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78章 平地起惊雷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78章 平地起惊雷

    作品:《官神

        (特为官神第44位盟主zzz903兄弟加更!)夕阳西斜,不知不觉,夏想和古秋实在茶室之中,已经对坐了三个多小时。www.00ksw.org

        也是自从夏想认识古秋实以来,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和古秋实面对面坐在一起谈话、谈事……谈心。

        在夏想眼中,古秋实别看年纪不大,但为人处事极为沉稳,进退有度,方正圆润,既不激进,又不保守,很符合中庸之道的大成之境。

        所谓少年老成,就是如古秋实一样的秉性。

        当然,古秋实现在肯定不算是少年了,已经步入中年,但如果他不是曾经的老成的少年,也不会在27岁就升至副厅的高位。

        古秋实今年48岁,比夏想大了13岁,马上就会迈入换届年了,元旦过后,就按49岁算,49岁的政治局委员,再进一步讲,49岁的京城市委书记,不能说后无来者,也差不多是建国以来前无古人了。

        古秋实虽然只比夏想大了13岁,但在夏想眼中,古秋实却如58岁一样,举手投足之间,浑然天成,完全没有半分生涩和做作,似乎他的上位者气势与生俱来。

        其实古秋实和夏想一样,出身平民之家,完全不是世家出身,也不是太子党。他能有今天的威势和沉稳,和他以前吃苦耐劳的经历不无关系。

        夏想一直认为,古秋实不会有大刀阔斧的时候,他始终如春风拂面,不知不觉之中让人被他引领了方向,但今天,古秋实却罕见地发作了。

        “当然,吴部长的想法也很好,出发点是为你着想,我完全可以理解。但作为多年的朋友,夏想,我想多说一句话,希望你不要介意。”整个下午,古秋实在和夏想谈话时,语气就如下午的阳光一样,温和而漫长,让人不知不觉地沉浸其中,突然,他的声调一转,不但声音提高了八度,语气也蓦然变得犀利了许多,“我的信条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凡事必须善始善终,作为党员干部,要为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到底!”

        “齐省的事情,必须有一个完结,我希望由你亲力亲为,将所有的隐患一一排除,由你始,由你终,有始有终,才是男儿本色,才是一个有担待有责任有作为的良心官员!”

        古秋实掷地有声,在夏想面前,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和决然,他以前所有温和和从容不见了,取代的是严肃和淡然!

        严肃的是对夏想的坚定的信心,淡然的是对困难的不以为然!

        夏想愣住了。

        他没有想到古秋实会坚定地站在他的一面,不但坚定,还为他鼓气和加油。他一直以为古秋实在官场之中的升迁之路过于顺利,就失去了激情,不想,古秋实竟然也有意气风发的一面。

        想想也是,古秋实虽然是政治局委员,但他过了元旦才49岁,应该说在官场之上,正值当年。

        夏想热血沸腾了,哈哈一笑:“借古书记吉言,愿乘东风,直上万里,愿我在齐省,完成一往无前的心愿!”

        “干杯!”古秋实以茶代酒,“我敬你一杯。”

        “我敬古书记。”夏想不敢托大让古秋实敬他。

        “还有一句话,夏想你一定要记住,虽然这一次前去岭南,背后有许多人在一手推动,但如果你坚决不去,谁也不会勉强你。就是说,从现在起,你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了,虽然只是一部分,但我也要恭喜你。”古秋实或许也是有感而发,今天的话特别多,而且还放下手中的事情,特意陪了夏想整整一个下午,算是真正的用心良苦。

        “以后你在岭南遇到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来找我,或许我不能帮你大忙,但一些不值得惊动总书记的小事,我说的话,也有分量。你记住,在你的身后,除了站着几个老人家之外,还有几个可以交心的朋友!”

        古秋实自比为夏想可以交心的朋友,实在是对夏想的高抬,但从另一个角度一想,又何尝不是他对夏想的器重,认定夏想可靠可信并且可交?

        夏想十分感动:“感谢古书记,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恐怕国内很少见到如此的情景,隔代接班人和第七代后备力量把酒言欢,亲密无间,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历来两任交接,都会存在着大大小小的分岐。

        诚然,以后古秋实和夏想会不会也因政治理念的不同,而渐行渐远,现在得出结论还为时尚早,但至少今天的一幕,会永远地铭刻在二人的心目之中,成为永恒的记忆。

        窗外的夕阳完成了最后的辉煌,最终消失在地平线以下,夏想和古秋实就如如梦初醒一样对视一眼,忽然一起哈哈大笑。

        在二人的笑声之中,2011年的最后一天,徐徐落下了帷幕。

        当晚,夏想住在了吴家。晚上,在和吴才洋、吴老爷子深谈之后,达了共识。

        第二天一早,元旦的到来丝毫没有影响到夏想归心似箭的心情,他和吴天笑一起,返回了鲁市。

        一回到省委,夏想就着手安排了一系列的工作。他亲自出面,分别和下面地市相熟的市委书记和市长打电话,郑重其事地挑明了事情的严峻性。

        又和吴天笑一起,直接来到鲁市市委之中,和李童、刘一琳分别举行了会谈。

        在和李童会谈时,先是谈论了两会事宜,随后夏想并不避讳吴天笑在场,直接向李童推荐吴天笑:“李书记,天笑的能力还是不错的,为人也很可靠,鲁市下面哪个县有了空位,你适当倾斜一下。”

        吴天笑心跳加快,夏书记既然直接说到了他的前途,可见夏书记离开齐省的日子不远了。他心中又喜又悲,喜的是,夏书记郑重其事当面向李童提出,李书记是聪明人,肯定知道夏书记的力度之大,必须要安排一个好位置才能让夏书记满意。

        悲的是,没想到离开夏书记如此之快,心中的不舍还是难以抑制。

        李童会意,夏想金口一开,面子必须给,而且还要给足,就说:“好,我早就想让天笑来鲁市替我分忧了,还怕夏书记不肯放人,现在好了,既然夏书记主动放人,我就不客气了,肯定要给天笑加重担子。”

        李童身为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此话一出,相当于在鲁市的管辖范围之内,一个县委书记的宝座是跑不了了。

        吴天笑心跳加快,手心出汗,他原本想到的最好的结果是到偏远县当县委书记,到富裕县当县长,没想到,夏书记一出手,就是鲁市下辖县的县委书记。

        鲁市管辖的区县,都是富裕之地,升迁速度也快。吴天笑非常感激夏书记的栽培,暗暗下定决心,今后坚定不移地坚持夏书记的路线,绝不动摇。

        李童索性好人做到底,又提要求:“我再向夏书记提一个要求,希望夏书记批准。”

        夏想见李童的顺水人情卖得很是起劲,心想怕是李童知道了吴才洋亲自到机场接他一事,想想李童和吴才洋之间也算密切的关系,说来他和他之间也不远,就笑道:“有话就说,再客气,就见外了。”

        李童呵呵一笑:“市中区委书记年龄到点了,我的意思是,想请夏书记再放一个人,让温子璇同志担任区委书记。子璇同志工作能力强,在省委多年,经验丰富,市中区是鲁市的重点区,我想来想去,只有子璇同志最能胜任这个工作。”

        好嘛,又是一个大人情。夏想暗笑,李童以前在其他事情上并不积极,但在安排他的亲信外放的事情上,积极主动得很,倒是很会做人。

        夏想的本意是想让温子璇到下面的地市担任常委副市长,虽是平调,也算是稳扎稳打的起点,没想到,李童比他想得更长远,步子也更大,直接一步到位,担任区委书记。鲁市下面的区委书记,和常委副市长虽是平级,但意义大不相同,毕竟是正职一把手。

        夏想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笑笑就走了。

        随后,夏想又和刘一琳见了一面,也是同样交待了两会的事情之后,简单一提他对吴天笑的安排以及李童的意见,刘一琳更是没有意见,举双手欢迎,不过对于夏想安排吴天笑外放猜到了什么,想问,却被夏想及时制止了:“现在的工作重心是两会。”

        刘一琳会意,夏想的言外之意是在两会召开之前,他离开齐省的消息不能透露出去,否则可能引发不好的后果。

        谁知,偏偏就不知道哪里出了偏差,有关夏想即将调离齐省的传闻,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夜之间传遍了省委大院。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夏想在齐省省长平常低调得可以,不显山不露水,但他即将调离的消息一经传开,立刻引发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后果。

        后果很严峻,来势很凶猛,直接让已经剑拔弩张的齐省局势,更加扑朔迷离。

        紧随夏想即将调离齐省的传言之后,有一个流言平地起风云——据说,有几十名人大代表正在联名发起动议,准备对现任省长孙习民提出不信任议案,并且提名新任省长的候选人人选。

        ……夏想!

        平地起惊雷,好一手借刀杀人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