见了齐省人大一帮老同志老领导。www.00ksw.org

        是的,不少人都忽略了谢信才的存在,因为齐省的事情现在一团糟,都忘记了在省委之中,还有一位重量级人物的存在。

        而除了谢信才之外,更不为外人所知的是,一退到底没有一官半职的何江海此时此刻也在鲁市!

        何江海可不是到鲁市旅游来了,也不是走亲访友来了,更不是参加人大会议来了,确切地讲,他是办坏事来了。

        实际上,何江海来鲁市不是一天两天了,在上次和夏想见面之前,他就已经悄悄地进了市,在和夏想见面之后,他就抱着厚厚的一叠资料,来到他在鲁市的一处秘密据点,然后按照资料上的人名,依次打出了无数个电话。

        本着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商量的想法,何江海盘算,凭借他多年的人脉和关系网,一通电话过后,答应和他见面或同意他的条件者,十人之中,乐观一点估计,应该有六七人以上。

        但电话打完之后,何江海悲哀地发现,他太高估了他的影响力,也没有充分意识到人情冷暖和职务高低的联系程度有多密切,再是老乡,再是曾经的同盟,人一走,茶也必然凉。

        不凉也是淡而无味了。

        结果就是,肯答应他的条件者,十之一二!

        十之一二太少了,完不成夏书记交待的任务还是小事,他的面子扫地,才是大事。何江海怒了,怎么现在的人都这么现实这么势利,都给脸不要脸。他本想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商量,不想撕破脸,要留三分脸面,没想到多年的朋友也敢对哼哈几句,甚至还冷嘲热讽地影射几句,指责他不该多管闲事,该干嘛就干嘛去。

        何江海盛怒之下,再次迸发出当年齐省本土势力领军人物的气势,重新一个个打出了电话。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的电话,开门见山地就提到材料上的若干个小事,语气淡淡,仿佛聊天,但威胁的意味还是一览无余。

        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赶着不走,打着倒退——有些人不敲打不行,何江海一拿出杀手锏,十通电话打出,至少有五六人立刻答应和他见面,另有两三人同意他的条件,成功率高达十之**!

        何江海感慨万千。夏书记将材料交给他之时,他嘴上答应得挺好,其实心中还很不服气,认为以他的人脉和本土作战的优势,哪里用得上摆出交换条件?只要他一开口,至少可以动员一半以上的力量。

        他不信他的威望比不上程在顺!

        不想还真是形势比人强,何江海才知道手中厚厚的一叠材料的重要性,简直就是等同于拿住了每一个人的命门。现在何江海见软的不行,非要来硬的,心中就憋了一股气,就要让一帮势力小人知道,他现在虽然无权无势了,但他还是要做齐省本土势力的背后的领军人物!

        他就要压程在顺一头,让傲慢的程在顺和不可一世的秦侃,在他面前低下高傲的头。

        自发的力量是无穷的力量,何江海知耻而后勇,以百倍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之中,超额完成了夏想交给他的任务。不但超额完成,他还暗中为自己重新成为齐省本土势力的领军人物并顺利替代程在顺,在幕后多做了大量工作。

        在孙习民辞职的惊人消息传出之后,何江海大为震惊,才知道事情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无数倍,更让他清楚地辨清了方向,秦侃要倒,程在顺要完,正是宜剩勇追穷寇的大好时机,绝对不能错过。一个程在顺倒下,才会有另一个何江海站起。

        但何江海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他想要暗中替代程在顺执掌齐省本土势力,光凭手中的材料还远远不够,还需要一个关键人物的点头——夏想。

        对,就是已经调离了齐省的夏想。别看夏想此时已经调离齐省,但没有夏想的首肯,何江海很清楚他别说能够替代程在顺了,说不定还能被程在顺反手打落。

        何江海就通过吴天笑向夏想含蓄表达了想法。

        随后,吴天笑出面和何江海进入了密谈。

        在吴天笑和何江海紧锣密鼓地敲定进一步吞并对方势力的事宜之时,在正面战场,谢信才在周于渊、温子璇的安排下,和齐省人大一干老同志老领导,也进行了一次至关重要的私下的会谈。

        由周于渊和温子璇出面周旋,再加上中组部副部长的名头,此次会谈,不管是从保密级别上,还是重要性上,为齐省今后至少十年的政治格局,奠定了深远的伏笔。

        如果说何江海在暗中的出手,是夏想为配合中央的决定,在齐省最后一战的战场之上,是在侧面和背后继续推进程在顺之流的失败,那么谢信才以中组部副部长的身份,亲自出面,代表中央和齐省的老干部老同志会谈,是夏想居中协调,在正面战场为程在顺和秦侃的最后结局,将出了最强有力的一军!

        双管齐下,绝不手软。

        ……马上就要上会表决了,秦侃赶在大会召开前的十分钟,匆忙之中和程在顺见了一面。

        短短十分钟时间,秦侃一气呵成将他的计划和盘托出,并且再三强调如果不背水一战,他和程在顺必将一败涂地。而只有殊死一拼,或许还有翻盘的可能。

        程在顺脸色阴沉,半晌没有回答秦侃。

        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他不知该从何说起。

        事态的进展,让程在顺也怕了,他没想到孙习民会辞职,更没想到,中央会提名李荣升为省长候选人。提名李荣升为候选人也就算了,邱仁礼却并不和他面谈商议有关表决事宜,因为李荣升的任命必须通过全体人大代表的表决才能生效,而邱仁礼将他晾到一边,个中意味不言而明,就是他在中央和邱仁礼的心中,已经被判了政治死刑。

        可是,真要绕过他,李荣升怎么可能通过人大的任命?他也刚刚和中央领导通过电话,也向中央领导表明了会拥护中央意图的决心,但邱仁礼还是很无礼地忽视了他,就让他十分难堪,十分恼火。

        更让他烦躁的是,明明中组部副部长谢信才人在省委,甚至还和几名人大副主任会谈,却偏偏又绕过他,难道邱仁礼也好,谢信才也好,还想利用短短的半天时间,想将他一脚踢开然后就能从容地全盘掌控人大?

        怎么可能?天大的玩笑!

        程在顺的怒火正无处发泄,秦侃的提议正中下怀,沉思了良久,他冷冷一笑:“想逼得我们没路走了?好,就试试看,让他们知道,齐省到底是齐省人民的齐省,还是中央的齐省。”

        只凭这一句话,程在顺就犯下了严重的政治错误,作为多年的老官场,能说出齐省是谁的齐省的错误言论,程在顺和秦侃一样,已经疯狂了。

        任何疯狂都来源于实力和底气,当有人喊出“我爸是局长”的时候,他的底气就是局长可以权大于法,可以天下横行。当有人敢跟中央叫板,宁肯违背中央意图,也要满足一己之私时,他的实力就是齐省的人大代表空前的团结一致,而且还团结在他的周围。

        程在顺也相信,谢信才和几名人大副主任的会谈,不会有多大的成效,一帮老同志老干部是他多年的朋友,会因为一次会谈而和他分道扬镳?不可能!

        如果让程在顺知道除了正面有谢信才和人大的老同志会谈之外,在背后还有一只黑手,正在积极主动并且卖力地挖他的墙角,他不但不会如此自信,肯定还会气得暴跳如雷。

        只不过,他现在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上午九时许,邱仁礼主持召开新一届人大常委会主席团会议,传达了中央的任命和提名,要求每位人大领导必须深刻领会中央的意图,坚定不移地落实中央的指示精神,务必保证李荣升顺利当选。主席团会议相当于是内部会议,是事先打好招呼的通气会。

        主席团会议之后,正式召开全体大会,也是最后一次全体大会了,邱仁礼主持了会议。

        此次,邱仁礼一反常态,牢牢掌握了主动权,不再给程在顺发言的机会,不但上来就宣布了中央的决定,同意了孙习民辞去省长职务,又提名了李荣升为省长候选人。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在主席台上就座的领导中间,有一个人面孔陌生,许多代表都不认识,也没人特意介绍他是谁,离得近的代表还能看清他的名字,离得远的,就只能悄悄打听正襟危坐在中间并且一言不发的高官,到底是何许人也。

        在得知他竟然是中组部副部长谢信才时,在座的人大代表无不震惊,心中猜测,既不隆重介绍谢信才,又让谢信才坐在主席台正中,究竟是何用意?

        “下面,请各位代表投票表决李荣升同志的提名!”在大会批准了孙习民的辞职之后,就进入了最关键的环节——投票表决李荣升的省长提名。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期待最后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