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10章 清晰的方向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10章 清晰的方向

    作品:《官神

        夏想此时正坐在办公室之中,处理公务,人大会议的召开,和他无关,他也没有列席会议,因此对于此时发生在人大会议上的一幕,还不得而知。www.00ksw.org

        却已经隐隐觉得哪里总有不对。

        仔细一想,想出了问题的所在,一般而言,任命一个副省长的人大常委会议,因为有省委书记和省长坐镇,基本上会十分顺利,所有的过场和程序加在一起,两个小时也足够了,但现在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却迟迟没有听到会议有任何消息传来。

        就是说,会议开长了。

        开长就说明出现了问题,否则,现在应该可以见到邱仁礼和孙习民返回省委了。

        难道最后一个环节,还真的卡在了人大的任命上?

        “天笑,拿一份人大常委会委员名单。”夏想一下惊醒,急忙吩咐下去。

        不多时,吴天笑将名单交到了夏想手中,夏想接过之后,大概看了十几分钟,又将名单还给吴天笑,说道:“将每人的简历都拿来一份。”

        吴天笑见夏书记一脸严肃,知道事态紧急,忙应了一声,匆匆去办理。

        吴天笑刚走,夏想就拿起了电话,打给了何江海。

        “江海兄,最近可好?”夏想很客气地问候了一句,就直接切入了正题,“省人大的老领导们,是不是和你的关系也很不错?”

        何江海说是安心退下,但一生在官场打转的人,有谁能真心退得安稳?都是手里拿着花壶,耳中听着方方面面的声音,唯恐漏了任何一个值得关注的新闻,夏想的电话一打来,他就立刻猜到了什么。

        “关系……都说得过去,怎么了夏书记,人大的老领导们又多说话了?”何江海确实正在院子中拎着花壶浇花,但从电话还随时带在身边来看,他依然是人退心未退。

        “老领导们工作经验丰富,对省委省政府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是好事。”夏想打了个哈哈,又说,“现在正在召开人大常委会议,讨论表决李荣升同志的副省长任命。会议开了两个小时了,还没有结束……”

        话不用多说,一点即可,相信何江海明白其中的意味。

        何江海在老家的院子不小,是位于郊外的一栋农家院式的别墅,院中花草繁盛,还种植了几棵果树,另有菜园一方,还真是一处悠然自得的世外桃源。

        只不过桃源虽好,心不安宁,却也没有桃源之境。何江海一生纵横官场,在齐省呼风唤雨多年,住院时一心想要退下,终于如愿以偿退下之后,却又觉得心里没着没落,实在是空虚无聊得很。

        习惯了迎来送往的领导干部,其实就和当红的明星一样,已经将人前人后的风光当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没有了风光自然难以适应,却已经忘记了生活的本质其实就是平平淡淡的日子。

        有多风光,就会有多悲伤。

        所以,正百无聊赖地浇花养草的何江海,在接到夏想电话的一刻,心思就一下活络了许多,知道他的重要性又彰显了。

        谁也不想门前冷落鞍马稀,更不想被人彻底遗忘,所以就算人大、政协被形容为发挥余热的地方,也不好去,因为想发挥余热的老同志太多了,但位子还是有限。

        “估计是哪个环节出现了一点小问题……”何江海沉吟一声,正想拿捏一下,忽然意识到他面对的人是夏想,忙又摆正了态度,“等会后我和老程交流一下。”

        老程,当然是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程在顺了。

        “那好,麻烦何书记了。”夏想又强调了一句,“中央的意图,必须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齐省进入秋天了,到了收获的季节,就应该集中精力发展经济了。今年的经济总量,齐省还排在第三位,但和前两名差距拉大了。人大的老领导们,应该多关心一下国计民生的大事。”

        最后一番话,似乎没有意义,却也是在暗批什么,何江海也心里有数了,忙表态说道:“我会和老程好好交流一下,希望他抽出时间和夏书记交流一下。”

        “和我交流不交流,也没有太大的必要,就是希望老同志们眼光更长远一些。”夏想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夏想刚放下何江海的电话,就收到了消息,人大常委会上的一幕,已经传到了省委。

        果……然,程在顺发作了,夏想听到消息之后,没有惊讶,更没有惊慌,只是心中却闪过亮堂,因为他已经大概猜到了秦侃的手段和最终目的,心中就有了应对之策。

        最艰难的不是敌人的攻势多猛烈,手段多高明,而是不知道敌人的出手在哪里,现在一切水落石出,反倒好从容走好下一步。

        不过夏想也隐隐猜到,秦侃表面上是为李荣升的任命制造障碍,实际上恐怕真正的落脚点并不是李荣升,此举,还只是虚晃一枪的花招,真正的杀招,应该还在最后。

        人大常委会从法律规定上讲,权力很大,不但可以任免各级政府的副职,还可以问责正职。但在实际的政治生活中,权力不大,如果说以前人大主任的职务没有被书记兼任之前,确实还能体现出人民代表有发言权和尊重人民意愿的话,那么自从开了书记兼任了人大主任的先河,说句大实话,是一种政治体制上的倒退。

        书记就完全大权独揽了,自己提名人选,自己控制常委会,再自己担任人大主任,可以说大包大揽,是真正的大权在握了。

        诚然,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从为了真正落实中央意图,让书记的意图能得以顺利在一省推行并且落到实处考虑,兼任人大主任也是在完善政治体制之前必不可少的阶段。

        20多年前,在湘省曾经发生过一次人大代表提出依法罢免副省长的罢免案,虽经各方紧急协调,又多方做工作,但人大代表依然依法向副省长提出质询,并且长达三个多小时。

        最后副省长回答不上来代表的质询,在随后的讨论之中,有五个地市的近200名人大代表联名提出议案,正式要求罢免副省长。

        因为事关重大,当时的湘省人大还向全国人大请示,并且因此将人大会议延期一天闭幕。后来在罢免议案是否正式提交大会讨论的表决中,有超过400名代表举手赞成。

        甚至有政府副秘书长上台为副省长解释,却被代表直接哄下了台。最后表决的时候,在超过百分六十的代表投下了赞成票,罢免方案获得通过,副省长黯然下台!

        当时的事件引起了全国轰动,因为湘省罢免副省长之举开了先河,甚至有人评论说选举是一张票,罢免也是一张票,前者是信任票,后者是不信任票。这是宪法赋予人大代表的神圣权利,是民意的忠实表达——依法罢免,无可非议。

        但轰动一时的罢免副省长的议案之后,渐渐地开始了省委书记兼任人大主任的惯例。

        由当年的湘省罢免议案,夏想蓦然而惊,难道说,秦侃心血来潮,也想效仿当年的事情,再开创一次先河?

        一抬头,吴天笑拿着人大老领导们的简历进来了。

        吴天笑办事效率不但高,而且很得夏想之心,夏想只想让他拿来简历,他却在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内,将各位老领导的家庭成员构成以及现状,都详细地列举了出来。

        夏想很是满意地翻看了几眼,目光落在几个名字上,心中渐渐有了清晰的方向。

        正打算再仔细研究一下之时,电话又响了,接听之后,夏想的神色之间,更多了耐人寻味的内容。

        有两个消息,一是李荣升的任命顺利获得了表决通过,二是有几名人大常委会委员要求孙习民就新能源客车项目、五朵金花工程、两处矿难和一处疫情,接受人大的质询。

        孙习民当场表示愿意接受人大的监督和质询。

        邱仁礼终于忍无可忍当场行使了人大主任的大权,提出现在不是两会期间,还不到政府向人大做政府工作报告的时候,为了不影响政府各项工作的顺利开展,现在不是孙习民同志接受人大质询的时机。

        程在顺却抓住不放,再三强调人大委员有行使监督权和质询权的权力,可以随时召开常委会议,要求省长向人大解释工作失误。

        副主任敢当场反驳主任的话——虽然程在顺话说得很委婉,也一再拿法律法规说事,但态度却很坚决,而且即使面对邱仁礼的压力也毫不退让——就让邱仁礼深切地感受到了人大一帮老同志们真是团结一心,完全无视他这个人大主任一把手的权威。

        尽管愤怒,邱仁礼却不能失态,他可以在省委拍桌子,但不能在人大拍桌子,因为真要惹了一帮老同志们,他们天天到省委和中央反映问题,打不得骂不得罚不得,烦都能将他烦死!

        最后各后退一步,孙习民主动站了出来,提出今天准备不充分,愿意明天再来人大接受质询,程在顺及一帮老同志同意了。

        事情就此进入最后的较量,明天孙习民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严峻的局面,此时除了夏想之外,谁也没有足够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