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8章 齐省事未了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8章 齐省事未了

    作品:《官神

        是夜,晚11点左右,萧伍一行回到了鲁市。www.00ksw.org

        其实按照正常速度,萧伍应该早就回来了,但杨威走到半路突然提议绕道而行,萧伍认真一想,觉得杨威的建议可行,就同意了。

        毕竟安全第一,万一在鲁市又有人设局,稍有不慎将辛苦得来的证据毁于一旦,就追悔莫及了。萧伍刚刚吃过一次亏,现在谨慎多了。

        下了高速,绕行国道,又特意绕远了几十公里,虽然过于谨小慎微了一些,但联想到齐省庞大的几乎无孔不入的本土势力,再因为在品都的意外失利,萧伍完全赞同杨威的多此一举。

        在夜色的掩护之下,悄然返回鲁市,回到据点之后,萧伍将证据全部藏好,然后才和杨威舒服地睡了一觉。因为天色已晚,也就没有再通知夏想,相信在鲁市的地面上,夜再长,也不会多梦了。

        萧伍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秦侃却怎么也睡不安稳,何止睡不安稳,而是根本就睡不着!

        在和程在顺见过一面之后,深入交谈了足足两个小时,最后得出结论,冬天来了,该暂时消停一段时间了,等春天的希望。

        对于秦侃在品都插手疫情的证据被萧伍得手的问题,程在顺表现得还很乐观,他还劝导秦侃:“老秦,不用太放在心上了,一点小事儿,扳不倒你,顶多就是上面公事公办地批评两句,要是有一位中央领导发话的话,连批评都没有,就直接压下来了。不就是一场疫情,死了几个百姓,用得着大惊小怪?现在,谁也别说谁黑。”

        秦侃勉强一笑:“我才和叶天南通过电话,叶天南说,事情恐怕会比较棘手。”

        “叶天南没有真话,遇事藏三分,过于精明了。人过于精明,往往自误,所以他才会被夏想拉下马。我建议你,直接和总理通话。”程在顺比秦侃直接多了,“别不好意思,要学会提条件。我们冲锋在前,也是为了领导分忧。既然为了领导而出事,领导就得替我们伸手摆平。就和我们收下面的钱一样,接了钱就得办事。办不成事,得退钱。这是规矩!”

        见秦侃还在犹豫为难,程在顺脾气上来,一拍桌子:“你别管了,老秦,我明天亲自打电话去问问,看看有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不太好吧?”秦侃依然一脸为难,摆了摆手,“向领导提条件,总是不太妥当。”

        “行了,就这么说定了。”程在顺拍了拍秦侃的肩膀,“现在只剩最后一件事情了,你的事情过关之后,我们就低调一段时间,准备下一次的一举成功。”

        “你不怕夏想再拿一阳的生意当筹码?”秦侃见火候成熟了,就及时跳转了话题,“老程,要不,你退出算了,毕竟一阳的生意更重要。”

        “退出?开什么玩笑,我被夏想耍了两把,然后连个屁都不敢放就歇菜了?真当我老程是老蔫?在齐省的地界上,还没有敢欺负我老程!”程在顺喝多了,气又上来了。

        和程在顺分手之后,秦侃回到家中——他不是裸官胜似裸官,爱人和孩子都不在身边,也是一个人住——休息了片刻之后,又接到了杨银花的电话。

        “你什么时候来看我?我一个人在五岳特别无聊。”杨银花的声音在寂寞如水的夜里,也确实有一股慵懒并且诱人的味道,就让秦侃的心思不免又痒了。

        别说,杨银花虽然不很漂亮,身材也不是特别好,但女人的妙处也不是全在脸蛋和身材上,就象一盘菜一样,要色香味俱佳才好,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有人只好其中之一,也是可以理解的嗜好。

        今天秦侃却没有心思胡闹,说道:“等过了风头再说,最近有点不太平,主要是夏想太闹腾了。”

        “你摆平了孙习民、搞臭了周鸿基,怎么连一个夏想都搞不定?不能也把他弄得臭大街,让他顾头不顾腚,哪里还敢找你的麻烦?”

        秦侃就喜欢杨银花的麻辣味道,可能是从小吃葱蒜太多了,她的性格之中的耿直和倔强,有时让他觉得真够味。但今天,却意外有点厌烦。

        好在杨银花也很识趣,知道秦侃最近烦心事多,也就是打个电话让他舒坦一下,才不会过多纠缠,又说了一句:“对了,好象温子玑在背后查我,我都感觉他快摸到我们的事情了。”

        秦侃大吃一惊:“怎么可能?千万要小心,现在是关键时期,可不能再出事了。”

        杨银花不以为然呵呵一笑:“行了,别一惊一乍了,我就是觉得他看我的眼神不对,好象总怀疑我什么,也许是我多心,也许是他看上我了……”

        看上你个屁!秦侃暗骂一句,又说了几句才挂了电话,心里对杨银花的自恋很是鄙夷。在他看来,只有他才能看上杨银花的大大咧咧,换了别人,谁会喜欢她满嘴大蒜的味道?

        本来秦侃今天成功地鼓动了程在顺,利用程在顺性格中急功好义的特点,让程在顺为他所用,也让他心情一下舒展了不少,自认眼前的一关有望大事化小了,但杨银花的话又让他心里一下添了堵,让他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心想,怎么最近事情这么不顺?

        秦侃难以入眠,夏想也是全无睡意,因为他和陈皓天交往不多,曾经在京城有过几面之缘,说过的话总共不超过十几句,今天却意外接到陈皓天的亲自来电,确实让他吃惊小。

        倒不是吃惊陈皓天政治局委员的级别,而是吃惊陈皓天直爽的性格和开门见山地邀请。

        “希望没有打扰夏书记的休息,不过我听秋实说,你可是很少早早睡下。鲁市或许已经入秋了,羊城现在却是夏意正浓,正是夜生活的开始。夏书记有机会来羊城,一定要好好体会一下羊城不夜城的热情。”

        和古秋实的直爽不同,陈皓天的直爽之中,有一种淡淡的令人不容拒绝的味道,仿佛是居高临下的命令的口吻。

        “陈书记好。”夏想的恭敬之中,有三分热情三分淡然,并不十分热切,“听陈书记一说,我对羊城还真是十分向往。”

        “向往的话,就来,我举双手欢迎。”陈皓天毫不掩饰他打来电话的真正用意,“不瞒你说,我还真想请夏书记来羊城工作,岭南是个好地方,也是一个年轻的充满活力的省份,需要夏书记一样的充满朝气的年轻干部。”

        夏想在听到陈皓天第一句话就提到古秋实时,就心里已经如明镜一样亮堂了,陈皓天是借古秋实之名,来试探他的口风了。他和古秋实关系是不错,却没想到,还不错到了连陈皓天也借用的程度了,也不是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无奈而笑。

        “谢谢陈书记的邀请,不过最近齐省事多,还真抽不开身。马上国庆了,希望国庆期间在京城能见到陈书记。”最后一句本是客套的话,随口一说。

        不料陈皓天却当真了:“说得也是,电话里总是说不清楚,国庆我一定抽空回京一趟,到时我可是会主动和你联系一下。”

        夏想当然清楚,陈皓天有此一说,是故意为之,就是将他一军,让他无路可退。

        有意思了,让他去岭南,难道真是总书记的意思?但总书记怎会不明白,齐省事未了,现在离开不是好时候。

        希望国庆期间在京城能够见到总书记,如果真是总书记的意思,他也要当面向总书记说个明白,希望继续留在齐省。同时,也要和吴老爷子、吴才洋沟通一下,最好也不要回京。

        岭南确实不是好去处,夏想第一次想要向所有人明白无误地表达清楚他的意愿,不能再赴汤蹈火了。最主要的一点是,他想留在齐省,解决完所有的遗留问题!

        不能轻饶了秦侃。

        第二天一早,夏想在上班之前,先和萧伍见了一面,仔细翻看了萧伍带血的证据之后,心中大定,知道秦侃必倒无疑!

        来到省委,刚刚坐定,周鸿基就敲门进来了,一进门就急急说道:“夏书记,上面有人打招呼了,秦侃的问题,先压一压。”

        夏想蓦然一愣,对方好快的动作,真的是下了力气了,怎么非要保下秦侃?

        正要说话时,电话也响了,一看是京城来电,夏想不由摇头一笑,他的压力也来了。

        周鸿基微一点头,转身出去,夏想接听了电话,不想竟然是古秋实直接来电。

        “夏想,秦侃的事情,先放一放。国庆期间来京城,我有话对你说。先这么说了,见面再详谈。”古秋实倒也干脆得很,一句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夏想放下电话,沉思良久,古秋实的话他必须听,因为古秋实轻易不干涉他的工作,既然说了,可见事情的正面压力不小。

        ……转眼到了国庆,齐省似乎完全恢复了平静,风和日丽,秋高气爽,应该说一切都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气象大好,省委各项工作平稳,省政府工作也诸事无忧,各项事情都步入了正轨。

        一放假,夏想就离开了鲁市,飞向了京城,国庆期间,京城之行,又该决定多少重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