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2章 在所难免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22章 在所难免

    作品:《官神

        (特为盟主wingofgod加更!)程在顺的儿子程一阳在官二代中,还算有点本事的人,虽然依靠程在顺的关系出国,出国之后,又借了点不用归还的国家公款当起始资金做生意,和其他只为混吃等死出国的渣二代大不相同的是,他的原始资金虽然来路不正,但在国外做生意时,也走向了正途。www.00ksw.org

        不走正途不行,国外的法律法规完善,稍微走一点歪门邪道,罚不死你!

        不象国内,自五四之后开始,到文革为顶峰,将民族的信仰和传统美德扫荡殆尽之后,再因为现行的法律法规不完善,所以为官者贪财,经商者缺德,社会的道德建设才一落千丈,急速下滑到了危险边缘。

        别的不说,但说一个骗羊奶粉含致癌物一事,就让人真切地体会到了现在的企业家的良心,早就让狗吃了。四牛奶的三聚氰胺事件才过去多久,骗羊奶又出大事,比让下一代得结石更狠,直接绝症了。

        牛奶是牛的奶,不是人的奶,是让牛吃的东西,其营养结构并不利于人体吸收,却无数人信奉所谓专家的一杯奶强壮一个民族的谬论。

        其实是一杯奶黑掉一个民族才对。

        假若吃肉喝奶真能既强壮又聪明,蒙古的现状又说明了什么?不要无礼现实,不要在意淫中自误误人!

        其实可能创立奶业大计的前辈们早就清楚牛奶的营养价值有限,而副作用无限,所以在起名字的时候就已经明确无误地告诉了消费者,四牛奶,死牛奶,喝不喝随你。

        骗羊奶的命名也很有意思,不骗人,骗羊,其实哪里是骗羊,纯粹是一头蒙事的牛!

        蒙事的智商不高的牛下的奶,能喝?在现在连找小三都要找大学生的今天,一头只能骗过羊的牛所产生的奶,让下一代来提高智力,有这种想法的人,智商多少有点问题。

        所以程一阳很庆幸他从小不喝牛奶,当他来到加拿大之后,见到身边不少官二代除了买豪车泡大洋马之外,一无是处,他就不无鄙夷地想,不是喝四牛奶就是喝骗羊奶长大的孩子,真可怜。

        程一阳虽然骄傲,但却有骄傲的资本,因为周围不少人的家庭条件比他优越,爹也比他爹更有权势,甚至长得比他也帅,但却都不如他有眼光和魄力,更不如他有实干精神。

        程一阳也住豪宅,开豪车,但却都是自己赚来的钱,虽然他的起始资金并不干净,但现在所花的钱,全是他的网络工程赚取的利润。

        人都是如此,总会找出属于自己的优越的一面,在一群正部级官员的子女中间,程一阳有点格格不入,主要也是对方瞧不起他,他也看不上一群将啃老精神发扬光大到走出国门的渣二代。

        程一阳合法经营,老实纳税,没有什么污点——也证明了一点,其实国人也能遵纪守法,为何在国内嚣张如狗到了国外就老实如牛了,是个令人深思的问题——所以生意越做越大,从以前年销售100万美元,到现在已经达到了600万美元的规模。

        本来一直顺利的生意,最近却遭遇了寒霜,接连几笔生意失利,损失惨重自不用说,还失利得莫名其妙,让他摸不到头脑,不明白以前合作得好好的老客户,为什么突然取消了订单?

        在第三笔生意黄了之后,程一阳坐不住了,因为第三笔生意是一笔高达600万美元的订单,至少能为他带来100万美元的利润,关键还不止这些,因为对方一直是他的一个大客户,不但取消了这次的订单,还直接告诉他以后也不会合作了。

        照此推算,他的损失会超过500万美元以上!

        程一阳再三追问是什么原因,因为他自认原因不在他的身上。对方也没明说,只是让他和国内联系一下,可能是政治原因。

        程一阳就急急和程在顺通了电话,将事情的严重性和盘托出。

        程在顺终于震惊了!

        没想到,确实没想到,夏想当时在车上的随口一说,几天之后,就成了活生生的现实。至此,程在顺才初步了解到了夏想的厉害之处,一言既出,必定收到成效。

        是,夏想是决定不了他的前程,也左右不了他的命运,却可以一言而定几百万生意的成败,让程一阳大败——程一阳就是他的全部失望,他一直以程一阳能脱离无能官二代的范畴并且在国外能够自力更生而自豪。

        如果程一阳的生意一再失利,说不定就会走向破产。程一阳破产,他的晚年出国梦就破灭了,他的幸福的晚年生活的梦想和最大希望也就破产了。

        程在顺确实上火了。

        他以为,已经退居二线的他,人生应该步入了安稳期,不会再有起落和波折了,不想,夏想先打他的司机,后打压他的儿子,他何其无辜,又没有招惹夏想,夏想何必非要和他过不去?

        难道夏想就真是正义感泛滥到了成灾的地步?他维护孙习民,就真的是出于公正的立场,他的原则性就那么强?

        既然如此,好,暂切退后一步再说,等人大全体会议时,再摆事实讲道理,看你如何。

        ……和秦侃要全力捂住品都疫情的真相不同的是,程在顺退却了,本来他还想再坚持一段时间,总不能显得太怕夏想了,好象夏想一招呼,他就非常听话一样。

        但随后发现,不但是他立场松动了,几名副主任之中,也有一两人松了口风,不再支持问责孙习民。更让他不安的是,又有十几名委员也明确表示,事情不宜闹得过大,人大的职责是监督政府的工作不假,但人大常委会的日常主要职能,还是帮助政府更好地开展各项工作,而不是阻碍政府推动经济发展的努力。

        所谓帮助政府开展工作,说白了,就是辅助的意思。

        尽管程在顺并不清楚几名副主任和十几名常委态度松动的背后,是谁的手脚,是夏想出手了,还是邱仁礼做通了工作,或是孙习民施加了压力并且做出了承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前因后果其实都是在夏想的协调和努力之下,人大问责孙习民的计划,基本上失败了。

        而同时秦侃的副省长分工也被调整了,等于秦侃在政府班子已经被架空了。再玩下去,真的没戏了?先不管了,消停一段时间再说。

        程在顺住手了……直接表现就是,人大方向答复省政府,质询无限期延后,但希望政府妥善解决新能源客车和五朵金花的善后,以及矿难和品都疫情的处理,都要透明并且快捷。

        省政府方面的答复很公事公办——愿意在人大的监督下,继续用心开展工作。

        基本上所有问题都差不多解决了,只有品都疫情还没有得以完全控制,但已经阻止了进一步扩散,李丁山公开承诺,疫情将会在一周之内,完全得以有效控制。在当前医学条件下,出血热是完全可防、可控、可治的非恶性传染病。

        疫情现在已经呈现零星发病状态,不会再有大面积爆发的可能。

        从整体上看,齐省的局势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再次从失控的边缘回归了正常的轨道。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明年年末中央换届之前,夏想会一直在副书记的位子上安稳干满一届,然后还有可能再在副省级上打转,伺机上升到正部。

        如果……如果的背后,往往是出人意料的转折,因为夏想也清楚,程在顺是暂时消停了,以后会不会再折腾,不知道。而秦侃表面上是失利,现在会不会收手?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品都方面传来消息,萧伍在即将接触到真相的前夕,出了一件意外。

        其实也不是意外,是意料之中的阻力或说刁难,只不来得比预想中更快更猛烈了一些,而且让萧伍有点猝不及防。

        更主要的是还有一点,杨威还没有及时赶到品都,就让事情有了猝不及防的开头,眼花缭乱的过程,以及让人猜不透的结局。

        萧伍来到品都,已经三天了,除了第一天和强子见过一面之外,品都的地下势力再也没有露过面,萧伍很清楚,不是他掩藏得好,住得偏僻,而是对方暂时在袖手旁观。

        对方究竟在等候一个什么时机,不得而知,萧伍也懒得猜测,因为他在叶晓童的帮助下,基本上接触到了疫情的真相。

        诚然,品都的出血热疫情几乎年年发生,是由老鼠引起的传染病,为何品都每年都会有一段高发期,专家教授也弄不清楚的问题,萧伍更不会去费心考虑,他只需要知道,今年的疫情,有人为推波助澜的迹象就可以了。

        而且,萧伍已经查到了推波助澜的背后的黑手,明面上是老铁一帮人,而老铁,在背后和秦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证据确凿直接指向秦侃的话,身为常务副省长的秦侃为了抹黑省长形象,暗中推动疫情的扩散,拿无辜百姓的生命当政治筹码,手段就太恶劣了。

        萧伍不是官场中人,但也清楚,如果事情属实,最终得以披露,秦侃必倒无疑。

        能扳倒一名常务副省长的证据,必定会有人不遗余力地阻止他拿到手,他就知道,一场恶战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