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35章 三大难题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35章 三大难题

    作品:《官神

        京城地处燕山山脉和太行山脉交汇之处,虽然四季分明,但因为近年来水土流失严重,气候反常日益加重,春天沙尘暴,秋天阴晦天气,而冬天干燥寒冷,一年之中,真正宜人的时候并不多。www.00ksw.org

        倒也难得了今天是一个秋高气爽的秋日,微风,日暖,在临近中午的秋阳之下,倒也别有一番情调,晒得人很是舒服,却又不会感到焦躁不安。

        一片树叶悠然落下,飘飘扬扬落到了夏想的肩上,夏想伸手摘下,取在手中,见树叶微黄,脉络清晰,心想香山的红叶应该好看了。

        心思偶而飘远片刻,却又立刻回到了现实之中,因为吴老爷子以多年的睿智和他对局势的观察,为夏想借陈皓天之事,分析明年换届之后的大势。

        关远曲和代复盛的位置最为稳固,应该不会有变数出现,分别是一号和三号的位置,除去以上二人,还余七位常委的宝座。

        吴才洋也算其一,只要吴老爷子健在,只要家族势力不会出现一夜之间分崩离析的奇事,吴才洋入常几乎没有悬念。而家族势力一夜之间分崩离析,除非天下大乱才会出现,所以说,吴才洋必定入常。

        吴才洋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他是中组部部长。虽然他和总书记分属不同阵营,但毕竟执掌了中组部,和总书记来往密切,也深得总书记信任,尤其是在当前总书记和家族势力关系愈加密切的大前提之下。

        因此,就夏想的认知来说,吴才洋入局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况且家族势力正在努力壮大之中,更何况,还有关远曲的上台。

        但吴才洋入常之后担任什么职务,就不好猜测了,以夏想的初步推测,可能是国家副主席。

        可以说,夏想认识吴老爷子十几年了,在事关中央换届的大事之上,老爷子从来没有透露过一点口风,也没有就此事和他真正的面对面地谈过一次。今天,终于因为陈皓天的缘由,而要将国内即将面临的最重大的问题,正式摆到面前了。

        也必须要正视换届的大事了,因为事关今后十年的国内政局,也会和夏想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也有一点,更是事关夏想以后长远大计的关键一局。

        “我本来就没有想去岭南,也没有认为自己能帮陈书记解决难题,我的本意还是留在齐省……”夏想也知道老爷子有此一说,并不是指责他什么,而是借机引起话题。

        吴老爷子微微点头:“我一开始也想着你去岭南可以捞一份天大的政绩,和陈皓天建立了关系之后,他一入常,你在常委之中,又多了一个支持者。因为这件事情,老古头还再三打来电话,甚至还跑过来和我见面说了半天,我还差点被他说动了……”

        老古能说动吴老爷子?夏想才不信,老爷子这么说,也是给老古一个面子罢了。

        “不过又一想,下一届,有关远曲,有才洋,还有代复盛好象对你印象也不错,三个常委支持你,也足够了,你还想怎样?”

        夏想笑了,他真的没想怎样,难道还想让九常委一半常委都支持他?天方夜谭!就是总书记的势力想在常委中过半,也几乎可能性微乎其微,除非……除非总书记以一退到底来换取常委席位。

        夏想洗耳恭听,不说话,因为他知道以他现在的级别和眼光,对时局的分析和了解,远不如老爷子。老爷子是何许人也?一生纵横官场,也曾经是常委之一,现今又执掌家族势力,对于国家大势的走向,比他看得透彻和长远多了。

        “陈皓天面临的三个难题,哪一个都不轻松,他心里清楚得很,让你去岭南,是想让你替他解决前两个难题。”老爷子难得纵论国家大事,又让吴才洋在场,就有了意味深长的味道,“第一个难题是,岭南现在战火纷飞,四处起火,你去的话,第一个难题就是充当灭火员。”

        充当灭火员的角色,对夏想来说已经驾轻就熟了,但以前只救小火,现在是大火,很容易引火烧身。因为以前的火,都是只限于副省以下的角力,而现在,直接事关入常大计,谁挡了路,对方肯定不会善罢干休。在湘省时就有人敢下了诛杀令,那么在岭南,想也不用想,更是杀无赦。

        “第二个难题是,岭南的当地官员,很抱团。”

        岭南的当地官员,等同于齐省的本土势力,抱团,相当于本土势力十分庞大。其实对于岭南的情况,夏想也多少了解一些,相比齐省齐人治齐的怪现象,在岭南虽然表现得不太明显,但也有耐人寻味的许多刻意安排,比如中央从不任用岭南人担任省委书记,却一般要任用岭南人担任省长。

        再加上岭南人有风俗习惯和许多不便明说的历史原因,独立的意识很强,光是一个岭南话的问题就曾经上升成为政治问题,而岭南人又不比齐省人直爽,做事含蓄而内敛,虽然抱团,但却低调而温和,却又是不容置疑的强大,所以,比齐省的本土势力更能对付。

        估计也是陈皓天看中了他和齐省本土势力之间既可以对话,又可以制衡的双重关系,才认定他去岭南就可以大展手脚。诚然,夏想也不妄自菲薄,如果他真去岭南,也能很好地和当地官员处好关系,肯定也可以有一番作为。

        但他还是不能去岭南。

        因为齐省人和燕省人有相似之处,都是北方的性格,好相处,甚至湘省虽然也算江南,但湘省人性格中也有直爽的一面。岭南人就不同了,岭南人是典型的南方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性情和处事手法和北方大不相同,就连中央也不好解决岭南的问题,如果向前推进的话,岭南在历史上还曾经有过独立的要求。

        夏想如果去了岭南,以上两个难题,他确实可以替陈皓天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但问题是,他要付出全部的精力和一定的政治风险,而收获……未必会如他所愿,或者说,未必是他想要的结果。

        或许收获也会很丰盛,但不一定就是他想要的成果,所以,他还是不想去岭南。

        岭南官员的抱团,也是陈皓天目前在岭南面临的最大难题之一。也正是因为岭南官员的抱团,才让陈皓天在四处起火的岭南,按下葫芦起了瓢,疲于应付。

        而现任省委副书记和陈皓天的关系似乎也是一般,至于省长和陈皓天的关系如何,夏想不得而知,但接下来吴老爷子一句话,就又让他更豁然开朗了。

        “岭南省长要动一动了,但陈皓天显然还不满意,还想换一个副书记,毕竟处理一些起火事件,副书记的作用更大,安抚民心,传达政策,不可能处处由省长出面,一个得力的副书记,可以让陈皓天腾出手来应付来自外来的压力。所以,他迫切需要一个年轻有为的副手。”

        为了维护陈皓天,中央还真是下了不小的力度,连省长都要换掉为他铺路。不过一想也是,现任省长年龄也到点了,换下的理由也正当。

        而外来的压力,既是指其他省份,又是指其他竞争入常的对手。

        目前在地方上的政治局委员,除了陈皓天之外,还有京城市委书记、下江市委书记、山城市委书记和津城市委书记,都有入常的实力。其中,京城市委书记年龄到了入常的红线,入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基本上可以排除在外了。

        而山城市委书记——虽然在国内政治格局上,山城的重要性和岭南还是差了不少,但山城市委书记敢作敢为,政治上步步稳进,经济上好戏连台,让山城一举成为国内耀眼的一座城市,其本人也成为政治明星。

        而在之前,已经先后有五名政治局常委到过山城视察,相当于用脚为山城市委书记投下了入常的赞成票!

        下江市委书记自不用说,作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直辖市,下江市历来是中央眼中的的重中之重,比岭南的重要性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下江的政治气候也比岭南复杂,但下江市委书记的年龄已经接近了入常的红线,入常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

        实际上,一直低调的津城市委书记,却是入常的热门人选,因为不仅仅津城市委书记是反对一系的重要支柱人物,而且务实能干,近年来在津城似乎是偏安一隅,既不大造声势,也不提什么津城模式,甚至津城在近年的国内新闻中,也几近默默无闻,但在不为人所知的背后,今年一年,中央高层曾经密集地访问过津城。

        高层去任何一个省市视察,都有极为重要的政治意义,是在政治上的肯定,经济上的支持,不管是否见诸报端和新闻,自有重大的意义。

        陈皓天想在地方上几名重量级政治局委员之中杀出重围,难度不小。

        不过吴老爷子到底比夏想眼光更卓越,指出了陈皓天面临的三个难题之中的最大一个难题。

        “陈皓天入常的最大难题是年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