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17章 是时候了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17章 是时候了

    作品:《官神

        路过一家酒吧时,元明亮兴致颇浓,要进去喝上几杯。www.00ksw.org难得头发花白的元先生也有如此年轻的兴趣,萧伍自然不会拒绝,欣然应允。

        后面的尾巴也跟了进来。

        酒吧的名字叫地下丝绒,具体有什么含义,不在萧伍的考虑之内,他经过分析之后得出结论,对方不管是什么来头,肯定是来者不善。如果真和他来品都的目的有关的话,就证明对方太神通广大了,因为夏书记做出让他前来品都暗中调查的决定时,身边没有几人。

        不可能透露出去消息,那对方又紧跟在身后,是想挑事还是警告?

        萧伍本想和元明亮商议一下应对之策,不料元明亮似乎对身后的威胁全然不放在心上,还要了一个包间,点了几个陪酒小姐,要请萧伍好好放松一下。

        萧伍老实是老实,但也不土,知道场面上的应酬也必须要有,也就没有拘束,挑了一个娇小可爱的陪酒小姐,几个人人手一个陪酒小姐,就开始喝酒。

        后面的尾巴还真有几下,竟然要了隔壁的包间,摆出了阵势就是,要将跟踪事业坚持到底了。

        萧伍一边喝酒,一边冷静地分析局势,现在只能是他一人拿主意了,元明亮到底是商人,爱玩爱喝酒不能说是坏事,但此时还见酒就欢,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就让萧伍对元明亮稍有不满。

        元明亮却很放得开,别看已经满头花白的头发,但在陪酒小姐身上上下其手时,比年轻人的手法纯熟多了,果然是姜还是老的辣。

        差不多喝了几十瓶啤酒后,元明亮肯定是酒精考验了,一点醉意也没有,倒是陪酒小姐都差不多被他灌醉了。

        萧伍酒量也大,也是毫无醉意,他见时候差不多了,就提醒元明亮准备离去,元明亮倒没留恋,顺势在陪酒小姐的身上又摸了几把,然后又塞了小费,起身走人。

        一出门,元明亮就换了个人一样,小声对萧伍说道:“跟踪我们的人是品都道上混的,领头的人叫强子,是老铁的手下。老铁是谁,没打听出来,但强子是老铁手中专管酒吧和洗浴中心的头目。”

        萧伍讶然:“元先生,没看出来,厉害,真有两下子。”

        萧伍一下明白了什么,刚才元明亮抱着陪酒小姐一直在说悄悄话,逗得陪酒小姐前仰后合,他还以为元明亮在逢场作戏,却原来是借机套话。

        果然是江湖老油条,也有他所不及之处,萧伍立刻对元明亮肃然起敬。

        元明亮却无所谓地挥挥手:“我走南闯北混口饭吃,讲究的是和气走财,走到哪里,都得先打听道上的人物是谁,要不生意就干不下去。这可不是什么本事,是求生的技能。”

        虽然打听出来了对方是谁,但萧伍几人一出门,对方还是紧随其后,就在身后十几米的地方,不紧不慢地跟着。

        对方一共四五个人,萧伍心想总是捉迷藏也不是办法,就和元明亮打了个商量,元明亮同意了。

        萧伍几人就走到了背人处,故意引身后的人现身。

        计策果然奏效了,刚到暗处,对方四五人就迫不及待地现身了,虽然人数少,但还是将萧伍等人围在了中间。

        中间一人应该就是强子了,他30岁左右,戴着一顶帽子,大晚上的也耍酷戴眼镜,不过仔细看的话才知道只有镜框没有镜片,再看他通身上下的打扮,不但新潮而还很孙绿电。

        看来,强子也在看电视剧《男人装》,被几名超四奔五的伪年轻男人骗了,所以虽然是混道上的,也是不以无耻惊天下但以风骚动世人的新时代黑社会了。

        “外地人,品都不欢迎你们,请明天一早离开。”强子彬彬有礼地说道,还很文青地整理了一下帽子,似乎显得他很优雅一样。可惜的是临近十月的品都还用不着系围巾,否则强子说不定还真得系一条围巾,再很黄磊地绕上几绕。

        不过说实话,如果系了围巾倒是好事,从萧伍专业的眼光来看,围巾在打架时将会成为他制服对方的有力武器。

        “强子,品都是旅游城市,迎的是八方客,怎么就不欢迎我们了?”萧伍很客气地回应了一句。

        强子明显一愣,没有想到对方上来就叫出了他的名字,他心中还纳闷,难道是他的打扮太帅了,帅到外地人一到品都就都知道有一个帅强?当然,自恋的念头一闪而过,他马上就意识到眼前的几人不好对付。

        “品都人民很热情,欢迎的是客人,不是不怀好意的外地人。我奉劝各位一句,赶紧走,要不,我就客气了。”强子也知道文青只是装扮,要解决问题,还得靠武力。

        不料他话刚说完,忽然眼前一个黑影闪来,什么东西?一愣之下没有躲上,一只臭鞋正中面门。

        强子怒了,他最恨别人破坏他的形象,因此所有弄乱头发和打脸的行为,都被他视为奇耻大辱。

        “打,都打了。”强子当即跳起,身先士卒冲萧伍冲去。

        一场混乱就此开始。

        强子低估了萧伍几人的实力,他以为带四五个人就绝对可以请对方几个人吃一顿日本料理了,而且他带的还是最能打的几个人,不料对方都是硬茬,只一交手,就处在了下风。

        几分钟后,文青强子及其手下,全部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别人都倒地不起,强子还硬撑着扶着墙站了起来,说了一句狠话:“你们记住,得罪了老铁,品都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处。”

        萧伍既然敢主动出手,就不怕对方的威胁,他正要上前一把抓住强子问个明白,元明亮却抢先了一步。

        刚才动手的时候,元明亮第一时间跳到一边,袖手旁观。打完之后,连萧伍都没有发现他从哪里冒了出来,不过他来到强子面前的第一个动作,倒还真让萧伍愣住了。

        元明亮既没有提强子的衣领,也没有踢上一脚,而是伸手替强子拍打了身上的土,又亲切如邻家老伯一样,扶着强子到了一边,然后就开始了小声说话。

        具体说了些什么,萧伍没有听到,但从强子脸上的惊愕可以得出结论,他被忽悠了。

        不多时,强子一挥手,一群残兵败将灰溜溜走人,元明亮还热情洋溢地为强子送行:“强子,走好,欢迎常来。”

        差点让萧伍喷饭。

        但萧伍知道,元明亮肯定问出了什么。

        果然,元明亮路上没有说话,一到酒店就立刻退房,一行人换了一家偏远但却僻静的酒店,重新入住之后,元明亮才说出了真相。

        其实也没有什么真相,元明亮连哄带骗,又展开心理攻势,利用强子文青并且比较在意形象的特点,加大了心理攻势,最终在强子被痛打得心理沮丧之上,突破了强子的心理防线,透露了几点内情。

        其一,强子是受老铁的亲自指示,前来盯梢,并且要威胁萧伍几人离开品都。如果不离开,打。

        其二,强子知道萧伍是谁,不知道元明亮是谁。

        其三,老铁为什么要赶走萧伍,他不知道,只知道奉命行事。

        其四,今天败了,明天再来,反正在品都的地面上,没有老铁办不成的事情。或许为了从侧面论证他的观点,强子还为元明亮讲了一件事情,就是当年某北帮杀进品都的时候,曾经开了一家大型超市,结果被老铁带人端了个底朝天,损失超过3000万,从此,某北帮在品都一蹶不振。

        “萧兄弟,你的特征太明显了,对方显然盯死了你。也是,你跟在夏书记身边的时间太长了,都知道你了。”元明亮拍了拍萧伍的肩膀,“我们来品都的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怎么一到品都就被人盯上了?要提防一下内鬼。”

        元明亮说得在理,萧伍也想不清楚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他知道有些事情必须得夏书记拿主意,就说:“我一会儿向夏书记汇报一下。另外,和我在一起已经不安全了,元先生你最好还是和我分开。”

        萧伍以为元明亮多少会推脱一下,因为一遇到事情就跑路,显然不是朋友所为,元明亮却毫不含糊地同意了:“好,我现在就换一家酒店,我们电话联系。”

        说走就走,元明亮也很光棍。

        萧伍也没有埋怨元明亮什么,毕竟元明亮的任务不是调查疫情,就没必要拉元明亮下水。

        ……夏想回到家中,正要睡下,接到了萧伍的汇报电话后,心思起伏之间,并不认为有多凶险,毕竟品都还有李丁山,就让萧伍多注意安全,先和叶晓童见上一面,然后再和李丁山碰个头,相机行事就行了。

        萧伍和官方会面,就会给对方以警醒,警告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只是究竟是透露出去了消息?夏想也一时没有头绪。一切,要等明天再见分晓了。

        明天,要看孙习民接受质询的力度和程在顺的刁难程度,就能证明今晚的会面,到底有没有为程在顺敲响警钟了。不过……只敲响程在顺一人的警钟还远远不够,是时候该出手警告秦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