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71章 重大的人事调整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71章 重大的人事调整

    作品:《官神

        一句毫不拖泥带水的拿下,让夏想差点激情燃烧。www.00ksw.org别看吴老爷子似乎多年不问世事,他心中跟明镜一样,京城之中各方力量的对比,在他心中跟脉络一样清楚。

        他说拿下,就一定能拿下。

        吴老爷子说拿下,老古说他管定了,夏想就如同一个得了指令的小孩一样,挥舞大棒,要好好欺负欺负衙内了。

        不欺负白不欺负,谁让衙内左手想吞并肖佳,右手想拿下达才,他也欺人太甚了。

        再加上衙内又和秦侃同流合污,摆明了想介入齐省的政治斗争,好,敢伸手,就别怕被捉住打得你手疼。

        不过夏想终究是夏想,还是留了一线,没有将衙内逼得无路可走,只是让衙内感到痛,感到肉疼,但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衙内估计也是知道踢到了钢板上,没再动用政治力量,而是继续利用经济手段还击。政治力量不再介入,一切都按照规则来办,再加上元明亮听从夏想的指示,刻意放缓了攻势,局势就暂时僵持了。

        此战,衙内损失超过数亿元,吃了一个哑巴亏,在老古的正面坐镇之下,在元明亮的暗中指挥之下,在政治和经济两个层面都处于下风,可谓吃了平生最大的一次败仗。

        衙内既不肯认输,又不甘心损失,还想试图扳回局势,但在没有政治力量的借助之下,只靠经济实力和经济手段,却又发现无法撬动肖佳一方的根基,就形成了僵持不了的局面。也是,损失了数亿了,却连一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衙内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他肯咽下这口气才怪!

        因为在京城的重大失利,衙内顾此失彼,和成达才之间的谈判陷入了停顿之中,衙内没有再重提撤资事宜。他倒是想提,但哪里顾得上?主要也是心绪难平,眼见一大块肥肉就在嘴边,离嘴巴只有一寸之遥了,却突然不翼而飞,不但飞了,还带走了原本属于他的另一块肥肉,肉疼之心,无以言表。

        衙内感觉和肖佳一战,是他平生的奇耻大辱!

        不服气又能如何?再从政治层面打压肖佳?古老发话了,谁动肖佳一根手指头,就是想拆了他的老骨头。此话一出,京城警备区突然出现异动,有几名衙内的叔叔伯伯辈的军中中坚派力量,平常暗中所干的不法勾当被人揭露,准备进一步问责。

        不过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事情闹得风声挺大,但只是箭在弦上,并不激发,也是留了一线,旨在告诫一些人,不要轻举妄动,惹恼了老古,老古是会杀人的!

        衙内也过了血气方刚的年龄了,但还是认为父亲和老古有一拼之力,想让父亲出面施压,父亲却拒绝了,说道:“几个亿是小数目,就是古老明说冲我借10个亿来过个生日,我也得借。古老的手段很辛辣,军方事务我不能过问,不能犯了大忌。”

        难道只能忍气吞声了?衙内知道父亲也是说一不二的性格,他决定的事情,断难更改,就是说,从政治层面已经无法解决目前的难题了,只能从经济领域入手。

        但……在经济层面之上,衙内几乎无计可施了,因为对方的手段太过高明,让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脱困。

        没听说肖佳的身边有这样的高人,到底是谁躲在幕后成就了肖佳的经济大计?衙内发誓一定要揪出藏在阴影中一个关键人物,要是让他发现哪个人是谁,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将他置于死地!

        可恶的狗头军师!

        衙内陷入了平生以来最狂躁不安的一段时期,想认输,没勇气又不甘心,不想认输,又没法取得下一轮的胜利,僵持不下,有可能还会吃更大的亏。

        怎么办?衙内一筹莫展。

        直到此时,衙内还没有怀疑肖佳的背后有夏想的巨大阴影,如果让他知道了夏想也在暗中力挺肖佳,不知他会不会恼羞成怒,或是干脆直接认输了事。

        衙内的失利,正好让成达才不但从容过关,没有被衙内要胁,而且也终于在一个月后,资金链即将断裂的危机得以缓解。而随后,当元明亮秘密赶往燕市,和成达才坐在一起,谈及合作事宜之时,成达才心中的一块巨石终于轰然落地,算是百分之百地安心了。

        尽管并不知道衙内在京城被人打得近乎头破血流的狙击战中,有没有夏想的出手,成达才都知道在整个事件的过程中,处处都有夏想的身影,如果没有夏想的出手相助,如果没有夏想的居中策应,他和衙内的一次面对面的冲撞,就没有足够的底气和必胜的勇气。

        在鲁市也好,在燕市也好,成达才始终感觉是在主场作战,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并且在面对衙内咄咄逼人的攻势和身后巨大的政治靠山时,他也没有退却的意思,全是因为在他的背后,也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在支撑着他与衙内奋战。

        也别说,成达才历经世事,早就应该看开了一切,却还是看不穿夏想。按说以夏想的级别,别说和委员长一较高低了,就是在邱仁礼面前,也会被省委书记的权威一句话否定。但偏偏一个省委副书记,偏偏以成达才的经历和见识,就认定只要夏想坚定地站在他的背后,他就不用惧怕衙内在政治层面的施压!

        很多时候,信任和底气,或许确实只是心理暗示,但在商战和任何较量之中,都至关重要,是致胜的法宝之一。

        在和元明亮秘密会谈之后,成达才就心中笃定,达才集团成立十几年来,面临的最大的一次危机,算是有惊无险地度过了。

        ……成达才危机算是度过了,许冠华的危机才刚刚开始,12月中旬,眼见就要年底之时,一纸调令将新婚不久的许冠华调往羊城军区,以少将军衔任羊城军区副政委。明眼人都看了出来,许冠华级别未变,军衔未涨,却由京城军委中枢直调羊城军区,显然是镀金去了。

        许冠华缺少在地方军区历练的经历,此来羊城军区,必然是为了履历上更加好看,为了下一步提升中将埋下伏笔。羊城军区是大军区,如果操作得当的话,许冠华在羊城军区完成从少将到中将的提升,再进一步由副职转为正职,也不是没有可能。

        希望很美好,但现实很残酷,因为羊城军区的力量对比,圈内人士都心知肚明。谁都知道许冠华是古老的爱将,是古老在军中大力扶植的后备力量,相当于古老接班人的角色,但羊城军区偏偏又是古老力量最薄弱的地方。

        许冠华还是以身试险,来到了羊城军区,难道仅仅是因为羊城军区空缺出来的一名副政委的职务?诚然,副政委的职务是个好位置,当时争夺这个位置的人选不在少数,施启顺就是热门人选之一。但平心而论,和施启顺的年龄偏大相比,许冠华有巨大的年龄优势,大可不必急于出京,完全可以再等上一等,因为好位置虽然不多,也总有机会等到空缺。

        何必非要急在一时来到古老影响力最弱的羊城军区……就有人暗中猜测,古老急于安排许冠华出京历练,莫非是古老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担心再晚了就不赶趟了?

        更有人揣摩其中的深意,陈皓天身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岭南省委书记,和古老的关系也似乎一般,许冠华等于是只身入岭南,虽然位置不错,但选择的历练之地也太凶险了,再加上吴晓阳对许冠华很不对眼,在吴晓阳的手下当差,许冠华不是自找不自在,又是干什么?

        说不定历练不好,一头栽下就飞不起来了也未可知,许冠华如果真是一人只身入岭南的话,上,无省委的照应,下,没有军中的同盟,他何以自处?

        冒险,太冒险了。

        不过再仔细分析,以古老在军中的威望,以古老的政治智慧,断然不会让许冠华豪赌一次,以许冠华目前的级别和地位,犯不着再靠豪赌上位了,就是熬资历,说不定也能熬到上将,那古老力挺许冠华,甚至不惜得罪吴晓阳,还和施启顺闹翻,非要让许冠华前来岭南,又有何深意?

        就连夏想也不是很理解其中的安排,如果说在京城参加许冠华婚礼之前,老古做出以上安排,他会一点头绪也没有。在京城婚礼之后,在亲眼目睹了吴公子的嚣张和施启顺的无礼,他就清楚随着换届的临近,军中各方力量也是暗流潜涌,也是酝酿着一轮洗牌。

        只是老古选择此时让许冠华出京,第一重原因应该是为了避免换届之时对军委的最直接的冲击,远赴岭南或许可以躲避身居京城的暴风雨。

        但话又说回来,岭南也是风急浪高。

        正当夏想感觉似乎摸到了一点儿门道的时候,岭南省的一项重大的人事调整,让他的眼前一亮,思路顿时豁然开朗……岭南省长易人,新任岭南省长,是夏想还算熟悉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