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09章 图穷匕见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09章 图穷匕见

    作品:《官神

        上午,齐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正式举行,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邱仁礼主持会议。www.00ksw.org本次会议应到常委会组成人员63人,出席60人,符合法定人数。

        会议的主要议程是决定免去李丁山的齐省副省长职务,任命李荣升为齐省副省长。

        在通过会议议程后,会议听取了省委副书记、省长孙习民作的《关于提名李荣升等二人任免职务议案的说明》,被提请任命的李荣升与常委会组成人员见面并作简短供职发言。

        在经过分组审议后,会议进入了讨论阶段。

        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程在顺以及副主任李会泉等几名副主任出席会议。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秦侃,省法院院长海峰,省检察院检察长李晓敏及原省级领导王景略等列席会议。

        因为是人大常委会,不是全体会议,讨论的时间就不会太长,不允许常委会委员有太长时间的交流,其实按照平常的程序,基本上在孙习民做了说明之后,就直接举手表决了。

        但今天却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因为孙习民讲话完毕之后,按照惯例应是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程在顺发言。

        程在顺虽然是常务副主任,主持人大的日常工作,虽然表面上人大的大权掌握在邱仁礼手中,因为邱仁礼才不但是人大主任,还是省委书记,是真正的齐省的一把手,但现实却是,他却是人大的实际掌舵人。

        若是在别的省份或许在人大还可以彰显邱仁礼的权威,但齐省情况特殊,是一个本土势力非常团结的省份,在邱仁礼上任齐省以前,齐省的省委书记兼人大主任是齐省人。

        现在邱仁礼是外来者,但齐省人大一帮人无一例外全是齐省人,而邱仁礼在齐省期间,一直和本土势力关系一般,再加上他眼光向上,一心为入局大事忙碌,哪里顾得上和人大一帮老头子处好关系?虽然有夏想的提醒在先,他事先也和程在顺等几名副主任座谈,再三强调了任命的重要性,中央的意图必须得到贯彻落实,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而程在顺也答应得很好,表示一定做好各位常委委员的工作,保证让中央的指示精神顺利传达。

        结果在表决环节,还是出了问题!

        人大常务副主任程在顺在即将表决之前,突然提出要重新审核李荣升的任命,因为在品都疫情还没有得到完全控制的情况之下,李荣升必须向人大常委会做出必要的解释说明,否则人大的任命就是草率的不负责任的决定!

        程在顺说得很是义正言辞:“对于李丁山同志辞去副省长职务,人大没有异议,也肯定李丁山同志在担任副省长期间的工作和成绩。但对于李荣升同志的任命,省人大相信,中央的提名也是经过认真地考虑,但齐省的情况特殊,而品都现在的情况更特殊,本着为品都人民和齐省人民负责的想法,我认为,李荣升同志有必要向人大解释说明疫情问题,如有必要,必须向人大做出承诺或是……检讨。”

        程在顺话音未落,邱仁礼已然怫然变色。

        果然……被夏想不幸而言中了,果然,在人大任命环节出现了变故。邱仁礼盛怒之下,不看程在顺,目光却看向了坐在角落里的秦侃。

        秦侃今天是列席会议,列席的意思就是没有发言权,只是旁观。他一脸平静,好象就真的只是列席一样,不管洪水滔天,反正都和他无关。

        邱仁礼却几乎要出离愤怒了,秦侃如此手段,真的不怕以后在齐省没有立足之地?不怕中央一怒之下,将他一免到底?他凭什么?

        此时,邱仁礼想都不想,完全认定事件的背后,肯定是秦侃的黑手。

        但……他不相信人大不会通过李荣升的任命,就算以程在顺为首的齐省一帮老头子们不怕中央的权威,认为中央不能拿他们怎样,反正他们也很快就要一退到底了,但他们都有亲朋好友,都有子孙后代,小心以后下一代没有了前路。

        不过愤怒归愤怒,程在顺的提议又完全符合程序,而李荣升也确实是有事在身,就算明知是刁难,也必须硬着头皮过关。

        邱仁礼虽然可以强行否决程在顺的提议,但实话实说,他对人大的控制力度确实很弱,如此一来,他都没有信心在下面的表决之中,可以一举通过。

        万一李荣升的提名在人大没有获得表决通过,诚然,可以再继续做工作,继续表决,直到中央的意图必须得到执行为止。但如此一来就落了下乘,而且显得他很是无能,不但愧对总书记的信任,也让他的威望大降。

        一个控制不了人大常委会的省委书记,是跛脚书记,因为所有政府方面的重大人事任命,都要通过人大。

        国内的政治生活中,以前出现过不少省委的任命在人大被搁置的现象,也是因此,自2000年后,基本国内各省份的省委书记都陆续兼任了人大主任,从民主角度来说,是政治的倒退,但从加强省委书记的领导权来说,又是必然的选择。

        邱仁礼可不想成为国内省委书记控制不了人大的反面教材,眼下的形势,还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李荣升心中也是咯噔一下,因为他知道,是有人故意要让他下不了台,是想阻挠他顺利上任。

        但别说他现在还不算是副省长,就算是,也必须随时接受人大的监督,而人大对副省长乃至省长也有质询权。

        邱仁礼知道必须要走完过场了,否则事情可能会更加失控,只好同意了:“请李荣升同志解释说明一下。提醒一下,会议时间有限,发言时间不宜过长。”

        邱仁礼的话既是提醒李荣升不必非要说得特别详细,防止言多必失,也是警示个别人,见好就收,凡事不过分头了。

        李荣升只好再次上台,就品都疫情的问题做了简短的说明,以及为何疫情控制不力,并非是市委市政府工作不力,而是世界各国在控制疫情时,都面临着不确定性和不可控性……如是等等,大概说了有十几分钟。

        李荣升尚未上任,就被人大直接摆了一道,对他今后的副省长之路而言,绝非好事。

        应该说,李荣升的态度很不错,姿态也很低,表现出的也是接受人大代表监督的谦逊和随和,邱仁礼以为可以过关了,不料程在顺却还是不肯高抬贵手,继续问道:“我想请问李荣升同志,如果人大批准了你副省长的任命,你是不是会主动请求再负责品都的疫情?”

        孙习民也看不下去了,他也没有想到会节外生枝,竟然在任命环节卡了壳,简直是滑天下大之稽的事情。但却又不得不接受现实,因为他震怒之后也意识到了一点,在人大常委会委员的组成人员全部是齐省本土势力时,就必须冷静并且无奈地接受现实。

        不接受不行,不接受就通不过表决。

        谁也没有想到,秦侃先是拿新能源客车折腾事端,又拿五朵金花工程来闹事,随后又有两处矿难一处疫情,到头来,矛头在最后关头亮剑之时,指向的不是他,却是李荣升,怎会如此?

        孙习民也不能理解秦侃的用心,他和李荣升又无冤无仇,何必挡李荣升的路而得罪了总书记?不值,真的不值。

        同时孙习民也暗暗佩服秦侃的手段,竟然悄无声息地就和人大一干人混在一起了,怪不得一直隐而不发,原来最大的杀招藏在这里,真是一个城府极深心思极忍的厉害角色。

        第一次,孙习民对秦侃高看了一眼,不再认为秦侃先前主动四处挑起事端的做法是无聊之举了,原来是混淆视听的手法。

        孙习民现在见到了秦侃的最终手段是针对的李荣升,虽然并不明白秦侃出于什么目的,但显然已经不再对他有任何威胁,他一直提着的一颗心总算到了实处。就和都希望麻子长在别人脸上一样,麻烦落在别人身上,才是最大的欣慰。

        半个小时后,孙习民就不轻松了,因为他见识到了秦侃更厉害更让人吃惊的一手。

        孙习民插话说道:“李荣任同志担任副省长以后的分工,省政府需要开会研究,所以现在不好确定他是否分管品都疫情。”

        孙习民以为他身为省长,既然发话了,程在顺多少也要给几分面子,不料程在顺还真摆出了人大副主任可以问责省长的派头,冲孙习民微一点头,一板一眼地说道:“孙省长的话也在理,但根据相关条例,副省长的分工,人大也有权过问。”

        “……”孙习民直接被呛了一句,差点以为他听错了,什么意思?一个人大常务副主任就敢指手画脚地冲省长指指点点,还真是拿发挥余热当大权在握了?

        但不等孙习民再反驳一句,程在顺似乎唯恐孙习民太轻松了一样,又多说了一句:“正好孙习民同志发言,我代表人大常委会提醒孙省长一句,请先做好准备,稍后人大会就矿难和疫情的问题,听取孙省长的解释说明!”

        邱仁礼终于动容,好一个失控的人大常委会,终于……图穷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