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71章 大有深意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71章 大有深意

    作品:《官神

        崔百姓想走却没有走成,符合秦侃的利益,符合周鸿基的利益,不过从表面上讲,不符合何江海的利益,不符合邱仁礼的利益。www.00ksw.org

        也……不符合夏想的利益。

        但凡事并非一成不变,比如崔百姓初来齐省之时,确实是想一心拿下何江海,一心要办一件大案要案。在发生了一系列的问题之后,崔百姓感觉到了齐省的风大浪高,就准备及时抽身而退了。

        付出和收获不成比例,他犯不着冒险。

        只是有人不想让他走,他又回来了,还光荣负伤,就让他知道,齐省的风浪,其实比省委之中正面的一系列的较量更大,更猛烈,还有一股隐藏在暗中的汹涌澎湃的力量。

        尽管没有在齐省有过从政的经历,崔百姓也知道齐省本土势力的强大,更知道何江海是齐省本土势力的领军人物。

        崔百姓前来齐省之前,以为何江海不过是囊中之物,他一出马,必定手到擒来,因为周鸿基十分笃定,说是已经证据确凿,不过是一次例行程序。

        既然如此,有唾手可得的政绩为何不要?崔百姓就欣然前来,打定的主意就是一天调查完潘保华案件,三天拿下何江海,然后班师回朝。

        万万没有想到,齐省风急浪高,当了一辈子纪委,老了老了,差点被闪了老腰。

        被打破了头,崔百姓倒也没有气恼,反而激发了他的好奇,让他改变了初衷,因为齐省的复杂局面,远比他想象中纷乱并且迷雾重重,而他成了几方力量的支点,他留下,有人高兴,他走,也有人高兴。

        转念一想,不如借机再留下一段时间,看看各方力量如何异动。他在官场之中沉浮了一辈子,还能被人打破了头就灰溜溜离去,然后没有一点表示?

        崔百姓就直接当着夏想的面提出了问题,然后就看夏想怎样回答。

        夏想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回答了崔百姓的问题:“崔书记太客气了,就是您不支持我,我也会支持一琳的工作。”

        “哈哈。”崔百姓哈哈一笑,他设想了各种夏想回答的答案,没想到,夏想还是比他想象中滑头,也有真诚的一面,“到底是年轻人,有朝气,和我们老一辈的想法已经完全不同了。”

        崔百姓拍了拍夏想的肩膀,意犹未尽,似乎还有话要说,却最终只是笑了笑。

        刘一琳削好了一个苹果,一分为二,夏想一半,崔百姓一半。

        夏想也没客气,接了过来,崔百姓笑道:“我和夏书记共分一个苹果,有趣,有趣。”

        崔百姓话里有话,夏想只是点头含蓄一笑,并不接话,因为他知道在老官场崔百姓面前,言多必失,不如不失。而崔百姓借刘一琳的名义表示他在齐省的立场有所转变,夏想也是姑且听之。

        话说得再好听也不管用,行动决定一切。因为平心而论,他对崔百姓缺少信任的基础。

        不料,崔百姓随后说的一句话,还是让他大吃一惊。

        “夏书记,不瞒你说,今天的打破头事件,表面上是巧合,其实,是有人想把我当成杠杆,不想让我离开齐省。我大概也猜到了是谁下的手……”

        崔百姓如果能透过重重迷雾,一眼看到躲在黑暗最深处的那个人,那他还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原以为崔百姓会含蓄地说出名字,不料他只是随口一提,就又不再提及这个话题,而是谈起了刘一琳的成长。

        ……回去的路上,刘一琳回市委,李丁山和夏想同车,有话要说,刚发动时,秦侃突然从他的车上下来,上了夏想的车。

        秘书吴天笑只好下车让座,上了秦侃的车。

        秦侃坐在副驾驶座,呵呵一笑:“今天我专门服务两位领导。”

        今天和秦侃同行前来看望崔百姓,是巧合,也不是巧合。不巧合的是,秦侃本来不用出面看望崔百姓,因为他既不认识崔百姓,又和崔百姓没有工作上的交集。巧合的是,李丁山提出要看望崔百姓,秦侃正好听见,也主动要去。

        夏想就提议一起去。

        就造就了今天的局面。

        夏想如此安排,自然大有深意,崔百姓一时不明白个中意味,相信不用多久,以他的水平,就能体会到其中的意味有多深长了。

        秦侃非要同乘一车,显然是有话要说。

        夏想今天的表现很低调,话很少,秦侃一上车,他只是微微一笑:“秦省长最近就是爱凑热闹。”

        一语双关。

        秦侃脸色不变,似乎没有听懂夏想的话,笑道:“在夏书记和李省长来齐省之前,我就是一个人孤单,夏书记和李省长一来,才有了朋友。”

        夏想不理会秦侃套近乎的套话,问道:“秦省长,新能源客车项目的债权纠纷,责任方到底是谁?”

        夏想此问,似乎和秦侃刚才的话以及眼下的局势,风马牛不相及,但实际上,夏想的问题杀伤力很大。首先,崔百姓是在新能源客车项目的门口被打,其次,新能源客车项目,现在已经逼得孙习民跳脚了。

        最后,新能源客车项目,是秦侃手中最大的杀手锏。

        秦侃脸色微微一变:“不瞒夏书记,其实就是一笔糊涂帐,怎么算都算不清楚,因为从最早的时候开始,新能源客车集团公司,就有一个空壳公司,想玩空白套白狼的手腕。前期玩得还算高明,但中间出了问题,有个股东卷款潜逃了。结果孙省长接手的时候,有人刻意隐瞒了真相……”

        “既然孙省长要树典型,银行方面就加大了贷款。但对方不但没钱,连技术力量都没有,说白了,根本就是几个混混来忽悠事儿。你也知道,官场上的事情,是欺上瞒下,但瞒到一定程度,瞒得人多了,事情闹大了,孙省长就算知道了真相,也只能将错就错了……”

        “现在问题的症结不在于新能源内部的债权纠纷上面,而在于最早的时候,连征用的地皮的资金都没有付清,而且在之前,地皮还曾经转手卖过两次,收取了100多人共计6亿多的集资款。政府内部有人提议,为了防止事态扩大,让银行买单。我不同意,银行买单?说得轻巧,说是国家的人,其实是谁的钱?还是老百姓的血汗钱。”

        “凭什么一些贪官的失误和一些蛀虫的贪心,最后却要老百姓来还债?还有没有天理?我的意见是,一查到底,不管涉及到谁,绝不姑息,不能让几个混混玩弄了政府,更不能让几个不负责任的领导干部的决策失误,而让国家和百姓损失几亿甚至十几亿。”

        “也有人说,不就十几亿,反正都是国家的钱,就是从左兜里掏出来放到右兜里,只要做平了帐,抹平了事情,保住了官帽,一切就天下太平了。我和李省长坚决反对,不会纵容一些人不将百姓利益放在心上的息事宁人的做法。我手中搜集了不少证据,因为涉及到了省委的高级领导,所以借今天的机会来探望崔书记,打算私下向崔书记反映情况……”

        夏想也没有想到,他的一句话引发了秦侃一番慷慨陈词,必须得说,秦侃说得很大义凛然,出发点也很高尚,排除他不为人所知的真正目的之外,起码在事件的天平上,他站在了正义的一方。

        也是夏想基本上对秦侃的所作所为持支持态度的原因之一。

        也得承认秦侃为人光棍的一面,或许是他在齐省受气太多隐忍太久的缘故,今天当着夏想和李丁山的面,一口气说出了心中的全部想法,就表明了一点——他不打算后退了。

        而且也等于是间接承认了崔百姓的事件,是他所为。

        也让夏想明白了一点,秦侃想让崔百姓留下的真正用意就是——既然崔百姓是中纪委副书记,可以调查何江海,也可以调查齐省省委全部高官!

        是的,全部,包括邱仁礼,包括孙习民!

        难道说,秦侃已经准备好了充足的证据?

        想想孙习民也真是倒霉,在燕省是替老天爷背了黑锅,说理也找不到地儿,现在在齐省,一来就被何江海挖了坑,现在又被秦侃设了局,他老人家怎么就这么走背字?

        其实夏想从崔百姓提出要留在齐省一段时间之时就已经猜到,崔百姓是真想介入齐省局势了。

        以他和刘一琳之间的关系,再根据他所分析的崔百姓的为人,基本上可以得出结论,崔百姓对齐省的局势有了全新的认识,已经改变了初衷,不再以拿下何江海为主要目的了。

        如果崔百姓真能把握住局势,坚持原则,一切以事实为准绳,他完全可以成为齐省下一步一个至关重要的支点,成为各方势力争相争取的对象,必定可以居中获取更多的政治利益。

        但同时,又将承担更加巨大的政治风险。

        齐省局势有增加了意外的变数,到底会走向何方,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收场,夏想也难以判断。

        果不出所料,崔百姓住院的消息传出之后,齐省潜流汹涌,暗流涌动,接连发生了几件令人惊异的事情,预示着齐省本土势力的反击,正式、全面并且不留余地地开始了。