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16章 相信还会有第二次交手
  • 卷十一 一往无前 第1716章 相信还会有第二次交手

    作品:《官神

        回去的路上,夏想一言不发地坐在车内,听吴天笑讲述程在顺的光荣历史。www.00ksw.org

        虽然他手也掌握了一部分程在顺的材料,但毕竟不太详细,大多是纸面上的官样文章,还是吴天笑知道得更深入一些。

        程在顺确实是一个人物,不仅仅因为他在齐省一直起起落落的仕途之路,还因为他走的是官商结合的道路,不能说在齐省独一无二,也是许多人望尘莫及的升迁之路。

        程在顺在县委书记的任上,政绩突出,本来该提副市长的时候,却因为被人揭发有生活作风问题而改任了市技术监督局局长,副市长和局长,差了整整一级,等于是程在顺栽了一个不小的跟头。

        都以为程在顺就此一蹶不振了,肯定会在市里无数个局间调来调去,等年龄到点之后,就会退下。果不其然,不久之后,程在顺调任了一家大型国企的老总,虽然级别提升了一级,但大型国企濒临破产倒闭的边缘,显然他再次被发配了。

        基本上到此为止,程在顺的一生就宣告定型了。

        奇迹,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发生了。

        程在顺担任老总一年之久,国企起死回生。两年之后,不但还清了所有欠债,还赢利几亿。三年之后,国企成为本市的利税大户。

        不得不说,程在顺确实能力过人,手腕强硬,用了三年时间将一家人人都认为必死的国企起死回生,用当时的市委书记的话来讲,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

        从此,程在顺踏上了青云之路。几年后,先市长后市委书记,一步步就接近了副省长的高位。

        但在即将提升副省长之时,又出现了一次意外——程在顺死了妻子。

        按说中年丧妻虽不是好事,但不应该影响到升迁,程在顺虽然名字的寓意就是人生在世一帆风顺,但他人生之路似乎并不太顺,因为丧妻之痛还没有过去,就有流言说他有了新欢才害死了妻子。

        流言只是流言,只说程在顺害死了妻子,至于采用什么手法,怎么瞒过了警察,又怎么让医生宣布医治无效死亡,一概不管,只管肆意传播。

        程在顺没有竭力辩解,因为上级没有给他机会,他的副省长任命流产了,却还是提升了他的级别——担任了齐省一家大型国企的老总,副省级待遇。

        程在顺悲痛之余,只能接受人生的无情安排,他上任之后,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又让一家老死而僵化的国企焕发了活力。

        因为程在顺手腕强硬,在改革的过程中,自然少不了得罪人,但实际上在担任副部级国企老总期间,才是他一生事业顶峰的基础,因为在此期间,他施展了长袖善舞的手段,再加上手中有钱,级别高,眼界高,接触的人层次高,不但让他逐渐奠定了在齐省本土势力之中的威望,也让他终于入了高层之眼。

        可以说,在程在顺交替由党政干部到国企老总的从政历程之中,让他历练出了既有官员的眼光和魄力,又有商人的狡黠和审时度势,就让他打下了在齐省纵横的根基。

        据说有一名中央领导非常赏识程在顺,准备提拔程在顺为齐省常务副省长——从一名国企老总直接到常务副省长,中间没有副省长的过渡,可以说是跨度很大的提拔,如果顺利的话,程在顺必然是齐省一省之长的备选。

        然而,程在顺命运之中的又一次波折来临!

        一天夜里,程在顺家中被小偷光顾了。小偷不但胆大包天,在程在顺家中翻腾了足足几个小时,临走的时候,还开走了程在顺的一辆豪车。

        程在顺报案之后,声称只丢失了几万现金和一块上海表,结果他话音刚落,窃贼就在燕省落网了。窃贼交待,在程在顺家中盗窃的财物总价值近3000万元,其实包括总计2000多万的各国现金,还有金表古玩古画若干。

        一场盗窃风波风云再起,将程在顺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尽管程在顺一再否认家中失窃3000多万,但无风不起浪,一波又一波的冲击还是让程在顺的提拔大受影响。

        结果最后任命出台之后,程在顺的常务副省长任命不翼而飞,落在他头上的帽子是副省长——没进常委会。

        程在顺怒也没法,中央领导已经很是照顾他了,毕竟顶住了不少压力,但此次失利,意味着终他一生,也无法迈到正省级的高位了。

        从此,程在顺就不再以升官为己任,而是走向了广植势力、培养党羽的另一条地下省长之路。

        再后,程在顺还担任了一任省委副书记,最后终究因为年龄到点而退居二线,终其一生未能迈出正部之路。但在省委副书记任职期间,他提拔和培植了大量的亲信,最终奠定了他在齐省本土势力之中的崇高的声望。

        程在顺在担任市长期间,以强拆和铁腕而著称,据当地市民所说,程在顺和黑社会也有勾结,还和当地最大的黑社会头头称兄道弟。

        而在担任国企老总期间,程在顺也是派头十足,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威风不可一世。也有不少传闻说,当年鲁市几乎所有有名气的黑社会老大,都在程在顺面前服服帖帖,甘愿为他鞍前马后效劳。

        程在顺的为人,由此可以一斑。

        ……从吴天笑的叙述之中,再从司机的补充之中,程在顺的形象在夏想眼中逐渐地丰满起来。先前在相关资料之中,夏想已经从侧面了解了程在顺的一些事迹,对他的为人先是有了直观的印象,今天,再经过正面接触,和吴天笑的描述,在夏想的心目之中,轮廓就更加清晰了。

        方向也更坚定了。

        “你们以后要小心一些,不要被人挖坑埋了。”夏想提醒了吴天笑和司机一声,今天吴天笑和司机出手伤了程在顺的司机,程在顺被他震住之后,忘记了再追究司机被打的问题。但以夏想对程在顺为人的推测,以及吴天笑所说的程在顺的性格,估计此事没完。

        当时没追究,不表明事后不追究。况且夏想对于今天的第一个回合的交手,很清楚胜负未定,虽然当场震慑了程在顺,而程在顺自恃在齐省根深蒂固,不会容易认输。

        相信还会有第二次交手。

        吴天笑和司机同时点头:“请夏书记放心,惹不起程主任,还躲得起。”

        夏想自信地一笑:“躲倒不用躲,说不定不用多久,程主任也会躲着你们走了……”

        ……一夜,发生了许多事情,不仅仅是鲁市的一次意外相遇,导致了夏想和程在顺之间的提前较量,初步接触之下,一次试探,让双方都对对方有了直观的认识。

        人与人之间的正面较量,有时第一印象非常重要。第一次碰撞,谁气势强,谁占据上风,就有可能在以后的较量上,抢先一步。

        人的气势很重要,平常交往之中,谁占据主动,谁就说了算。政治之上,其实也一样。在相同的条件下,谁更有气势就是谁掌控节奏。即使身为上位者,一个过于温和的领导,也会被下属欺负。

        当然,何时气势凌人,何时温和示人,也需要技巧,也是为官者必备的技能之一。

        夏想和程在顺之间的第一次交手,胜负未分,后果还没有彰显,几个小时后,萧伍和元明亮在品都,就遭遇了一场麻烦。

        而且还是不小的麻烦。

        品都离鲁市也就是两个小时的路程,晚上10点左右,萧伍一行就抵达了品都,入驻了品都大酒店。住下后,就到楼下的餐厅吃饭。

        萧伍一行人数不少,一共六人,萧伍还好说,是燕省人,和齐省人没有区别,不听说话不知道是外地人。而元明亮是南方人,就被人一眼认出了是外地人。

        倒不是说品都人排外,作为一个旅游城市,南方人外国人多去了,所以萧伍几人坐下吃饭的时候,没有留意到身后一直紧盯他们不放的几双目光。

        饭后,身为南方人的元明亮习惯了晚睡,提出到品都的街头走一走,看一看,欣赏一下品都的夜景。萧伍同意了,反正左右无事,明天才开始正式着手调查工作,晚上休闲放松一下,也很正常。

        一行几人漫步在品都的街头,萧伍是漫无目的地乱看,心中想的是品都的疫情调查该从哪里入手,元明亮却是留意品都的夜生活是否丰富,想借机发现商机,因为他在和李丁山的几次接触之中,认定李丁山是一个不贪不要务实的好书记,李丁山担任了品都市委书记,正是他难得的商机。

        走不多时,萧伍就发现了异常,意识到身后有了尾巴。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小偷小摸一类的人物,后来却发现不是,因为对方不但人多,而且很警觉,很……专业,并且很明显一路跟了半天,肯定不怀好意。

        萧伍就暗中告诉了元明亮。

        元明亮的司机兼保镖身手不错,再加上萧伍及随行的两人都有两下子,又在闹市,元明亮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并未多想。

        但萧伍却多了心眼,他毕竟比元明亮经历的风浪多一些,立刻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对方是有备而来,也就是说,对方认识他们几人,他们一进品都,就被人盯上了。

        到底是什么人?又有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