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93章 意欲何为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93章 意欲何为

    作品:《官神

        从某种意义上讲,五朵金花的政绩工程,不能完全归咎到孙习民身上,因为在孙习民还没有到任之前,五朵金花的工程就已经在省里达成了共识,具体思路和策划,都是上届省政府的成果。www.00ksw.org

        甚至就连新能源客车项目,也是上届省政府的遗留问题。

        问题不在于是谁发起,而是在谁的手中出现了问题。就如每一个末代皇帝,都有一个将家底耗光的爹,留给他的是一个千疮百孔无论如何也缝补不过来的烂摊子,而且气数已尽,无力回天。

        但所有的客观原因都改变不了的一个事实就是,身为末代皇帝,就得承担千古骂名,就得承担所有的亡国之罪。

        孙习民现在就有一种身为末代皇帝的无力和挫败感,他也清楚,五朵金花的问题全部归罪于他,确实不太合适,但又能如何?毕竟他接手之后,没有压下,而是又发挥光大,说到底,还是他眼光不够,开拓的魄力不足,以为可以用拿来主义,将前届政府的政绩据为己有。

        如果不是他有既想不担风险又有政绩可得的想法,他不主抓新能源客车项目和五朵金花工程,怎会落人把柄,成为现在被人攻击的口实?

        说来说去,还是私心作崇,还是想既得政绩又有面子,而且轻松,是所有人都共有的私心杂念。只可惜,一着不慎,眼见满盘皆输了。

        孙习民不由想起在燕省的际遇,悲从中来。

        再是悲痛和无奈,也毕竟要完成手中的工作再说,现在南明矿难由秦侃负责,风筝市的矿难,也要由一名副省长出面,想来想去,只能是李丁山了。

        不料李丁山却推荐周于渊前去处理矿难问题,他主动请缨前去品都稳定民心,直面疫情。

        “孙省长,我和李书记比较谈得来,再者李书记毕竟也是省委常委,派一名常委副省长过去,也表明了省委省政府对疫情的重视。”李丁山十分诚恳地说道。

        “……”孙习民感慨万千。

        平常在政府班子里,大家都熟了,说话办事一般也不会握手,今天孙习民却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紧紧握住李丁山的手说道:“丁山同志,有心了。”

        孙习民的感慨理由很多,因为他在李丁山身上看到了一个官员的良心和品德,现在他才真正看清,李丁山是一个真正的为国为民并且正直无私的领导干部,和夏想还有圆润手段不同的是,李丁山就是一切以事实出发,一切为人民利益为基准点,直来直去,绝不妥协。

        虽然有时如李丁山一样的领导干部不讨上级喜欢,但真正出现大事的时候,还是李丁山真实可靠,不虚伪,不造作,不推诿,勇往直前,眼中只有国计民生,没有个人恩怨和私利。

        其实,孙习民何尝不知让一名常委副省长前去品都处理疫情更显得郑重?只不过疫情不比矿难,矿难事实确凿,去了之后,无非是追究责任的问题,最后谁的责任大小,划分一下就行了,工作很轻松,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但处理疫情就完全不同了,因为疫情的可控性不定,一去,就将疫情控制在合理的范围之内还好,是大功一件。万一去了之后,疫情继续蔓延,身为主管副省长,就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了。

        也就是说,处理矿难,是一件十拿九稳的轻松事情。处理疫情,政治风险极大。

        不但政治风险极大,个人也面临着被传染的危险。

        所以孙习民才对李丁山的主动请缨,十分感动。疫情发生后,省政府班子里,李丁山是第一个要求前往第一线的副省长,还是常委副省长。回想起以前李丁山和他之间的种种不快,以及在达才集团项目的落地之上,产生了几次矛盾,他此时完全认可了李丁山的为人。

        夏想和李丁山,或许两人之间有许多不同之处,比如夏想勇往直前而手腕高超,并且手法圆润,政治智慧高人一等,并且为了达到目的,也会施展各种手段。李丁山却是一往无前,不瞻前顾后,只一心为国为民,不问前程,不问后路。

        从一腔热诚和一心为公之上,夏想和李丁山同样都让孙习民敬佩,发自内心地赞叹。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孙习民还是更愿意和夏想为友,因为夏想圆润而识时务,可以走得长远。

        李丁山也是遇到了他,至少他在心中还是正义和良知,否则,换了一个心思阴晦的省长,李丁山就是疫情事件万一处置不利之时的最佳黑锅人选。

        况且,主动请缨去背黑锅,正是让所有推卸责任的上级领导求之不得的下属。

        如果从另一个角度考虑,李丁山和夏想之间是师徒关系,而夏想作为被李丁山引进官场的徒弟,显然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孙习民感慨之余,又不免庆幸,幸好有李丁山和周于渊替他分忧——而李丁山和周于渊,都又是夏想的同盟——好让他腾出手来一心应付五朵金花事件,不能再让秦侃没完没了地挑衅和挑事了,不信秦侃在齐省多年,会清白如纸?

        他要分出精力来对付秦侃,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只不过让孙习民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没有出手,中央先出手了。

        其实若是让夏想来说,孙习民确实不是一个善于进攻的人,在被秦侃攻击了很多次很长时间,不但没有想出一个反击之策,除了一直疲于应付之外,连一丝反击都没有,作为省长,确实太弱势了。

        还好,或许是中央体谅孙习民的弱势,也希望齐省有一个平和温和的省长,中组部副部长谢信才再次莅临鲁市,带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中央即将调整齐省省委班子,齐省省委,将会提前完成换届。

        此举的重大意义在于,中央是为齐省省委班子吃下了一颗定心丸,因为谢信才在内部会议上透露,基本上齐省省委班子不会大幅调整,一二把手全部不动,其余常委大部分不动,同时,还带来了新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人选提名——冯仁龙。

        冯仁龙是津城市委政法委书记,调任齐省,算是平调,本来都以为会是反对一系的人马,但冯仁龙显然不是反对一系,也非平民一系,如果说他非要身属哪个派系的话,他和家族势力多少有点关系。

        但实际上,他又不是家族势力的中坚力量,和家族势力有关系,但并不密切,如果非要让他有一个确切的身份归属的话,别人或许猜不透冯仁龙的背后究竟是谁,夏想却是知道。

        不是别人,正是关远曲。

        不错,关远曲上任之前的预演,第一次插手地方事务并且安插自己的人选,就选定了齐省。也是他前几天特意打来电话向夏想暗示一声的根本原因。

        谢信才只在鲁市呆了一天,但他带来的消息以及消息背后隐含的政治意义,让齐省上下大为震动,都心里清楚了中央对于齐省纷乱的局势已经大为不满了。

        于是,人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秦侃,心想秦副省长究竟要闹到什么时候才肯收手?难道不怕中央一怒之下把他撤职查办了?如果说秦侃贪图孙习民的省长之位,但问题是,现在中央已经明确了孙习民的省长之位不可动摇,你就别痴心妄想了。

        现在齐省是一团糟,越糟的时候宣布越表明了中央对齐省省委班子的肯定,就是明确无误地表明了中央的态度——眼下的两处矿难一处疫情,不会影响孙习民在中央的形象,中央不会因为矿难和疫情而追究孙习民的责任,也不会因为所谓的政绩工程向孙习民问责!

        谢信才尽管来去匆匆,但他的出现,确实起到了稳定人心的作用,相当于直接对秦侃当头棒喝。如果秦侃再执迷不悟,恐怕中纪委借潘保华案件放出的风声,就有可能成真了。

        不强行推动对何江海的立案,却要推动对秦侃的立案了,真是风水轮流转,形势比人强,眼睛一眨,对手换人。

        都以为中组部正式出面了,秦侃肯定要收敛几分,因为想要升迁,必定绕不过中组部。哪个省部级官员如果被中组部看不顺眼了,还怎么混?

        不想秦侃依然若无其事,仿佛警告也好,暗示也好,说的都是别人。又好象衙内被打事件,孙习民的政绩工程事件,都是别人在背后推动,真的和他无关。

        秦侃的不动声色就让省委不少人暗暗称奇,心中认定要么是秦侃背后有深不可测的后台,所以有恃无恐,要么就是秦侃事情做得滴水不漏,最后就算事发,也查不到他在其中有任何手脚。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秦侃认定他可以一举扳倒孙习民,难道他还有什么厉害的后手没有施展?但问题是,就算他扳倒了孙习民又能如何,中央会让他接任省长?别做清秋大梦了。

        所以问题就又回到了原点,孙习民怎么得罪秦侃了?孙习民和秦侃既没有夺妻之恨,又没有杀父之仇,秦侃何必非要和孙习民过不去?如果说孙习民倒台的话,秦侃注定能够上台,那还说得过去。现在中组部的明确表态,等于是已经阻死了秦侃的上升之路,那么秦侃现在的所作所为,就让人不可理喻了。

        很快,秦侃就用行动回答了所有人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