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81章 杀招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81章 杀招

    作品:《官神

        上午,审议省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和省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www.00ksw.org

        审议过程很顺利,很迅捷。下午,酝酿、讨论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委员正式人选名单和有关专门委员会组成人员补充人选名单。按照程序,选举出新一届人大常委会委员会之后,才会酝酿、讨论新一届省政府领导班子人选名单。

        酝酿和讨论新一届人大常委会正式入选名单时,出现了意外!

        基本按照党领导一切的原则,人大常委会作为非常重要的政治组成部分,人选名单必须在中央和省委的控制之下,不能出现偏差。

        省人大常委会的组成,主要是省委退下的老领导老同志。老领导老同志虽然年纪偏大,但多年的工作经验不能一退到底还要继续发挥余热,所以先到人大过度一下再退,继续用多年的宝贵经验为政府的行政管理,多提宝贵意见,及时修正政府在前进的过程之中所走的弯路。

        人大的工作并非不重要,相反,还十分重要,如果人大的人选安排不好,老同志的工作积极性过高,也会为政府工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前一段时间人大对孙习民的质询,就是前车之鉴。

        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候选人,只能是邱仁礼,酝酿人选名单阶段,本该由现任人大常委会提议新一届人大常委会名单,而新一届人大常委会的构成,已经定好,人大主任邱仁礼、常务副主任程在顺都不变,几名副主任也大致不变,只有一个副主任的位置有调整。

        基本上延续了上一届的格局。

        本来在内部讨论时,已经拟定好了名单,上会之后,由程在顺负责公布。

        会场之上,座无虚席,900多名人大代表无一请假,今天是难得到齐了。程在顺在主席台前就座,公布了人选名单之后,照例说了几句套话,随后就进入了讨论阶段。

        讨论之后,就进了表决阶段,按说一个人选名单,基本上不会有任何异议,应该是一次性通过,不料竟然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见。

        对方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的人大代表,既非地方官员,又不是国企老总,属于极为平常的一类,年纪约50岁,秃头,背微驼,戴黑框眼镜,眼镜上还缠了胶布,应该是来自基层,而且还是十分朴实的人大代表,其象征意义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如果放在平常,他连发言的机会也没有,但今天不知何故,程在顺的公布名单之后,特意安排了半个小时的发言时间,也不知何故,就一下点名了他。

        “各位领导,我是来自沂蒙山区的人大代表,我叫吴狄,作为一名人大代表,我很荣幸能代表人民行使神圣的权力。”吴狄说完,向会场微鞠一躬,表现出谦逊的态度,“我个人不成熟的意见是,人大主任由省委书记兼任,是民主的倒退!”

        省委书记兼任人大主任,是民主的进步也好,倒退也罢,已经是既成事实,多说无益,毕竟在国内的政治体制之下,想要更改一项决定很难,更不是一个人大代表应提出的问题,更何况又是当场提出!说他不懂规矩还是轻的,毫不夸张地说,吴狄一句话就犯下了严重的政治错误。

        如果他是县长或是县委书记,刚才一句话就葬送了前途,并且永无出头之日。

        如果是国企老总,也基本上等于是丢到了职务。

        吴狄还真是名如其人,在政治上,他的胆子真是无敌了。

        话音刚落,会场一片嗡嗡的议论之声。

        两会进行几天了,一直四平八稳地进行,按步就班地召开,都以为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不想今天突然就有活宝出现,开口就是一句惊天动地的豪言壮语,实在是让人意想不到的震惊。

        吴狄语不惊人死不休,不顾众人的议论纷纷,也不顾身边有人暗中拉他的衣角,依然大声说道:“人大常委会作为对政府的监督机构,其实由省长兼任人大主任再合适不过,我认为,应该提名孙习民同志为人大常委会主任候选人!”

        “嗡……”

        会场乱了。

        如果说吴狄第一句话是胡闹,第二句话就是胡说八道了。由省长兼任省人大主任,等于是省长一人身兼两大要职,将置省委书记的权威于何地?再者,国内还从来没有过省长兼任人大主任的先例,也根本就是不懂规矩的信口开河。

        不管是宪法还是党章,恐怕都找不到对吴狄言论的解释。平静了几天的会场,第一次出现了躁动的迹象。有人讥笑,有人高声谈论,有人哄笑,甚至有人大声要求哄走吴狄,不能让他再继续捣乱下去。

        邱仁礼目光闪动,早就暗中使了一个眼色,已经有工作人员快步如飞,向吴狄跑去,准备将吴狄带离会场。

        吴狄的言论确实犯了大忌,作为一名层层把关挑选上来的省人大代表,竟然在会场之上口出狂言,没有党性和原则性也就算了,连一点儿最基本的政治素养都没有,他怎么当上的人大代表?

        而程在顺特意安排了半个小时的发言环节,可见早有准备,就是为了抛出吴狄这个无知者无敌的炸弹,来故意搅乱会场秩序,所图的仅仅就是一次让人笑话的插曲?

        不,肯定还有后招,邱仁礼才知道原先认为对方已经收手的想法实在太可笑了,作为齐省本土势力的一次大阅兵,作为齐省本土势力的领军人物的程在顺,会放过如此大好良机?

        肯定不会。

        但吴狄的闹剧又没有什么杀伤力,除了嬉闹之外,还能造成什么恶劣的影响?邱仁礼有点不解,看向了孙习民。

        孙习民脸色铁青,十分难看,几天来一直顺顺当当的议程,突然就半路上杀出了个愣头青,着实让人恼火。什么叫省长兼任人大主任,人大主任排名在省长前面好不好?简直是胡闹,是无理取闹,真是混帐东西!

        孙习民在心中暗骂吴狄,更痛骂程在顺,分明是程在顺导演的一出闹剧,就是要让他当众丢人,小人行径,宵小伎俩,好歹也是几十年官场沉浮的老干部老同志了,怎么素质就这么低?

        不过闹就由他闹去,除了看一场笑话之外,还能有什么?黔驴技穷罢了。孙习民冲邱仁礼微一点头,又冷冷地看向了程在顺。

        程在顺谁也不看,更不理会孙习民的脸色,反而为刚才吴狄的所作所为开脱:“其实吴狄同志的出发点是好的,只不过方法激烈了一些。下面继续开会,欢迎同志们继续多提宝贵意见,不过有一点需要声明一下,一定要有理有据,不要信口开河地乱说。”

        邱仁礼还未开口之前,就被程在顺抢先定了基调,心中十分不喜,正要开口否决接下来的发言环节,还没开口,程在顺似乎早有准备,又说了一句话,就堵了他的嘴。

        “人大会议就是一个人民代表充分发挥民主和监督权力的会议,每一个人大代表都有宪法赋予的选举人大常委会委员和主任的权力,不管是谁都不能剥夺。和豫省人大创新地通过人大常委会可以罢免同级政府副职相比,齐省人大在民主和监督方面,已经落后了一步,所以我希望今天的自由发言,能够成为国内人大会议的一次创举。”

        好嘛,一下拔高了高度,倒让邱仁礼真不好开口了。

        以豫省的创新之举来比拟齐省人大会议期间的发言安排,虽不妥当,但也说得过去,至少说辞冠冕堂皇,如果邱仁礼发言制止,反倒成了他阻挠齐省的民主建设了,高,确实高,程在顺到底是玩弄政治的高手。

        程在顺话音刚落,人大副主任陈亥风立刻附和说道:“程主任说得在理,齐省人大的民主建设一直落后于兄弟省份,我提议,今年的人大会议增加一个议题,就是允许人大代表自由提名人大主任、省长人选,开创国内人大民主建设的先河,也可以更好地体现齐省不仅是经济大省,也是政治大省。”

        由人大代表自由提名,九百名人大代表,哪怕一百人联合提名一人,也有**人之多,岂非乱套?什么民主建议,什么政治大省,不过全是托辞罢了,所要达到的目的就是混淆视听,故意捣乱!

        最后两天是选举阶段,原以为秦侃和程在顺见好就收,不会再闹事了,看来,还是高估了贼心不死之人作乱的勇气和毅力。秦侃和程在顺,真要孤注一掷了?夏想的目光落在颇有几分自得神色的程在顺的脸上,才发现,程在顺在得意之时,还真有几分小人得志的嘴脸。

        程在顺挑头,陈亥风附和,二人一唱一和完毕,又有两名人大副主任应和,随后,下面会场,赞同的声音也响成一片!

        平地风云起,从程在顺一挑头,就能一呼百应来看,齐省本土势力之间的团结和默契,果然不是传闻,而是活生生的事实。

        邱仁礼被当众逼宫,无路可退,只好点头:“好,下面就是自由发言时间,不过时间有限,每人发言不宜超过一分钟。”

        一分钟?半分钟就足够了,立刻就有一人站了起来,嗓门洪亮,用齐省的土话大声说道:“孙习民同志在担任省长期间有严重的工作失误,他再担任省长已经不合适了,我提名夏想同志为省长候选人……”

        传闻,果然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