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58章 原因应该只有一个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58章 原因应该只有一个

    作品:《官神

        (特为盟主七剑开天兄弟加更!)深秋的鲁市,天气又有些阴沉,秋风一吹,就多了些许寒意。www.00ksw.org

        夜色凉如水,站在秋风阵阵的夜晚的鲁市街头,还真有几分凉意,夏想穿了一件深灰色风衣,竖起了衣领。

        倒不是他故意耍酷,而是此地人来人往,他不想别人认出他是谁。因为就在刚才,他的眼睛的余光一扫,赫然发现有几个熟人有说有笑地从不远处路过,进了酒楼。

        夏想所在的酒楼名叫醉仙居,虽说名字有点俗气,但装修风格和整体设计,也颇有几分仙气。当然,尘俗中人,在五欲红尘之中打滚,纸醉金迷,一身俗气,和仙气是半点也不沾边。叫醉仙居,不过是附庸风雅罢了。

        还好,至少还有人愿意附庸风雅,总比一些喜欢去花街柳巷和天上人间谈论正事的高官权贵强上许多了,因此,在夏想眼中,叶天南至少有一样好,就是不怎么好色。

        对了,非要再放大叶天南的优点的话,在夏想所认识的人中,将附庸风雅之事做得不着痕迹并且浑然天成者,仅叶天南一人而已。

        如果叶天南知道夏想对他评价如此之高,也当欣慰矣,至少能缓解他心中的郁闷和晦气。

        没错,夏想在醉仙居门口等人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叶天南也来此用餐。

        如果仅仅是叶天南一人也就算了,偏偏叶天南身边还有几人,不但有秦侃和程在顺,还有衙内!

        对,正是衙内!

        正是因为夏想无意中的一瞥,不想今天有如此惊人的发现,就让他觉得今天放弃休息而答应和刘一琳会面,没有白来。

        孙习民和周鸿基如果知道了衙内会和程在顺在一起,应该还好接受一些。但如果进一步知道了还有秦侃,恐怕就难以理解了。再如果得知衙内居然会和叶天南坐在一起,孙习民和周鸿基作何感情,夏想不好猜测,但肯定会脸色铁青,怒气冲冲。

        是呀,秦侃和程在顺是孙习民和周鸿基现阶段最大的敌人和最不可调和的对手,身为自己阵营的太子爷的衙内,竟然会和对手坐在一起,把酒言欢,任谁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关键问题是,还不能问个清楚,想必孙习民和周鸿基心中的郁闷就可想而知了。

        夏想揉了揉被风吹得有点发干的脸,无声地笑了,今天之所以答应和刘一琳的会面,也是因为刘一琳提到了衙内,她说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汇报,就是涉及到了衙内,才引起了夏想莫大的兴趣。

        夏想眼尖,刚才虽然只扫了一眼,但依然看清了叶天南强颜欢笑的笑容之中的愤怒,还有眼角无法掩饰的淤青。

        天地良心,夏想偷偷地坏笑,叶天南不幸的遭遇,和他真没有一毛钱关系,当然,是不是和吴天笑有关系,他就真的不清楚了。

        只是匆匆一扫,夏想也看不分明叶天南同志到底怎样深刻地体会了鲁市人民的热情,相信吃一堑长一智,叶天南也会想到他小心或不小心摔跤的背后,有着怎样的警告意味。如果他识趣的话,收回伸得过长的双手,或许还能落一个清静。

        若是非要执迷不悟的话,吴天笑发坏起来,也真不是省油的车,也能请叶天南好好喝一壶。

        夏想是好人,但好人也有坏脾气的时候,他真的想好好请叶天南喝一壶了,如果叶天南还要搅局,还要在鲁市闹腾个没完,他也不会客气,会将他连同衙内在内,一起收拾了。

        正想事情时,刘一琳来到了。

        也穿了一身风衣的刘一琳,淡蓝色的收腰风衣,正好衬托出她还算有致的身材,在萧瑟秋风之中,也多了几分暖色调的风韵。她急步来到夏想面前,一脸歉意:“真是抱歉,路上车坏了,耽误了时间,让你久等了。”

        又见夏想竖起了衣领,以为他冷,就又说:“怎么不在房间中等?非要等在门口,太隆重了吧?夏书记,你可要折煞我了。”

        夏想等在门口,其实是想吹吹秋风,体味一下世间百态,也正是因此,才让他无意中发现了叶天南和衙内之间的猫腻,算是意外之中的收获,哪里还会在意刘一琳的迟到。

        刘一琳所订的房间名叫三重天,也不知道是哪路神仙所居住的一层天,里面的设施还算入眼,有假山,有云雾,还有一副副曼妙多姿的飞天仙女图。

        只不过俗世终究只是俗世,轻柔的电子合作的音乐再美妙,终究也是电子味道,不是原汁原味的雍容。

        好在温度调得很是宜人,夏想脱了风衣,笑道:“你猜我刚才在门口看到了谁?”

        “难道是衙内?”刘一琳也脱了风衣,里面是紧身的薄毛衫。

        夏想笑了:“一语中的。”

        刘一琳讶然:“真的呀?你没有过去寒喧一下?”

        夏想摆手:“不方便,再说,也没有必要。”

        “是没有必要。”刘一琳俏皮地一笑,“因为今天我们是在背后说他的坏话,要是让他知道了告诉委员长,委员长非得骂我不可。”

        “衙内为什么要从达才撤资?”夏想一边替刘一琳倒茶,一边直截了当说到了今天会面的主题,“你又从哪里听到的消息?”

        刘一琳打来电话请夏想吃饭,理由就是衙内要从达才集团撤资,消息很是突兀,也很惊人,就让夏想大感好奇并且十分不解,才欣然应允前来赴约。

        “是不是在你眼里,只有我和你谈到正事大事的时候,你才会和我见面?”刘一琳不回答问题,反问了夏想一句。

        夏想无语,说实话,他并不关心刘一琳工作和职务之外的问题,甚至对刘一琳和委员长之间的关系也不想多问,不是他故作清高,而是他认为没有必要和刘一琳走得过近。

        平心而论,他并不喜欢刘一琳的神秘。

        见夏想不说话,刘一琳浅笑盈盈,为夏想倒了一杯茶,双手捧上:“请夏书记用茶。”

        夏想接茶在手,不客气地喝了一口:“衙内撤资的事情,可是你最先提起的……一琳,我觉得你能主动对我提到衙内的事情,就证明了你和委员长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我和委员长的关系……不说也罢。”刘一琳神色之间有点落寞,摇了摇头,似乎是自嘲,又似是无奈,“其实我今天是借衙内的事情请你来,是想请你为我拿拿主意,我遇到麻烦了……”

        夏想见刘一琳俏丽的脸上微显愁容,神色之间也流露出疲惫之态,也就不好再过多地追问衙内撤资一事,尽管其实对他而言,他前来和刘一琳会面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听清楚衙内撤资一事,是真是假。

        因为此事,事关重大。

        现在衙内和肖佳在京城的经济战争,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之中。肖佳示弱,步步后退,但资金却没有衰减的迹象,在后退的同时,还保持着资金流的涌入,退也要退得气定神闲。在不让衙内好受的同时,又让衙内觉得有机可乘,并且有望一口吃成一个胖子。

        肖佳具体动用了多少资金和衙内周旋,夏想并没有过问具体数字,但据夏想估计,怎么着也有3亿以上了。

        如果说衙内从达才集团撤资的原因是为了集中火力对付肖佳,理由也说得过去,但似乎站不住脚,以衙内的实力,才和肖佳交手几个回合并且资金还没有到十亿以上的规模就吃不消了,不太符合常规,衙内也不可能就这么丁点儿实力。

        那么原因应该只有一个,就是衙内注意到了达才集团的资金链断裂的危机依然存在,想要以借撤资为由,实施吞并达才集团的第一步战略了!

        先前元明亮要向达才集团注资30亿的决定,在初步和达才集团接触之后,达成了意向,但暂时还没有落实。如果元明亮的资金到位的话,衙内或许也不会选择在此时摊牌。

        衙内真要两线作战了?看来,委员长明年到任之后退下的现实,为衙内带来了不小的压力,迫使衙内加紧了收网,从而也间接说明了一点,可能反对一系在换届之中的人事安排上,未能全盘如意,否则,衙内的心情也不会如此迫切。

        经济行为从来都是政治较量的延伸,衙内的手段越激烈,动作越迫切,就越表明在换届之后,不利于衙内的因素越多,所以现在抢占有利地形就成了必不可少的动作。由此也可以推断衙内和程在顺走近,和秦侃、叶天南坐在一起,背后恐怕也是政治因素和经济利益的驱使。

        现实往往是,想要得到就必须付出,夏想也不可能只问衙内的动机,而不关心刘一琳的麻烦,他就关切地问道:“你遇到什么麻烦了?”

        “事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全看怎么处理了。”刘一琳面有忧色,“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处理,才想向你请教,因为你在处理麻烦上面,很有经验。”

        “到底是什么麻烦?”夏想也不谦虚了,就想尽早替刘一琳解决问题,因为就他猜测,她的麻烦不外乎是鲁市内部的权力斗争,比如李童对她的排挤或是常务副市长不配合工作了,如是等等。

        不想,他还真想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