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80章 夏想手中,两把利剑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80章 夏想手中,两把利剑

    作品:《官神

        其实真要追根溯源的话,还应该感谢何江海才对。www.00ksw.org

        因为何江海在齐省盘踞多年,布局之深,无人可以与之相比,但阴错阳差之下,在形势逼迫之下,何江海精心布局或是长远埋下的棋子,或被周鸿基拔除,或被邱仁礼策反,或……被夏想顺手牵羊,为他所用。

        最高明的策略不是将对方的布局破坏,而是将计就计,将对方的计划全盘接受,为我所用。夏想就得益于此,在挽救了宫小菁的性命的同时,也将宫小菁通过不正当途径得到的齐省本土势力的中坚力量的**,毫不犹豫地笑纳了。

        所以,当夏想在得知三名债务人的身份时,只通过李童向他们隐晦地传递了一个足以让他们吃得下但消化不了的消息之后,他们就迫不及待地现身了。

        随后的事情就容易多了,夏想没再提到任何可以危及他们现有地位的隐晦的话题,只是委婉地向他们表示,希望他们本着为省委省政府分忧解难的出发点,解决扯皮多年的债权纠纷,省委省政府对任何一个为国为民的企业都会不遗余力的支持和爱护。

        夏想深谙软硬兼施之道,他和高明如衙内一样的奸商打交道都游刃有余,何况是几名自恃有后台撑腰的中小企业主?或许在别人眼中,他们狡猾如蛇,难以对付,刁钻并且圆滑,但在夏想眼中,他们和官商结合的衙内相比,和黑白通吃的哦呢陈相比,还是差距不小。

        因此,在掌控了他们的把柄的前提之下,还不能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夏想就会认为自己太失败了。

        夏想是一个吃水不忘挖井人的好人,所以,他还是要感谢何江海一下,因为宫小菁是何江海的珍藏,只可惜,何江海最后人财两空,却让他白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真要再深入一说的话,其实夏想手中握有两把利剑……不过,不到关键时候,他不能亮剑。同时,利用宫小菁将三名债务人摆平的内情,也不能透露,即使是付先先也不行。

        正要解释几句的时候——相信哄过付先先也容易,她并不是十分关心齐省的局势——还没开口,电话却响了。

        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这么晚了,谁会打来电话?

        竟然是刘一琳。

        “夏书记,这么晚打扰你,实在不好意思。不过也是事情很突然……”刘一琳就是不徐不疾的性格,她嘴上说得十分紧急,语气之中却没有流露出一丝紧急的意思,“崔书记想请你明早过去谈谈,因为他中午要回京城了。”

        确实让夏想吃了一惊,因为他以为崔百姓至少还要再呆上一周时间,就算不等齐省尘埃落定,也要看到戏剧差不多到了**的时候才离去,怎么突然就要回京了?

        对了,应该是风向变了,针对何江海的处分快要出台了。

        何江海的处分大小,关乎着反对一系和平民一系谁胜谁负的关键。如果何江海到辞职为止,就证明反对一系全面认输,就此放手。

        只不过倒退到战端以前,何江海安然退下,或许两军对战就能鸣金收兵,但现在……就算何江海想收手,恐怕也控制不了局势了。

        因为还有一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秦侃。

        况且现在孙习民被弄得灰头土脸,周鸿基更是被弄得狼狈不堪,名声扫地,再加上衙内伤未好气未消,反对一系真能善罢干休?

        那崔百姓紧急回京,所为何事?

        难道是……夏想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了某个环节。

        “好,请转告崔书记,我一早就过去。”夏想很干脆地就答复了刘一琳。

        刘一琳说道:“好的,我会转告。”又一停顿,她又多说了一句,“夏书记早点睡,不要太操劳了,要爱惜身体。”

        刘一琳似乎话里有话,在影射夏想什么,其实说来夏想和付先先在一起,绝对保密,刘一琳不可能知道,她或许只是出于一个女人的敏感和直觉,而随口一说罢了。

        夏想才不会多想她的心思,轻笑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才想起付先先怎么没有动静了,回头一看,哑然失笑,原来付先先不知何时又回到了床上,很不淑女地仰面朝天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夏想就直奔崔百姓的病房而去。

        到了病房才发现,崔百姓已经穿好了衣服,收拾好了东西,正在随时准备启程。

        夏想一到,崔百姓挥退了旁人,亲自关紧了房门,直接说道:“夏书记,我紧急回京一趟,临走之前,有必要和你说几句话。”

        夏想虽然猜到了什么,但不会在崔百姓面前卖弄,他对崔百姓一直不是十分信任,就客气地说道:“请崔书记指示。”

        崔百姓也没在意夏想的语气,而是轻轻一拍夏想的肩膀:“中纪委要召开一个紧急会议,研究对何江海同志的处理决定,我身为纪委常委,必须到会。”

        果然,夏想心中一惊,反对一系在齐省局势步步败退的情况之下,决定破釜沉舟了,真要将何江海的问题,正式立案了?

        何江海只是副省级干部,如果中纪委证据确凿的话,可以直接立案,不必报经政治局批准。当然,一般情况下每一个副省级干部的背后,都是政治局委员的后台,所以中纪委立案之前,都会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影响和后果。

        何江海的后台是谁,路人皆知,中纪委真要强行立案,就等于是不计后果了。

        “临走之前,我还想再次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认为何江海同志的问题,严重不严重?”崔百姓不问邱仁礼,不问孙习民,只问夏想,显示出了一名眼光卓越的政客的素养。

        “就我个人来说,何江海同志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问题并不严重,而且他也遭遇了人生的不幸,在痛失爱子并且主动申请辞职的情况之下,我认为,于情于理,都应该让何江海同志有一个安然的晚年。”夏想明确地向崔百姓表达了意愿,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中纪委强行立案,将矛盾摆到明面之上,必然会引发齐省本土势力更强烈的反弹。

        以现在的形势判断,齐省风暴,正在一阵紧似一阵,实在是不能再火上浇油了。

        何江海被立案,不能改变周鸿基的被动局面,不能化解秦侃继续攻击孙习民的攻势,是于事无补的意气之争。

        但又不得不说,在国内不为人所知的政治斗争之中,反对一系确实发生过几次意气之争的先例,结果导致折损了一名政治局委员,甚至还让一名常委提前退休。

        所以夏想一点也不怀疑中纪委真敢强行推动对何江海的立案。

        崔百姓沉痛地拍了拍夏想的肩膀:“你的想法和我的想法一样,在会上,我会明确地表达我的意见,但最后结果如何,就不好说了。”

        说完,他又换了一副轻松的口吻,和夏想再次握了握手:“夏书记,来齐省最大的收获就是和你认识了,希望我这个老头子在你眼中,还不至于太没用,或是让你认为太老奸巨滑了。”

        夏想差点汗颜,崔百姓还真说对了,他还真认为他有点老奸巨滑。

        不过,崔百姓下面的一句话,让夏想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

        “还有两件事情,我觉得也有必要和你说一声。一是替我向谢部长问个好,我来不及和他见面,如果有机会再来鲁市,我会和他好好喝一杯。二是我在鲁市住院期间,陆续收到不少关于反映孙习民和周鸿基两位同志的材料,经查,大部分属于无中生有的诽谤,但,也有一部分材料列举的事实应该引起纪委的重视,我也会向常委会提交一下。”

        如果说提到谢信才还不让夏想感到惊讶的话,崔百姓刚才所说的一番话,就确实让他震惊了,因为崔百姓至少在表面上做到了应有的公正和公平,而且可以想象的是,一旦崔百姓真向纪委常委会提交了孙习民和周鸿基的材料——是否起到应有的作用暂且不论,起码会产生相当大的震憾和警醒作用。

        从出于维护齐省平稳的局势为出发点,崔百姓各打五十大板的做法,具有相当积极的正面推动作用,夏想就真诚地点点头:“我一定会把话带给谢部长,也对崔书记对齐省的关心表示感谢。”

        话不用多,一点即可,崔百姓呵呵一笑:“相信我们还有见面的一天。”

        ……回到省委,夏想一刻也没停留,直接到省委招待所和谢信才见了一面。他知道,必须要抢在中纪委的立案决定之前,强势出击,让反对一系明白一个事实,就是不要再为了斗争而斗争,该收手时,必须收手,否则就会引发众怒。

        谢信才在听取了夏想的意见之后,笑了:“临来之前,吴部长交待说,你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和他交流,不用再经过我转达。”

        夏想也笑了:“我想谢部长在百忙之中也要在鲁市多停留一两天,肯定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谢信才不正面回答,只是反问了一句:“崔书记已经动身了?”

        “现在应该到机场了。”

        “好,等他回到了中纪委,就宣布一个重大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