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85章 好一枚威力巨大的炸弹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85章 好一枚威力巨大的炸弹

    作品:《官神

        会议开到现在,局面暂时僵持了。www.00ksw.org

        夏想被提名为省长候选人一事,算是成为笑话,直接揭过了一页,但人大代表提出的对孙习民不信任的动议,是不是列入议程,是不是由主席团先行讨论,此时,还没有一个结论出来。

        其实明摆着不会列入议程,更不会上会讨论,当面闹一下可以,但真要闹大了,事情就麻烦了,谁也承担不了严重的政治后果。

        程在顺和秦侃的用意,在邱仁礼看来,无非就是想恶心恶心孙习民,抹黑一下夏想,然后就此揭过。现在抹黑夏想的目的已经落空,恶心孙习民的初步效果已经达到,下一步,直接将人大代表的议案压下,来一个延后处理就过关了。

        邱仁礼知道此时不能再让程在顺等人掌握主动了,他就抢先发言说道:“下面休息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继续开会。”

        来了一手中场休会,邱仁礼的想法是,对孙习民的不信任议案,幕后解决。不能再在大庭广众之下闹笑话了。

        邱仁礼既然宣布了休会,程在顺也不可能直接叫停休会,只好和秦侃以及几名副主任交流了一下眼神,然后跟随邱仁礼、孙习民等主要省委领导,来到了会议室。

        邱仁礼怒气冲冲,等人到齐之后,“啪”的一声一拍桌子:“成何体统!瞎胡闹,完全是政治笑话!提案的人大代表,是谁负责的片区?”

        事先,省委内部将全省按地位方位划分了片区,每个常委负责一片,就是采取的责任到人的防范措施,不想还是出事了。

        邱仁礼话一出口,程在顺的目光就有意无意地落在了孙习民身上。

        邱仁礼心一沉,难道是……果然,孙习民一脸无奈:“邱书记,是我负责的片区……是我的工作做得不到位,我要做自我批评。”

        做自我批评有什么用?邱仁礼暗叹一声,对方可真是精心算计,竟然让孙习民负责的片区出问题,让孙习民有口难言。诚然,孙习民和基层人大代表别说熟悉了,连认识都谈不上,所谓负责,不过是拿他的省长权威来压人一头,以便借助省长的光环来进行沟通。事实证明,孙习民的省长光环,不但没起到正面作用,反面反向为他自己设置了工作不力的陷阱。

        自己负责的片区提交对自己的不信任议案,孙习民还有何话说?真的无话可说。

        邱仁礼只好委婉地批评了孙习民几句,当着众人的面,不说不行,说重了也不行,只能点到为止,随后又说:“提案的事情,等大会结束之后再调查清楚,现在的问题,必须防止事态的进一步发展。今天是最后一天,下午就是闭幕式,要把顺利闭幕当成一项严峻的政治任务对待。再出现类似不正常的提案,发现一个,处理一下,绝不手软。不但要处理当事人,还要处理负责片区的相关责任人。如果事情再闹大的话,我亲自向中央说明情况。”

        邱仁礼目光如电,从每一个人的身上扫过,他是真的动了怒气:“我想明确地提醒一下,如果谁想借人大召开的机会,暗中闹事,就趁早收回心思。就算事情闹到再大,中央也不会承认一小撮人的私下串连的舞弊选举行为。而且,不但会撤职查办,还会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邱仁礼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厉,并且说了狠话,也将事情上升到了政治高度,甚至不惜以亲自向中央请命为由,暗示他会出面到中央领导直接反映问题,言外之意自然是影射幕后推手,不要以为折腾出事情不需要付出代价,恰恰相反,不但不可能在选举期间得逞,事后,还会落一个一无所获的下场,并且在政治上失去了前进的空间。

        不过邱仁礼也知道,既然秦侃和程在顺敢这么做,就有孤注一掷的勇气,不管他们是基于什么出发点,是鱼死网破还是还有后手,他都清楚,他的警告不会起到太大的作用,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毕竟对方已经运作了足够的时间。

        只能说,他尽到一个省委书记的本分罢了。

        邱仁礼说完,孙习民、冯仁龙、秦侃、周鸿基纷纷表态,其他常委也一一表态,表示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坚定地和省委保证一致,与会人员,包括人大几名副主任,也都表态支持。

        按照顺序,孙习民表态之后,应该是夏想表态,夏想却等到了最后才表了态:“调令已经生效,我现在已经不是齐省的人了,但我还是对邱书记的指示表示坚定的支持。另外我还有一个请求,请邱书记批准。下午的会议,我就不参加了,要去机场接一下谢部长。”

        邱仁礼眼皮一跳,谢信才来得可真是时候,巧得不能再巧了,就不能早一天或晚一天来,怎么非要赶在闭幕式时来,难道有什么玄机?

        夏想的调令虽然已经生效,但在谢信才没有正式宣布之前,依然可以以齐省省委副书记的身份,继续工作到最后一刻,却偏偏和谢信才联手演了一出好戏,邱仁礼就几乎可以肯定其中必有内情。

        “好,你就代表省委去迎接一下谢部长,我要出席闭幕式,就走不开了,替我向谢部长问好。”邱仁礼既未多问,也未多说,直接答应了。

        秦侃疑惑的目光特意在夏想身上停留了几秒钟,又立刻收回,他也十分不解夏想怎么在关键时候临阵脱逃,到底是在齐省无事一身轻,还是另有谋算?

        夏想……始终是秦侃最提防的一人,所以他一定要将夏想拉下水,好让夏想无暇多管闲事,也是为了报他数次被夏想坏了好事之仇。

        尽管针对夏想的计划惨败,但秦侃并不气馁,因为他只是想拖夏想下水,主要针对的目标并不是夏想,还是孙习民。夏想跑了并不要紧,只要孙习民还在就行。

        程在顺也是十分不解夏想不坚持到最后一刻是何用意,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到底不好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

        ……休会半个小时之后,重新开会,一开会,邱仁礼就郑重宣布,对孙习民同志的不信任动议,不列入大会议程,不予讨论。

        如果是正常情况之下,邱仁礼一锤定音,事情就会就此揭过,无人敢再冒犯省委书记的权威,再提什么不合时宜的提案。

        不料也是怪了,今天就是齐省本土势力大检阅,就是明目张胆地要向邱仁礼的权威说不,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借攻击孙习民之名,行向中央叫板之实。

        邱仁礼也清楚,在对方攻击孙习民抹黑夏想的背后,不仅仅是程在顺和秦侃的一次联手行动那么简单,背后隐含着不为人所知的巨大的内幕,是齐省本土势力在一只巨手的支持之下,对中央调换齐省省委书记和省长的公开对抗,是想重回齐人治齐的局面。

        齐省的本土势力的强大的问题,由来已久,中央几次想任命外来的省委书记和省长,都在初期阶段就受到了齐省本土势力的抵触,甚至私下的动作不断,制造了不少事端来对抗任命。出于种种考虑,中央几次任命都没有最终落实,由此可见齐省的问题之严重。

        邱仁礼和孙习民之所以先后空降齐省成功,背后也是一番惊心动魄的较量的结果。但二人到任之后,勉强维持了几年平和的局面,齐省的本土势力又在个别别有用心的人的煽动之下,现在又想拿孙习民开刀,借抹黑夏想,狙击邱仁礼,一举数得的情形之下,再向中央传递齐省本土势力的诉求——齐省本土势力十分庞大,有自己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力……和能力!

        邱仁礼很清楚对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所以心中也是担心会有进一步的行动,如果事情再闹下去,绝对会在他在履历上写上极不光彩的一笔。但事到临头,职务所在就是责任所在,即使知道对方也许还会贼心不死,他也要硬着头皮顶上。

        夏想已经从容脱身了,好,他就可以轻装上阵,不用事事顾忌到对夏想前途的影响,邱仁礼主意既定,目光落在孙习民的身上,心中闪过一丝遗憾,习民同志,万一再有不可控的事态发生,对不起,如果对方的攻击目标还是你,就只能让你受委屈了。

        邱仁礼刚刚宣布完毕,下面就乱成了一团,也不知是哪几个地市的代表闹了矛盾,先是互相敌视,然后吵嘴,再后竟然推搡成一团,差点打起来。

        打闹还是小事,几个代表碰头小声说了几句,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派出两人上前,快步走向主席台,再次向主席台提交了议案!

        议案没有落在孙习民手中,也没有落在程在顺和陈亥风手中,落在了人大副主任杨松达手中。杨松达接过议案,没有和陈亥风一样当众宣布,而是越过陈亥风和程在顺,直接递到了邱仁礼手中。

        简直是胡闹台,还没完没了?邱仁礼正要发作,接过议案一看,不由愣住了,上面密密麻麻有上百人签名,联名提名秦侃为省长候选人!

        邱仁礼心中大跳,好一枚威力巨大的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