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34章 最根本的原因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34章 最根本的原因

    作品:《官神

        从本心来讲,夏想不想去岭南,不是胆怯,也不是没有了朝气,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不想在齐省的事情,有始无终。www.00ksw.org

        他很想亲手完结了秦侃的阴谋,要为齐省一任,做出一个省委副书记应有的贡献。本来省委副书记就是务虚的工作,无法在政治和经济上面体现出来政绩。政治上,有省委书记的光环,经济上,是省长的职责所在,他位居第三,所起的就承上启下的稳定作用。

        就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桥梁。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不是口号,喊口号容易,天天上新闻宣传也容易,但老百姓的眼光是雪亮的,打黑除恶也好,招商引资也好,甚至是邱仁礼如果能让齐省成为第二经济强省,在国内树立一个齐省模式也好,所有的政绩,如果不能落实到让老百姓切实感到生活质量稳步上升,社会秩序平稳有序,物价上涨得以控制,房价平稳回落,如是等等,那就是虚假的繁荣。

        百姓的生活的感受才是真实的政绩,不是官员们自吹自擂的GDP和模式。GDP和模式如果不能转化为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不过是闪光灯之下反射的光环罢了。

        夏想因为职责所在,不可能就齐省的整体发展走向确定指导思想,那是省委书记一把手的工作。也不可能大力招商引资,制定经济政策,那是省长的权力所在。因此,他能化解秦侃的攻势,能为邱仁礼和孙习民制造一个安定的政治环境,就是他在齐省最大的成绩。

        也许他的所作所为不能为百姓所知,也许政绩都会归在邱仁礼和孙习民的身上,但他依然会在暗中做好分内之事,因为他的原则就是,一切政治斗争以不能影响安定团结为前提,以不能牺牲百姓利益为前提。

        还有一点,秦侃真的是惹怒了夏想。

        夏想今天准备好好和吴才洋以及老爷子谈谈去留的问题,因为在总书记没有正式表态之前,吴才洋和老爷子的态度至关重要,因为不管最初是谁推动他前去岭南之事,平民一系支持,反对一系见有机可乘,百分之百也是支持的态度,因为羊城军区想要对他下手的一帮人,可是反对一系的力量。

        再如果吴才洋也点头的话,总书记说不定也会顺水推舟点头了,如此,此事就会已成定局,他无力回天了。

        因此,不管吴才洋和吴老爷子是什么态度,说服他们让他留在齐省,才是最为关键的一步。

        却没想到,陈皓天竟然追到了吴家,比他还抢先一步和吴才洋面对面了,真是步步紧逼。夏想无语了,无奈摇头一笑,是该庆幸自己的重要性,还是该叹息各方势力出于不同的出发点却意外目标一致地将他推向水深火热之地?

        一进门,就看到吴才洋坐在上首,陈皓天坐在下首,正在畅谈。见他进来,吴才洋微微颔首,陈皓天却起身相迎。

        同样是政治局委员,吴才洋排名在陈皓天之前,但论影响力和在国内政坛上的知名度,陈皓天又不亚于吴才洋。毕竟作为国内第一经济强省的封疆大吏,陈皓天在国内媒体上的曝光率非常高,比起中组部部长吴才洋可谓风头强劲多了。

        也毕竟岭南是第一经济强省,一省之力,可抵许多国家的总产值。

        不过对于陈皓天的起身相迎,夏想却没有一点受宠若惊的觉悟,而是接过陈皓天主动伸出的热情洋溢的手,说道:“不知道陈书记要来,晚了点,实在抱歉。”

        陈皓天哈哈一笑:“没关系,我就是要耐心等你,才能显示出诚意。”

        和一名身为政治局委员的省委书记共事,身为副书记,差了两个等级,明显会有不小的压力,同时,也会让许多工作不好从容开展。但也正是因为陈皓天身为政治局委员,级别太高,许多事情反而不好直接发话,而许多不适合省长出面做工作的场合,有一个得力的助手就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尤其是夏想不但年轻,而且沉稳,他在齐省的所作所为,深得陈皓天之心,因此,陈皓天的迫切之心中,也有三分真诚,另外三分用心,自然是做给吴才洋看,再有四分热切,也是为了拉拢夏想。

        夏想注意到吴老爷子没有在场,心中稍定,再暗中观察了吴才洋的脸色,看不出吴才洋的倾向,更是微微放心。

        坐下之后,客气几句,陈皓天还是一如既往的直爽:“我真诚地邀请夏书记到岭南工作。”

        其实以夏想省委副书记的身份,以陈皓天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地位,本来用不着如此向夏想做出姿态,甚至直接在政治局之中运作之后,一纸调令就可以让夏想离开齐省上任岭南。但陈皓天在事先如此大张旗鼓地征求夏想的意见,还直接当面郑重其事地提出了邀请,就不仅仅是作秀了,也是确实渴望夏想到岭南助他一臂之力。

        尽管离明年的换届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了,但有时候短短半年就有可能风云变色,何况将近一年的时间,变数也有许多。就如当年由七常委一下增加到九常委,就是一次出人意料的变局。

        夏想斟酌了一下语句,很是谦逊地说道:“谢谢陈书记的厚爱,不过我自认才疏学浅,而且在齐省的工作还有许多遗留问题,就我个人的意愿来说,还是希望做事情善始善终,也好对齐省,对齐省百姓,有一个交待。”

        夏想的话委婉,但表达的意思很坚定,就是婉拒了陈皓天的邀请。

        陈皓天一愣,无奈地看了吴才洋一眼。吴才洋不为所动,只是微微一笑,不知是赞同夏想的说法,还是附和陈皓天的提议。

        不过,陈皓天显然不会被夏想一句话打退,他点头说道:“你的想法很符合客观现实,出发点也很正确,但显然你低估了自己的能力。齐省大局已定,在一个相对温和保守的省份,以你的能力和执政水平,在齐省屈才了,也没有用武之地了,我刚才还对才洋说,夏想就是弹簧,有多大的压力,他就有多大的能量,总能创造奇迹……”

        夏想也得承认,陈皓天的话不但有鼓动性,也有煽动性,是一个做政治工作的高手,要是以前,刚才一番话就已经打动了他,但现在不会了。现在的夏想,政治上成熟了许多,心智上也理智了许多,更知道什么道路才是最适合自己的道路。

        别人精心安排的道路,毕竟是别人的意图,不是自己想法的真正体现,想要实现心中的理想和蓝图,想要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官路,夏想不能再任由别人摆布。

        再说了,他不是国家领导人,不可能人在齐省,心系天下,更不可能哪里有火就去哪里灭火。善泳者溺于水,经常灭火,总有一天会成为扑火的飞蛾。

        “陈书记真是高抬我了,我其实不过是运气好了一点而已,哪里有多过人的能力?再说就算是弹簧,经常加压也会有金属疲劳。”夏想一边客气,一边还是不松口。

        陈皓天似乎很有信心说服夏想一样:“我和秋实也交流过这个问题,秋实的意思是,他认为你去岭南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我刚才也和才洋交流了一下看法,才洋也原则上同意你离开齐省……”

        吴才洋原则上同意他离开齐省?夏想向吴才洋投去了疑问的目光。

        吴才洋微一点头:“争取在明年齐省两会之前离开,不管去哪里,齐省的气候已经不太合适了。”他的话比较中性,只提离开,不提去向,显然和陈皓天之间没有完全达成共识。

        夏想暗舒一口气,还好,还好,吴才洋的初衷未变,只想他调离齐省即可,相信以吴才洋的安排,还是愿意他进京,而不是去风云激荡的岭南。与其去岭南,还不如留在齐省。

        陈皓天还是极有耐心地劝道:“我的意思已经明确了,夏想,才洋,你们好好考虑一下,夏想或许对我了解不多,才洋可是很了解我的为人,我是一个不会亏待朋友的人。”

        又坐了一会儿,陈皓天就告辞而去,不过临走时又提到了和古秋实一起坐坐的提议,显然,他还会继续推动夏想调任岭南事宜。

        夏想也不好回绝,只好答应和陈皓天、古秋实再次接触。

        陈皓天一走,吴老爷子就从楼上缓步下来,似乎是刻意避开陈皓天一样,他来到夏想面前,说道:“走,到院子里坐坐。”

        此时秋意正浓,又是上午时分,阳光大好,晒晒秋阳也是不错的选择。

        老爷子又回头看了吴才洋一眼:“才洋,你也来。”

        夏想心中一紧,还是第一次和吴老爷子、吴才洋坐在一起,就证明吴老爷子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吴家的宅院,虽然不如老古的宅院大而广,却精致了许多,院中的桌椅也是精心挑选的实木家具,坐在一株合欢树下,吴老爷子第一句话就点明了主题。

        “陈皓天想要入常,有三个难题需要解决,夏想,如果你觉得你有能力替他分忧,你就去岭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