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44章 夏想当欣慰矣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44章 夏想当欣慰矣

    作品:《官神

        夜色很美好,气候很宜人,金秋的京城,美丽的夜晚,一切都令人沉醉。www.00ksw.org

        除了最后面的一个熟人的出现,让夏想着实没有想到之外,基本上今天的见面,开局还算十分顺利。

        夏想穿着不算十分正式,毕竟今天的会面,是由衙内出面邀请,算是半正式的会面,他也没穿西装,更没打领带,只穿了半正式的夹克。

        当他看到走到最后的熟人一身长裙,全然不似在鲁市时的端庄打扮时,也就释然了,今天的会面,应该比较轻松了,说到底,他不想和委员长谈论什么正式的大事。只作为一次私下的饭局倒也不错,而实际上,就他本心而论,他也确实不认为和委员长之间有什么共同话题。

        衙内当前一步来到夏想面前——身上已经不见半点伤痕,第二次受伤比第一次重,没想到好得倒是比第一次快多了,也是奇迹——十分热情地就拉住了夏想的手,请注意不是握,是拉,拉比握更显得情深义重。

        “夏书记,来,我来介绍。”

        其实用不着衙内介绍,来的人夏想都认识。

        委员长不慌不忙来到夏想面前,一脸微笑,和蔼,温暖,让人如沐春风——能在秋天的肃杀之中让人体会到春天的盎然,可见气场是如何的强大——他伸出手,宽大而淳厚的手,和夏想的手握在一起:“夏想,一直想着和你见上一面,今天总算机会来了,不容易,不容易呀!”

        一边说,一边用另一只轻轻拍了拍夏想的手。

        夏想当然是送上了双手,而且一脸热切:“能和委员长见面,很荣幸。我和宗高认识时间也不短了,一直希望有机会当面聆听委员长的教诲,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

        “好日子,确实是好日子。”委员长笑容满面,和夏想握手的时间超过了半分钟,确实热情十分。

        随后,委员长身后的三名熟人,才依次现身,分别是孙习民、周鸿基和……刘一琳。

        没错,让夏想吃了一惊的人正是刘一琳。

        夏想一直不太清楚刘一琳的靠山到底是谁,最早的时候,刘一琳似乎和梅升平还有渊源,但此后的一系列事态表明,梅升平和刘一琳之间,关系也是一般。

        再到刘一琳突然由燕市组织部长转任鲁市市长,就让夏想着实吃了一惊,而随后刘一琳和中纪委崔百姓之间的密切关系,更是让夏想不免多想。

        但以上所有的一切,都不如刘一琳的意外现身,让他心中震憾。

        当然,也不能只以此就说明刘一琳是委员长一系的人,却也至少说明了一点,刘一琳和委员长关系非同一般,否则也不会出现在半私人性质的会面场合。

        夏想和孙习民、周鸿基的见面寒喧,就简单多了,只是客气地微一点头,就一切尽在不言中了,但和刘一琳的握手,就有点意味深长了。

        夏想可不象一些老领导握住女同志的手,用力地握住不肯放手,而是只是轻轻一握就放开,笑道:“意外,刘市长的出现,是今天最大的意外。”

        刘一琳自然明白夏想的话中所指,莞尔一笑:“其实也没什么好意外的,本来路上就想打个电话事先通知一声,后来却不小心又忘了。”

        刘一琳的回答很俏皮,也很耍赖,夏想也没计较,毕竟现在不是说话的场合,只是笑道:“他乡遇故知,不管是不是事先得知,都是惊喜。”

        到了楼上的雅间,分别落座之后,委员长又发话了:“今天和朋友们坐在一起,我很高兴,习民和鸿基就不用说了,我和夏想是第一次面对面,是难得的机缘,今天又有宗高和一琳在场,大家不要拘束,就当成一次朋友间的聚会就可以了。”

        委员长的话,就让夏想听出了什么,因为委员长将刘一琳和宗高相提并论,显然是将刘一琳归到了私人关系的行列,和孙习民、周鸿基之间的上下级关系,截然不同。

        夏想无意中看了刘一琳一眼,不想刘一琳正朝他看来,还故意眨了眨眼睛,估计也是听出了委员长的言外之意。

        委员长讲话完毕,就由衙内开始起杯同起,委员长也是难得地高兴,竟然干了杯中酒。以委员长现在的级别,通常情况下谁去敬酒,他能喝上一半就算天大的面子了。

        说是不拘束,不止夏想刻意保持恭敬的姿态,就连孙习民和周鸿基也是放不开,就只有衙内和刘一琳还随意几分,就更让夏想心中亮堂了几分。

        好在几杯酒过后,又有衙内居中活跃,气氛总算缓和了几分,主要也是委员长的气场太强大了,照夏想设想,就算吴老爷子或是老古在场,几人也不会如此放不开。可见同样是上位者,是威势流露,还是返朴归真式的清风拂面,也是大不相同。

        虽然席间委员长一直努力表现出平和和随和的一面,但效果不是太好,夏想还好,不时插话几句,孙习民和周鸿基话很少,也不知是对委员长过于尊敬还是有畏惧心理。

        差不多气氛到了,委员长就在问了夏想几句家长里短之外,终于提到了正题:“听说皓天想调你去岭南?你有什么想法?”

        陈皓天的举动虽然动静不大,但在京城之地,以委员长的级别自然心知肚明,他有此一问,也在夏想的意料之中。

        夏想也清楚,他是否前去岭南,不但事关他的个人切身利益,也事关齐省大计,更和委员长的一系,有息息相关的关联。

        政治上的事情,从来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夏想去岭南,表面上似乎只和陈皓天一人的切身利益有关,实际上,夏想去岭南就意味着坚定地站队,是站在陈皓天的立场之上,和团系保持了高度一致,因为夏想特殊的身份的缘故,在借助了家族势力的力量的同时,又和反对一系、平民一系完全站在了对立面。

        再如果真的因为陈皓天入常之事,夏想在岭南全力以赴为之摇旗呐喊并且助其一臂之力的话,从而影响了不管是反对一系还是平民一系所推举的人选入常,对两系来说,都不是利好消息。

        诚然,单单一个夏想也没有多大的能量,也不可能真正影响得了陈皓天的入常,问题是,夏想的身后是庞大的家族势力,而夏想又几乎是唯一可以将家族势力联合起来的人选。所以夏想如果前往岭南,实际意义究竟有多大先不说,象征意义十分重大。

        会让外界误判,认为家族势力完全支持陈皓天入常了。

        有关这一层的影响,夏想还没有想到,不是他不够聪明,而是他不够自大,还没有认为自己会被当成家族势力的代言人角色。他也知道家族势力在入常大事之上,必然有整体上的诉求,至少也要保证两三个席位,除此之外,再支持谁入常,就是谁的最大幸运了。

        委员长之所以亲自出动,并且当面开口相问,也是因为夏想的身份实在过于特殊,他的一举一动如果只在齐省的话,可以当成他的个人行为,但如果此时突然调往了岭南,就是了不起的政治大事了。

        夏想微一思忖,并没有隐瞒什么,实言相告:“就我个人的意愿,还是愿意留在齐省,做完手中所有的工作。如果组织上确实有需要,我也会服从组织安排。”

        委员长微微点头:“善始善终是优良的品行,我也认为你应该在齐省继续工作下去,齐省需要你,更离不开你。”

        委员长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却是看向了孙习民和周鸿基。

        夏想并不认为今天的宴会是鸿门宴,但委员长的态度却表明,孙习民和周鸿基的出场,本意应该是用来劝夏想留在齐省——如果夏想同意前往岭南的话。

        好一场盛宴,围绕夏想前往岭南的事情,不但惊动了数名政治局委员,也惊动了总书记和委员长,还有一个躲在幕后不会走到台前的重要人物,就是说,一名省委副书记的调动,竟然直接惊动了中央的前三号人物,夏想当欣慰矣!

        虽然也是因为附加在夏想身上的家族势力的光环实在太过耀眼的缘故,但也和夏想本人的实力密不可分,时至今日,当年初入京城之时举目四望一片凄凉的夏想,已然巍然耸立,成为各方势力的密切关注的支点,并且是各方势力瞩目的焦点。

        今天的会面,委员长确实很高兴,因为他亲耳听到了夏想的真实想法——他相信是夏想的心里话,因为他自有渠道知道陈皓天努力拉拢夏想的结果就是未果,就让他对于孙习民和周鸿基在齐省的下一步的工作开展,多了几分信心。

        而同样,夏想对于今天的会面,也很高兴。他的高兴,不仅仅是因为有孙习民和周鸿基出席,表明了反对一系对齐省局势的重视,而委员长的亲自出面,也证明了他是否前去岭南,以仅仅副省级级别,牵动了最高层密切的关注的目光。

        夏想,曾是一介平民,而他的父母,此时在单城仍是平头百姓,从最初的县委书记秘书到今日,是何其难得的荣耀和惊动天下的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