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73章 潮头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73章 潮头

    作品:《官神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何江海前去医院看望崔百姓的时候,除了提了花篮和水果——天知道他的花篮和水果是不是别人送他的礼物,他用不完才随便提来送人——之外,他还向崔百姓含蓄地反映了一个情况。www.00ksw.org

        之所以说是含蓄,估计还是何江海觉得他和崔百姓之间隔了遥远的距离。但之所以还是当面提了出来问题,应该也是何江海察觉到了崔百姓的立场有了微妙的变化。

        是谁暗示了何江海,还是他自己老谋深算,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不是夏想。

        何江海的话很含蓄,问题提出的时机也很适时,只不过透露而出的内容却让崔百姓大吃一惊,因为尽管何江海再三强调,他只是无意中听谁一提,可能只是道听途说,不能当真,但在再三强调只是随口一说的前提之下,却是揭发周鸿基在盐务局反腐大案上,有严重的受贿行为,接受了部分盐务局中层领导的巨额贿赂,所以才会在盐务局反腐问题上,处置得一头轻一头重。

        轻的一头,自然是指盐务局中层领导许多人安然无事,包括几名副局长。重的一点,肯定是指汤世诚和解少海了。

        以上,还不算是何江海的黑手的话,随后,何江海又旧事重提,说是周鸿基决策失误,先后导致了牛处长和朱振波的死亡,应该负有严重的领导责任。但周鸿基没有一丝承担责任的觉悟,在朱振波死后,不和死者家属见面,不出面做安抚工作。

        而在牛处长的事情上,也显示出了冷漠和不近人情的一面。

        如果说何江海的话,就当一次告黑状,崔百姓虽说不置可否,姑且听之,但在何江海走后,他就接到了匿名电话和匿名举报信,全是举报周鸿基的经济和生活作风问题,就不得不引起他的重视了。

        经济问题,和何江海所说的大同小异,举报信中,还附有部分证据。而生活作风问题,不但让他看了之后,啼笑皆非,也再次深深地体会到了齐省水深似海的现状。

        ……有人举报周鸿基和杨女士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所以才在牛处长死后,周鸿基暗中指使人散播牛处长英雄救美的谣言,意在为他自己和女下属通奸转移视线,唯恐事情败露。

        因为当时杨女士的身上还戴着避孕套,送到医院时被家人发现,家人不干,非要问个清楚,出差就出差,为什么要带着作案工具?

        其实事情真相就是,杨女士在出差之前曾和周鸿基幽会,还没有来得及销毁作案工具。更深的原因就是,穆正一之所以要求全体纪委人员连夜返回,就是为了给周鸿基和杨女士再次幽会制造条件,所以杨女士就随身携带了作案工具。

        可怜的牛处长死就死了,临死之时大义救人,不想英雄壮举被小人陷害,成了通奸的罪证,天地朗朗,日月昭昭,周鸿基贪财好色,无德无能,在齐省上任之后,就知道任人唯亲,以权谋私,通奸女下属,是纪委系统的败类……鸿基不除,天理不容。

        如是等等,让崔百姓看得连连摇头,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无奈。

        姑且先不说举报材料的真实,至少举报材料的故事之曲折,情节之离奇,堪称一绝。如果确系真事,别的不说,单就牛处长和杨女士死后的名声案,果真是周鸿基的手笔的话,就让崔百姓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他办案无数,还真没见过如此无耻的手段和卑鄙的伎俩。

        也可以说是,还真是奇思妙想的嫁祸于人的高超手法,反正死人不会说话,反正,通奸的事情只有两个当事人知道。

        崔百姓知道,他继续留在齐省,还真留对了。

        随后发生的一件针对孙习民的事情,就更让崔百姓坚定了看法,并决定要继续呆在齐省看大戏。

        ……夏想接到付先先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多了。

        付先先一脸喜相,乐呵呵地背着手站在夏想面前,一见夏想就将行李交到他的手中,然后靠着夏想的肩膀,无限乖巧地说道:“没想到,我也会喜欢上鲁市。”

        喜欢一个城市,是因为喜欢城市中的一个人。城市是冰冷的水泥森林,感情的寄托,只因人而存在。

        夏想拍了拍付先先的头:“你怎么又跑来了?”

        “我又想你了,就来看看你呀。”付先先咬着嘴唇,眼中全是魅惑之意,“上次你抱着我的感觉很美好,我还想要……”

        夏想呵呵一笑:“你当成是我大抱枕呀。副省级大抱枕,国内也没有几个,成本高,安全系数小,而且随时就有可能跑掉。”

        “我不管天长地久,只想曾经拥有。再说,人生哪里有什么天长地久?女人总以为嫁了男人就可以长久了,哪里知道,越拥有的越怕失去,越怕失去就越痛苦。哪里有我好,想的时候就见一面,烦的时候就远离你,多自由自在。”

        夏想既不赞成也不反对,他是无言以对。人生就是如此,付先先说得浅显,其实大道理就是,人生其实在不停地得到和失去之中逐渐完美。

        “也就是说,你来鲁市,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了?”夏想还真担心付先先节外生枝,因为现在各方力量云集鲁市,本来似乎危机即将化解,却又多加了一个崔百姓作为支点,再为形势增加了变数。

        付先先别是也为了齐省的事情而来。

        付先先一脸奇怪的表情看向夏想:“你什么意思?我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就不能来了?鲁市又不是你的自留地?”

        夏想笑了:“好,好,我就喜欢你天马行空的性格。”

        “口是心非。”付先先白了夏想一眼,“肯定在心里骂我没正形,天天乱跑,是不是?我告诉你夏想,我今天来找你,还真有正事。”

        夏想心里一跳:“什么事情?快说。”

        “你急什么?”付先先又得意了,“其实说到底还是一件小事,付家有几处产业和赵牡丹有业务来往,听说赵牡丹的产业被王蔷薇和哦呢陈接收了?我过来是碰个头,打个招呼。”

        还好,还好,夏想暗中长舒一口气,只要不是和齐省的政治局势有关就好。现在的齐省已经乱成了一团糟,他真不想再节外生枝了,因为现在他要理清各方势力的意图,理顺齐省的未来走向,尽最大可能不让形势失控到无法收场的地步。

        邱仁礼现在是忙于入局的最后冲刺,孙习民是被拖下了水,自顾不暇,他身为三号人物,就被推到了潮头。

        饶是夏想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应对齐省目前的局势,也是大感挠头,主要是各方力量各自为政不说,还有搅局者。

        从本质上讲,崔百姓和秦侃都一样,二人现在都是搅局者的身份。只不过崔百姓是支点,而秦侃是推手。

        在送付先先到宾馆的路上,夏想接到了温子璇的电话。

        “夏书记,何书记在和崔书记见面时,提了许多问题。随后,崔书记收到了许多关于周书记的举报材料……”温子璇及时向夏想汇报了最新动向。

        当然,何江海和崔百姓的谈话内容,以及举报材料的详细内容,温子璇再有眼线,也只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还有,据可靠消息,秦省长刚刚先是去了何书记的病房,现在又去了崔书记的病房。”

        密切关注何江海、秦侃和崔百姓的一举一动,是吴天笑和温子璇的职责所在,不用夏想刻意吩咐,以二人的聪明,各伺其职,务必要将几名关键人物的举动完全掌握,才能抢占先机。

        “另外,衙内今晚悄悄地回京了,谁也没有惊动,连周鸿基都不知道。”温子璇继续汇报,衙内的动向她能第一时间得知,还是因为衙内所在医院的一名漂亮护士的功劳,因为衙内喜欢和漂亮护士聊天,一来二往就熟悉了。

        再聪明的男人,在女人面前也容易犯低级错误,或许在衙内眼中,天真无邪的年轻的女护士就是一朵单纯的喇叭花,他哪里知道,年轻、漂亮的女护士是温秘书长的远房亲戚。

        所谓盘根错节的本土势力,就是如此吓人的密不透风。

        “嗯。”夏想只用一个简单的回复来表示他已经知道了一切,因为有些话不能在电话里多说。

        秦侃还真是不遗余力,这么说,他也是铁了心一条路走到黑了?

        而何江海去崔百姓的病房,亲自提刀上阵,不再躲在背后,他凭什么就那么相信崔百姓?还有一点,何江海对周鸿基的反击手法又是什么?

        夏想此时还不知道何江海为周鸿基制造了怎样的一个轩然大波。

        他更不知道的是,秦侃此时正坐在崔百姓的病房之中,含蓄、委婉地向崔百姓提到了齐省的两大政绩工程,虽未明说,但矛头却直指孙习民。

        相当于秦侃从幕后走到了台前,向孙习民正面挑战,以为民请命的姿态,以申张正义的立场,向孙习民打响了正面宣战的第一枪。

        而在前来面见崔百姓之前,秦侃在何江海的病房之内,也和何江海达成了一个可以改造齐省现状的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