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86章 共此时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86章 共此时

    作品:《官神

        夏想此时远离了省委的喧嚣,在郊外一处庄园之中,和刘一琳、温子璇、王蔷薇相聚。www.00ksw.org

        当然,夏想不会一人陪三位美女,除了三美之外,他还有哦呢陈、杨威和吴天笑在侧。

        今天的聚会,不是庆功宴,只是一次正常的休闲活动,或者说是一次总结和展望的经济会议也可以。其实按照常规,不应该有刘一琳参加,但在哦呢陈和杨威接手赵牡丹的产业之后,刘一琳以市长权威,行了不少方便,也就邀请了她。

        刘一琳很是高兴。

        夏想步入官场以来,经历风浪无数,在每次胜利之后都不开庆功宴,以免产生骄傲自满的情绪,更何况,他认为现在还不算是彻底胜利的时候。

        夏想一直牢记的一句话是——最可喜的是身临绝境而不绝望,能惊而不慌,急而不措。最可悲的是首战告捷先庆功,孤芳而自赏,得意而忘形。

        表面上看,何江海辞职生效,中组部摆了中纪委一道,吴才洋悍然出手挑战反对一系的权威。随后何江海出院,并且会同周于渊一起出面替孙习民解围,一切都顺利而圆满。

        何江海的出院代表着他接受了现况,而他的出面,表明了接受了夏想的提议,准备跳出省委的大旋涡,要回家养老了。

        和周于渊同时出面为孙习民解围,意味着何江海要将齐省本土势力的部分权力移交到周于渊手中,种种迹象表明,何江海要完全退隐了,并且也会全面收手,不再挑起是非。

        再仔细分析齐省的现状的话,如果周鸿基平安返回,再将杨银花的事情顺利解决,而孙习民再次度过危机,反对一系可以在京城集中力量用来化解秦侃的经济攻势的话,不出一个月,孙习民和周鸿基就会重新站稳脚跟,再进一步讲,如果新任政法委书记也是反对一系的人手,反对一系在齐省的布局,还可以继续大有可为。

        当然,设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会充满各种可能和变数,因为在一系列事件的背后,还有一个人一直按兵不动,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动静。

        不错,夏想所担心的人,正是秦侃。

        应该说,失去了何江海支撑的秦侃,在没有齐省本土势力的暗中相助之下,他肯定是独木难支。但凡事不可以掉以轻心,秦侃在齐省多年——隐忍多年也经营多年,谁知道他在背后,又布置了怎样的后手?

        事到如今,也许别人会认为秦侃或许会收手并且认输,夏想却始终心中不太踏实,因为秦侃太镇静了,在谢信才宣布批准何江海辞职时,在何江海和周于渊同时出现在新能源客车集团时,甚至在之前周鸿基突然走失时,他始终是一脸沉静,没有震惊,没有喜悦,甚至连常务副省长应有的表演都没有。

        就证明了一点,秦侃要么是心灰意冷,对一切漠不关心,要么就是,他意志坚定,早就准备好了另外的后手。

        但愿是前者。

        夏想坐在众人中间,享受着清风明月的舒适,听哦呢陈和杨威谈论赵牡丹产业的发展大计——准确地讲,应该是哦呢陈、杨威和王蔷薇的产业了。

        刘一琳在一旁一直笑而不语,间或看夏想一眼。而温子璇倒是参预到了讨论之中,她对经济的见解虽然不是十分深刻也不远见卓识,但她站在政治的角度看待问题的出发点,也为哦呢陈和王蔷薇补充了不少死角。

        刘一琳见几人讨论得热烈,而夏想不怎么发言,就侧着身子小声地问道:“夏书记,怎么不发表一下高见?”

        夏想笑着摆摆手:“我是分管党群和人事的副书记,不是主抓经济的副省长,就不外行指挥内行了。”

        刘一琳呵呵一笑:“要是现在的领导都有和你一样的自知之明,也不会出现那么多决策失误了。这些年来,我们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交的学费,恐怕顶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了。”

        夏想笑道:“怕是还不止,可不能说出去。主要也是政府管的事情太多,可以直接干涉经济,关键是,大部分地方官员在经济上是半吊子水平,外行指挥内行的结果就是新能源客车项目……上百亿的资金打了水漂,最后谁来买单?说是政府买单,政府的钱从哪里出?老百姓。”

        “那倒是,羊毛怎么也不可能出在狗身上。”刘一琳说了一句俏皮话,又歪了头,更低的声音说道,“夏书记,以后,局势应该太平了吧?”

        “我也希望天下太平,但现实未必就能如愿,只能说,看看再说了。”夏想轻轻摇了摇头,心中始终挥之不去一个阴影,尽管他也清楚,秦侃就算还不放弃,也不会对他出手。

        但此时的他,确实已经站在了一定的高度考虑问题了。

        所谓忧国忧民,正是也。

        因为是休闲聚会,刘一琳少见地穿了休闲长裙,显得十分飘逸,她站了起来,冲夏想挥了挥手:“我去那边走走。”

        其实是想让夏想陪她,夏想却坐着没动,不是懒,而是还在想事情。

        夏想的思绪又落在了衙内的问题之上,因为衙内是不是咽得下何江海的恶气,根据眼下的形势来看,也得咽下了。随着衙内的回京,等他集中精力再加大对肖佳产业的攻势时,在政治上无法发泄的恶气,他说不定会在经济上面找到替罪羊。

        也就是说,衙内估计会加大力度,不惜代价地吞并肖佳的产业。

        更明确地讲,和衙内在经济层面的决战,即将上演。联想到衙内受伤之后,反对一系为了报复而不依不饶的手段,夏想不免担心在京城的经济对抗,以及衙内跳进的成达才的陷阱,会不会在衙内察觉之后,从而让他旧仇新恨一起涌上心头,然后无所不用其极进行报复?

        当然,夏想并不惧怕衙内的手段和反对一系的力量,因为他相信不管对方有多大的风雨,也无法撼动他的根基,因为他毕竟不比何江海。

        没有把柄被对方抓在手中,就是随时可以睡得香甜的保证。

        夏想唯一担心的是许冠华在介入经济对抗时,会因为经验不足而露出真容,然后会被衙内由此推彼,从而联想到他在其中的影子。

        说到底,夏想一向是以好人的形象自居,可不想让衙内觉得他是坏人,实际上,他也确实是一个好人,倒不是他不敢和衙内正面对抗,而是觉得有时和衙内捉捉迷藏,才好偷袭成功。

        衙内的事情还好说,就算他知道了真相,也只能愿赌服输,毕竟经济上的对抗,要的就是实力和智慧,相比政治上的倾扎,多少还有一个市场规律可以遵守。夏想现在最觉得心里没底的就是秦侃一直躲在暗处,到底要图谋什么?

        抬头一看,见刘一琳一人漫步在不远的水边,在灯光的照耀之下,她抱着双肩,全然没有在公众面前威严有势的市长形象,倒象一个柔弱无助的普通女子,不由夏想摇头一笑。还没等他开口,温子璇已经领会了他的意图,起身去陪刘一琳了。

        眼下就只有王蔷薇一名美女在陪了。

        王蔷薇本来坐得离夏想挺远,刘一琳和温子璇一走,她就坐近了些,紧挨着夏想的右侧,以方便说话。

        今天算是难得的一次忙里偷闲,夏想见王蔷薇兴致挺高,就主动问道:“蔷薇,最近事事顺利,芝麻开花,对于下一步,你还有什么想法?”

        夏想不过是随口一问,他可不是真关心王蔷薇在生意上还有什么想法,不料王蔷薇却真有想法,而且还是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方面。

        “夏书记,我还真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王蔷薇笑得很灿烂,还有点神秘,“你认为,周鸿基和杨银花是不是真有关系?”

        王蔷薇到底不是官场中人,张口问出的问题完全不合规则,任谁也不会问省委副书记关于省纪委书记的作风问题,不管是不是私下场合,都犯了忌讳。

        好在夏想向来宽容,不会责怪王蔷薇什么,只是看了吴天笑一眼。

        吴天笑暗中根据何江海提供的地址前去摸查,打听清楚了一个事实,房子确实是杨银花的房子,但没有捉奸在床的场景出现,而且房中也没有杨银花,空无一人。据邻居说,平常很少有人来住,也没有见过一男一女前来厮混的情况。

        也让夏想大为放心,平心而论,他还真担心发现周鸿基有什么奸情。

        如果让周鸿基知道了夏想的担心,他必定会感激不尽,握着夏想的手激动说:“知我者,夏公也。”

        杨银花究竟长什么样子,夏想一点儿印象也没有,不过记得似乎听吴天笑半开玩笑地说过——齐省省委无美女,唯温子璇一人而已——就是说,杨银花肯定不如温子璇了。

        吴天笑知道夏书记向他示意的意思,正要开口说话,王蔷薇却摆手不让他说,张口说出了一句令吴天笑震惊令夏想吃惊的话。

        “我想,我应该知道周鸿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