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80章 难道放手了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80章 难道放手了

    作品:《官神

        1月8日,天气晴朗,冬日暖阳,虽然春天还很遥远,但齐省人民大会堂内,暖意融融,春意盎然,鲜花盛开,来自齐省各地共900多名人大代表汇聚一堂,共商盛事。www.00ksw.org

        上午9时整,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邱仁礼宣布大会开幕。

        邱仁礼主持了会议。

        随后,省委副书记、省长孙习民代表省政府作工作报告,回顾了2011年的工作,分析今年及今后一段时期面临的形势,提出了今年的主要目标任务。

        孙习民精神不错,状态良好,在灯光的照耀下,神采奕奕,甚至看上去比邱仁礼还主角,还神采飞扬。

        在长篇大论地介绍完齐省2011年的经济发展之后,孙习民又着重指出,要牢牢把握扩大内需,牢牢把握发展实体经济,牢牢把握加快改革创新,牢牢把握保障和改善民生,始终坚持科学发展、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创新创造、坚持城乡统筹、坚持民生优先、坚持依法行政。握紧拳头保发展重点,集中力量办民生大事。

        今年主要抓好十个方面的工作……会场之上,秩序良好,与会人员低头翻看政府工作报告,认真批阅,偶而有几声咳嗽传来,在孙习民做报告期间,没有人走动,更没有人离场,除了工作人员来回走动添水之外,会场氛围大好,至少从与会代表的表现来看,孙省长的政府报告很切中齐省现状,初步赢得了代表们的认同。

        第一步,一切还算顺利。

        第一次会议结束之后,孙习民一下会,就立刻和邱仁礼、夏想、周鸿基会面,商量下一步进展,因为之前传出的几十名代表联名提交不信任动议一事,一直就是一座压在几人心头的大山,时刻不敢掉以轻心。

        孙习民先是看了邱仁礼一眼,见邱仁礼微一点头,他才首先发言说道:“根据我和邱书记的摸底,确实有几十名代表正在串连,多是来自贫困地区的基层代表,他们不很了解省委的情况,很容易受人鼓动。”

        话虽如此,但谁也清楚,不管是贫困地区的人大代表,还是富裕地区的人大代表,都是地地道道的齐省人,就是说,在本土势力庞大的齐省,召开人大会议,等同于齐省本土势力大盘点!

        换言之,对于各级人大代表的组成,邱仁礼、孙习民,再加上夏想和周鸿基,也不及秦侃和程在顺二人,甚至可以说,不及程在顺一人。不提天然的齐省人之间的团结和信任,就是程在顺多年在齐省为官,一直在齐省打转,他对齐省的了解和人脉,远非邱仁礼几个外来者可相比。

        人大会议对省委书记没多大制约,对省长孙习民,可谓是一次大考,是最容易出纰漏的环节。出纰漏还好,要是政府工作报告在分组审议之后通不过,对孙习民的省长威望,是极大的打击。

        不过此时,孙习民担心的不是政府报告的审议,也不是对他的不信任议案是否最终提交,而是有关提名夏想为省长候选人的风声是否最终成行。

        一旦成行,对他的威望自然是一次当头一击,但对夏想的政治前途,更是一次强有力的抹黑,肯定会让夏想在政治生涯中留下政治污点。

        哪个中央领导也不喜欢想自立为王的下级,就算总书记、关远曲和代复盛等重要中央领导相信夏想没在背后出手,就算别的中央领导也相信夏想的政治智慧没有那么低,但相信不相信是一码事,真要出事了,罪责还会落到夏想的头上。

        就和当年孙习民在燕省因为特大安全事故被免职一样,说实话,山路塌方也不能省长所能控制的自然灾害,但身为省长,就得承担相应的责任。

        况且如果事情真要闹大了,不但夏想罪责难逃,邱仁礼和孙习民也都难辞其咎!

        邱仁礼紧锁眉头:“无风不起浪,还是不能放松。因为有些事情不能出,一出就没法向中央交待。政治任务,只有两个结果,百分之百成功,百分之百失败,没有中间地带。”

        周鸿基也说:“我也和几个代表接触过,他们矢口否认有提名夏书记为省长候选人的动议,说是空穴来风。他们作为有党性有觉悟的人大代表,会和中央、省委的意图保持完全一致,不会乱来。”

        都发言完毕了,只剩夏想一人了。

        夏想却久久没有说话,气氛就陷入沉默之中。有点怪异,有点沉寂,大概过了两分钟之久,夏想才又抬起头来,语气无比坚定地说道:“谁敢提议,就拿谁开刀!”

        邱仁礼和孙习民面面相觑,开刀,怎么开刀,开什么刀?

        ……第二天,分组讨论孙习民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邱仁礼、孙习民、夏想、周鸿基以及其他主要省委领导,参加了各地市的分组讨论。

        夏想参加了五岳市的分组讨论。

        五岳市委书记、市长在听取了夏想的重要讲话之后,表示一定深入领会夏书记的讲话精神,贯彻落实省委的指导精神,一切从大局出发,为人大会议的胜利召开而做好本职工作。

        会后,夏想和楼昕东举行了秘密会谈。

        楼昕东向夏想汇报了事态进展,以党性保证五岳不会出现任何不和谐的声音。夏想大为放心,如果连五岳也偏离了航线,他这个省委副书记就当得太失败了。

        随后,楼昕东又向夏想承诺,他负责做通至少一个地市的代表团的工作,保证不会出现任何反常的情况。对于前段时间无风起浪的传闻,楼昕东不敢主动提及,怕触及到了夏想的软肋。

        夏想却毫不避讳,主动对楼昕东提及:“昕东,前段时间有传闻说代表要联名提名我为省长候选人,你也应该听说了,完全就是胡闹,就是闹剧。事情的背后到底是谁在违背中央的意图,在故意和省委作对,先不说,我就明白无误地说一句——任何阴谋企图都不会得逞!昕东你一定要坚定立场,因为考验你的时刻来了。”

        楼昕东受惠夏想的地方很多,对夏想的感激之心无以言表,夏想明确无误地当面将事情点明,是对他百分之百信任的表现。

        “请夏书记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楼昕东再次表明了立场。

        分组讨论政府工作报告,也基本上还算顺利,除了有几个地市对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异议之外,其他地市高举拥护的大旗。至少从表面上看,孙习民的政府工作报告通过讨论问题不大,换句话说,人大没有拿政府工作报告做文章刁难孙习民。

        政协方面的审议也很顺利,除了几个政协委员提到了政府两大政绩工程的处理结果,得到了还算满意的答复之后,基本上就算是过关了。

        孙习民却并没有因此长松一口气,因为两会还要召开几天。几天时间,任何事情都可能突然发生。

        好在秦侃和程在顺表现得还算正常,按照正常的程序参加分组讨论。程在顺还好,毕竟是人大代表团成员,不宜走动得过于频繁。秦侃身为常务副省长,和各地人大代表走动密切,不但在规定的时间内参加分组讨论,私下也和不少代表进行交流,毫不避讳他敏感的身份和前一段时间有关有人准备提名夏想为省长候选人的传闻。

        就让周鸿基暗暗猜测,难不成秦侃真要破釜沉舟了?

        平心而论,对于秦侃攻击孙习民同时捎带夏想的做法,周鸿基非常不满并且痛恨秦侃的无耻。他现在多少有点佩服夏想的心理素质了,他可是清楚孙习民最近几天,几乎天天失眠,而夏想没事儿人一样,甚至还轻松自若,没有半点危机感。

        如果提名的事情真的成真,夏想可就要背一个大大的黑锅了,肯定会被人拿来说事,以后在迈进正部的关键关头,说不定会成为最大的拦路虎。

        不管怎样,周鸿基现在轻松了,因为不管是对孙习民的不信任议案还是提名夏想为省长候选人,都已经和他没有切身利害关系了,他走出杨银花的阴影之后,就基本上事事顺利,秦侃的矛头,再也没有指向过他。

        人都是如此,只要不是事关自身死活,置身事外和置身其中,感受完全不同,周鸿基痛恨秦侃和程在顺,同情孙习民和担心夏想,只是基于自身一切无忧的前提之下。

        如果他自身难保,肯定不会有闲心在乎孙习民和夏想的下场。

        ……第二天、第三天,继续分组讨论政府工作报告,一切平稳并且顺利,没有出现任何异常。第四天,两会已经过半,无惊无险,波澜不惊,似乎是不会再有什么波动了,甚至就连孙习民也稍微放了心,认为先前的传闻不过是一次试探,相信秦侃和程在顺不会冒着政治风险,非要在人大会议上制造事端。

        人大会议第五天,两会进入了尾声,再有两天就正式落幕了,一切还在掌控之中,邱仁礼也在暗想,照此下去,两会危机,算是平稳度过了?

        夏想甚至也产生了一丝错觉,心想,难道秦侃真的放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