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7章 家事国事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7章 家事国事

    作品:《官神

        (特意为盟主七剑开天加更!)夏想其实没喝多少,更没醉。www.00ksw.org

        平心而论,夏想一直是一个很自律的人,不贪财,不非正当好色,不喝酒——虽然喝酒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却是许多坏事的催化剂——即使是躲不过的应酬,必须喝上几口,也不会喝醉。

        今天夏想心情不错,再加上严小时和古玉殷殷劝酒,他就多喝了几口,以他的酒量自然没事,只不过他喝不惯红酒,微微有点上头罢了。

        夏想喝酒,向来是只用三分酒量,保留七分清醒。或许今天的气氛过于浓郁了一些,他就算有四分醉意,也不足以被严小时和古玉忽悠。

        但古玉的表情实在过于严肃,不象假装,而严小时温润如风,更是从她脸上看不出端倪,夏想就长出一口气,也是一板一眼地答道:“但说无妨,我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以为他的半戏文式的回答会逗乐古玉,不料古玉依然眼睛不眨:“不开玩笑,我说的事情非常严肃认真。”

        “我也不开玩笑。”夏想本想绷着脸,却还是忍不住笑了。

        古玉还是不笑,不过却下意识地看了严小时一眼。

        夏想就知道二女之间有默契,他假装不见,就看花样能耍到什么程度。

        古玉站了起来,在家中她换了居家服,沙发压住了她衣服的下摆,她依然健美并且闪耀光泽的小腿散发出迷人的风情。夏想却视而不见,别说,他的心思还真被古玉和严小时的**阵暂时绕了进去。

        古玉在房间中走了两圈,还像模像样地背着手,一边走一边说:“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最大的付出是什么?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深的爱,又是什么?”

        夏想以为古玉会问现实问题,不料问的竟然是形而上的感情问题,他一时还真不好回答。其实要说长篇大论地讨论男女之间的感情,就是专家教授写上几万字的论文也论不清楚,几千年了,男女之间的恩爱纠缠和恩怨缠绵,谁能说得清为什么?

        说不清就不要说,否则越说越糊涂。

        “还有什么问题没有?”夏想只好顾左右而言他。

        话一出口,严小时终于“噗哧”一声笑了:“我就说了,男人谁也不会回答女人瞎琢磨的问题,男人和女人的出发点不一样,男人注重实际,女人注重心理。好了,不闹了,其实古玉想说的是,她希望你回京城安稳一两年,一两年里,既陪陪她,又陪陪古老,然后古玉想生一个孩子,让古老心中有所依靠。”

        上次和古玉努力过了,应该是没有成功,古玉又旧事重提,想来也是老古一年老过一年,求子心切。但古玉也是,这个事情他知她知就可以了,怎么连严小时也掺和进来了?

        又一想,不对,古玉只为求子的话,也不至于生出让他到京城安稳两年的想法,是谁在她耳边说什么话了?

        夏想猜对了,是许冠华。

        “许冠华说,你来京城安稳一两年最好不过了,他很担心你,不希望你去岭南。”古玉忧心忡忡地说道,“我也很担心你,也不希望你去岭南。你以后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想一想,有我,也有小时在时刻关心你,虽然不会要求你对我们多好,但至少要健康要平安,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了。”

        古玉动情了,双眼微微湿润,直直看向夏想:“答应我,不许去岭南。许冠华说了,你要呆在齐省还行,要是去岭南,可能比上次在湘省还凶险。”

        上次在湘省发生的一路追杀,事后夏想隐瞒了真相,对女人们谁也没有提及,怕的就是她们过于担心。曹殊黧和连若菡多少知道一点,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古玉也被隐瞒了,而老古也默契地没有对古玉过多地提及。

        但今天从古玉的神态和惊恐之色就可以得出结论,古玉已经知道了湘省的真相,她怕了,她真的担心了。

        严小时此时也一脸正容,叹息一声:“说好了要轻松地和他谈谈,你还是破坏了气氛。古玉,你也知道他的脾气,吃软不吃硬。”

        古玉倔强地说道:“我就不,我就要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他不是一个人,他的身后有许多人在关心他爱护在为他担惊受怕!”

        夏想感动了。

        两个女人,一软一硬,一个红脸一个白脸,确确实实让他掉进了温柔陷阱,只不过他掉得无怨无悔,心甘情愿。

        说实话,上次老古电话里随口一提岭南,夏想就知道可能有迹象表明他真要去岭南,还没来得及和吴才洋打个电话探探口风,古玉就来兴师问罪了。

        说来也真是有趣,曹殊黧和连若菡对他的去向和任职,从不过问——当然不过问并不代表不关心,或许只是觉得他能从容走好每一步——而其他女人,比如付先先,甚至梅晓琳,也都没有对他何去何从发表过任何意见,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第一次,严小时和古玉联合起来,向他发难。

        夏想倒没有指责二人的意思,心中只有感动和温暖,还有一丝无奈。

        感动和温暖自然是针对严、古二人,无奈却是因为他莫非又要充当灭火员了?

        灭火员不好当,因为火势凶猛的地方,很容易伤人。火比水厉害,水还有温柔之时,火却一烧即伤,没得商量。他真心不想去岭南,也不管是谁的提议,是总书记也好,是吴老爷子的想法也好,他确实不想再以身试险了。

        因为岭南不比齐省,齐省虽是沿海省份,但还是和燕省的温和保守有相似之处。

        岭南的情况过于复杂,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省份,几十年的改革积聚了太多的改革后遗症,经济发展带来的繁荣之外,治安问题确实让人头疼,更不用提经济结构的不合理,遗留的无数疑难问题,等等,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显然不想带动穷人致富,而穷人又不满财富的分配不均。

        所以,问题多多,麻烦多多,经济问题一多,就会上升成政治问题。而财富分配不均的原因又是国家的大政策所致,非人力所能改变,何况他去岭南,充其量还是副书记,说好听一点,是辅助陈皓天,说难听一点,干得不好的话,就是炮灰。

        夏想在老古刚提此事时,还没有来得及深思其中的利害关系和前因后果,现在古玉再提,他立刻就大为警惕,知道事情可能真有麻烦了。

        但……究竟是谁想将他调离齐省支到岭南?联想到曹殊黧最近和齐阿姨之间的互动,夏想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莫非是总书记?

        从理论上讲,总书记最希望他前去岭南灭火,因为前几次的上任证明,他确实有充当一名优秀的消防员的潜质。而且陈皓天作为总书记的干将,最近在岭南的日子确实有点风声大作。

        不过迄今为止他还没有听到任何一个关键人物透露出一丝风声,却只有老古提起,也是怪事。但老古的话多半属实,不会开玩笑,也不会乱说,再者以老古的身份,更不会是空穴来风。

        还真得要问个清楚才行了。

        夏想就说:“事情还没有正式提上日程,我的意见很明确,最好继续留在齐省工作……”

        “不行!”古玉难得的倔强,“必须回京,不许留在齐省,更不许去岭南。”

        女人的不许有两种,一种是无理取闹,另一种还是无理取闹。只不过一种是纯粹的无理取闹,另一种是带有关怀的无理取闹。

        男人一般只能接受后一种。

        显然,古玉今天确实有点无理取闹,却是发自爱心的无理取闹,夏想想不接受也没有办法,毕竟吃了人家的嘴短,谁让他既吃了二女的美食,又享受了严小时的按摩,真是一不小心就掉进了一个天大的温柔陷阱。

        “去京城的事情再说好了,毕竟是大事,又不是我说了就算。我可以答应保证不去岭南……还有就是,政治上的事情,小时,你以后不许多事。”夏想的声音严厉了几分,因为他清楚,幕后主使必是严小时无疑,因为古玉就算想和他说正事,也不会先来一出好戏。

        严小时有点怕夏想,吐了吐舌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也不敢装模作样地按摩了,而是跳了一边去端水了。

        古玉还想说什么,却被严小时拉到了一边,到底还是严小时聪明,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而古玉就有点恃宠而骄了。

        不过夏想宁愿娇纵古玉一点,为了让她开心快乐,他身为男人,让她几分又何妨?更何况古玉对他的无理取闹,也是缘于真切的关爱。

        但真要答应古玉回京也不可能,因为齐省的事业未了!

        晚上,夏想还是回了家,尽管家中只有他一人,难免清冷,又尽管严小时暗示,愿意陪他,而古玉也有意愿,但他还是不想和严小时、古玉一起,以免让二女尴尬。

        说到底,夏想同志还是一个有原则有底线的好同志。

        回到家中,照例打开电脑,正要上网,电话响了。以为是省委有什么事情,就漫不经心地接通了电话,不料是一个有点陌生有点遥远的声音。

        “夏书记,我是陈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