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38章 强烈的暗示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38章 强烈的暗示

    作品:《官神

        应该说,作为一名省委副书记,能让总书记亲自开口谈及他的去向问题,他应该大感荣幸才对。www.00ksw.org

        平心而论,夏想也确实深感荣幸。

        但荣幸并不代表他不会不如实说出他的想法,因为,他第一次迫切地想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管总书记是什么想法,他都要说服总书记,让总书记只认定一点——他留在齐省,对大局绝对有利。

        如果秦侃知道夏想的念头如此强烈,知道夏想一心留在齐省,就是为了将他一举打败,他不知会作何感想?也许会抱以一笑,也许会泰然处之,甚至会轻蔑地摇摇头,对夏想的所作所为表示无法理解并且不以为然。

        但不管秦侃的反应如何,他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他已经在夏想的心目之中,被完全判处了死刑!

        “齐省天地广阔,我才飞了半圈,希望继续在齐省工作一段时间,再多感受一下齐省的海阔天空。”夏想恭敬又不失坚定地回答。

        总书记回身看了夏想一眼,眼中显出诧异之意,不过很短暂,一闪而过,然后又说:“皓天可是很想让你到岭南,还征求了我的意见。我的意见就是,要充分尊重夏想同志的选择。不过我还是要提一个小小的建议,夏想,你去岭南,也是一个不小的机遇,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从总书记的立场出发,他支持陈皓天也在夏想的意料之中,不过夏想没有想到的是总书记的语气和蔼,态度亲切,完全是以商量的口气。

        联想到陈皓天一系列的动作——从亲自出面打来电话,再到直接追到吴家,再到借古秋实的名义和他吃饭,等等,从政治角度分析,似乎太迫不及待了一些,但从政治手法上分析,也不失为一种让人感觉到急切和荣幸的政治手腕。

        但夏想还是更喜欢总书记在政治上的圆润和温和,以家常式的会面和商量式的口吻提出问题,既不命令,也不强迫,更不直接说一不二,就如无意中谈起一样,就让人更愿意接受总书记的安排。

        换了以前,夏想说不定会答应总书记的语气委婉的建议,但现在,他还是不改初衷,不为所动。

        “总书记,我在齐省的工作才刚刚打开局面,不想在齐省有头无尾,希望善始善终。”夏想答道。

        “这个想法也很不错。”总书记见夏想的态度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就用一句话揭过了此事,“皓天同志的意见,中央也要综合考虑。你的意见,也会当成重要的参考。不过……”

        说到转折之处,总书记忽然就欣慰地一笑,“我估计皓天还会找机会和你谈谈,他做事情,很有恒心,也有毅力。”

        陈皓天的为人,在外界眼中似乎很低调温和,比如在山城期间,没有打黑除恶,到了岭南,也是以谦逊示人,甚至向媒体宣称不再提岭南模式,但他真实的一面却是,在岭南期间,不动声色地拿下了数名厅级以上高官,反腐工作也走在了国内各省的前列。

        只不过没有更多地见诸报端罢了,实际上根据多方了解,并且在初步接触之下,夏想相信,公众眼中的陈皓天和真实的陈皓天之间,是大相径庭的两个人!实际上,能在56岁之时就已经担任了国内第一强省的省委书记,并且在57岁时就有望站在政治局常委的门前,陈皓天固然有总书记力挺,也是他本人有深不可测的过人之处。

        “才洋很不错,过段时间,他会去一趟山城……”总书记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然后率先迈步回到了里间,“走,开饭了。”

        如果说先前的谈话围绕着陈皓天和岭南的局势,后一句却提及吴才洋和山城,两者之间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夏想却立刻意识到了总书记话中的强烈的暗示。

        值此入常之事已经提上了日程的前夕,中组部部长的山城之行,绝对是一个强烈的政治信号,基本上是等同于向外界宣告,山城市委书记入常之事,已经获得了大部分人的认可,包括总书记。

        吴才洋虽然不是总书记一系,但近来由于家族势力和总书记之间关系愈加密切,而在几次重大人事调整之上,吴才洋和总书记的意图保持了高度一致,由此,吴才洋的山城之行,相当于为总书记视察山城打了前站,更是表明了总书记对山城市委书记的入常,投下了赞成票。

        作为陈皓天最大竞争对手的山城市委书记,总书记的关键一票的赞成,究竟说明了什么?当然,不是总书记对陈皓天的不支持和不信任,也不是总书记对陈皓天的不满意,而是另有玄机。

        虽然不能说山城市委书记和陈皓天只能二进一,二人之间虽然是最大的竞争对手,却不是二元对立,但总书记的话显然有所暗指,究竟是想表达什么样的意思?

        夏想一时猜不透。

        回到里间,已经摆好了淡饭,夏想就发现,总书记口味清淡,几次吃饭都是几样素淡的菜。

        吃饭的时候,夏想总算坐在了曹殊黧的旁边,曹殊黧悄悄拉了拉夏想的袖子,小声告诉他齐阿姨送了礼物给她,她不好不要,但不知道回赠什么礼物合适,让夏想帮她拿主意。

        夏想让曹殊黧别急,等以后再说,哪里有马上回赠礼物的道理,再说现在手头也没有合适的东西。

        总书记饭量不大,只简单吃了几口就不吃了,然后就左边喂夏东,右边喂小灵,倒也是其乐融融,就和一个享受天伦之乐的普通老人没有两样。

        尽管齐阿姨十分热情,一口一个干女儿叫得亲切,甚至还叫了夏想一声干女婿,让夏想多少有点尴尬,但还是开口应了一声。

        自始至终,总书记对于齐阿姨认下干女儿一事,不闻不问,既是默认,又是表明一种含蓄的态度。结束宴会之后,曹殊黧和夏东不随夏想走,却还要和齐阿姨一起去住,总书记总算就此事开了一句玩笑。

        “突然多了一个干女儿,也是了不起的大事,永国也不知道会不会怪我夺人所爱?老齐你也是,喜欢殊黧就多走动,非要认下干女儿,殊黧不但是曹永国的女儿,也是夏想的妻子,还是夏东的妈妈,都得同意才行。”

        齐阿姨笑了:“都同意,都同意了。我可是很民主的一个人,事先都征求了所有人的意见。”

        等总书记走后,夏想一个人站在原地,半天未动,忽然清醒之后才又摇头笑了,总书记用心高深,在前去岭南的事情上,埋下了伏笔,在干女儿的事情上,也有所暗指。

        不过今天和总书记见面了也好,明天和陈皓天、古秋实再见面时,心就是有底气多了,而且古秋实所安排他和总书记见面的计划,也不必费心了,因为他已经借助曹殊黧的夫人外交,和总书记进行了一次家常式的见面,效果会比古秋实的安排,要好上一些。

        晚上没回吴家,夏想直接去了肖佳家中。

        作为隐藏在夏想身后最神秘也是最彻底的女人,肖佳从在燕市的一个雨夜开始,多少年了,一直是夏想随时可以休憩的最温暖的港湾。不管外面是风和日丽还是狂风暴雨,不管夏想是欣慰还是疲惫,肖佳的大门,永远随时随地为他敞开。

        因为后天举行婚礼,又因为丛枫儿没有亲人,肖佳就完全充当了丛枫儿娘家人的角色,夏想选择现在来找肖佳,其实也是出面以娘家人的身份,看看丛枫儿的婚礼还有什么未尽事宜需要他帮忙。

        为了让丛枫儿风光地出嫁,许冠华也费了不少心思,不过却都被丛枫儿回绝了,丛枫儿不想太隆重了,但许冠华也不依,他就想大操大办。

        最后夏想发话了,他来安排丛枫儿的娘家人方面的事宜,许冠华安排迎亲事宜就可以了,许冠华相信夏想的能力,而丛枫儿最听夏想的话,所以就达成了共识。

        不过毕竟夏想不可能事事亲为,就委托哦呢陈、杨威具体操办,哦呢陈和杨威欣然应下,大张旗鼓地为丛枫儿举行风光大嫁。

        丛枫儿不但感动,还幸福地哭了,因为不但有哦呢陈和杨威出面了,李沁和齐亚南也专程从燕市赶来,特意抽出几天时间操办丛枫儿婚礼。

        虽然丛枫儿没有家人作陪,但在夏想的影响力的带动下,也是高朋满座,幸福盈门,让她切实感受到了公主的荣耀。

        夏想赶到肖佳的住处时,李沁和齐亚南也在。李沁和齐亚南有一段时间没见夏想了,一见夏想,李沁比齐亚南还激动。不过齐亚南对李沁见到夏想的表现一点也不吃醋,因为他清楚李沁对夏想的兴奋是因为她骨子里不安分的商业因素,而不是出于感情。

        肖佳的家也布置一新,充满了喜庆。

        本来肖佳的房间不小,但今天人一多,就显得拥护了。夏想一露面,就一下成了众人的中心,众人纷纷向前问好,夏想就一一微笑着回应,目光一扫,顿时愣住了——怎么卫辛也在?

        又一想,不好,卫辛在,岂非说明宋一凡也在?肖佳虽说不是他最大的**,但也一直瞒着卫辛,难道今天要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