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3章 可能的变数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3章 可能的变数

    作品:《官神

        临近国庆的鲁市,秋色已深,天气渐凉,夏想的心境也平和了许多。www.00ksw.org

        曹殊黧到了京城之后,一落地就打来了电话报平安,同时,齐阿姨也打来电话,再三向夏想表示歉意,说是借曹殊黧一用,希望夏想不要在意。

        齐阿姨还说,她还想认曹殊黧当干女儿,不知道夏想是不是同意?要是同意的话,她不但要封一个大红包给曹殊黧,也要封一个更大的红包给干女婿。

        夏想啼笑皆非,这么说,他还沾了曹殊黧的光,成了别的干女婿?都是什么事儿!

        好在夏想对人与人之间的亲情、友情一向讲究随缘,既然齐阿姨有此意,就看曹殊黧是否有此心了,他不支持不反对。还有一个前提就是,得征求一下曹永国的意见。

        但也不是他所需要操心的问题了,今天他所需要操心的人,是古玉和严小时。

        没错,古玉和严小时联诀来到鲁市,他今天得亲自出面请二女吃饭。

        古玉和严小时此来鲁市,确实有事,可不是专门为他而来,在古玉来前,老古还亲自打来了电话。

        说来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和老古通话了,夏想还一直琢磨着什么时候进京去看望一下老古,左算右算抽不出时间,只能等到国庆了。

        今年的国庆,他不打算到处乱跑了,估计只在京城呆上几天就回鲁市了,不回燕市也不回单城了。

        其实老古打来电话时,古玉已经在机场落地了,夏想此时还一点也不知情。

        “夏想,齐省有消停的迹象了,你本事不小。”老古上来就夸了夏想一句,不过言语之中似乎有调侃之意,“不过我怎么总感觉你的形象有点伟光正?”

        夏想也乐了:“您老要找一个伟光正的形象,千万别想到我,我可差了太远,至少我做事只求公正,只求事实,不求虚名。”

        老古听出了夏想话中的所指,微微一叹:“你先别说大话,虚名不虚名,也是政治工作的一部分,名声为百姓所用,就是正。名声为自己私利所用,就是邪。”

        “话虽如此,但人身在其中,怎能公私分得清清楚楚?盛名之下,其实难符,古人的智慧,总结得很精辟。”夏想被老古挑起了话题,有了诉说的**,主要也是最近的事情,又让他多了认识,“我也曾经被虚名所误。”

        “还好,还好,只被虚名所误,而不是被虚名所累,其实以虚名误你之人,心中的累,你体会不到。”老古今天话也挺多,“又到秋天了,一年一年过得真快。小时候,总盼望长大。长大后,又不愿变老。变老后,又总回忆过去。其实人一辈子的时间不平均,小时候总觉得过得慢,长大后才知道,人生就是过山车,到了顶峰之后,就是飞流直下,转眼就老了。”

        老古的感慨也是富含人生哲理,因为如老古一样经历过波澜壮阔的人生之路者,少之又少。没有经历过的人生,生发的感慨都是纸上谈兵。人生诸多事情,都是要靠体悟,就和开车是一样的道理,看着别人怎么开怎么转,自己没学过,一上手就紧张。

        “老古,您老说说,下一步齐省会不会风平浪静?”夏想试探着抛出了一个难题。

        老古不上当:“我又不在齐省,别问我齐省的事情,我只管一点,只要古玉在齐省平安快乐就好。还有,费志栋昨天刚来京城看望了我,他也提到了你,希望你能多和他走动。”

        夏想和费志栋的关系也可以,但吸取了上次在湘省的教训之后,他和军方的来往,就一般尽量处理得隐晦并低调一些,因为军权向来是大忌,不可过早染指,否则后患无穷。

        就是和木风的关系也是如此,尽管木风表现出十分明显地和他走近的迹象,夏想还是小心翼翼地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因为他既不想引起反对一系的警惕,也不想让平民一系抓住他的把柄,在明年换届之前,反对一系也好,平民一系也好,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将他一举扳倒的机会。

        合作是合作,该出手还是会出手,政治家永远是两面派,在没有最近敲定之前,别说隔代接班人和后备力量了,就是下代接班人也有可能出现变数。

        政治是最大的角力场,不到最后一刻,只要看到一丝希望,谁都会百分之百地去争取。其实就和古代争相拥立太子一样,都是政治赌博。

        越是后备力量,越会成为高层的焦点,相反,越会成为反对力量一心打压的对象。他不犯错还好,一旦犯错,就会被人毫不留情地打翻,并且肯定还会尽可能让他永无翻身的可能。

        所以,夏想其实面临的压力很大,也是他在齐省步步为营的重要原因之一。现在他又面临着由副部到正部的关键一任,更要做好本分,不落人口实。

        诚如现在的陈皓天一样,在岭南的日子不太好过,岭南可谓处处烽火,但也说明了一点,身为政治局委员的陈皓天明年有望入常,却有人不想让他如愿,所以才会战火不断。

        而齐省的硝烟比起岭南,显然小多了,因为邱仁礼不是入常,是入局,力度小,冲击力就小多了。还有一点,至少目前来看,秦侃的所有举动都还没有明显针对邱仁礼的意图,只是想拉下孙习民。

        但也不排除隐藏在向孙习民开火的背后,还有一门瞄准邱仁礼的大炮,所以,凡事还是不可掉以轻心。

        “有机会,有机会就多走动走动。”夏想就随口说了一句。

        老古当然了解夏想的心思,也就是一提而过,又说到了另外一件令夏想震惊的事情:“吴才洋想让你进京安稳一年,可不是什么好主意,换届前,哪里都有风有浪,想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没可能。我倒觉得,你又不是温室的花朵,实在没有必要躲在京城。我刚刚还和老吴头说,最好让你到岭南呆上一年半载,对你的成长,可是大有好处。”

        夏想吓了一跳:“齐省是半陆地半海洋气候,我就已经不好适应了,岭南可是亚热带海洋气候,我一个北方人去了,更难适应,还是别去了好。”

        “哈哈……”老古哈哈大笑,“我可从来没有见过你退缩过,今天是怎么了?你去岭南和陈皓天一起,等明年要是事成之后,你可是大功臣。”

        陈皓天是团系的干将,他帮了陈皓天,不但总书记会记在心中,古秋实也会欣慰,不少团系干将都会对他另眼看待,但问题是,他未必就能和陈皓天合得来,上次和郑盛之间的接触就是前车之鉴,再者说了,就算合得来,共同携手,也是风险极大。

        夏想人在齐省,对于岭南的风浪,也一直暗中关注,木风前段日子去岭南,回来后也和他说过一些,就让他充分意识到了岭南弥漫的不是硝烟,是实实在在的战火。

        他真没必要去蹚地雷阵,再一往无前地冲锋向前了,风险和收益不成正比,夏想也是正常人,不是热血青年,而且以他现在的级别和实力,已经没有必要为了讨好一方而得罪另一方了。

        老古肯定深知他现在的想法,但却还是有此一说,显然别有用心。

        “我还是希望在齐省老老实实地干到届满,京城太冷,岭南太热,都不如齐省气候温和。”夏想也是呵呵一笑。

        “古玉去了鲁市,估计现在已经落地了,你去见见她也好,她最近心情一直不错,我也就放心了。对了,冠华国庆结婚,你记得过来一趟。”老古也有意思,明明挑起了岭南的话题,却立刻抛到一边不提,反而说到了无关的事情。

        夏想却是清楚,老古一提他往岭南的事情,肯定不是空穴来风,甚至有可能已经进入了讨论阶段,平心而论,他确实既不想回京,也不想去岭南,毕竟齐省大事未竞。

        回头再好好和吴才洋说道说道,现在还是先接上古玉要紧。尽管老古没说古玉此来何事,夏想有理由相信,古玉是有正事。

        到了机场夏想才发现,原来不止古玉一人,还有严小时也一同随行。

        古玉和严小时并非姐妹,也是风格迥然的两位美女,但在秋意盎然的鲁市的机场,在二人并肩走出机场的一刻,夏想却是愣住了,因为二人一身一模一样的风衣,风衣的下摆又是同样的飘逸而灵动。古玉长发随意一挽,严小时长发挽成了发髻,又是几乎一样的身高,就如一对姐妹花一样引人注目。

        和金银茉莉令人浮华而惊艳的感觉不同,古玉和严小时的美丽,就如秋日阳光之下的向日葵,迎风摇曳,婀娜多姿,引得路人纷纷仰视。

        古玉不习惯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微皱眉头,急步来到夏想面前,弯腰就上了车。严小时却依然脚步轻柔,对成为中心很是受用,由此可见严小时和古玉性格之中的大不相同之处。

        上车之后,夏想本想担任司机,也不知何故严小时心血来潮,非要当一次司机。当就当,夏想向来好说话。

        不过等严小时当上司机之后,他才知道上当了,因为严小时直接拉他去了一个隐蔽之处,就让夏想十分惊诧,暗想坏了,莫不是他要被二女用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