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45章 迎新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45章 迎新

    作品:《官神

        送走了衙内和孙习民、周鸿基一行,刘一琳故意落在最后,悄悄冲夏想勾了勾小手指。www.00ksw.org

        夏想也知道刘一琳绝对没有勾引或是挑逗他的意思,只是在迷醉的秋夜,在灯火闪耀的夜晚,又因刘一琳的穿着确实如夜月之下的一株郁金香,还是难免让人想入非非。

        但对夏想而言,他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好奇大过了他对刘一琳女性魅力的关注。

        来到刘一琳身边,刘一琳眨眨眼睛,悄然望向了委员长的背影:“是不是想知道我和委员长之间有什么关系?”

        夏想很诚实地点头:“有点想。”

        刘一琳以为夏想会假装一下,不料他竟然老实得象个孩子,不由乐不可支,笑道:“就不告诉你。”

        如果让鲁市市委市政府的人看到现在的刘一琳,肯定都会下巴掉了一地,堂堂的刘大市长俏皮可爱得象个孩子,而且在夏想面前,明显有娇嗔的语气,要知道,平常时候刘大市长都是一副严肃有余的表情,在鲁市市委,虽然不是十分刻板,也是难得一笑。

        或许是喝了少许红酒的缘故,刘一琳的笑容在夜色之中,确实也有娇艳如花的味道,夏想摇头一笑:“不说算了,不强求你。”

        刘一琳又不笑了,冲夏想伸出一根手指,摇了一摇:“没意思,你一点儿也不诚心。要是诚心想知道的话,要说几句好听话。”

        夏想更乐了:“其实你和委员长之间,我也猜到了大概,估计是沾亲带故。你今天出现,其实就是起一个桥梁的作用。”

        夏想真是猜对了委员长的用心,也差不多说对了刘一琳和委员长之间的关系,刘一琳一愣,却摇头一笑:“随便你猜,反正等你什么时候请我吃饭,我什么时候才告诉你。”

        望着刘一琳窈窕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夏想失神片刻,虽不清楚刘一琳今天的表现是因为微微的醉意,还是因为她心情大好,反正他也懒得再去猜测了。

        宋一凡不在京城,夏想就去了卫辛的住处。

        其实相比肖佳的浓得化不开的柔情,夏想更愿意沉醉在卫辛浓得化不开的亲情之中,还有一点,相比肖佳的独立,卫辛更渴望有人陪。

        卫辛果然在家等候夏想,似乎是心有灵犀一样,她甚至还煮好了粥。

        卫辛最不赞成夏想晚上在外面吃饭,因为晚饭太油太腻不利于身体健康,尤其是大鱼大肉并且喝酒的晚饭,吃的不是美食,是病的隐患。但她也知道夏想无法避开应酬,而且她不会在夏想面前唠叨,只会用实际行动来表达她对夏想的关爱。

        喝玉米粥最能清理脾胃上的油腻,最有利于人体排毒,也有利于软化血管,所以夏想一进门,她就先让夏想洗手换好衣服,然后亲手端了一腕冷暖适宜的玉米粥,喂夏想喝下。

        夏想无奈,不想喝也得喝。女人的温柔一刀最难以抵挡,如果是一个唠叨的女人逼他喝粥,他或许会皱着眉头难以下咽,但在卫辛无言的温柔和关爱之下,喝也喝得心甘情愿。

        喝完了玉米粥,夏想见卫辛穿的睡衣和宋一凡最喜欢穿的卡通图案的睡衣如出一辙,不由哑然失笑:“你和一凡在一起久了,连睡衣也穿得一样了。”

        卫辛笑道:“什么呀,我才不喜欢卡通图案的睡衣,我就喜欢素色的简单的款式,是一凡一下买了好几套,非要给我一套,我不穿还不行。”

        夏想目测了一下,卫辛确实和宋一凡身高差不多,比宋一凡稍矮一点,但却丰腴几分,倒不是她胖,而是宋一凡太苗条了一点。印象中,自从他认识宋一凡以来,宋一凡就没有胖过半分。

        不过也别说,卫辛穿着卡通睡衣的形象,也别有味道,主要也是让夏想一下想起了久远以前,在他最初认识卫辛的时候,卫辛当时天真烂漫,也是喜欢卡通图案。但现在,卫辛经历了许多,也成熟了许多,少女情怀早已不见,她在生活的冲击之下,已经成为一个小妇人、小妻子了。

        唯一不变的就是她对他两世的情爱。

        夏想将卫辛揽在怀中,无限感慨地说道:“真是委屈你了,卫辛,谢谢你一直对我的照顾和不变的爱。”

        卫辛自然不知夏想突然生发的感慨之中,有多少岁月的沧桑和人生的无奈,她反而笑了,一把推开了夏想:“喂,你是不是喝多了?怎么突然说这些话?要不我再泡杯浓茶给你喝?”

        夏想又将她抱了过来:“我从来不喝醉,你也知道,今天就是一下想起了许多事情,就觉得你一个人确实不容易。”

        “世界上的事情,谁能说得清?千万百万,难买一个愿意。”卫辛轻轻在夏想脸上亲了一下,“乖,快去洗澡,别乱想了,我愿意守你一辈子,谁也管不着……除非你变心了,不要我了。”

        “我宁肯不要了自己,也不会不要你。”夏想伸手摸了摸卫辛的头,仿佛一瞬间回到了遥远的从前,只是岁月匆匆间,也不知道在忙碌之中遗失了多少人生的美好,幸亏他有机会好好弥补,否则他将会永远亏欠卫辛深深的爱。

        夏想的话,不是玩笑,是真正的肺腑之言。或许他可以舍弃严小时,也可以远离付先先,但他终究不会再离开卫辛。

        生命终究难舍蓝蓝的白云天,爱情终究难舍卫辛的无尽缠绵。

        夏想去洗澡了,卫辛呆呆坐在沙发,脸上在笑,眼中却是串串的泪珠。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一个女人再坐拥亿万财富,如果内心空虚,如果没人疼没人爱,也是如浮萍一样,孤苦无依。所以无数奢华的女人拼命地用珠宝和衣服等身外之物来填补内心的空虚,可惜的是,内心的感受永远无法用外在的东西来替代。

        卫辛知足了,她的脸上洋溢出幸福的光泽。

        天亮的时候,夏想悄然起床,拿开卫辛光洁的胳膊,然后赶紧洗漱完毕,准备出发,今天是许冠华和丛枫儿的大喜之日,他要作为娘家人为丛枫儿送行。

        卫辛可不是睡觉很死的人,夏想一动,她就醒了,等夏想穿戴整齐之后,正准备出门,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和你一起去,今天我是伴娘团的成员……”

        啊……夏想惊呆了,开什么玩笑,都几点了,伴娘团的成员还没有出发。再一想,不对,他和卫辛同车抵达的话,可不是什么好事,怎么办?

        卫辛又笑了:“喂,你不用担心,我不和你一辆车,我开自己的车。”

        夏想才放了心,丛枫儿大喜的日子,他和卫辛就别添乱,别成为别人议论的对象了。

        赶到肖佳住处的时候,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已经人满为患,丛枫儿打扮一新,坐在新房之中,就等许冠华来接。

        虽然夏想和卫辛假装一前一后赶到,而且还开了两辆车,却瞒不过肖佳如炬的目光,她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拉了夏想一下,小声说道:“你可真会忙里偷闲!不过幸好没误了正事,否则我还真得说说你。”

        女人中,唯有肖佳比夏想大上一点,她拿出姐姐的姿态来批评夏想,夏想只能听了,就嘿嘿一笑:“我什么时候误过正事?别乱操心了,赶紧让丛枫儿风光大嫁。”

        哦呢陈亲自上阵,老夫略发少年狂,到楼下放炮去了。杨威组织车队,卫辛、李沁等人组织娘家人的娘子军团,准备刁难许冠华,不能让许冠华轻易地就将新娘子接走了。

        不一会儿,楼下传来了鞭炮声,迎亲车队到了。

        许冠华没穿军装,不过他带了一帮大兵,个个穿了军装,气势汹汹地来抢新娘。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但当大兵遇到美女时,大兵就成了英雄难过美人关,在卫辛、李沁和肖佳面前,都红了脸,不敢上前一步。

        僵持了半天,最后还是夏想出面解围,提出许冠华必须拿出十足的诚意,才能通过考验,迎娶丛枫儿上车。

        夏想出面参加婚礼,并且担任女方嘉宾,估计是国内最高级别的女方嘉宾了,他一发话,许冠华必须照办。

        许冠华想了想:“怎么表现才算有诚意?”

        夏想笑了:“这是你的难题,我可不负责解答。”

        许冠华没主意了,挠头想了半天,在自己手下的大兵面前,在一群美女的围绕之下,他足足愣了有一分钟之久,突然就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单膝跪行,手捧鲜花,来到了丛枫儿的房间。

        一瞬间,所有美女都流露出羡慕的目光,又同时,数人的目光就不约而同地落在了夏想的身上。夏想不想转眼间他成了目标,只好假装没看见,忙替许冠华敲开了丛枫儿的房门。

        许冠华一下被娇艳如花的丛枫儿照亮了双眼,他欣喜若狂,上前抱起了丛枫儿,终于成功娶得了美人归。

        送亲队伍浩浩荡荡足足有一公里之长,上路之后,前有军车开道,后有军车护送,交警也主动指挥其他车辆避让,应该说,肯定会是一次顺顺当当的旅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