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43章 终究没有看透夏想(求月票!)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43章 终究没有看透夏想(求月票!)

    作品:《官神

        夏想一脚刹车踩下,停在了路边。www.00ksw.org

        本以为今年的国庆,到现在为止,除了明天的许冠华的婚礼之后,基本上大事无虞了,他也算暂时过了陈皓天的一关,如果再算上曹殊黧开展的夫人外交,他也算收获颇丰。

        基本上到此为止,其他人他也无心接触了,如果不出意外,后天最晚大后天,就准备返回鲁市了。不想还是节外生枝,衙内又摆出了一个更大的难题。

        一直以来,夏想虽和反对一系过招次数不少,但真正的面对面的接触很少,和隆家城还算正面接触过几次,和委员长……近年来几乎都没有见过面。

        委员长突然提出要请他吃饭——说法很委婉也很客气,当然不能真当成请他吃饭,而且说到底,究竟是委员长的意思还是衙内的意思还要两说——就确实大大出乎夏想的意外,因为夏想想不出有任何可以和委员长坐在一起谈论的前提条件。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和委员长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共同语言。

        委员长请他吃饭?恐怕吃的不是饭,是麻烦。

        但又不能不去,毕竟不是衙内的饭局,是委员长的饭局。衙内既然打出了委员长的旗号,夏想就没有理由拒绝。

        不等夏想回答,衙内又说:“对了,司方正说不小心冲撞了夏书记,他对我说,希望摆一桌宴席,当面向夏书记赔罪。”

        明是赔罪,其实是借衙内之手想与他结交,夏想才不会理会司方正一样的人物,他也不想再和他有什么交集,就直接回绝了:“委员长盛情邀请,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司方正的事情就算了,也没什么冲突,就是小问题,不值一提,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衙内也没勉强,反正话带到了,他就算给足了司方正面子,就说:“那好,晚上7点,我恭候夏书记光临。”

        倒还真是一出好戏,夏想摇头笑了笑,心想要不要找人商量一下,看看委员长请他吃饭到底怎样应付,正琢磨找谁好一点,请教吴老爷子?似乎不妥。对了,问老古最合适了。

        刚拿出电话,电话却又不合时宜地响了,之所以说不合时宜,倒不是电话打来的时候不对,而来电的人不对。

        是一个夏想不想接的电话——叶天南来电。

        其实照夏想所想,他和叶天南之间已经完全没有了共同语言——相信在秦侃的事件之上,叶天南没少在背后出谋划策或是鼓动——通话也没有了必要,只等最后时刻的决战了。

        但犹豫了片刻,夏想还是接听了电话,他倒要听听,叶天南还能怎样天花乱坠。

        电话一接听,就传来了叶天南三分热情三分虚伪四分客气的话:“夏书记,来京城了怎么也不说一声?我还要请你吃饭,也好尽尽地主之谊。”

        夏想心中没来由一阵恶寒,叶天南并非京城人士,现在客居京城,既非在京城为官,又不是在京城做生意,名不正言不顺也就罢了,居然上来还要尽地主之谊,夏想真想当面送他一句话——恬不知耻!

        不过忍了一忍,还是忍住了,依然笑了一声,说道:“天南兄,不是不想告诉你,主要还是事情太多,抽不开身,时间不允许。等下次,等下次好了。”

        叶天南却不依不饶,继续说道:“那可不行,相请不如偶遇,既然让我知道你来京城了,说什么也要请你吃饭。晚上怎么样?”

        夏想本来不想恶心叶天南,但叶天南却故意假装的热络让他实在难以忍受,就说:“晚上?确实不行,晚上有约了。”

        叶天南就问:“不能推了?”

        夏想见叶天南上当了,就索性说了出来:“推不了,委员长相请,不去不行……”

        “……”

        电话一端瞬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夏想耳朵比较灵,甚至听到了叶天南倒吸一口气的声音,心中不由暗笑,让你问,该,不想给你添堵,你非自己找堵,大过节的,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既然有人腆着脸上门求打,夏想再不勉为其难地轻轻打上一下,也真是为难了叶天南同志的一腔热诚。

        让叶天南知道他和委员长之间即将面对面坐在一起,以叶天南的多心和多疑,不但晚上会睡不安稳,他也会主动向别人汇报情况,从而有可能会让对方造成错判。

        一举两得。

        大概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叶天南才又开口说道,不过语气明显没有了刚才的轻松,而是有点低落,尽管伪装得很好,却瞒不过夏想的耳朵:“夏书记,委员长先开口了,我也不好强求了。等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再打我电话好了。”

        挂断叶天南的电话,夏想的嘴角浮现一丝坏笑,坏得有点纯粹,坏得有点玩味。

        果不出夏想所料,叶天南一放下夏想的电话,就立刻又打出了一个电话,说了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才放下电话,然后才对坐在他对面的人说道:“事情变化挺快,有麻烦了……”

        叶天南在一间布置得很素雅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后面,凝视和他相对而坐的一个人。

        如果夏想在场的话,肯定会会意一笑,因为他也能猜到今年国庆,秦侃同志肯定也闲不住,也会来京城活动。

        秦侃来京城,肯定不会有高层亲自作陪,但总要有人陪,叶天南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秦侃估计也是坐久了,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夏想和委员长见面不能说明什么,毕竟不是同一阵营,不可能吃一次饭就能走近多少。”话虽如此,他的脸上也是隐有担忧之色。

        因为都清楚,夏想和委员长会面是不能说明什么,但至少表明了双方有接近的意图,能坐在一起吃饭,就证明有可以交谈的话题,有共同语言,对平民一系而言,确实是一个极其不利的消息。

        “上面怎么说?”秦侃又追问了一句,他此来京城,本意是想亲见总理一面,但总理一直抽不开身,就让他多少有点无奈,只好事事让叶天南转达。

        叶天南微微摇头:“还是老生常谈的一句话——静观其变。能说什么?就算夏想和总书记见面,谁也管不着不是?”

        秦侃怦然心惊:“夏想和总书记也见面了?”对于夏想告诉叶天南要和委员长见面的消息,他自然清楚是夏想有意放风,就是故意让自己一方造成误判。

        叶天南也是一脸愕然:“不知道,没听说。”

        秦侃释然了:“估计夏想也不会和总书记见面,国庆期间总书记那么忙,怎么可能专门抽出时间和他见面?他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这话就说得有点唯心了,不过叶天南却是附和的态度:“说得对,我也不认为总书记会专程和夏想见上一面,多少省委书记想和总书记见面都没有可能,夏想不过是一名普通的省委副书记……”

        二人说了几句夏想的事情,又想起了什么,叶天南说道:“听说陈皓天想调夏想去岭南,对齐省来说是一件大好事,也不知道事情是不是可成?”

        “应该可成。”秦侃一脸笑意,“夏想一走,对齐省来说确实是一件大好事,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好事。”

        叶天南却又想起了什么,微微摇头:“我总感觉事不可成,因为陈皓天想要调动夏想,阻力太大,至少从本心上讲,夏想不愿意离开齐省。”

        秦侃却持不同的看法:“我倒认为夏想愿意离开齐省,毕竟他在齐省再干下去,也是不显政绩,不如去岭南,跟了陈皓天,可是一笔划算的交易。”

        叶天南看了秦侃一眼,却没有说话,心想其实秦侃真的没有看透夏想,他对夏想的认知,还远不如他。

        叶天南猜对了,秦侃对夏想始终有误判,他一直认为夏想不可能站在国家大义之上来决定去向,换言之,不可能为了齐省大局而放弃去岭南镀金——秦侃想当然认为夏想如去岭南,是没有多少悬念的镀金,毕竟有陈皓天照应,应该诸事无忧。

        当然,秦侃也不是没有想过夏想为了对付他而非要留在齐省,但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因为他相信一个政客不会为了个人恩怨而放弃大好前途。

        只不过……他终究没有看透夏想,不止是他,叶天南也没有看透夏想,由此才造成了他对夏想从头到尾的误判,而带来了不可收拾的后果。

        ……夏想自然不知道叶天南在和他打电话的时候,秦侃就在旁边旁听,他赶到和衙内的约定地点时,是晚上六点三十分,提前了半个小时。

        毕竟有委员长出面,他不能晚到,要做出姿态。

        约好的地点是一家俱乐部,掩映在高楼大厦之间,却又十分僻静难找,确实是一处闹中取静的所在。

        夏想刚停好车,还以为会等上一会儿委员长才会到,不料一抬头,却发现衙内和委员长已经现身了,不由他暗道,来得好快,究竟衙内诚意十足,还是今天是一场盛大的鸿门宴?

        再目光一扫,不由一愣,委员长的身后还有两人,都是熟人,两个熟人的后面,还有一人,也是熟人,如果说前面的两个熟人不让夏想吃惊的话,后面的熟人就着实让他愣住了——怎么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