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05章 小心为上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05章 小心为上

    作品:《官神

        别说夏想没有什么内幕消息,就算有,也不可能对孙习民说出。www.00ksw.org

        应该说,今天的孙习民,从第一次敬酒,到最后的分手,表现一直大失水准,如果说现在是有了点醉意,那么刚到的时候,孙习民滴酒未沾,怎么也会失态?

        夏想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凡事要多注意一些才好,最近突发事件太多了,防患于未然总归是好。”

        孙习民也许意识到了失态,他今天喝了不少酒,脸色微白,就勉强一笑,转身离去。

        周鸿基落后一步,故意小声说道:“夏书记,孙省长今天难得高兴,喝得多了点,你别在意。”又一停顿,似乎犹豫一下,还是问道,“是不是真有什么内幕?”

        或许周鸿基觉得他和夏想之间关系更近一些,所以才有此一问。

        夏想也是呵呵一笑:“确实没有什么内幕消息,就是总觉凡事要多想一些,所以才特意提醒了一句。周书记,你也要多加留意,小心有变故。”

        周鸿基微微一笑:“有心了。”

        夏想又主动伸手和周鸿基握了握手,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身为领导干部,不但要防范不怀好意的下级的靠拢,最要小心的还是身边人。”

        周鸿基明显一愣,也不知他是不是明白了什么,点头说道:“有数了。”

        其实宋朝度的及时点醒,只是让夏想意识到了秦侃的底气从何而来,但并不能让他一眼看穿秦侃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因为秦侃针对的是孙习民和周鸿基,而不是他,他只觉得很有必要提醒一下二人。

        至于二人是否真正往心里去,就不得而知了。

        夏想也不可能要操心到替孙习民和周鸿基担忧的程度,他是一个好人不假,但也是有限度的好人。

        所谓有限度就是,现在宋一凡成了卫辛形影不离的妹妹,他想和卫辛亲热一下,也没有了机会,实在是懊恼。

        和孙、周二人分手之后,夏想也没回家,正是秋风沉醉的夜晚,他回想起白天时和卫辛在秋日私语的树下的一场旖旎,不由心思大动。

        或许别的女人不会让夏想心思情动,但卫辛会,不仅仅是因为卫辛的温柔体贴和柔情,而是夏想对卫辛独一无二的感情。

        尽管如果从爱情和亲情两重标准的衡量之下,夏想的最爱还是曹殊黧和连若菡,但从怜悯和爱怜的角度出发,他最是怜惜卫辛。两世爱人,一世情缘,谁也无法替代卫辛在夏想心中的最独特的位置。

        明天就要换届了,或许风和日丽,或许洪水滔天,但都无关夏想现在好心情。一般人或许无法理解夏想刻意追求的放松,因为一直在一件事情之上深陷太久了,会让人产生莫名的烦躁,终于要见到真章了,不再躲躲藏藏看不清方向了,哪怕真刀真枪地上阵,也比总被秦侃东一榔头西一棒锤地瞎胡闹强上许多。

        再说了,即使是洪水滔天,也是别人的洪水,所以如果非要说夏想也有小小的坏心思的话,就是他只关心齐省的局势平稳,并不在意孙习民和周鸿基的死活。

        因为如果对换位置的话,秦侃如果对付的是他,孙习民和周鸿基是作壁上观还是落井下石都不好说,但不管是哪一种,估计不会和他一样尽心尽力为了维护齐省的安定团结而奔波。

        所以说,难道不允许他有片刻的放松?

        当然,确实没有谁干涉他要放松的合理要求,但问题是,他现在找不到可以放松的对象。

        其实也不是找不到,而是不能找,因为有宋一凡虎视眈眈地跟在卫辛身边,凡丫头就真是成了一个亮到刺眼的灯泡。

        正当夏想想不出办法之时——夏大书记政治智慧是挺高,但在如何和一个女人幽会而不被另一个女人发觉的问题之上,显然办法不是很多——卫辛及时打来了电话。

        “是不是想偷偷过来……见……我?”卫辛也学坏了,故意咬着舌头说,还特意强调了某个字,就更让夏想浮想联翩了。

        卫辛微带沙哑的嗓音有着与众不同的诱人味道,穿透了秋夜的夜色扑面而来,就有了一种格外回味悠长的魅力。

        夏想笑了:“想见怎么样,不想见……又怎么样?”

        “想见,你就过来。不想见,自己回家睡觉去。”卫辛比以前多了调皮,就夏想的印象来说,恢复到了和他初识之时的活泼。

        “怎么见?小凡在,她可是天生会捣乱。”夏想现在真是怕了宋一凡了。

        “小凡毕竟是个小丫头,她心思浅,哪里有你坏主意多?”卫辛嘻嘻一笑,“我虽然和她是一个房间,但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又偷订了一间,就是对面,最是方便偷情了……”

        卫辛话未说完,夏想的电话就断了,因为他已经开车前往宾馆而去。

        到了目的地,夏想悄然上楼,才到18楼,就见卫辛悄然躲在门口冲他招手。他就轻手轻脚过去,接过房卡打开了房间。

        卫辛却没有进去,小声说道:“小凡还在洗澡,没有睡下,你耐心等一下,我一个小时之后过来。在小凡睡醒之前,有四五个小时陪你的时间。”

        夏想嘿嘿一笑:“要得,要得。”

        “要你个头,学什么不好,学别人四川话。”卫辛白了夏想一眼,又顺手推了他一把,转身就走。

        想来除了曾经和曹殊黧在曹永国的眼皮底下差点偷情一次之外,夏想一直是个好好先生,从来没有在别人的眼皮底下成功偷情过,两次在宋一凡面前偷情未果,反而激发了夏想的血性,拼了,说什么也要偷情成功一次,否则让他在宋一凡面前,总有挫败感。

        今天应该无论如何也可以了,夏想美滋滋地进了房间,打开空调,放好洗澡水,还忙里偷闲看了一会儿电视,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个小时,怎么卫辛还没来?

        正纳闷时,人没到,短信却到了,卫辛说,宋一凡正在讲故事,不过已经眼皮打架了,应该坚持不了半个小时了。

        好,宋一凡坚持不了半个小时,夏想要坚持。

        幸好,几个电话打了进来,分散了夏想的注意力。

        吴天笑来电。

        吴天笑已经顺利查到了周睿在市中的一处藏身之处,平常没有人住,不出所料的话,周睿贪污得到的赃款藏在此处,吴天笑请示夏想,是不是要发水。

        夏想微一沉吟,默认了。

        然后是哦呢陈打来电话,说是因为衙内的受伤,衙内的攻势减缓,但吞并的意图未变,哦呢陈想知道什么时候反击最合适。

        夏想的回答是,再等等,因为他想等秦侃揭开答案的时候,看事情的大小再定夺何时和衙内之间上演最后的决战。

        最后是一个意外不到的人物来电——元明亮。

        元明亮消失了一段时间,突然就半夜三更打来电话,也是有个性。他打来电话是想告诉夏想一件事情,他和吴若天的合作非常愉快,同时他的工厂也要扩大规模,将会追加从燕省方面调进工业用盐。

        虽说现在对夏想来说,盐业问题已经是俱往矣了,但元明亮能信守承诺,一直顶住压力从燕省方面调进工业用盐,也算是可交的一个朋友。

        交友贵在诚信,不诚信的人,在夏想面前没有市场。

        当然,对精明的元明亮来说,只打一个意义不大的电话,他才不会在半夜时分打扰夏想,是因为他另有事情要和夏想商议。

        元明亮也看中了达才集团以后的前景,有意介入达才集团的经营。就是说,他有资金想投入到达才集团的地质公园项目,希望夏想从中牵线。

        夏想微一分析元明亮的企图以及达才集团的现状,就同意了。

        如果将达才集团比喻成一个池塘的话,衙内想抽走池塘的水,元明亮也想,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衙内和元明亮拔刀相向。

        尽管从政治上讲,元明亮没有和衙内的抗争之力。但在经济层面而言,以元明亮的鬼才一样的智商,还是足以可以和衙内周旋一番。

        能借力自然还是借力最好,谁也不想正面上阵,毕竟夏想早就过了赤膊上阵的阶段了。从年龄上,还可以勇往直前地血拼,从级别上,至少得表面上安稳了。

        处理完几件事情之后,夏想睡意袭来,就又发了一个短信过去,半天没回,难道是卫辛睡着了?他昏昏欲睡,实在不想等了,正准备睡下时,电话响了,是卫辛来电。

        刚一接通,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是谁呀?”

        夏想差点惊叫出声,怎么是宋一凡?还好,他习惯了卫辛每次来电都会先“喂”一声再说话,否则今天就真的露馅了。

        “说话呀?你到底是谁鬼鬼崇崇的,还和卫姐姐发短信?我可告诉你,卫姐姐有意中人了,你少第三者插足。我再告诉你,也只有夏哥哥才能收留卫姐姐的忧伤,别人都不能。你好自为之!”宋一凡很严厉很坚决地呵斥了夏想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夏想木然无语,宋一凡冰雪聪明,是一个什么都看得清楚的丫头,却什么都不说。但为什么……为什么她偏偏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挠他的好事?

        第二天,当夏想满怀期待地来到省委之后,并不知道,迎接他的,将是怎样的异彩纷呈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