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63章 动静加大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63章 动静加大

    作品:《官神

        元明亮确实是聪明人,知道什么时候该消失,什么时候该出现,他现在出现的时机,不但恰到好处,而且还有雪中送炭的功效,如果运作得当,不但可以让成达才感念他的好心,也会让夏想对他高看一眼。www.00ksw.org

        也从侧面说明,元明亮对衙内突然提出从达才集团撤资一事,了如指掌,更说明一点,他有借此机会结交成达才之意。

        夏想也不客气,直接说道:“好,我会和成总联系一下,听听他的意见。”

        元明亮又说:“夏书记,我还有一个意向,打算在品都上马一座炼油厂,希望有机会和李书记一起坐坐……”

        元明亮还真会顺势就上,到底是生意人,如意算盘打得真是精明,夏想心中不快。

        诚然,元明亮此时注资达才集团,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化解衙内的攻势——且不管衙内是想真撤资,还是借机拿达才集团的软肋,借以达到吞并达才集团的目的,只要元明亮的资金一到,衙内的出手便告化解——也会让成达才对元明亮心生好感。

        就连夏想,一开始也对元明亮选择在此时注资,十分欣慰和赞赏,却没想到,原来元明亮另有伏笔。

        品都在李荣升之前,等于是李丁山的上上任市委书记木界功,在任上,上马过一座1000吨级的大型炼油厂,建在品都规划的亚中心。有人说,20年内,木界功是品都的功臣,20年后,他是品都的罪人。

        要夏想说,不用等20年后,现在的木界功就是品都的罪人。因为大炼油项目是重染污项目,对品都的影响长远而深远,不但让品都市时刻处在极大的危险之中,巨大的炼油厂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而且每天排放的染污物,让作为旅游城市的品都将会为之付出惨痛的代价。

        全世界只有一个城市将炼油厂建在离市中心15公里之内的市中心人口密集区,就是湛江。品都在论证大炼油项目时,很清楚污染带来的严重危险和后果,但木界功还是力排众议上马了炼油项目,就是因为炼油厂每年能为品都带来1000亿的GDP。

        木界功现在已经落马,俱往矣,但他带给品都人民的伤痛,还屹立在品都市区,不知何时会引爆。而元明亮借机提出交换条件,还想在品都上马炼油项目,就一下激怒了夏想。

        夏想的原则就是,任何一个置百姓利益和生命于不顾的官员,不管有多么光辉的政绩,不管被外界吹捧得有多高,在他眼里,一文不值!

        “炼油厂项目就免了,别说李书记不会同意,我第一个就会表示反对。”夏想斩钉截铁地说道,“任何会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的产业,都别想在我的手中通过。元先生,我提醒你一点,不要在我面前提不合理的要求,你知道我的原则,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第一次,夏想郑重其事地对元明亮进行了正面警告。

        元明亮显然没有想到夏想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愣住了,过了半天才微带结巴地说道:“不好意思,夏书记,我只是看中了炼油项目的利润,没想那么长远……”

        “那就想好了再做决定!”夏想直接挂断了电话,没再听元明亮的解释,他很是反感直接的利益交换,元明亮的做法,让他感觉有交换的意味,心中大为不快。

        过了片刻,夏想又平息了怒气,心中还十分奇怪,怎么就一下这么大的火气?品都虽然现任市委书记是李丁山,但上马炼油项目和他之间还是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益冲突,他替谁打抱不平?

        再深入一想,还是因为他对炼油厂项目从立项到做到决定的整个过程十分了解的缘故,很清楚木界功拍板的背后,就是完全的政治目的作崇。

        夏想时至今日,已经算是真正的高官了,换言之,应该是远离了百姓,接触不到基层,并且不必再关注民主疾苦的阶层了。其实不然,他的骨子里的情怀始终未变,始终视百姓为父母,视百姓为兄弟姐妹,视百姓为自己的亲人。

        木界功在做出投资决定时,很清楚炼油厂会污染品都一百年都不止,而眼前的利益,只能维持20年,他却依然当着众多专家的面,十分诚恳地恳请各位专家高抬贵手,不要再论证炼油厂的危害性,结果专家讨论的结果,得出了掩耳盗铃式的结论。

        以木界功为代表的国内一干唯政绩唯GDP为追求目标的官僚们何其多?却不知道,眼前的GDP或许数字上十分好看,危害的却是今后几十上百年的长远发展。

        图一时之利,得遗害百年之遗毒,是整个民族的悲哀!

        夏想的愤怒不过是被元明亮无意中点燃罢了,其实一切的根源还是来自秦侃的死不悔改和衙内的贪心不足,到了眼下的形势,秦侃还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没有一丝准备收手的迹象。

        还有一点让夏想怒火中烧的是,衙内在京城方面,有条不紊地和肖佳交锋,在鲁市,赶在省政府换届前夕,突然做出从达才集团撤资的决定,不管出发点是什么,目的却是相同,就是为了搅局,为了让他自顾不暇,腾不出时间和精力来应对秦侃和程在顺暗中进行的大计。

        如果不是夏想在醉仙居无意中撞见衙内和叶天南、秦侃、程在顺在一起,他还无法揣摩清楚衙内真正的用意,很可惜的是,他知道了衙内和秦侃面对面了,所以夏想几乎立刻就得出结论,对衙内此时的出手,多了几分明朗。

        说白了,衙内的出手,还是从侧面为程在顺和秦侃暗中进行的大计,打掩护,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对他进行牵制,因为衙内清楚,一动达才集团,他必然分心。

        如果他不介入,衙内就可以从政治和经济两个层面,既打压达才集团,再暗中行吞并之实,又让他分心分散精力,好一手一箭双雕的妙计。

        所以此时元明亮以向达才集团注资的名义,提出要在品都上马污染严重的炼油项目,就让夏想极度不快,对元明亮也没有客气几分,因为离了元明亮,他完全有方法化解衙内此时的出手。

        元明亮只是众多选择中的一个,并非唯一的选择,如果元明亮没有自知之明,非要固执己见的话,夏想也不怕和元明亮划清界限。

        想跟他同行,必须要按照他的原则行事,否则免谈。做不到这一点,对方再财大气粗,再有用,对不起,夏想也要拒之千里。

        原则问题不能谈,底线不能碰。

        挂断元明亮的电话之后,夏想犹豫片刻,还是拨通了成达才的电话。

        “成总,什么时候来鲁市一趟?”提出让成达才来鲁市,并非是为了元明亮的提议,而是针对衙内的回击的第一步。

        “我看看时间……”成达才先前已经知道了衙内的意向,并未就衙内撤资一事表态,若是以前,以他的性格,肯定会大手一挥,随他去,但现在不同了,经济形势吃紧,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确实影响到了房地产的前景,连达才集团都感到了压力,其他中小房地产开发商,更是举步维艰。

        “后天有时间。”成达才翻看了几眼行程安排,推掉了几个并不重要的会议。

        “好,期待和成总的会面。”夏想并未多说,只点了一点,“希望成总做好心理准备,元明亮的注资,不能当成救命稻草。”

        成达才哈哈一笑:“请夏书记放心,我还没有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中的习惯,30亿……还压不死我成达才!”

        成达才的豪言壮语犹在耳边,夏想的电话又响了,是元明亮再次来电。

        第二次打进电话的元明亮,态度又多了几分恭谨,语气也很真诚:“对不起夏书记,刚才我并没有别的意思,不是拿和达才集团的合作来换取品都的投资,您别误会。”

        “事情过去了,不提了。”夏想很干脆地堵了元明亮的嘴,话不必说得太明太透,彼此心里有数就可以了。

        “我刚才和成总通了一个电话,听成总说,他后天到?”元明亮又及时跟进,显然,他不想失去夏想这个关系,刚才虽然闹得不太愉快,也让他从心底清楚了夏想的底线所在,不但不感到尴尬,反而更佩服夏想的为人,“两天时间筹集30亿,虽然时间紧一点,但也够用了。”

        这么说,元明亮下定决心了?夏想不接话,只是提醒了元明亮一句:“成总来,是和衙内谈撤资一事,你的事情,可以缓一缓。两件事情搁在一起,或许有人不认为是巧合,而是故意。”

        夏想自然是出于好心,因为衙内谈撤资,要从达才集团抽走30亿,元明亮却及时跟进,注资30亿,摆明了就是对着干,会让衙内很没面子,而且还很尴尬,更让衙内的计谋落空。从经济层面来讲,元明亮的所作所为无可非议,但元明亮不清楚的是,衙内此举,有着不为人所知的政治目的。

        说不定衙内恼羞成怒之下,会迁怒于元明亮,动用政治力量来打压元明亮在国内各地的产业,元明亮就得不偿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