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84章 再次破局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84章 再次破局

    作品:《官神

        下午的省委大院,本来阳光大好,忽然就半阴了天。www.00ksw.org已经是夏末秋初的时候了,云一多,就明显感到了一丝凉意。

        即使不是天气带来的阴凉,整个省委大院也是弥漫一股阴冷之意,周鸿基走失的消息,已经压不住了,几乎人人皆知了。

        周鸿基走失已经两个小时以上了,还是没有消息。

        而孙习民前去处理电死小学生事件,听说也进展不大,家长和工作组就赔偿问题,未能达成一致。

        夏想虽然也知道何江海提供的杨银花的隐蔽住宅,不过是继续抹黑周鸿基的随口一说,并不是真心要替省委分忧,更不是想找到周鸿基,但他还是出于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暗中吩咐吴天笑亲自去查找。

        万一很不幸被何江海言中了,再万一何江海随后又将消息透露给了别人,随便去几个警察,正好将周鸿基堵个正着,周鸿基就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夏想虽然和周鸿基分属不同阵营,但说来周鸿基在为人之上,比叶天南更有可取之处,他并不希望周鸿基初出京城,就在齐省铩羽。

        尽管周鸿基日后极有可能是他最大的对手。

        但夏想希望有周鸿基一样遵守章法的对手,哪怕是如付先锋一样真小人的对手,也不愿意面对伪君子式的对手。

        真小人还有可爱的一面,伪君子或许初识之下令人心生好感,但露出本来面目之后,却让人无比恶心。

        孙习民不在,周鸿基不在,省委常委缺席两大重要人物,邱仁礼还是召开了全体干部大会,因为谢信才代表中组部有重大决定宣布。

        还没有宣布决定之前,会场已经议论纷纷,乱成了一团。议论的主要内容不是周鸿基的走失——谁都不会认为周鸿基失踪了,在国内,还真没有过省纪委书记突然失踪的先例,都以为周鸿基不过是临时有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现身——都在猜测中组部的重大决定是什么。

        同时,又对谢信才召开的两次全体干部大会,孙习民两次缺席都不免猜测究竟是巧合,还是意味着什么?甚至有人无端猜测,难道孙省长又会因为新能源客车的问题而背一个大大的黑锅?

        也难怪,孙省长有过背黑锅的历史,就有人嘲讽说,有时黑锅背多了,会习惯成自然。

        正是因为被孙习民和周鸿基各自的问题分散了众人的注意力,所以几乎没有几人猜中今天大会的召开,会宣布一个多么重大的可以影响齐省局势的决定。

        等邱仁礼、谢信才和主要领导前排就坐之后,会场一片安静,随后邱仁礼简单说了几句,就将发言权权交给了谢信才。

        谢信才没让众人等候,也没让所有有好奇心的人失望,直接宣布:“经中央批准,中组部决定,接受何江海同志的辞职申请,免去何江海同志齐省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省委委员职务。”

        一句话说完,整个会场由于震惊而一时失声,陷入了可怕的宁静之中。

        都惊呆了。

        因为何江海的问题拖了一段时间,还因为何江海递交了辞职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更因为最近齐省的事情太多,分散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几乎都忽略了何江海的存在,再加上何江海住院期间,一直淡出了视线,所以初闻何江海的辞职申请获得批准,无不震惊莫名。

        震惊之后,“轰”的一声,会场之上立刻一片交头接耳的议论之声。

        谢信才并没有制止众人的议论,反而停止了发言,静等下面议论的声音小了下来之后,才又说道:“中央对何江海同志在担任齐省政法委书记期间的工作,是肯定的,何江海同志为齐省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相当于是中组部对何江海一生从政的总结,评价还算中肯,不高不低,至少可以从中得出结论,何江海的问题,到辞职为止了。

        在座的中层以上干部,几乎都是齐省本土势力的中坚力量,有的是何江海的同盟,有的不是,但不管是站在什么立场之上,都对何江海从容脱身大感满意,并对中组部及时做出批准的决定,十分赞赏。

        既然何江海都一退到底了,也就证明中纪委的意图没有成功,那么是否可以说,齐省此后就会进入平和期了?

        不过让众人对今天的会议多少还有担忧之心的是,谢信才只是宣布了中组部批准了何江海的辞职,并没有任命新的政法委书记人选,也就是说,也是为反对一系留下了后路。

        会后,谢信才没再停留,直接就去了机场,飞回了京城。

        夏想亲自到机场送行,临行时,谢信才握住夏想的手说道:“我的任务完成了,而你的难题还有很多,夏书记,多保重。”

        夏想笑了一笑,说道:“祝谢部长一路顺风。到了京城,请代我向吴部长问好。”

        送走了谢信才,夏想正准备返回省委,却又接到了孙习民的电话。

        孙习民一省之长,虽说不能直接以命令的口吻吩咐夏想,但却是以请求的口吻说道:“夏书记,能不能请你帮一个忙,出面缓和一下紧张局面?”

        夏想就知道,孙习民出面安抚家属的工作,不但没有进展,反而陷入了僵局。

        也不能怪孙习民无能,肯定是早就有人暗中散发了什么言论,才导致了家属对孙习民完全不信任,让堂堂的一省之长的亲口许诺,无人理会,也让孙习民深刻地体会到了本土势力的庞大和无孔不入。

        正是因为人有刻意制造敌对气氛,让死者家属一口咬定事故不是意外事故,是人为事故,甚至有家属当场质问孙习民政绩工程害死人,身为省长是不是应该引咎辞职,让孙习民很是下不来台。

        家属不谈赔偿问题,只想追究每个环节的负责人的责任,并且要求孙习民亲口回答为什么新能源客车投资上百亿只造出三辆汽车?三辆汽车只运行了一辆就电死了七名小学生,为什么这样一个破烂项目还不关停?还在劳民伤财?

        害死七名小学生的不是电车,是为官者的良心和人性!

        寻常家属在悲痛之下,不会有如此清晰的思路和掷地有声的质问,毫无疑问,家属的背后,有幕后推手,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试图将事情扩大化。

        孙习民确实很悲痛,也很痛心,他郑重承诺要吸取经验教训,一定要查明事实,责任到人,不但要还每个孩子一个公道,也要还齐省人民一个真相。

        但不管孙习民如何许诺,如何态度诚恳,家属代表就是不松口,就是要求孙习民向死者家属道歉,向全省人民道歉,并且查清新能源客车的内幕,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将新能源客车的问题全部公布于众,避免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

        甚至还有家属拿出了刊登质疑齐省新能源客车项目的深度经济文章,直面孙习民省长的权威,要求孙习民不要只顾自己升官而不顾百姓死活——如此有政治头脑并且条理清楚的死者家属,以平民的姿态却拿出政治的谈判技巧,甚至言谈之中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势的威胁,就让孙习民大开眼界之余,不由感叹,齐省真是藏龙卧虎之地。

        不,应该说秦侃真是一个人才,以前,他真是小瞧了秦侃。

        孙习民当场向死者家属鞠躬道歉,也再三表明肯定会查明事实真相,严惩肇事凶手,并且尽量满足家属提出的赔偿要求,甚至在家属毫不退让的情况之下,再次做出让步,表示立刻暂停新能源客车项目,可以说,他已经尽到了一个省长应尽的职责,为了解决问题,基本上做出了最大的让步。

        但孙习民还是低估了有人想借此机会让他无路可退的决心——死者家属还是不依不饶,提了更过分的要求,必须让孙习民承认新能源客车项目是政绩工程,是头脑一热的产物。

        没有一个省长能被逼迫如此,孙习民再温和,再自认愧对孩子的家长,也不会没有政治头脑当众说出不该说的话,断然拒绝了对方的无理要求。

        政治之上,有政治流氓,生活之中,有生活流氓。但孙习民算是第一次见识了死者家属之中,有家属流氓——在要求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之下,一名死者家属很平静地告诉孙习民,为了齐省人民的安居乐业,他愿意用一死来唤醒无良官员的良心,言外之意就是,如果孙习民不答应他们的条件,他就死在孙习民面前。

        人家刚刚死了孩子,总不能再将人家抓起来。打不得骂不得又谈不得,孙习民实在无计可施了,只好求助于夏想。

        作为省长,自然没有以上级之尊向身为下级的夏想汇报情况的道理,孙习民却亲自在电话里,向夏想简短地说明了情况,也说明,孙习民现在确实是深陷人民战争的海洋之中,除非妥协或铁腕两个办法,否则无法化解危机。

        显然,孙习民不想施展铁腕手段。

        夏想在听孙习民话只说到一半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有了计较,等孙习民话一说完,他就以轻松的口吻说道:“孙省长,您先不要急,半个小时后,事情就会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