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02章 都上当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702章 都上当了

    作品:《官神

        临近中午时分,秦侃和李荣升同时抵达鲁市。www.00ksw.org

        李荣升和秦侃同行不同车,一进省委大院,李荣升招呼也不打,就转身去找谢信才了。秦侃也不以为意,摇头一笑,直接回办公室。

        他信心满满,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对李荣升的气愤,毫不在意。

        当然,秦侃也不是事事顺利,陆家城被意外闲置,就让他痛失右臂,十分恼火并且痛恨夏想。

        不用想,肯定是夏想的手笔,因为除了夏想之外,谁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神来之笔,更不可能知道陆家城隐瞒年龄的事实,所以,陆家城的去职——虽然只是暂时停职——是他的一大损失。

        好在他基本上已经全部准备就绪,用到陆家城的地方也不是很多了,丢掉一大助力虽然痛惜,也不至于让他伤筋动骨。

        只是让秦侃不明白的是,如果说真是夏想摆布了陆家城,那么是否说明,夏想已经知道了陆家城和他之间的关系?

        先不管夏想是如何得知他和陆家城之间的私人情谊,既然夏想能摸到陆家城和他的联系,岂非说明,周睿也有暴露的可能?

        应该多加一点小心了,秦侃刚走到办公室,周睿就敲门进来了。

        省纪委书记的秘书前来常务副省长的办公室,多少有点反常,好在周睿每次前来,都能找到充足而且光明正大的理由,不但让周鸿基不起疑心,也让偶而注意到的其他人,也都认为周书记的秘书来找秦省长,是真正为了公事。

        周睿第一时间露面,就让秦侃心头一跳,因为最近明显感觉到了压力,高速公路车祸事件,明面似乎是一报还一报,不细想还真以为是何江海的报复,其实秦侃事后一想也大概猜到了什么,事件的背后,隐藏至深的恐怕还是夏想的影子。

        如果再算是陆家城事件的话,夏想一出手,就让他接连失利,好手腕,好高明。

        连敲带打,就是为了让他收手?秦侃心中一阵冷笑,夏想也好,邱仁礼也好,甚至孙习民和周鸿基也好,都上当了,都被他的手腕迷了双眼,以为他频繁挑起事端,就是为了如何如何,其实他不是要如何如何。

        放眼整个齐省,没有一人可以看出他表面上的花拳绣腿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深心。何江海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孙习民被他逼迫得焦头烂额,周鸿基被他摆弄得灰头土脸,就连夏想,也被他的不按常理的出招迷惑了双眼,最终被他引入了歧途。

        秦侃几乎要放声大笑了,夏想盛名之下,其实难符,都说他慧眼看红尘,做官如有神,在他看来,不过尔尔,和他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

        夏想还以为随着齐省提前换届,齐省就会尘埃落定,其实夏想哪里知道,提前换届,更是正中他的下怀!

        整个齐省最后只能有一个胜利者,就是他秦侃!

        所有的人,包括孙习民,包括周鸿基,包括何江海,甚至包括一直居中协调并自以为得计的夏想,都不过是他前进道路上的台阶而已,正是踩着他们的肩膀和错误前进,才成就了他的英明和伟大。

        秦侃志满意得,一见周睿就说:“周秘书,有什么好事?”

        周睿关了门,一脸紧张:“秦省长,我想我的身份可能暴露了,最近总觉得有人查我,就连吴天笑看我的眼神也不太对了。”

        “你是疑心生暗鬼,周睿,别胡思乱想了,别人也是人,不是神,你背地里做些什么,没人知道。”秦侃一边安慰周睿,一边拿出了一份资料,递了过去,“最后确定一下,要保证上面的人都不出问题才行。”

        周睿见秦侃对他现在的处境漠不关心,心里不快,却又不好再多说,心里还嘀咕,明明你也出了车祸,明明陆家城也被挤兑了,明明最近几件事情都不顺,还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是真有底气,还是装腔作势?不过虽然他鄙视秦侃的作派,但对秦侃的手腕,还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周睿接过资料,眼睛扫了扫上面的名字,说道:“没问题了,都联络过几次了,他们保证不会出差错。”又想起了什么,他还是不放心地又说,“万一夏书记怀疑到了我的身上,要在背后查我,怎么办?”

        秦侃微微不耐烦地说道:“周睿,做事情就不要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最后还得被狼咬被虎吃掉,不如前打狼后打虎,肯定会有一条活路,对不?”

        周睿点点头,虽然心中还是疑虑挥之不去,也只好如此了,又想起了一件事情,正要开口,见秦侃已经脸露不耐之色,只好悻悻地闭了嘴,告辞而去。

        秦侃如果知道他听了周睿的疑问之后,有可能拿住夏想的短处,他肯定会追悔莫及,但每个人都有无法超越的缺点。

        周睿其实想说的是,他从莉园主人之处得知,莉园当晚住下了一对姐妹花。还有一个更惊人的消息是,陪同姐妹花吃饭的男人很象是夏想。

        周睿很想请示一下秦侃,是不是着手调查一下。另外他还听说,夏书记今天陪同两位美女去郊外休闲庄园游山玩水去了,是不是也派人跟踪明察暗访一下……但秦侃明显已经无心于一些边角料的小事,已经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接下来的换届大计之中,他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

        想想也是,估计也确实是无足轻重的小事。

        也幸亏周睿没有说出口,否则他得罪了金银茉莉和宋一凡,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过也庆幸他没有说出口,否则,秦侃还真有可能在事后拿夏想的生活作风说事。

        但一切都因为周睿不够勇气和秦侃不够耐心,就此悄然揭过,才避免了另一场事端的发生。但有没有另一场事端已经并不重要了,因为秦侃精心的布局,就要上演最后的碰撞了。

        在最后碰撞之前,秦侃还有一件事情要办,就是要和李丁山见上一面。

        秦侃也清楚,李丁山突然出人意料地转任品都市委书记,而李荣升转任副省长,是中央的一招妙棋,是否有针对他的布局的围剿不得而知,他也并不在意,因为他的大计已定,再加上事事周全,一次意外的调整,打乱不了他的精心部署。

        之所以要见李丁山一面,是要卖李丁山一个顺水人情,等李丁山接任品都市委书记之后,迅速而果断地控制了疫情,也是李丁山唾手可得的政绩。

        秦侃还暗暗感叹自己的好心,念在和李丁山交情一场,当初还因为达才集团的问题而联手合作,政府班子里,他和李丁山来往最为密切,对李丁山,他多少也有点感情。

        不想不等他让秘书去请李丁山,李丁山不请自来,竟然直接上门了。

        显然,李丁山此来既不是为了叙旧,也不是为了共进午餐,而是来找事。

        “秦省长,品都的局势已经很让省委操心了,你怎么能乱讲话?”李丁山十分义愤。

        秦侃刚刚生起的对李丁山的一点念旧之心,一下就消失得干干净净,他脸色微微一变:“丁山,我哪里乱讲话了,你说话要讲事实讲道理。你冷静一下,不要激进。”

        “我没激进。”李丁山按捺不住心头怒火,“我在品都呆的时间比你长,对品都疫情的了解不比你少,也多次和荣升同志研究过疫情发生的原因,完全没有你说的什么境外势力的推波助澜。你这不是解决问题,是制造麻烦。”

        秦侃眼见胜利在望,本想站在胜利者的高度之上,俯视并且同情一下李丁山,以怜悯的姿态,替李丁山指明一条出路,不料李丁山不但不识趣,还敢指责他,他的好心情就全没有了,也就收起了笑容:“李省长,我既然敢当众说出,就肯定有真凭实据,是在掌握了一定的证据之下。你也知道我的为人,从来不会信口开河。你不相信我也就算了,作为曾经的朋友,我不征求你的支持,但请你不要怀疑我的人品!”

        应该说,秦侃的话,还保持了三分理智,但李丁山也不知怎么就火气大得不得了,又怒不可遏地来了一句:“行了,秦侃,别装了,我知道你的用心,不过是想让品都大乱,也好显出你的本事。我希望你收回所说的话,还品都一片清明。”

        秦侃也怒了。

        以前觉得李丁山脾气直,是好事,因为李丁山可以直接顶撞孙习民。现在看来,脾气直真不是好事,因为李丁山现在顶撞的是他。

        此一时彼一时,秦侃现在也反感了李丁山的为人:“李丁山同志,对于你的无理取闹,我既往不咎,请你现在离开我的办公室,我要工作了。”

        李丁山也不答话,只是一言不发地看了秦侃片刻,转身离去。

        秦侃盯着李丁山的背影,心中冷笑,等着,李丁山,等你上任品都市委书记之后,有你的好果子吃。跟我耍横,也不掂量一下你的分量,你以为你是夏想?

        其实秦侃不知道,潜意识里,他还是当夏想为最大的威胁。

        秦侃更不知道的是,李丁山一出他的办公室的门,就立刻变了一副淡定从容的表情,甚至还微微一笑,回到办公室就打出了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