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62章 就要全面到来了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62章 就要全面到来了

    作品:《官神

        曹殊黧回鲁市有一段时间了,人在夏想身边,心中挂念的却是别人。www.00ksw.org不过,夏想却一点也不吃醋。

        因为曹殊黧挂念的是夏东和连若菡。

        夏东还好说,毕竟是儿子,向来在男人眼中,老婆是别人的好,儿子是自家的棒,夏想就很能理解曹殊黧的爱子之心。平心而论,他对夏东也是挂念得很,只不过男人内心柔软,嘴上强硬,他就是平常说得很少罢了,说到底,心中还是很想儿子。

        也很想连若菡。

        有很长时间没有和连若菡分开这么久了,以前虽然也是不常见面,但想见的话,半天就见到了。现在连若菡人在国外,想见还真不容易。出于食品安全方面的考虑,连若菡不肯回国。又因为夏想身份特殊的缘故,他不能随便出国,就两地分居了。

        连若菡也快要生了,预产期好象是明年的3月份,具体日期夏想是记不清了,曹殊黧却记得分明。

        也许是先入为主的原因,曹殊黧一直当连若菡姐姐一样看待,从来没有觉得她是她的情敌。

        晚上,夏想在忙碌了一天之后,回到家中,家中已经送了暖气,温暖如春,倒不觉寒冷。此时已经进入了初冬,和燕市气候相差无几的鲁市,现在也是天寒地冻的光景。好在家有一个女人,让夏想很是安心。

        饭已经做好了,四菜一汤,对夏想的级别来说,规格不高。但如果按曹殊黧的养生之道,晚上她甚至都不想让夏想吃油腻的东西,只喝一碗稀粥了事。只不过夏想睡得晚,每天都要熬夜工作,就只好勉为其难地为他加了餐。

        最近从天气上讲,齐省的气候已经进入了冬天,从政治气候上讲,似乎是一片大好的春天景象,其实不然,现阶段只是一个表面太平相对平和的特殊日期,因为都在等候最后的时刻的到来。

        夏想最近的工作非常忙,事情扎堆,身为副书记,要负责方方面面的事务,上至中央精神的传达,下至各地市党政一把手的考核,再加上地市政府的换届要早于省政府的换届,事情繁多,让人几乎没有片刻的休息。

        都认为当官风光,人前人后,前呼后拥,其实只看到了好的一面,没看到不好的一面,不但忙得不可开交,还心理压力巨大。心理承受能力差一些,或是能力不够,每年因此患上抑郁症的官员不在少数。

        甚至还有副市长、区长因为不堪其重自杀的事件发生,夏想心理承受能力强,能力更是有,还可以应付得来。但即使如此,毕竟不是铁打的人,也累得不行。

        主要也是除了正常的工作之后,还有许多需要暗中应对的事情,等于是他一个人分成两个人用,就让夏想30多岁的身体也有点吃不消了。

        因为……在风平浪静的背后,有两件事情在暗中潮流涌动,正在酝酿,有可能发展成一次波涛起伏的巨浪!

        一是秦侃的事件终于发酵了。

        在经过一个多月的前奏之后——就是先在省委大院内部、后在整个鲁市闹得沸沸扬扬的秦侃和杨银花事件,在经历了初期的酝酿,中期的宣扬以后及后期的加工处理之后,在今天,终于成初见成效——第一个成效就是,秦侃被人打了。

        打人这样的事情,很低级,很不入流,再者以秦侃的级别,谁想打一名常务副省长,想要突破重围近身到秦侃身前一米之内,非得武林高手不可。但打人者还真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不但不是,脑子还缺少一根弦,正是杨银花的丈夫华一大!

        华一大曾经打过周鸿基一次,现在又亲手打了秦侃,全是因为他有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也足以让他成为绿帽的典型代表了。如果有人非要写一本异人异事传的话,华一大铁定入选,因为在国内现行的政治体制之下,能仅凭一人之力空手突破重围,拳打两名副省高官者,恐怕只他一人而已。

        华一大如何打了秦侃,细节不得而知,反正当秦侃狼狈不堪地出现在省委大院时,后背一个大脚印,脸上一对熊猫眼,要有多丢人就有多丢人。

        别人是什么心态不得而知,但夏想听说,在亲眼目睹了秦侃的熊样之后,曾经饱受华一大之苦的周鸿基当时就笑得阳光灿烂,差点就放声大笑了——如果不是办公室的门隔音效果不好的话,周鸿基肯定会大笑出声。

        有初一就有十五,没办法,夏想也对秦侃的遭遇提不起什么同情之心,但随后的一个消息,也是事件的第二个成效,却又让他不免唏嘘——杨银花自杀了!

        对于杨银花,夏想同情多过厌恶。作为齐省权力核心的省委大院的一名女干部,如果有野心有**,在男人当权的世界里,想要向上拼命地爬,就只有一条道路可走,就是献身。

        有多少不觊觎漂亮女下属的上级领导?夏想不贪婪,不代表别人不贪婪,远的不说,就说刚刚发生的一起上级领导趁女下级醉酒将其强奸的案件,在审讯时,上级还口口声声说是通奸不是强奸,由此就可以推断,女下级确实是男上级心目中的自留地。

        夏想无意去评价你情我愿的丑陋现象,他只是对杨银花的遭遇深感无奈和痛心。杨银花之死,表面上看,是被一连串的绯闻事件逼迫而死,实际上,她是死于自己的贪心。委身于秦侃也就算了,还被秦侃利用充当泼向周鸿基身上的脏水,就是不识时务了。

        女人可以为了自身的前途和虚荣献身,但在献身之前,一定要想好可能的严重后果,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是轻的,被当街炸得粉身碎骨的也不乏其人。

        杨银花的自杀紧随在秦侃被打事件之后,就让人产生了无限联想的可能,秦侃在绯闻缠身的一个多月中,始终用镇定和厚颜应对危机,眼见就要过关了,不成想,最后一刻,功败垂成!

        杨银花之死,在省委引发了不小的波动,在社会上产生了恶劣的影响,孙习民趁机发作,和邱仁礼、夏想一起开了一个碰头会,最后会议达成了一致共识——希望秦侃同志向省委说明问题!

        秦侃很配合,二话不说就主动找到了邱仁礼,向邱仁礼坦诚了他和杨银花之间的不正当男女关系,但他和她之间除了不正当男女关系之外,没有什么以权谋私的事情,就是说,省委要处置秦侃,找不到很好的切入点。

        总不能只拿男女关系说事对一名常务副省长进行处置,再说到了常务副省长的级别,男女的事情还真上不了台面。

        秦侃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知道杨银花之死对他的威望打击很大,但却还是动摇不了他的根本,省委只能对他口头训诫,不可能上报中组部。

        秦侃的事情如何后继处理,邱仁礼和孙习民、夏想商议之后,暂时还没有拿定主意,只好搁置了。秦侃的问题不是让夏想最关注的麻烦,最大的麻烦是衙内的出手。

        其实衙内的出手比秦侃的出事,还要早上一段时间,而且衙内出手和秦侃出事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之所以先提秦侃的事发而后提衙内的出手,只因衙内的事情比秦侃的事情更棘手,更变化莫测。

        夏想人在家中,将前一段发生的事情都理顺了一遍,才想起饭都凉了,该吃饭了,抬头一看,见曹殊黧支着腮,托着下巴,正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好象他脸上开了一朵花一样。

        摸了摸脸,夏想笑问:“看什么看,不认识了?”

        “有一点。”曹殊黧笑笑,一脸调皮,“你深思的时候,样子还真有点风度,估计现在还能迷住几个女下属。”

        夏想笑了,曹殊黧是想起杨银花事件,多心了,就说:“我一直信奉的一个原则就是,绝不朝身边的人下手。”

        “意思是,要朝离得远的人下手了?也是,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说现在有些领导干部,怎么光吃窝边草,连个兔子都不如。”曹殊黧似笑非笑。

        夏想嘿嘿一笑:“你还不了解我?别胡思乱想了,赶紧吃饭,饭都凉了。”

        “我想抽时间再去一趟美国,若菡一个人,我总是不放心。”

        “扔我一个人,你就放心了?”夏想岂能不清楚曹殊黧的试探之意,笑道,“我在你眼里,怎么总排在最后一名?”

        曹殊黧高兴了,拿起筷子打了夏想一下:“怎么象个小孩一样,没有我,你不一样活得滋润?”

        第二天中午,下班后夏想准备去食堂吃饭,却接到了元明亮的电话。

        元明亮消失了一段时间,自从上次和萧伍去了品都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再露过面,此时突然现身,而且时机还把握得恰到好处,就让夏想暗暗称赞元明亮的精明。

        “夏书记,是不是方便请成总来鲁市一趟,好商谈一下投资事宜?”元明亮的声音很沉稳,透露出恭敬和坚定。

        恭敬是对夏想的恭敬,坚定是对他自己及时出手的坚定信心。

        不说去燕市亲自面见成达才,而是提出让成达才前来鲁市,元明亮对时局的把握之准,也让夏想十分佩服,因为成达才确实必须要亲自来鲁市一趟。

        和衙内之间的较量,就要全面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