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72章 出人意料的走马上任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72章 出人意料的走马上任

    作品:《官神

        在夏想委婉回绝陈皓天之后,夏想就认为他和岭南之间,虽然不能算是隔了千山万水,但也是山高水长,拉开了遥远的距离。www.00ksw.org

        更深入地讲,他甚至并不认为在解决了齐省最后一个遗留问题之后,陈皓天会再重提他去岭南之事。自从京城一别,陈皓天除了托人送来茶叶之外,并没有再有过多的表示,甚至电话也没打过一个,就如同事情已经完全过去了一样。

        夏想坐在办公室内,两个惊人的消息一前一后传来,就让他心中波澜大起,他就知道,下一轮的主战场,将会由齐省转向岭南了。

        其实说实话,齐省一直就不是国内政治斗争的主战场,因为齐省虽然经济实力很强,但和耀眼的岭南以及经常被媒体报道的江之一带相比,齐省太低调了,以至于低调到经常让国民忘记了齐省的存在。

        作为第三经济强省,齐省的名声和政治地位确实不太相符。只不过在低调之下,齐省内部的政治角力,从来就没有风平浪静过。齐省不是主战场,却也一直是角力的主要战场之一。

        从齐省本土势力的庞大就可见一斑,从齐省省委常委中齐省人所占的比例之高就可以得出结论。也正是因此,才有了让程在顺一个退居二线的省人大副主任的光辉过于耀眼的特例,才让身为省委书记兼人大主任的邱仁礼也奈何不了程在顺的怪现象的出现。

        经济强省,不一定必然就是政治强省,但一定会是利益最纠葛的省份。经济决定一切,在一切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今天,为官者为了政绩为了GDP,无不都是在追逐经济利益。齐省不是主战场,毫不夸张地说,却是非常关键的次战场。

        秦侃敢向孙习民叫板,就是京城之中背后力量对峙的另一种形式的表现。

        派系与派系之间,力量的对峙,不但有针尖对麦芒式的直接对撞,也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式的纠缠不清。秦侃可以和衙内坐在一起吃饭,握手言欢,也可以转身翻脸,背后捅上对方一刀。

        即使夏想,现在和家族势力以及团系之间,看似密切的关系,其实也有隐患,不可能和家族势力的每一个人都有相同的政治理念,更不可能团系的每一个干将都对他欣赏,甚至在以后或许还会在某些事情上和家族势力的立场背道而驰,也会和团系在某些理念上不能同步,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眼下有合作有共识就行。

        对,重要的就是眼下符合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就行,这就是老古一心推动许冠华前往岭南的根本原因之一!

        因为,当岭南省省长易人的消息传来之后,当夏想得知新任岭南省长的人选是谁之后,他的眼前蓦然展现了一条宽阔的大道,他就知道,老古在背后一定和总书记达成了某种共识。

        或者说,是达成了一种默契。

        是的,岭南省长易人,新任岭南省长竟然是……米纪火!

        如果说在米纪火的任命公布之前,夏想多少模糊地摸到了一点儿许冠华前往岭南上任的门道,他已经隐隐猜到许冠华此去岭南,应该是为了暗中配合一个重要人物的上任,此前,他已经听古秋实说过岭南省长要易人的消息。许冠华此去岭南,多半是为了新任省长的到任铺路。

        却没想到,新任省长会是米纪火。

        也是米纪火几次关注齐省的局势的做法误导了夏想,让夏想认为米纪火可能会到齐省上任,虽然现在齐省暂时没有位置,但从李荣升的提前安排就证明了已经开始了提前布局,虽然省委班子已经调整完毕,但夏想有理由相信,齐省的省委班子还会调整。

        形势一变,腾出位置让米纪火空降,也不是没有可能。

        米纪火却是去了岭南,而且还是省长,着实让夏想大吃一惊,并且震惊之余,有些地方不好想通。

        从经历上讲,米纪火不算团系,但他是总书记办公室主任,是总书记的嫡系,甚至可以说,比陈皓天更嫡系的嫡系。陈皓天算是团系的中坚力量,坐镇岭南,也相当为总书记执掌国内第一经济强省,以陈皓天的资历,担任岭南省委书记,也说得过去。

        但相比之下,米纪火虽然级别已经到了正部,但毕竟没有地方从政经历,初出京城就空降岭南担任省长,这一步,迈得可真是惊天动地!

        关键还有,最近几年,岭南省长一向由岭南土生土长的官员担任,也是为了缓和中央和岭南本土势力之间的关系,有利于各项工作的开展。

        因为岭南本土势力也相当抱团,和齐省本土势力的强硬抱团不同,岭南本土势力虽然表面上温和,但实际上暗中的团结,比齐省本土势力之间的联系更牢固,外人更难以打进。以外来者担任省委书记,以本土人担任省长的策略,中央已经连续十几年没有改变,而且收到了良好的效果,怎么就突然由米纪火打破了以前的惯例,出人意料地走马上任了?

        尽管说来,米纪火严格意义不算是团系人马,他和陈皓天搭班子也说得过去,至少在政治局讨论任命的时候,不会遇到太多的阻力。具体如何悄无声息地就通过了任命,背后又有多少较量和讨价还价,夏想就不得而知了,并且也不想知道,他只想知道,岭南风云,在许冠华和米纪火相继上任之后,会不会平息下来?

        岭南是国内第一大省,不能出任何乱子,一乱,影响之大,遗害之广,令人不敢深想。又因为事关陈皓天的入常大计,从军方到地方的两重安排,可以看出中央对岭南的重视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大。

        也说明了一点,在治理岭南乱象、尽可能让岭南回归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的问题之上,老古和总书记达成了共识。应该也是老古敏锐地发现了时机,才让许冠华及时出京,置身于风浪滔天之地,就是为了在搏击风浪的同时,入了总书记之眼,并且赢取上升的政绩。

        也是一步险棋,虽然险了一点,但上有陈皓天照应,中有米纪火策应,许冠华此去岭南,也算是去得其所了。再万一陈皓天入常成功,许冠华的未来之路,将会更加宽广了。

        老古……妙棋!

        只不过消息事先封锁得十分严密,让夏想也到最后一刻才得知,并非是老古故意瞒他,也不是古秋实不肯实言相告,而是背后的较量,肯定惊心动魄。

        夏想在办公室之中,一个人足足安静了半个多小时,由最初的震惊,到现在的清醒,他算是再一次深刻体会了政治之上的风云莫测,许多时候,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到底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米纪火竟然去了岭南?夏想想笑却没有笑出来,因为他深知此去岭南,米纪火肩上的担子之重,如果一着不慎,甚至有可能将他压垮!

        岭南省长之位,可不好当,不但要承担起引领岭南经济再前进一步的重任,还要尽最大努力和岭南本土势力处好关系,才能让政令上行下效,才能维护岭南的经济平稳有序地向前发展。如果米纪火到任之后,岭南经济没有起色,岭南风云依然激荡,别说他在岭南的一任是政绩是履历了,甚至有可能成为他的滑铁卢。

        夏想就不是十分理解总书记安排米纪火前往岭南的深层用意是什么,就算上有陈皓天照应,但在岭南四处起火的情形之下,陈皓天有可能自顾不暇,怎能再分心照应米纪火?

        想了许多事情,让夏想眼前先是一亮,现在又有了迷雾重重。他起身推开窗户,看到外面灰蒙蒙的天空布满了阴云,一阵冷风吹来,令他的头脑一阵清凉。

        天色晚了,天要下雪了,夏想忽然兴趣所致,拿起手机发了一个短信:“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不多时,对方回信:“能!”

        夏想暗笑,收起手机,脚步轻松地步出了办公室。

        ……在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尽管夏天早已远去,荷花业已凋落,夏雨荷的名字却未变,生意依然兴隆,夏想和周鸿基相对而坐,一人一杯香茶。

        “夏书记,中纪委方面还是没有推动对秦侃的立案,阻力很大。”周鸿基一声叹息,“在换届之前,谁也不想得罪另一方,都想留有余地。再说秦侃的事情也确实太小了,想要深挖,找不到突破口。”

        想借助中纪委来拿下秦侃,早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证明了此路不通,周鸿基还是对中纪委的力量太盲目信任了,任何一个副省级干部的立案,都是要惊动几大巨头的大案。

        尽管他相信秦侃贼心不死,周鸿基也相信,孙习民更相信,中央却不会只凭猜测就对一名副省长调查或中止工作,就是说,在秦侃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之前,法律也好,党员干部管理条例也好,都没有针对没有实施的犯罪要采取什么行动的规定。

        “我今天请你过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托付。”夏想没接周鸿基的话,直接说明了来意。

        周鸿基大吃一惊:“怎么,夏书记要离开齐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