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31章 秋月夜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31章 秋月夜

    作品:《官神

        吃晚饭的时候,许冠华坐在下首,一言不发。www.00ksw.org古玉穿插不停,象个蝴蝶一样飞来飞去,为几人盛饭和倒水。

        古玉的习惯和夏想一样,不喜欢旁边有别人侍侯,宁愿自己动手。

        尽管有古玉尽可能地活跃气氛,但收效甚微,老古还是板着脸,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冲夏想瞪眼。

        人老了,有时脾气会很好笑,老小孩的说法一点不假,别看老古当年威风八面,即使现在表情一旦严肃下来,也会给许冠华带来极大的威压,但夏想却不怕他,因为毕竟他不是老古带出来的兵。

        从最开始认识老古的时候,夏想就不怕老古,就一直认为老古是一个威严有余温和不足的倔老头,虽然倔,却讲道理,也自有有趣和睿智的一面,虽然不如吴老爷子几乎算无遗漏没有缺点的过人的智慧,但老古依然是夏想最喜欢的老人家之一。

        但还是那句话,喜欢不能代替政治上的抉择。一出是一出,夏想第一次在老古面前表现出了固执的一面,就是不认同老古的安排。

        虽然他不愿意恶意猜测老古附和总理的提议是一时迷糊,宁愿相信老古的将计就计也自有道理,他也设想过如果去了岭南,渡过了眼前的危机,熬到了明年的换届,陈皓天一入常,必须调入中央,不会再兼任省委书记,到时如果省长顺势接任了书记,他也许有望顺理成章接任省长。

        然后再顺水顺风的话,届满之后,以岭南省委书记的身份入局,倒也不失为一条光明坦途。

        但设想总是美好的,现实却又必须冷静面对,不但要正视此去岭南所面临的巨大风险,还必须意识到许冠华所说的羊城军区的反对力量。

        假设他排除万难,终于在岭南站稳了脚跟,明年能否担任省长也未可知,毕竟作为第一经济强省,由一名不到四十岁的年轻人担任省长,难以服众,即使古秋实也没能在四十岁之前迈入正部,虽说神话也是被用来打破的,但多半四十岁左右进入正部都会在团中央过渡一下……担任第一经济强省的省长,夏想还真不敢想象!

        老古为他设想的从政之路,虽然处处险局,但也体现出了一名真心关爱他的老人的迫切的胸怀,只不过夏想却想说,近年来岭南由省长直接升任省委书记者,少之又少,无他,只因岭南省委书记必定要由政治局委员兼任。

        一般省长不够入局的资历,要么调任别省,要么直接下台。而且还有一点也是夏想必须考虑的问题,近年来几任岭南省长都是岭南人,中央虽然不任用岭南人担任省委书记,但还是由岭南人担任省长,他身为外来者,又年轻,担任岭南省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也不好就其中的环节过多地提醒老古,唯恐引起老古的多想,夏想只是坚定地告诉老古,他必须留在齐省,为了齐省的安定大计,他最好不要离开齐省,他想在齐省顺利地干到届满。

        但老古也很固执地告诉夏想,可以在岭南干到届满,因为现在时机特殊,不必非要拘泥于一届还是半届,明年的大换届,可是十年一遇。错过了良机,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夏想不为所动,依然坚持己见,结果老古就生气了,拂袖而去。

        虽然生气,但饭还是要吃。

        古玉和许冠华自然注意到了夏想和老古之间有矛盾了,古玉是快乐如蝴蝶,尽量缓和气氛,但很明显,她很高兴。高兴的不是老古的生气,高兴的是夏想拒绝了老古的提议。

        许冠华不好开口说些什么,只好眼观鼻鼻观口,一言不发,他也真是无话可说。

        老古或许是想到了一桌子人,都和他意见相左,就更不快了,扔上饭碗就去了书房。老古一走,气氛才算大为缓和,古玉偷偷做了一个鬼脸,小声说道:“别管他,老小孩,肯定明天就好了。他生气让他生气去,人老了,生一次气也是好事,有利于身体健康。”

        古玉的快乐自然是因为她以为夏想听了她的话,只要夏想好,爷爷气一气也无所谓,女生外向的表现在古玉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许冠华也小声说道:“首长轻易不生气了,他和你生气,是对你真关心。不过……我支持你。”说着,他还悄然一笑,也是微有得意之色。

        得,几个人都站在老古的对立面,老古能高兴才怪。

        饭后,许冠华告辞而去,也没多停留。他可不想当首长的出气筒,因为他可是明白,首长宠爱古玉关爱夏想,只有他可以随便被骂上几句,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许冠华一走,夏想也想走,刚迈到门口,老古又从书房出来了,板着脸说道:“你不许走,晚上住下,好好反思一个晚上,明天我还有话问你。”

        话一说完,又关上了门。

        真是一个让人无语的老小孩,夏想只好住下。

        半夜里,听外面虫鸣声声,感受到凉风习习,倒也舒适。夏想却没有睡着,一直想着老古的话。

        其实他并不是犹豫是否答应,而是在想老古何时气消。他并不担心老古会和他一直生气,以他对老古的了解,明天老古气准消。就算不全消,也会消掉大半。

        再不消,他另有说法回应老古,保证让老古不再因为岭南之事和他生气。

        迷迷糊糊中,快要睡着时,感觉一个模糊的影子飘进了房间,吓了他一激灵,睁眼一看,古玉身穿白色睡衣,在月色的清辉中,飘然若仙,光着脚丫摸进了他的房间。

        古玉进来后,却没有上床,而是蹑手蹑脚来到窗前,在皎洁的月光之下,怅然若失地望向了窗外,也不知想起了什么,一时竟是痴了。

        从侧面望去,古玉的脸庞沐浴在如水的月光之中,整个人就如被月华冲洗一样,而她望月的姿势,就如奔月的嫦娥,令人无限遐想。

        此时的古玉,美仑美奂犹如玉人,倒不是她的身姿有多曼妙,姿态有多优雅,而是她出神的神态,凝望的眼神,以及出神入化的神情,就让夏想暗中喝了一声彩——好一个望月春心托杜鹃。

        古往今来,有多少美人如玉,望月思人,或许在许多诗句中,穿透千年的光阴,依然可以体会到无数女子思念的忧伤。但此时古玉凝眉而望,灵动而悠长,既无忧伤又无思念,只是若有若无的凝思,就让夏想一时看得痴了。

        而窗外的虫鸣愈加响亮,更衬托得夜的宁静和优美,就在一个令人沉醉的秋夜,夏想第一次回想种种过往,竟不知今夕何夕,身在何处……过了不知多久,古玉回神过来,关了窗户,一回身,身上的睡衣悄然滑落,她如一只小猫一样躺在了夏想的床上,脸上满是泪水。

        “我想爸爸妈妈了,我想奶奶了,我……想你了。”也不知灵玉一样的女子,是怎样玲珑的心思,反正她的莫名的泪水,一瞬间融化了夏想的心肠。

        “你还有我。”夏想说。

        “我希望永远有你。”古玉依然泪流不止,她的身体冰凉,紧紧贴在夏想身上,“抱紧我,我想感受你的体温。”

        一个秋月夜,夏想和古玉的又一次合二为一,却是从未有过的心灵的撞击。一个男人可以收留一个女人的身体,但只当他真正收留她的全部忧伤和心事之后,她才是他的唯一。

        第二天,古玉没有悄然返回自己房间,而是一早就从夏想房间出来,大大方方地对坐在客厅的老古打了招呼。

        “爷爷,早。”

        老古惊讶了片刻,见古玉坦然而淡然,又无奈地摇头笑了,却不和古玉说话,看向了古玉身后的夏想:“怎么样,想通了没有?”

        “想通了。”夏想也脸皮厚了一点,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觉悟,“为了不让古玉担心,我还是留在齐省好了。”

        “你……”老古差点没气着。

        不过夏想随后又说了一句话,多少让老古气顺了一些。

        “您老应该想到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我到了岭南,也许一败涂地,最后当了炮灰。毕竟岭南是战场,战火无情。万一在岭南折戟沉沙,岂非得不偿失?还有,岭南离京城太远了,回来看望您老和古玉,太不方便了。”

        老古不说话了,似乎在思索了什么,过了半天才说:“先吃早饭,吃完饭后,你赶紧走,老吴头还有话对你说。”

        难道吴老爷子也是赞成他前去岭南的态度?怎么会?夏想无语了,怎么现在老人家反倒比他更有热血和激情?

        饭后夏想也不停留,动身上路,毕竟国庆期间会很忙碌,后天又是许冠华的大喜之日,他的时间安排得没有一刻空闲。才走到半路上,却又接到了陈皓天的电话。

        “夏书记,听说你在京城了?”

        夏想大为挠头,调他去岭南的事情有点古怪,他身为正主儿并不积极主动也就算了,总书记那边,吴老爷子那边,都没有一点动静,偏偏是和他不熟的陈皓天一再出面要和见面,到底是唱的哪一出?

        诚然,作为政治局委员的陈皓天,有权直接向中央提名岭南省委班子人选,但他如此迫切,难道是说岭南的局势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